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科技专题 > IT业界专题 > 苹果乔布斯逝世 > 正文

乔布斯不是规划出来的

2011年10月11日01:09北京商报韩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据媒体报道,从今年开始,宁波市将以5年为一个培养周期,在3个层次培养1400名创新型领军、拔尖人才。目前,首批各层次培养人选的选拔已经开始。据初步估计,这一个周期的培养经费超过5000万元。媒体给这件事起了个很不怀好意的标题——宁波将斥资5000万培养1400名“乔布斯”。

乔布斯去世后,对其的评价已经上升到第二个爱迪生的高度,因此当人们甫一看到这样的标题,以为宁波要培养上千个百年一遇的世界级天才,都不免在鼻腔里“哼”上一声。事实上,通观整篇报道,宁波进行的还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人才计划,还没有说要打造1400个乔布斯的“雄心”。

宁波市政府重视人才,并为此做出模式上的探索,当然是一件积极的事情,这总比把钱拿去盖大楼强一些。只是,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强调和呼唤创新型人才,为此也有各种各样的人才计划,但是天才,或者退一步来讲,人才究竟能不能被规划出来?

昨日,2011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两位美国经济学家,其中的托马斯·萨金特为理性预期学派的创建人之一。理性预期学派认为,对于任何一项政策,理性经济人都会随时随地调整自己的博弈策略,调整应对的结果就是导致政策的低效或者失效,这可以用中国的一句熟语予以概括——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具体到人才计划,同样也存在着这样的道理,用目标去规划相应的人才,很有可能最后出现的是统计意义上的人才。事实上,正是这种工程式的人才规划方式,却有可能扼杀了真正的“中国乔布斯”。

比如根据报道,宁波的这1400个培养人选将从全市企事业单位和在甬的部省属单位中选拔,重点从战略性新兴产业、传统优势产业和经济社会发展重点领域中,从事专业技术工作的优秀中青年人才中选拔。也就是说,还是政府相关部门划定一个圈圈和框框,既然是政府掏钱培养,自然选材过程有着深刻的政府意志和判断,可行政的规律恰恰是跟创新的规律不大相容,前者求稳,后者则更热衷剑走偏锋和离经叛道。我们知道,美国的乔布斯是没有大学文凭的,如果是在国内,不知道他够不够得上创新型、拔尖人才的选拔门槛呢?

人才这个事情,政府或者政策层面无法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创新这个事情同样不能“超英赶美”,越急越容易走样,急功近利很可能只是弄出一个政绩工程。“大跃进”的时候耗费巨大代价才捣鼓出上千万吨钢产量(其中很多不能使用),而现在钢产量6亿多吨,拦都拦不住。彼时和现在的经济体制不一样,效能自然天上地下。人才也一样,这关乎到教育环境和商业环境提升和改善,而非政府拿钱就能推动的。人才培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首先是拥有孕育人才涌现的环境。只有在碰撞和竞争的环境下,人才涌现的可能性才更大。

这些年,我们的企业和企业家是财富500强企业和福布斯富豪榜的常客,但是在最初的自豪感新鲜劲儿过去后,公众对这两个榜也不怎么买账了,因为我们的企业明显有着短板和瓶颈,没有创新型的企业家。这个需要体制的创新,而不是迷信规划。

相关专题: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逝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lon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