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移动互联网大会 > 正文

图文:移动互联网的“钱途”论坛

2011年04月28日16:38腾讯科技[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Brewer Stone:谢谢,大家下午好,我是Pacific Crest亚洲区投行负责人董事总经理Brewer Stone,我们是全球做高科技投资银行的公司,最近帮助不少中国成功的公司在美国上市,包括人人网、优酷、高德、阿里巴巴。非常高兴参加这个会议,非常高兴跟嘉宾们一起来探讨一下互联网投资的探讨,我想邀请一下各位发言人上场,他们是:北极光风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华兴资本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包凡;SK Telecom ventures的高级董事经理Rob Trice;ZeroZIPO的Gavin Ni;Norwest WVenture Partners的Tim Chang;加八星咨询公司的CEO本杰明。非常感谢大家来到这里,希望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公司做的事情。

包凡:我叫包凡,华兴资本的创始人CEO,华兴资本是中国的新兴头行,服务于中国高科技的企业,帮助企业融资和兼并。

Rob Trice:我是高级董事经理,我们公司有数百亿的资金来投互联网方面的公司,我们投的是电信化工以及移动互联等等。

Tim Chang:我们在中国投了四个公司,这些公司都是有很多的在游戏方面。

Gavin Ni:我们公司是综合的服务提供商,我们做研究和会展,今天过来还是因为对移动互联网的兴趣,我们过去五六年投资了40家公司,过去在移动互联网方面我们投了五家公司,希望在未来的18个月,我们在移动互联网里面再投10家公司左右,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大家交流,特别是跟包凡,我们很少在同一个场合见面。

本杰明:我是来自加八星公司,我们主要是做IT,我们帮助很多大的公司了解这些新的科技公司正在做的事情,并且提供相关的咨询和报告,我们同时也会对资金方面的事情提出相关的想法。

Brewer Stone:首先一个问题,是你们希望在中国的市场是什么样的情况?

Rob Trice:我们期待在中国的公司,能够到硅谷去享有声誉,同时在国外也可以大获欢迎,我们希望能够促进中西方之间相互的技术流动。我们一直在谈中国的人口,谈到中国的机会,这些都是非常好的机遇。

Brewer Stone:Tim来自于硅谷,什么东西是你决定在中国投资的要素呢?你怎么看待两国市场之间的差异?

Tim Chang:在美国大家都在谈Facebook等等,如果在中国就会发现,在中国很多的公司是可以上市的,美国的不同在于美国已经是非常成熟的市场了,中国有的东西是相对没有的,比如美国已经存在了很好的分销网络,只要把东西做起来就是水到渠成,但是在中国是很空白的,等着大家来开发。我们在印度也投资了,但是我们发现,宽带在印度做得相对慢,在中国我们也有相关的问题,在美国我们也投了一个公司。在中国我们也希望做同样的事情,我们发现中国的市场成长很快,有的时候在中国做投资的时候发现有很多IPO的事情做,在中国比美国的空间大,所以在中国市场上可以做的很多。

Brewer Stone:你觉得中国市场的情况和其他的市场有什么不同?你为什么想继续投资于这样一个市场?你想做IPO吗?

Gavin Ni:其实这两年参加这个大会,是我过去5年参加的最大的一个会议,这也代表着移动互联网是目前最热的一个领域。我以前每年去美国五六次,现在是每年去一次,还不太情愿。我现在英语越来越差,确实国内的机会很多。最近在两三年的时间里,我们在国内都很开心。现在到往前推的18个月,电子商务是最热的,我看到很多公司利润越来越高,而且增长非常迅速。我们做的一个公司,当时我们做的时候,一个月才10万块钱人民币,现在一个月8千多万的收入,20个月的时间增长了800倍,增长的时间很快。电子商务最好的时候,我觉得从我们投资方的角度来看,其实逐渐过去了,现在还是好的时候,但是我觉得我一直个人坚定的觉得,移动互联网是我们未来最大的金矿。我个人觉得,最近这两天,因为移动互联网大会,很多的创业者过来,大家现在价格非常贵,可能这个公司投在Android二三十万美元,到我们做投资的时候,就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很多人要投了,你投的话,我们就是1500万美元,我说你的收入模式是什么?他说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就是这个价格,我的竞争对手说是融资500万美元或者1千万美元,如果我们不融钱的话,我们觉得比竞争对手小,如果我们融资这么多钱,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说,我的竞争对手融资了很多钱,如果我不融资同样的钱的话就是比他差,这个让我觉得是最值得怀疑的。

借此机会我多说一句,对于我们投资人来说,我们还是小心,因为我和包凡的感觉都是,我们在2005年的时候帮助很多公司融资成功,后来很多都死掉了。所以我觉得融资的时候,多少钱不是最主要的,将来能够把这个企业做大是最重要的。现在的市场非常好,融资当然很容易,但是有一天这个市场不好的时候,如果你的公司不好的时候,价格下降的时候,这是非常痛苦的。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将来能够做出几家或者几十家大的公司,这是我们共从的目标。

Brewer Stone:Gavin确实说到了很多有意思的方面,而且包括估值的方面,谈到了很多有意思的见地,包括在中国确实有很多的特色。我们还有一位法国的朋友,你对欧洲的情况是比较熟悉的,你觉得在中国投资和在美国投资有什么样的不同呢?

