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通信报道 > 通信新闻 > 正文

平台大战之软件商店&操作系统论坛实录

2011年04月27日14:00腾讯科技[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卢刚:还是问王昌成先生,现在中国有很多的App Store。第一个问题是你怎么看?第二个问题,有一天你觉得运营商会统一天下吗?第三个问题,从一个运营商的角度来说,你觉得做App Store的有利条件和不利的条件是什么?

王昌成:我直接回答第三个问题,我们的有利条件。运营商做App Store是别人已经定好了策略,已经有现成的模式,我们希望在3G发展的时候有一个举措。有利条件,我们事后才总结的,我们觉得我们有广大的基础,中国联通有1.7亿的用户群体,目前还不断增长,尤其是3G用户,能够培育出更多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和用户。我们的不足,我觉得更多是从我们对这个行业,实际上运营商在互联网时代造就了很多很著名的公司,但只是从宽带收入上占了一点的份额。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觉得我们的角色发生了转变,我们受到了很多观念上的冲击。一个新的事物出现之后,我们需要时间了解,这个理解的时间可能会造成我们在市场上的反映和沟通上存在一定的延迟,这可能是我们最大的不足。运营商是否能统一天下的问题,去年11月份的时候,我们也说到现在是一个比三国时代更激烈的时代,我们称之为战国时代。运营商不敢说占领这个市场,或者说统一这个市场,更多的是希望通过我们更高更快的网络覆盖,服务于这个市场,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和我们的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我相信只有把我们的合作方和我们的用户服务好,这个市场一定会统一。因为用户的选择一定是趋同的,大家都希望用更好的和更快的。

卢刚:接下来请问Peter Vesterbacka,现在愤怒的小鸟已经成为开心的小鸟了。你怎么看待关于OS和App Store之间的关系?你们已经是很好的App了。你怎么来看待整个业内的变革?你觉得这个变化是直接的,还是受到了SP的影响?

Peter Vesterbacka:我们过去一直做各种合作,你看我们老早的时候已经在很老的手机上做游戏了。去年我们才开始在智能手机的平台上合作,包括iPhone、诺基亚,我们用过很多的操作系统。我觉得重要的一条在于对于我们来说,比较理想的状态,就是我们能够在一个比较稳定的统一的操作系统之下开发我们的软件,但是现在操作系统市场真的太零碎了,确实不容易做。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面临着很残酷的竞争,我们发现各种各样的操作系统在终端上,我们面临着基于其他操作系统的竞争对手的竞争。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把游戏做好不容易。对我们来说,比较分裂的市场真是不太好。这是从操作系统的角度来讲的。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从中国的例子说的。在中国App Store也是非常分裂的市场,有的时候一个设备从一个App Store上下载软件,比如说Android。但是现在App Store非常多,甚至有的很小。现在Android是一个开放平台,现在Android机可以在很多的平台上下载应用。而且在全世界恐怕也有这个情况,我现在也说不清楚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个App Store。而且我们事实上看到的不是App Store越合并越少,而是越来越多了。从一个角度来说,App Store多到底是健康竞争的过程,对于一个健康市场来说还是比较必要的。但是,有一些问题,比如说规模做不上去,事实上它在这儿就在这儿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要看一下现在的App Store,现在越来越多的运营商开始涉足App Store里面了。他们的进入可能会对App Store业内带来很多新的发展。我觉得现在很多的参与方低估了现在运营一个App Store的风险和难度。这中间涉及到各个方面。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比较难。但是我觉得以后条块割裂的市场状况以后相对来说也会得到缓解。

对我们来说,是两马并驾齐驱了。一方面我们在苹果的体系上转,另外我们也在Android系统上转。塞班考虑得少一点,塞班在中国做得比较多,黑莓也是自己的东西。目前我们在苹果和Android上面做的东西比较多。

卢刚:你刚才说想找中国的合作伙伴?

Peter Vesterbacka:对。我觉得要想进入这么大的市场,尤其对我们来说,我们想进入中国的市场,需要一些本地的伙伴。这也是今天为什么来到这个会议中,跟朋友一起交流的原因。我们今年或者明年就要开始做这个事情了,现在还没有得到太多的欣喜的成果。但是我们还是会继续做。除此之外,我们也会自己建立独立的在中国市场上的存在感,但是我们也希望找到合作伙伴。

卢刚:我觉得在座台上所有各位很可能都愿意成为你的合作伙伴,如果让你选的话,你会选谁?

Peter Vesterbacka:作为愤怒的小鸟,有的时候我们可能会选择一些安装的平台。对我们来说,因为我们是安装的游戏,所以跟一些设备厂商合作的话,可能比较好一些。因为这是我们比较直接的一个发展方式。当然我们以后也不排除跟我们的运营商跟软件商店一起合作。所以说,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对于我们来讲,这个问题就大了,我们同时也希望在以后做我们自己的社交游戏,在夏天的时候就开始做了,而且这个社交游戏要在中国上线的。所以说,我们在这个地方也需要找到一些本地的合作伙伴,因为在中国运营社交游戏是需要一些牌照资质的。这样在社交的角度,我们希望能够抓住中国的市场。所以说,跟你很难讲有一个答案,一定要跟谁合作。

卢刚:荣女士呢?

