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速度与激情:雷军和小米手机的三国杀

2011年08月29日18:26《创业家》杂志雷晓宇我要评论(0)
字号:T|T

手机+雷军=“手雷”

雷军说,“小米是我不能输的一件事,我无数次想过怎么输,但要真是输了,我这辈子就踏实了。”

2010年夏天,雷军和林斌见了100多个手机行业的研发人员,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项目负责人,两人陷入崩溃状态。

“这个人很关键,但很难找。首先,隔行如隔山,雷军很有名,但在手机行业,人家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其次,实力不够的人我们也不能要。诺基亚是按照功能模块来管理的,单单找一个人来也不管用,所以只能找别家的。最有意思的是,我们见了好多人,很多都觉得奇怪,说,我在手机这行干这么多年了,我都不想干了,觉得没前途,你们怎么还要进来?”

有一天,林斌在名单上划名字,问雷军,要不要见见周博士。他说的是周光平(微博),曾任美国摩托罗拉总部核心项目组核心专家工程师、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高级总监,主持研发过明A1200和V3中国版机型。当时,周光平已经从摩托罗拉离职,在戴尔工作不满一年。雷军和林斌都觉得希望不大,不过,最后约见的结果却让他们喜出望外。

2010年10月8日,周光平正式入职小米。

周光平是个科学家式的人物。这就是说,他关注的是产品真理和科研中带来的成就感。从1995年到2009年,周光平在摩托罗拉工作将近15年,对这家公司有相当深厚的感情。他经历过摩托罗拉的三次大起大落,也分明看到了这家公司最后大势已去。

“2007年,iPhone出来的时候,我非常郁闷。大屏幕设计我早在2002年就跟公司提过,领导研究,说不行,做不出来。超大内存我也跟公司提过,领导又研究,又说不行,手机要那么大内存干嘛。一家公司不行了,不是因为技术人员做不出来,而是这家公司的决策层出了问题。”

周光平经历过上山下乡,是“失落的一代”。有种和青春、时代和活力有关的紧迫感让他再也不能浪费时间。周光平今年已经56岁了。他进入小米之前把话说得明白:如果小米手机做不成,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做手机了,不为别的,是真做不动了。他是真的把小米手机当作这辈子最后一件大事干的。

现在回头来看,几乎小米所有的创始人都是怀着某种失落感或者危机感开始这桩事业的。刘德(微博)也不例外。在寻找周光平的同时,雷军意外收获了刘德。

刘德,前北京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刘德的太太和洪峰的太太是闺蜜,这两家人早就认识。一开始,洪峰打电话请刘德推荐几个做工业设计的人才。后来,洪峰又来电话了,请刘德来公司做个讲座。据说,讲座当晚刘德回到北京岳父家,彻夜难眠,叫小姨子给煮了一碗面,吃完,下定决心要来小米工作。

和其他创始人不一样的是,这一次,不是雷军说服别人,而是被别人说服。刘德找到雷军,告诉他,一家顶级的公司需要一个设计人才来奠定自己的创造性气质。雷军被刘德说服了。这是雷军创业过程中的又一个意外。

不过,雷军和林斌因为不懂硬件而付了两个月的学费。之前,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供应商谈判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他俩和周光平约谈第一家供应商,得到的回复是,你们前三年财务报表拿来看,否则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做一半倒掉。一直到2010年12月,手机的核心组件芯片才到位,但是屏还没有定到。刘德和设计师早早把设计图纸画好,但周光平和他的工程师们也只能空转了好一阵子,然后开始先做电路设计。

图纸画完,刘德闲了下来。对于兼管供应商谈判,他虽然不喜欢,但也不怵。他花了大量的情感成本,请供应商代表吃饭,不厌其烦地解释小米的商业模式,透明地提供一切对方需要的公司资料。有一次,跟日本供应商开通宵的双语会议,整张白板全都写满了,最后所有人都蹲到右下角的小空白处,一边比划,一边谈判。刘德最经典的谈判台词是:“你不挣钱没事儿,你错过了占坑可是大事儿。万一我们将来能做成呢,你就丧失了巨大的机会。”

现在,刘德自称已经是“超级谈家”。他能记住800个手机原配件的名字,半年之内见过100个厂家,超过1000名厂商代表。古怪的是,他开始喜欢供应商谈判这件事,因为他享受到了以前从未想到过的成就感:“挣一块钱还要交税呢,我省下来的每一分钱可都是实实在在的。”

