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速度与激情:雷军和小米手机的三国杀

2011年08月29日18:26《创业家》杂志雷晓宇我要评论(0)
字号:T|T

林斌:和雷军合伙创业

雷军“拎着一麻袋现金看谁在做移动互联网,第一名不干找第二名,第二名不干找第三名”。目前他已经是17家初创型企业的天使投资人。但是,他对创业仍有敬畏之心。

2009年初的一天,林斌坐在北京五道口谷歌办公楼的一间会议室里。他是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负责谷歌移动的研发和Android系统的本地化。他的上司、谷歌中国总裁李开复(微博)走进来,把一位客人介绍给他。这个人是雷军。

当时,雷军已经投资了乐讯、乐淘、多玩、多看和凡客诚品,并且刚刚接任UCweb董事长。UCweb是谷歌在移动领域的合作伙伴之一。从2007年6月起,谷歌开始跟UCweb合作,帮它做移动搜索。林斌是这项业务的负责人。

两人一见如故。“一开始,我们谈的都是谷歌和UCweb的商业性合作……后来,我们经常约出去,往往从晚上8点聊到凌晨两三点,聊的都是对移动互联网产业和手机产品的看法。”林斌还记得,当时他和雷军最常见面的地方就在盘古大观酒店的咖啡厅。两人面对面坐下,各自从包里掏出好些手机,在桌子上排成一排,然后开始逐个拆机。“还有服务员问我们,你们是卖手机的吗?”

雷军对于手机的了解和热忱让林斌暗暗感到吃惊。

“我关心手机很自然。当时我们做的谷歌地图支持诺基亚的所有机型,支持Android手机,支持Windows Mobile手机,也支持iPhone。谷歌办公室有三个大柜子,里头有500多款手机,我经常可以拿到还没上市的新鲜样机。但我发现,雷军比我还狂热。我们一起出去,我包里拿出六七台,他一般都是八九台。”

黎万强说,雷军离开金山之后,他们基本每个月碰头一两次,一起吃饭聊天。2008年的时候,并未听雷军谈及手机。从2009年开始,雷军逢人就研究手机。还有人记得,当时雷军跟人吃饭,吃到一半,掏出一部魅族M8手机,现场讲解这部手机的好处。“他说,魅族的手机很好用,未接来电能够显示响铃时长,这样就能辨别那种只响一声的骚扰电话。”

据雷军自己所说,他从金山时期起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手机控,16年里总共用过53部手机。不过,这个手机控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涉足手机行业的念头,并无明确的时间点。

“我反思的起点是卓越。卖掉卓越对我是个很大的打击。有半年的时间,我非常痛苦,有卖儿卖女的感觉。互联网来了,不做互联网就OUT,巨大的危机感促使我动手做卓越。先是作为金山一个业务部门试一试,等到我完全想透要做电子商务的时候,金山董事会不同意……人在痛苦中才会思考,我思考的结论是要顺势而为。要顺势而为,就要做移动互联网。”

2005年,卖掉卓越之后,雷军开始研究移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后来,他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陆续写文章发表观点。他认为:“未来移动互联网将10倍于PC互联网的规模。”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他把早年间“不炒股,不投资”的原则暂时放到一边,试探性地投资了拉卡啦、我有网和多玩网等几家企业。

2007年底,雷军离开金山,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开始拎着一麻袋现金看谁在做移动互联网,第一名不干找第二名,第二名不干找第三名”。截止目前为止,雷军已经是17家初创型企业的天使投资人。这些企业沿着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和社交三条线整齐分布。雷军自称“无一失手”。尽管这17家公司还未有一家上市,但已经有凡客诚品这样估值超过50亿美元的企业。2011年夏天,易凯资本董事长王冉在微博上说:“全中国都是雷军的试验田。”

对于所谓“雷军系”的说法,雷军非常忌惮。2011年5月,雷军和马化腾(微博)有一次私下会面,马化腾说,你现在很牛哇,雷军赶紧否认,没有没有,那都是别有用心的人说的。事实上,雷军更希望外界认为他做投资是无心插柳的行为,而不是有意为之的布局。他甚至说:“哎呀,那都是朋友之间帮忙,你就把我当成一个热心的大婶好了。”

不过,客观来看,雷军喜欢下围棋,他是一个做事情规定性极强的人,很难想象他会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行事。即便他的投资并无战略意图,但这段生涯还是为他后来的创业作了很好的铺垫。他自己也承认说:“中间那几年也没闲着,投资就是在练兵、在磨刀……我想做移动互联网,但是移动互联网我不懂。不懂就要交学费,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听多看别人怎么做的,那不就懂了么,不需要在第一线。2005年,移动互联网零零星星几个人在做,都是门外汉。但技术是有累积性的,在UCweb折腾一段时间之后,我对这个行业已经通透了。”

