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窝窝团CEO徐茂栋:Groupon模式并不适合中国

2011年08月31日18:13法制晚报杨帆我要评论(0)
字号:T|T

窝窝团CEO徐茂栋

窝窝团CEO徐茂栋

  去年4月份,一家名叫窝窝团的团购网站一夜之间被人所知晓,他们在成立之初就放出上市豪言,并且随后一轮让人眼花缭乱的广告和扩张攻势让公众目不暇接,在喧嚣过后,这家团购网站坦言遇到了从未料想到的“黑公关”事件。

  窝窝团CEO徐茂栋在接受记者采访谈到“黑公关”时,表现得更多的是无奈和气愤,当他谈到家人通过媒体报道的窝窝团负面新闻来质疑自己时,这位外表粗犷的山东人,情到深处几乎哽咽。

  在无奈的同时,徐茂栋也依旧豪言壮志,他说:“团购这个项目,我认为是我20年做的事情,我10年线下,10年线上,非常适合我做。不谦虚地说,我在天使投资,资金根本不需要融资,这个项目怎么做就怎么做,基本一个人说了算。所以这次我就不做第一了,我一定不是中国第一个做团购的,相信我出手的时候,没有悬念,我是第一。”

  “我是第一”,徐茂栋话音刚落,本月易观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第2季度中国团购网站中生活服务类交易规模约23.6亿元,其中窝窝团(含合资站点)7月份生活服务类交易额约1.64亿,位居第一,远超过其他竞争对手。

  人物简介

  徐茂栋:现任窝窝团董事长兼CEO。山东日照人,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曾就读清华大学EMBA;2008年,创立百分通联,先后获得软银赛富、澳洲电讯一亿多美元投资。2006年担任分众控股(NASDAQE,FMCN)高级执行副总裁。

  Groupon模式并不适合中国

  法制晚报:据我所知,您2009年就在研究Groupon,为什么窝窝在中国进入这个市场比较晚呢?

  徐茂栋:我清楚地知道我的优点和缺点是什么。我过去创业20年有一个特点,我就一个领域,我做的这些东西都是最早的,我做的超市是山东省第一个超市,我做移动营销,100%是中国第一个做移动营销的,利用短消息、彩信或者Web,为企业提供服务,但别人上市了,我却没有,我一直在反思。

  团购这个项目,我认为是我20年做的事情,我10年线下,10年线上,非常适合我做。不谦虚地说,我在天使投资,资金根本不需要融资,这个项目怎么做就怎么做。所以这次我就不做第一了,我一定不是中国第一个做团购的,相信我出手的时候,没有悬念,我是第一。

  所以,我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出手,我用什么方式进来,这是我长期思考的问题。所以我从去年4月份开始亲自带队,我一直在看中国的团购站点,过去在TOP5里面的公司我看了好几个,今天不太方便说,因为有的不在TOP5里的。

  我从去年4月份开始看窝窝团,先后用了6个月的时间看了中国300多家团购站点,我基本上把中国团购的成败、规律、模式研究得透透的。去年9月份的时候,我开始跟窝窝团谈并购,跟我挑出来的公司谈并购,我切入的时候,我是用的什么模式?一方面我自己搭建团队,搭建什么团队?是这个行业里面大家都是短板的团队。客服、品控,就是服务质量保障体系,我在搭建这样的团队。同时,我在着手做并购,在300多家里我发现20多家在本地绝对第一。

  法制晚报:在搭建团队后,整合资源是如何进行的?

  徐茂栋:我们找到了行业的问题以后,一方面搭团队,一方面开始着手做并购。我们用并购的方式,迅速在中国20多个城市做到第一,几乎是一夜之间。那个时候所有合资公司加起来,我已经是老大了,但是很遗憾,不是一个域名,不是一个品牌,散落在很多品牌下面。

  去年这个时候业内在讨论什么?团购模式不适合中国,为什么?这么高的投诉率,媒体天天收到团购的投诉,但是今天的投诉率极低了,那个时候是40%的投诉率。他们都在抄袭Groupon,这一定是大量的投诉。欧美的生活服务类商家,那样的市场和信誉机制是相对成熟的,里面的服务一定很好。

  中国大量的生活服务类商家,服务质量是千差万别的,你别指望把顾客领到门上就完事了,里面的服务不靠谱,大量的投诉来了。投诉谁?投诉商家没用,中国的商家不会去承诺我给你退赔,团购站点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公司,就要投诉你。

  团购行业恶性竞争超出预想

  法制晚报:目前来看,在销售额、渠道以及人才这块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您好像遇到一些在公关层面上的问题,前段时间接二连三的负面从一些小网站冒出来,有人统计你们日均有五个负面新闻出现。