2011年8月16日,雷军站上798的舞台,发布了这台代号为“米格机”的第一代小米手机。这台外观朴素的手机,定价1999元人民币,号称顶级配置:双核1.5G,4英寸屏幕,通话时间 900分钟,待机时间 450小时,800万像素镜头。其中屏幕由夏普提供,处理器由高通提供,开模具服务由富士康提供,代工生产由英华达提供。

这一天,正好是MIUI发布一周年,台下除了供应商、记者,就是小米粉丝。雷军穿着凡客的黑色T恤和牛仔裤,搭配乐淘的愤怒的小鸟布鞋。他站在台上,每发布一个技术参考,台下就是热血粉丝团的一阵欢呼。

雷军很享受这种向乔布斯致敬式的模仿秀表演。说到底,他是一个尚未获得真正成功的人。他今年42岁,尽管他早已成为雷军,但他还没有成为他最想成为的那个人。当他站在台上,享受欢呼和幻觉的时候,他脑子里其实也很清醒。有那么几秒钟,他身后的PPT屏幕整块黑掉了,他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后来他说:“其实汗一下就下来了,但是我想,就算没有PPT,我也要把这个发布做完。”

在这个100页的PPT里,有一个被雷军故意忽略的细节。在讲到小米手机的软件应用的时候,屏幕上出现巨大的两个橘黄字体:米聊。雷军并未多谈,一带而过。

米聊,一款基于移动互联网的跨平台即时通信应用。在很多人看来,米聊也许才是小米未来的秘密武器。

“手机即时通信方式的变革,我是一直在关注的。早在2009年底,我和KK(黄江吉)、林斌就在讨论电话IP化的问题。在我看来,IP化没有技术障碍,只有政策障碍。”雷军拿起了他的小米手机,打开通讯录,“你看,手机发展几十年,有些功能从来没有用过。比如联系人头像,我现在记下你的联系方式,最多就是电话和姓名,我不会现给你拍个照,存在联系人头像上。但是如果手机有社交功能,就像Facebook一样,就是一个熟人社区,那你自愿就会上传照片。”

2010年初,小米内部一直有三四个人在做一款通信产品,名为“小米通”。雷军始终不肯放弃这个方向,但他并不知道这个产品的最终形态会是怎么样。一直到2010年11月6日,有人在办公室门口把雷军拦住,给他看了美国刚推出的一款即时通讯软件,名为Kik。这款产品刚刚推出两个月,就获取了300万用户。雷军只看了15分钟,立刻意识到这是个机会。

短短一个月后,2010年12月,小米发布了中国第一款模仿Kik的产品米聊Andriod版本。2011年4月,米聊又借鉴香港一款名为Talkbox的同类产品,为米聊增加了对讲机功能,用户猛增到100万。截至2011年7月底,米聊用户号称超过400万(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腾讯微信)。

“都说米聊抄袭Kik和Talkbox,这么说太浅了。”雷军说,“它们的确给了我们灵感,但我们也在持续关注和准备,否则,KIK一出来,我们根本不可能跟得这么快,一个月就发布。”

“这不就是互联网的挣钱办法吗?你说,阿里巴巴一开始挣钱吗?百度一开始挣钱吗?腾讯一开始挣钱吗?都不挣钱。一旦有了大量用户和品牌资源,就有各种各样的办法可以挣钱。”

至此,小米科技和雷军的未来蓝图已经如一幅卷轴,一点一点慢慢变得清晰:靠小应用启动公司、锻炼团队;靠MIUI掌握独立操作系统,并且提升品牌、积累粉丝;在大量粉丝的基础上推出手机硬件,完成一定量的销售,并且把论坛粉丝转化为手机粉丝;在手机销售增长的基础上,绑定米聊以及更多的手机应用,做一个本土的APP Store。

雷军喜欢下围棋,做规划、画蓝图一向是他的强项。这一次,他玩的是宇宙流布局,大开大合,一往无前。但小林光一说过,围棋乃命运之技。这话意思是说,棋手思虑再周全,难免百密一疏,最后输掉的那二分之一目可能就在你从未注意过的细节中。

雷军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他说,小米是我不能输的一件事,我无数次想过怎么输,但要真是输了,我这辈子就踏实了。所谓踏实,就是认输的意思。现在布局刚刚开始,雷军要下好他的中盘。有人说了,他这手机起码头三个月要卖出50万台,他才有戏呢。

关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kyl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