2007年底,iPhone的出现为雷军带来了巨大的希望和热情。他买了很多iPhone,到处送人。不过,雷军在崇拜乔布斯之余,一直在给乔布斯的产品挑毛病:待机时间太短啦、不能转发短信啦、用着硌手啦、信号不稳定啦……“我就搞不懂,手机为什么能卖那么贵。电脑行业10-15%的毛利已经很好了……他也是门外汉,但是乱拳打死老师傅……我对移动互联网已经通透了,iPhone使我对做手机有了浓厚的兴趣。这种软件、硬件和互联网结合的趋势让我开始琢磨怎么做手机。”

2009年中,雷军向林斌发出了邀请:有家叫做魅族的公司不错,你去说服他们用Android。林斌和雷军一起飞往珠海,两次探访魅族,并且和魅族创始人黄章有过深入交流。

“魅族做得非常好。”一位投资人说,“它通过BBS做网上营销,经营两年,培养200万粉丝,卖出大概60万台M8。M8的参数配置跟苹果咬得很紧,但价钱是苹果的一半。市场上真正的互联网手机就这么两家。”

两年后,当雷军发布第一代小米手机的时候,黄章在魅族的社区里发言,表示雷军当年打着天使投资人的旗号,从魅族得到了不少商业机密。

雷军的说法是:“你做一件事情肯定要了解同行做到什么程度了,要做充分的市场调查。我也拜访了很多家……我也有过其他的思路,但最终决定自己做。做顶配手机,有实力的不见得愿意跟你合作,没实力做出中等水平又不是我要的,只能自己做。”

在雷军公开回应黄章之前,两人的关系是个引人入胜的谜。无论如何,魅族和黄章打开了雷军做手机的潘多拉盒子,并且很可能最终促使雷军下定决心,自己创业做手机。2009年10月,雷军向一直保持密切联系的林斌发出邀请,合伙创业。

雷军的邀请让林斌略感意外。此前,他一直认为雷军想要投资他创业。

此时,林斌过着标准的外企高级职业经理人的生活。从微软11年到谷歌4年,他的职业生涯一直很稳定。对于林斌这样的人来说,创业是一件机会成本很高的事情。

2009年9月,林斌的顶头上司李开复宣布辞职。2010年1月,谷歌宣布退出中国。更早些时候,林斌答应了雷军的邀请。他只问了雷军两个问题,但是反复问过四次:你什么都有了,创业图什么?你有没有雄厚资金支持?雷军说了一句话,彻底打消了林斌的顾虑。他说,拿不到钱我自己出,我就有这么多。

2009年11月的某个晚上,雷军和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通了个漫长的电话。两人从晚上9点谈到第二天早上9点,雷军换了三块手机电池,刘芹换了三个手机。最后,刘芹答应加入,投资雷军这项未知的事业。

事后回想,雷军在12个小时里说的四个字打动了刘芹:敬畏之心。雷军说,我对创业仍有敬畏之心。刘芹问,为什么敬畏。雷军说,因为我看过太多人死了,不是因为他叫做雷军,就不会死。

小米:豪华团队

雷军从一开始就决定要打破手机硬件行业的游戏规则。他是一个在互联网领域屡战不休,又曾被放逐的人,这一次,他要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手机硬件。

2011年10月底,雷军和林斌之间长达半年的彼此打量、互相试探的阶段正式结束。话被挑明了,大家一起干,做手机。

这时候,雷军对于移动互联网和手机行业的判断更加清晰了。他总结了六大趋势,并且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当作创业教材反复宣讲:手机电脑化、手机互联网化、手机公司全能化、颠覆性设计、要做能打电话的手机、手机要做出爱恨情仇。

在这六大趋势的基础上,从一开始,雷军就描绘了一张大致的前进蓝图:搭建一个融合谷歌、微软、摩托罗拉和金山的专业团队;先做移动互联网,至少一年之后再做手机;用互联网的方式做研发,培养粉丝,塑造品牌形象;手机坚持做顶级配置并强调性价比;手机销售不走线下,在网上销售;在商业模式上,不以手机盈利,借鉴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以品牌和口碑积累人群,把手机变成渠道。

简言之,雷军从一开始就决定要打破手机硬件行业的游戏规则。他是一个在互联网领域屡战不休,又曾被放逐的人,这一次,他要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手机硬件。

其实他和林斌比谁都清楚,这一次的风险到底有多大。一方面,雷林二人的确不懂硬件,另一方面,手机硬件市场的竞争在他们筹备创业的时候已经日渐白热化了,硬着头皮也得上。

一位资深人士评价说,雷军来得正是时候。“这是一场三国杀。一个是苹果,一骑绝尘。一个是Andriod系手机,包括摩托罗拉、三星和HTC。还有一个是诺基亚和微软的结盟。这场战争因为苹果的专利权官司和谷歌对摩托的收购,已经白热化了。5年前,诺基亚一统天下的时候,雷军肯定不敢进来。但是现在,好比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大佬捉对厮杀……这时候雷军的到来好比当年的刘备,浑水摸鱼,很有机会。”