荣秀丽:我刚才看嘉宾聊,说不需要那么多的App Store。我想手机厂商可能想更多的问题,中国缺少不缺少一个天语卖Android手机?不缺。多不多一个天语?也不多。到底我们能够给大家带来什么?一说App Store就想说我有很多的应用,可是所有的App Store目前来讲都是有客户端的,对手机应用者来说太辛苦了。我觉得我们的模式是就是搬到Web上。第二,我们既然要一个手机提供给大家,要有很多的应用,我们不管任何的操作系统,都希望是一个开放的,希望第三者能够过来加盟的操作系统。但是这样的操作系统,很多的应用还是基础的应用比较多。如果我们想把它更多地跟实际生活联系起来,就一定要有支付。这就变成了一个更大的挑战。如果要把支付绑在你的系统背后,你们现在看到任何的支付都是很烦琐的操作过程。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有一个在手机的底层能够随时随地很方便地提供的支付手段。所以,我觉得不管选择哪个OS或者手机,可能在将来一个Web上的和在手机终端里面的OS的同步过程。手机未来是什么?当所有的运营商遇到了云同步,可能所有的游戏规则又要重写。我不认为一个手机厂商自己能够把这些都做完,这是一个很庞大的过程,需要很强大的合作伙伴。或者更多的做互联网的合作伙伴,提供终端的Web,提供手机端的Web,而不是提供手机端的Web。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世界上有一个手机端的Web完整地提供出来,我觉得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看到有一家已经做了这样的一个Web,能够提供以上的同步和应用。我想大家会对这个比较好奇。

卢刚:天语会是第一家吗?

荣秀丽:我们和阿里云合作这样一个项目,宗旨就是把所有的东西统统搬到Web上。愤怒的小鸟提供给用户,会比今天更方便,而且更随时随地。

卢刚:问一下SK的金总,如果出现了荣总说的这样的,你觉得包括运营商来说,以后的发展方向会怎样?如果都是变成了云端了。

金永哲:我们觉得我们是一个运营商,通过分析我们对客户的需求有清晰的认识,我们跟OS厂商合作。从App Store来讲,我们是2009年9月份有自己的App Store。到现在为止,差不多有24000个合作伙伴,应用有78000个。到目前为止,从我们App Store上下载的量,应该是2.22亿。这个数量还是比较强大。刚才荣总讲支付有些不方便,或者有局限性,我们的App Store有很多的优点,其中一个就是支付非常灵活,你可以捆绑号码,可以利用后付费。另外,从全球来看现在大大小小的比较大的App Store有50多个。现在的问题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商店平台,互换性比较差。这带来一个问题,开发者对一个平台开发,对另外一家还需要重新开发。我开始应该选哪一家呢?一旦选了之后,再想用别人的就比较困难了。为了克服这样的问题,我们运营商也要联手打造一个共同的标准。这样的话,你在一个平台开发应用游戏,可以在另外一个平台上完全用到。

卢刚:在中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吗?

金永哲:对。中国也有运营商参加。我们觉得在平台上可以提供很多好的服务。刚才荣总讲到标准,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趋势了。当然这需要一个相当的时间和过程。

卢刚:请问张向东,我相信您跟很多的运营商打过交道。您觉得后面的App Store会怎么发展?操作系统是怎么样的走势?

张向东:第一,首先是大家都认可在现在这个阶段里面,iPhone和谷歌代表了目前我们看得见的未来。包括3G门户应用开发也是在这个上面。刚才我也讲到了我们在Android上的产品成长非常快,在全球排名还不错。但是这方面的竞争真的刚开始,因为中国的用户只有几千万而已,还不是市场的主流。这就是我第二个观点,我认为市场是渐变的,以诺基亚为典型代表的2.5G用户是中国市场的主流用户群体,一定要花两到三年时间才能转变过去。市场真正的成熟应该是这批用户转移过去之后的情况。所以我们的门户服务向这部分的用户仍然提供。第三,我认为目前的变数依然很大,现在很多人唱衰诺基亚,说塞班一定失败。但是诺基亚和Windows在合作,我认为未来的操作系统的市场仍然是有很大的变数存在。刚才有人说操作系统是未来市场的生态,我觉得这很精确。变数也是这个市场最为有趣的地方。我们公司作为一个2.5G时代里面做一个资讯服务的公司,现在做很多的应用开发,我们乐于这个市场变得丰富,生态变得更加复杂,这也是新兴公司的机会,这个市场才会变得更有活力。

卢刚:如果最后变成Web端的话,从微软的角度陈总怎么看待?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个挑战吗?或者是一个新的思路吗?

陈敬新:我觉得发展方向取决于几个因素,不是由任何一家公司,包括微软在内,能够主导的。第一,用户对于软件服务和功能的需求,我们认为随着手机的功能和性能成长,用户的要求肯定越来越高,那么手机的宽带肯定是有限的。手机宽带的同时,我们认为短期内还是躲不开在手机上能够运行的客户端。安装在手机上的模式可以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预装都可以。我们认为到了纯粹能够用Web运行的模式,取决于3G的普及非常高,而且用户的成本降到能够接受的一个程度。

卢刚:非常感谢嘉宾跟大家的精彩分享!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

2011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traceyxi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