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科技专题 > IT业界专题 > 苹果乔布斯逝世 > 正文

乔布斯妹妹讲述兄妹相认始末 曝临终遗言(图)

2011年10月31日15:14腾讯科技[微博]中涛我要评论(0)
字号:T|T

乔布斯年纪轻轻就已经功成名就,但他觉得,正是成功导致他孤立无援。自我了解他以来,我知道乔布斯所作出的绝大部分决定,都是为了打开环绕在他周围的厚墙。一名来自美国加州洛斯阿尔托斯(Los Altos)的中产阶段男孩,爱上一名来自新泽西州的中产阶段女孩。他们夫妻俩的重要工作,就是将丽萨、里德、埃琳以及伊芙养育成人,并像普通孩子那样健康成长。他们的住处既不摆放艺术作品,也不进行豪华装修。自我了解乔布斯夫妇以来,他们家的晚餐通常会在草地上进行,有时候只会上一种蔬菜。总是一样蔬菜,那就是西兰花。有时根据时令上些其他蔬菜,准备得都很简单。

尽管身为年轻百万富翁,乔布斯总是亲身到机场接我。他站在那儿,穿着牛仔裤。在工作时间,如果家人给乔布斯打电话,他的秘书琳内塔(Linetta)将回答:“你父亲正在开会,我是否应该去打断他?”在每年万圣节前夕,乔布斯儿子里德都要打扮成巫师,乔布斯夫妇、埃琳和伊芙等人皆陪同。

乔布斯家曾对厨房进行改造,一共用了数年时间。在此期间,他们便在车库中使用一个电炉中做饭。当时皮斯克(Pixar)大楼也正在兴建当中,也就是刚刚建了一半。乔布斯在帕罗奥托的家庭住所就是这样。盥洗室仍保持原样,但乔布斯认为,一家人可在此开始新生活。他非常明白这一点。

这并不是说乔布斯不会享受成功的喜悦:他照样会喜悦,只是更为冷静。他曾经告诉我,自己喜欢到帕罗奥托市的自行车商店,并欣喜地发现,自己有能力购买该商店中最好的自行车。他真的就买了。

乔布斯非常谦虚。他喜欢不断学习新知识。他曾经告诉我,如果自己以另一种方式成长,则很有可能成为了一名数字家。他前不久曾谈到,自己喜欢在斯坦福大学校园内漫步。在他生命的最后数年中,乔布斯还学习了知名画家马克·罗思科(Mark Rothko)的一本绘画技巧书籍。乔布斯此前对罗思科了解并不多,但乔布斯觉得,罗思科的艺术理念,或许今后将给苹果技术开发团队带来灵感。

乔布斯经常萌发一些奇怪的念头。在美国各大公司CEO当中,除乔布斯外,还有谁了解西方和中国香水月季(tea rose)的栽培史?还有谁最喜欢戴维·奥斯汀(David Austin)玫瑰?

他的口袋里总是装着令人感到惊奇的东西。我敢打赌,劳伦一定会找到这些东西:乔布斯爱听的歌曲、他从报纸上剪裁下来的诗歌。虽然劳伦与乔布斯的婚姻很幸福,但乔布斯仍然能够为劳伦每天带来惊喜。尽管我与乔布斯经常交谈,但有一天我打开《纽约时报》后,看到了一则有关苹果专利的长篇报道后,对于文章中所描述的楼梯草图,我还是感到非常惊讶。

与他的四个孩子、妻子以及我们所有人生活在一起,乔布斯感受到了许多生活乐趣。他珍视幸福。

后来乔布斯患病,他的生活圈子也大为缩小。他喜欢在巴黎漫步,喜欢到日本京都找一家手工荞麦面商店,喜欢从容地滑雪。但这一切都已经无法再做到。最后,一些生活中的平常乐趣,如一个桃子,也对乔布斯失去了吸引力。但从乔布斯患病的经历中我深深地感受到,虽然他带走了人们的思念,但也留下了大量精神财富。

我记得乔布斯重新学习步行的经历,他必须借助椅子来达到目的。在乔布斯接受肝脏移植手术后,有一天他想站起来,但他的腿太虚弱,而无法支撑起身体。他用手抓住椅子的后背,将椅子从医院走廊推到护士站,然后坐到椅子上,休息一下,再走回去。他每天都数一下自己行走的步伐数量,每天增加一点。劳伦蹲在旁边,对乔布斯说:“你可以做到的。”乔布斯睁大眼睛,咬紧牙关。他在努力,一直在努力,而努力中充满着爱意。他是非常情绪化的人。