雷军和林斌的第一步,是寻找一个做移动互联网的强势团队。移动互联网的研发分为工程、产品和设计三个层面,在每一个位置上,都分别需要一个高手。二人分头行事。2009年11月,雷军找到金山旧部黎万强,林斌找到微软旧部黄江吉。黎万强刚刚辞职,本打算开影楼,做商业摄影生意。黄江吉在微软负责的Windows Mobile项目刚刚被总部一声令下叫停。机缘之下,一拍即合。

2010年2月,林斌找到他在谷歌的下属洪峰。

洪峰,上海人,前谷歌中国高级产品经理。在七个葫芦娃中,洪峰年纪最小,最闷骚,也最理性。他是个技术极客。当年在谷歌,他和几个同事利用业余时间开发出了“谷歌街景”这项产品。这还是个宅男。在小米的办公室里,至今还放着一台洪峰自己做的机器人,宜家的洗菜篮子做脑袋,两个白色垃圾桶做腿,中间一块屏幕,下面一个吸尘器转盘。洪峰每每在家用电脑远程操控,用这个机器人来跟同事开会。他有过两次创业机会,包括一个婚恋网站的计划,但都在融资的第一阶段就失败了。

洪峰将了雷军一军。一开始,雷军找洪峰谈,雷说得唾沫飞溅,洪峰始终微笑,但一言不发。雷军心里开始打鼓,这时候,洪峰发话了:你有硬件团队吗?你认识运营商吗?你能搞到屏吗?雷军的答案都是无。

“洪峰等于帮助我们把思路重新理了一遍,不再是头脑一热的状态。”林斌说。2010年中,洪峰加入创业团队,负责移动互联网产品开发。据说,他决定加入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人靠谱,事靠谱,钱靠谱。

有了初始创业团队,林斌还是在发愁。

“当时我们就三四个人,大家坐下来开始写代码,写什么?当时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们有个蛮大的梦想,但是梦想一步步实现需要很长时间,我们需要一个切入点,让公司运转起来。这个产品得有亮点,但是不用太多,一个就够,能够快速迭代。”

围绕着创业切入点的问题,创始团队开了两次关键性的会议。这两次会议的阵容几乎一模一样,总共14人,一半来自金山,一半来自微软。这样的人员配备也符合雷军的规划:外企来的懂互联网,金山来的懂用户和地面战,正好搭配。

2010年4月6日,公司完成注册,名为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创业团队搬入中关村银谷大厦的办公室。搬家当天,黎万强的爸爸用电饭锅煮了一大锅小米粥,送到公司,由雷军分盛每人一碗。同时,小米科技启动了第一个项目:小米司机。

小米司机是一款迷你软件,供用户下载到手机查询违章记录。这项产品的体验并不好,用户查到了会郁闷,查不到又显得产品没什么用。很快,小米司机和另外七八个类似的应用被叫停。不过,雷军已经达到了目的:“试了这么一两个月,还行,我们的刀还能砍人,而且根本分不出办公室谁是金山来的,谁是微软来的。”

6月1日,小米科技启动了第一个真正战略意义上的项目:MIUI操作系统。这是一个基于Andriod的主程序操作系统。和传统研发不同,MIUI被雷军要求是个“活的系统”,它的开发和发布走互联网路线,与第三方民间团队合作,每周快速更新版本,积累大量的论坛粉丝。2010年8月16日,MIUI在开发两个月之后迅速发布。

黎万强负责MIUI的产品界面和人机交互设计。“我第一次感受到互联网开发模式的魔力。”他说,“以前在金山都是封闭开发,关起门来追求高精尖,动不动一两年。我们以为做到最好了,可是发布之后用户未必喜欢,而且两年里市场可能发生很多变化,要改也来不及,就这么错过了市场机会。这一次,我们从各个论坛里筛选出100个用户,产品上线的第二天早上就得到用户反馈。你看到很多真实的身份,有的是水果店店长,有的是香港内衣设计师,哇,你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用户。你会发现,如果你善待用户,他带给你的好处是超出想象的,他对你的宽容度也是超出想象的。”

截至2011年7月底,MIUI拥有大约50万论坛粉丝,其中活跃用户超过30万,总共有24个国家的粉丝自发地把NIUI升级为当地语言版本,自主刷机量达到100万。

“MIUI的使命无非是两个。一个是做一个自主的OS,一个是积累粉丝,塑造口碑和品牌形象,为后面推手机硬件做铺垫。”一个移动互联网投资人分析说。

MIUI的初步成功增强了小米团队的信心。这时候,雷军和林斌开始着手寻找硬件团队。一开始,雷军本着“敬畏之心”,希望控制团队规模,做精品公司,拉一个手机应用-操作系统-手机硬件的长战线。按照原计划,至少一年之后再开始准备做手机。不过,MIUI给了雷军新的启发。那句话是从周星驰的《功夫》里来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雷军的手机计划提前了。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kyl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