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通信报道 > 通信新闻 > 正文

中移动原副总张春江判死缓 案发翻出网通旧账

2011年07月25日05:20南方都市报[微博]汪小星我要评论(0)
字号:T|T

  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对中国移动(微博)通信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副总经理张春江受贿案做出一审判决,认定张春江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张春江的辩护律师认为量刑过重,但是否上诉还在考虑之中。

  张春江2009年12月被调查,是目前电信系统落马的最高级别人物。

  案发翻出网通旧账

  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1994年至2009年,被告人张春江在担任辽宁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总经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副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承揽业务、追要欠款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北京依镝电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宋世存、北京阳光加信广告公司董事长杨蕊宁及其丈夫张锐给予的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46万余元。案发后,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

  知情人士称,在“神州泰岳”登陆创业板之前,宋世存曾谋求入股,引起了证券监管方面的注意。在对宋世存的调查中,调查人员发现了张春江、宋世存以及网通员工、张春江“女友”王晖之间的款项往来。

  宋世存和张春江及其前妻姬蓉,均为北京邮电大学同学。宋世存曾任前信产部部长吴基传的秘书,曾对张春江的提升多有助益。

  据称,调查随后翻出网通旧账。并入联通前的2008年1月至6月,香港网通公告的收入是411.25亿元,净利润58.77亿元,与此前正常水平相当。但联通接手后,发现网通存在巨大的虚报业绩行为,“实际亏空可能达200亿元。”

  经查,张春江曾多次利用其职务便利,为宋世存承揽辽宁省邮电器材公司手机供货业务,同时为宋向网通公司的供货商追要欠款等提供帮助。张曾收受宋世存的财物多次,分别是人民币32万元、美元20万元和价值约283万元的别墅一套。

  张春江与张锐相识于大连,张时任大连电信管理局副局长。知情人士称,在张春江的一路升迁中,张锐始终与他保持良好关系。

  在电信行业里,张锐是一个知名的“中间人”,他的业务曾深入涉及电信各个环节。他手里掌握了电信业设备采购、广告招标以及电信增值服务业务的重要权力,掌握着进入“电信帝国”大门的密码。

  张春江从张锐夫妇处收受的财物达270余万。2004年,张春江帮助张锐妻子的公司———北京阳光加信广告公司成为中国网通公司的品牌宣传代理商,家喻户晓的广告词“中国网,宽天下”便是这一交易的结果。该公司在其后3年时间从网通公司获取了超过2亿元的广告费。

  律师称量刑过重或考虑上诉

  张春江的辩护律师周新广认为量刑过重,但是否上诉还要看张春江本人的态度。周新广还认为,张春江在被双规前,已把自己有可能涉嫌违规违纪的问题向中纪委做了汇报,应认定为自首。但相关部门认为,张并未主动交代有关犯罪事实,中纪委掌握案件线索是根据举报和对行贿人的调查。

  张春江的辩护律师表示,综观近年来的一些高官贪腐案例,与张春江涉案数额、情节相近的案件都判的是无期徒刑,因此相比之下,律师认为对张的量刑过重。

  1982年7月,从北京邮电学院本科毕业的张春江,分配至辽宁邮电系统,1995年1月返京进入邮电工业部,1998年后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局长,一年后以41岁的“黄金年龄”晋升为副部长,主司电信监管事务,成为信息产业部成立以来最年轻的副部长。

  其时,张春江以激进的电信改革派著称。他平时用得最多的词是“闯关”,他曾说:“我希望通过这次改革,彻底解决电信领域的遗留问题,让电信甩掉所有包袱,迎接新世纪”,“痛就痛一次,硬着头皮也要闯过去。要一揽子解决问题,我的想法是,彻底取消初装费,手机单向收费,长途以秒计费;国际、国内长途电话、互联网费用大幅度成倍降,一次降到位。”

  作为电信改革的先行者,张春江亲历了电信十年的两次重大改革,其中一次是2001年国务院批复的《电信体制改革方案》,中国电信(微博)集团公司、网通集团相继挂牌。

  张春江2003年上调至电信改革中国新成立的中国网络通讯集团公司,发动了一场“闪电战”,在外界对网通失去信心时,对网通进行了融合、重组、改制,成功将网通推向国家市场;另一次改革在2008年,网通顺应3G发展与中国联通(微博)的G网合并成新联通集团,此后张春江调任中国移动。

  视点

  张春江受贿金钱源于两条主线

  在“神州泰岳”登陆创业板之前,宋世存曾谋求入股,引起了证券监管方面的注意。在对宋世存的调查中,调查人员发现了张春江、宋世存以及网通员工、张春江“女友”王晖之间的款项往来。张春江自2009年12月被立案审查,其后,他的两任妻子姬蓉、王晖均卷入调查。

  事发之后,随着调查的深入,案情向纵深领域推进,张春江在任时的一些重大交易将受到重新关注,诸如小网通整合、处置网通“三产”以及对电信盈科的收购案等被重新审查。张受贿746万余元,受贿金钱主要来源于两条线:一是与曾任前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秘书的宋世存之间存在的房产交易以及财务受贿;另一条线,则是北京瑞致通信技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锐及其妻子270余万。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onic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