我知道有那么一段时间,乔布斯已不堪忍受病痛的折磨。他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儿子里德高中毕业、女儿埃琳到京都旅游、让自己所造的船下水以便带着家人周游世界、以及有一天自己与劳伦双双退休。

即使在患病当中,乔布斯仍保持了自己的辨别力和判断力。他先后挑选了67名护士,最后从中挑出他认为可以信赖的三位,以陪伴他走到生命的尽头。这三名护士分别是特蕾西(Tracy)、阿图罗(Arturo)和伊尔哈姆(Elham)。

有一次乔布斯病情加重,呼吸困难需进重症加护病房治疗,医生规定乔布斯不得使用冰块。我们当时在一个标准配置的重症加护病房。一贯不愿加塞或说出自己名字的乔布斯,此次却承认,他希望得到“更多一些特殊”。我对他说,这本来就是特别治疗啊。乔布斯对我说:“我就是希望更为特殊一点。”

在进行插管法治疗期间,乔布斯不能开口说法。他就让人拿来一个记录本。他在记录本画出一个草图,即希望给他在病床上配置一个可摆放iPad平板电脑的装置。他设计了新型流动监测仪和X光设备。他将原本“并不十分特殊”的病房重新设计一遍。我注意到,劳伦每次进入病房时,乔布斯都努力做出笑容。他还在记录本上写道:“你们得相信我,这件事非常重要。”乔布斯所说的重要事情,就是让我们别听医生的话,而给乔布斯拿点冰块。

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还要在重症加护病房呆多久。在乔布斯病情好转时,甚至从去年开始,他就开始审阅一些项目,并答应将及时看完这些方案提要。荷兰的造船工人已经做好了不锈钢船体,并准备安装木头。乔布斯的三个女儿还没结婚,两个小女儿仍未有婆家,他希望像曾将我送上婚姻殿堂那样,亲自将自己三个女儿交给她们未来的夫婿。

乔布斯去世后,在媒体大量报道中,我们也心如死灰。对于一个与癌症抗争数年的人而言,他的去世或许不能用“非常意外”来形容,但我们确实不曾料到,乔布斯会走得这么快。

我从自己兄长那儿学到的重要东西,就是其性格即命运:生之所为,死而如斯。

周二早上,乔布斯给我打电话,让我赶快去帕罗奥托。他的声音充满关爱之情,但却有一种远别意味。他开始向我永别,我打断了他,“先别说,我正赶过来,我正在前往机场的出租车上。我很快就到。”乔布斯说道:“我现在就说了,是担心你赶不上了。”

当我赶到医院时,他和劳伦正相互打趣,就像工作和生活中的伙伴那样。他看着他的孩子们的眼睛,视线久久不能分离。下午两点时,劳伦还能唤醒乔布斯,让他同苹果公司赶来的好友们交谈。再过了一会儿,乔布斯就再也无法醒来了。

他的呼吸在改变,变得更为剧烈、刻意和坚定。我能感受到,他又在数自己的步伐,希望走得更远。这就是我体会到的:乔布斯在为此而努力。并不是死亡降临到乔布斯身上,而是他一步步走到了死亡那儿。

乔布斯告诉我,他向我告别时,他心里无限悲伤,深为我们兄妹不能像以前计划那样多生活些日子感到遗憾,因为他要到另一个更好的地方去了。

费歇尔(Fischer)医生当时曾表示,乔布斯有50%的机会挺过那个晚上。乔布斯真就挺过了那个晚上,劳伦在他病床旁,如果乔布斯呼吸停顿的间隔时间过长,劳伦就会拉扯他。劳伦与我对视一眼,乔布斯此时会开始做深呼吸,一遍遍地做。

这一切总应该结束。即使是现在,他仍有着严历和英俊的面孔,一种权威主义者和浪漫人士的表情。他的呼吸表明,乔布斯正在征途当中艰难行进和攀登。他看上去正在登高。正是因为这种勇气和力量,使乔布斯的完美情结,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更得更为完美。

乔布斯的最后话语在他临终数小时前说出,只是单音节之声,重复了三次。在上路之前,乔布斯看着他的妹妹帕蒂(Patti Jobs,注:乔布斯养父母收养的另一位女儿,比乔布斯小三岁),然后久久凝视他的孩子们,然后是他的妻子劳伦,最终眼神飘向了上方。

乔布斯临终前的话语是:“噢哇,噢哇,噢哇(OH WOW,OH WOW,OH WOW)。”

相关专题: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逝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ang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