本杰明: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一条就在于,大家提到的现在有很多的钱到处在流动,在中国很多,比其他地方也多。首先在欧洲的情况就在于,现在欧洲的创业方面不是很强,没有那么多人去创业,我们本地的创业者很难获得全球分销的过程。我们刚才在斯洛文尼亚投入了一个公司,这是一个小国,也许比朝阳区的人还少,在首都只有40万人,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小公司,是给iPad做应用的,有一个团队在斯洛文尼亚,他们会在硅谷设一个代表。所以他们有的时候也可以做美国公司来运作。所以今天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事情在于,在互联网当中,确实有很多政策的壁垒,我觉得我在这里有的时候很相信一条,就是本地的就是全球的,你如果在本地能够作出一个很好的产品的话,有的时候我们也可以把它送到全球的市场当中去。在印尼市场很多人做移动社交的游戏,但是现在在印尼,大家发现这个市场已经很乱了,支付起来也非常麻烦,所以说分销的全球化也是很重要的。我觉得中国是很难做的市场,情况很复杂,我们必须根据本地的市场解决本地的问题。

Brewer Stone:包先生见识过很多的公司找你融资,什么样的企业都见过,应该都是做高科技的,其他的行业企业也不少,你有没有观察哪些公司成功了?哪些公司失败了?你觉得那些那些成功的公司,他们有哪些共性?失败的公司有哪些共性?

包凡: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是2004年对中国进行投资的,之前也看到了好几代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也是经历了不断的发展,中间也有失败的,一开始我们必须要精心挑选,这个市场非常大。如果市场有线的话,企业能力再强也赢不了,所以选择市场很重要。还有就是企业家,我们发现成功的企业家他们确实很有想法,在中国有很多点子大会等等机构,但是在中国点子确实不值钱。你提出了一个新的点子,可能第二天就出现一百个,一千个仿冒你这个点子,最关键的是怎么把这个点子执行下去,说到底是要靠执行力的,有执行力才能生存。还有就是要成功的人,必须要了解资本市场是怎么运作的,中国的竞争力很强。我这些朋友都在说到中国市场,在中国融资的额度非常大,有些钱是没有必要投的,但是现在钱已经出来了,其实你去融一个资的话,就意味着你有额外的一些义务,就等于你自己拿着一个手枪指着自己的脑袋,给自己下了一个咒语,所有必须要有一些内部的知识,知道这些资本是怎么运作的,了解到底有没有必要去到市场上融资。再看看如何对公司估值,估值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如果你投对了公司,它的估值可能就是非常便宜,只要你投对了,就意味着当初的估值估低了,我们不要去看市场上所谓标杆式的估值,只要我们投对了公司,公司增长的快就好了,不要管你当初投资是投贵了还是投便宜了。

另外换一个情况,你可能能够得到一个30%的折扣投资这个公司,你觉得很便宜,但是一年之后这个公司破产了,你觉得当初是买贵了还是便宜了呢?当然是买贵了,虽然比市场上的标杆低了30%,但是还是太贵了,关键还是要找对对象。而且很多市场上都存在着赢家通吃的局面,所以投资者必须要找到市场上到底有多少赢家,找到赢家之后,他自然会给你创造很多的价值,这是我的观点。

Brewer Stone:非常感谢,这是很深刻的见地。Rob是你有些全球性的观点,和你的合作伙伴也在全球做了很多的投资,从你的角度来看,成功和失败有什么样的秘密?有什么共性?不同的市场是不是有不同的成功因素?

Rob Trice:以前我是在诺基亚做创投的,在印度、日本德国、芬兰、法国都做过公司,其中有一个公司跟本杰明的公司很相似,是一个冰岛的公司,它的团队实际上是一个匈牙利的团队,在中国也好,日本也好,企业家都满足于本地的市场,但是在冰岛的企业家不一样,他们知道他们做的产品必须要有Web的版本,否则的话就无法去吸引国外的消费者。他们不能光靠冰岛本国的市场来做业务,所以他们一开始就有一种全球的观点,要把自己的产品推出国门,他们要根据国外客户的需求来进行改进,把新的需求融入到自己的产品当中,这个思路非常重要。

包凡:去年我在以色列呆了两个星期,以色列的公司都非常小,他们创业之初就决定了要走向国际市场,他们看到的是国际市场。

Rob Trice:公司的CEO是要去筹钱和融资的,但是有些公司过分的融资了,我们要看一下达到自己的计划到底需要多少钱,有时候我们也可以去考察一下竞争对手,不要看你能融到多少钱,而是要看你需要多少钱,尤其是像现在这种泡沫比较多的时候,CEO看的是融资,他融的钱越多越好,而不管自己到底有没有么多的需求,我有一个以前的同事,昨天还跟他一起吃饭,他认为在市场繁荣的时候这样做不错,但是等于给自己脖子上套了一根绳子,一旦市场降温的话,这个绳子就会越勒越紧。所以我们要为谋成先谋败,要事先想到自己的风险仓位,风险暴露情况,如果融资多了钱,在市场下滑的情况下怎么办?这个事情要考虑到。

相关专题:

2011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tods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