  徐茂栋:对,公关的问题,公司里也有公关部,也有一支蛮强的团队在做。但是,我们确实没有预想到这么多的非正常手段的、非道德层面的公关出来。

  我的负面到了什么程度呢?我一回家,我的太太就问我你们公司最近怎么管的?因为这话题我在公司跟高管谈了很多遍了,跟大家解释,说白了这在什么节点上?伟大跟不伟大的节点上,伟大跟平凡的节点上,迈这一步就平凡了,坚守住就伟大了,需要承受压力。

  法制晚报:您现在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徐茂栋:坦白讲,我们没有想到竞争环境会这么恶劣。其实这个事我们用一个手段很容易就解决了,你雇两个黑公关我雇十个,我们清楚是哪个公司做的。

  没想到对手会这么恶意的做,雇了两个黑公关,每天五篇负面的去发。其实窝窝团不坚守要做伟大公司的价值观但也做了。

  而且我们掌握了对手的软肋是致命的,可以让那些公司拿不到钱,融不到资,甚至一夜之间就没戏了,我们可以做到这个程度,但是我们没有这么做。公司高管的争议是很大的,我这边坚守住了。

  法制晚报:你们不还击?

  徐茂栋:公司一定要致力于把自己的正面输出去,通过媒体跟公众有一个正确的沟通。过去释放的声音音量不够大,我们跟媒体接触,坦白讲理念层面多一些,务实性差一些。

  现在给窝窝团造成的压力,不是我们正面输出的少,而是负面太多了。到什么程度了?做成简报往公司员工邮箱群发,针对窝窝团的员工群发邮件,放出各种谣言,全是不存在的事,按说这是可以抓人的,造成了严重的诽谤,干扰了公司的正常经营。

  窝窝团目前没有竞争对手

  法制晚报:现在大的团购网站不多了,小的可能已经销声匿迹,这些团购网站会给窝窝团造成竞争压力,有哪些对手是您可以尊敬的?还有一个,马云(微博)的聚划算,会不会跟你们产生竞争关系?

  徐茂栋:我认为窝窝团用的模式跟中国同行不一样,现在团购看不到对手,我们竞争对手中没有他们。

  聚划算是偏实物类商品的,窝窝团是什么?是生活服务类电子商务,窝窝团不是简单做团购,是做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团购是我们的引擎,是我们的发动机。聚划算,生活服务类的比例还很低,而且他们用的是代理模式,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合作伙伴。

  窝窝团要做生活服务的电子商务平台,帮助消费者找到生活服务的第一消费入口。

  法制晚报:百度的有啊也曾经想要做这件事,你觉得百度失败在哪里?

  徐茂栋:对电子商务的把握还有一些距离,必须是行内人做,必须专业,专业很重要。他们在流量上、在线上很专业,但是吃喝玩乐的服务类电子商务60%是线下。

  我们为了专注在吃喝玩乐上,过去几个月,各城市禁止上实物类商品,在这个条件下,6月和7月基本翻了一番,这在业内是很少见的。实物类商品不允许上,老老实实专注在生活服务上,就是为了打造团队的核心竞争力,不要指望做一个实物单子卖几百万。在我们公司里面,不到5%的收入来自于实物类商品。

  法制晚报:做服务类的东西有个问题,冬天做温泉或者是滑雪,造成人扎堆的情况。

  徐茂栋:这就是品控的事了。这是窝窝团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窝窝团在品控和服务上做得蛮彻底。我们有窝窝天使,内部叫服务管辖,一个商家如果没有经过我们的品控便衣暗访是上不了线的。

  法制晚报:这个商家你们去调查它的容纳能力就是100个人,那只团100个,是这个意思吗?

  徐茂栋:是,绝对不允许的,一定是控制的。而且这个商家如果不靠谱,我们绝对不允许上线,窝窝团平均八个商家上一个。而且我的人要在现场,窝窝天使穿着我们的工作服亲临现场,在交付环节,如果有了问题找我的窝窝天使,在现场直接受理投诉。

  法制晚报:每个合作商家,现场就会有你们的人?

  徐茂栋:是。我把商家分成三类,全检、点检和免检。免检的商家,如麦当劳、肯德基,我根本不用去。

  法制晚报:淘宝,马云说很快就要做到万亿了。

  徐茂栋:对,应该是更大。

  法制晚报:你认为窝窝团未来的发展潜力会比淘宝更大?

  徐茂栋:很简单的道理,一天吃喝玩乐的频次比你买东西的频次会更高。

  法制晚报:您判断未来有没有可能会跟马云成为竞争对手?

  徐茂栋:目前来看不可能,我们专做生活服务类,不做实物类。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onic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