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IT报道 > IT新闻 > 正文

柯达全球副总裁:剩余90%专利2年内不会出售

2011年10月22日22:47中国经营报[微博]李娟我要评论(0)
字号:T|T

百年柯达转型进行时。

错失“数码”良机后,柯达在随后的10余年间一直在拼命追赶。对于有着131年历史的柯达来说,曾经的一念之差付出的代价沉重不堪。

本报对话伊士曼柯达公司全球副总裁兼消费数码集团和图文影像集团亚太区总裁史帝夫·格林,听他讲述百年柯达转型背后的故事和困惑。

剩余90%专利在1-2年内不会出售

《中国经营报》:柯达6月26日公布的本年度二季度财报显示,柯达连续第5个季度亏损,公司的债券评级为垃圾级,两年期债券价格也跌至0.80美元以下。这些数字让你感觉到沮丧吗?对于柯达业绩的止步不前,你认为原因何在?

史帝夫·格林:柯达第二季度业绩整体确实出现了一定下滑,这主要是由于以下几个因素:首先是我们新开发了一个名为“数码鼎盛数码喷墨印刷机”的印刷设备,这是一个整体行业革命性产品和解决方案。在二季度我们花费了很多精力财力去对这个设备进行投入和市场推广。

经过这一段时间,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喜人成果,近期特别是在亚太区有很多的订单。即使我们的业绩因此出现了一些下滑,我们也认为这是非常值得的一个投入。

另外,白银涨价和印刷行业耗材的成本提升也加大了我们的成本压力,对于柯达二季度业绩也有一定的影响。

柯达是一个具有131年历史的公司,迄今为止还在做转型。在过去,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能像今天柯达这样进行如此大力度的转型。我们不啻在建设一个新的公司。如果单纯以股票价格来看,一个新公司和旧公司是没有什么可比性的,我们面临的挑战,是之前其他许多公司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中国经营报》:最近,柯达决定出售旗下约1100个数字图像专利。为什么这么做?这是维持柯达目前业绩不得已的权宜之计吗?

史帝夫·格林:是的,柯达目前在考虑出售一些专利,但是现在所考虑出售的只是柯达专利的10%,我们还有90%是自己拥有。而且这10%计划出售的专利跟柯达未来发展方向没有什么关系。

现在是非常好的出售机会。比如你知道谷歌最近收购MOTO使得大家对专利行情看涨。因此柯达希望在最好的时机把我们不需要的、不是未来发展方向的专利出售给市场,而不是让它们躺在银行。我们希望这些专利能被用到需要的地方。具体会卖给哪一家,目前还没有见分晓,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中国经营报》:2009年9月柯达接受了一个7亿美元投资,以缓解资金链紧张状况。未来柯达会不会出现此类出售股权换取资金等举措?

史帝夫·格林:作为一个上市公司总是有各式各样可能性,我们很难来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

未来将更好把握市场趋势

《中国经营报》:你觉得柯达目前具备完善的自我造血功能吗?判断的依据何在?

史帝夫·格林:柯达在最早转型时收购了跟数码印刷相关的公司,我们当时一口气收购五个这样的公司。我们都知道,大多数企业间的收购往往很难兼容,很难按照被收购企业的想法顺利发展,在企业发展史上大致有70%的收购案例都是不成功的。

但是柯达非常幸运,我们在这方面基本没有遇到问题,被我们所收购的企业通常会很好地变成柯达的一部分,按照我们设计的转型道路健康发展,这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我们现在还在转型过程当中,我们认为相当大程度上柯达已经取得了成功。

《中国经营报》:很明显,你将柯达的兼并归入了成功的30%。你的依据是什么?

史帝夫·格林:对于柯达来讲,我们认为自己的真正优势是在光学和材料学交叉的领域,这是我们的其他竞争者所不具备的。他们只是在光学、或者材料学领域有自己的专长。但在交叉领域,他们没有我们这样技术的积累。我们收购的企业跟柯达原有的图文影像有很紧密的结合,是对我们目前业务的补充而非重叠,这使得柯达收购过来的企业之间能够实现业务充分融合、发挥各自优势。

此外,我们在收购前期做了很多分析和研究工作,并没有轻易地做收购和兼并。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中国经营报》:柯达现在押宝的数码印刷领域,早已有惠普、佳能和爱普生等老牌企业布局。柯达只是一个新手,凭借什么在竞争中胜出?你觉得柯达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史帝夫·格林:我们公认柯达的优势存在于两个方面:第一个是材料科学方面。这很自然,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做了100年;第二个就是数码影像科学,我们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在决定转型时,我们与董事会达成了一致意见——以材料和影像两个学科交叉的领域作为未来发展的方向,于是我们选择了图文影像领域。

所以,与数码印刷领域的其他竞争对手相比,整合后的柯达,不仅是数码印刷领域唯一可以提供全面解决方案的供应商,还将通过材料科学和数码影像科学交叉领域的优势来为客户创造可持续地增长。

《中国经营报》:在欧美上市公司的体制里,要劝说利益分散的众多股东一致下定决心掉头转向本就不是一件易事。柯达当年错失数码转型良机和此不无关系。面对这个老难题,柯达是怎么解决的?

史帝夫·格林:我们现在的决策管理有点像中国说的民主集中制。因为转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很多人有不同的意见,不同业务部门也都会组成不同的团队对他们的发展提出意见,最终把意见集中以后,将会有一个统一的决策过程。

决策过程不可能是说给所有人的,我们会在征求主要意见以后果断做出决定,而不是没完没了讨论。因为如果听不同的意见,这样决策是没办法进行的。现在我们会在主要意见基础之上做出决定,而且迅速来执行。这个很重要。据我了解现在还有很多公司面临着没完没了的讨论,还拿不出来有效的解决方案。

《中国经营报》:让我们做一个类比。柯达曾经的竞争对手日本富士胶片也曾经面临传统影像衰落的处境,但是它巧妙地逾越了这一路障,实现自身顺利转型。柯达是否从同行的经验中得到过一些启示?这些启示至少包括哪些?

史帝夫·格林:我们不对竞争对手做任何评论。每个公司都会遇到不同的挑战,对于柯达来说我们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专注,继续专注我们具有优势的业务,做我们应该做的工作。柯达目前的方向是正确的,我们现在业务是令我们自己满意的。

此外,柯达还会更好地研究市场发展趋势。尤其是在今天这个技术快速发展的时代,怎么更好地了解和把握市场趋势和技术趋势,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无论在过去、现在,抑或将来,都是一个挑战,这是柯达需要不断改善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onic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