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IT报道 > 经理世界年会 > 正文

2011经理世界年会热议:C时代下金融服务创新

2011年11月04日16:58腾讯科技[微博]扶摇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一部分是我们所谓的信用风险,另外一个是我们所谓的欺诈风险。首先我们要看看有没有信用额度,信用额度基本上是以行为评分卡定他能够有多少额度,能够支付或者使用,在这个情况下基本上银行是用行评分卡来评价。

无论是信用卡还是手机支付,都有欺诈的行为,从银行角度来讲是他大部分的损失。所以说我们公司提供了一个后台的支持,在全世界占了75%的欺诈风险市场,我们提供了将近20亿的信用卡的支付的(英语),同时在整个欺诈的管理部分,我们开发了各种创新的产品,比如说这些产生包含我们对所有的(英语),交易的行为的汇总,同时我们公司有一个特定的产品,叫做(英语),对每一个人他在所有过去历史上他购买的行为,我们做了一个挖掘工作,然后跟他新的支付的产品做一个比较,同时除了这以外,我们还提供所谓的(英语),神经网络的模型(音),以及(英语)模型,来帮助银行防止各种不同的交易欺诈行为,这些创新的活动,基本上把全球的有关欺诈活动从一个(英语)降到0.05个(英语),从银行角度来讲这是很大一部分的防止损失的部分。

同时在全美国,我们成立了一个欺诈联盟数据库,对防止交易欺诈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各种创新的活动,是对银行,对中国将来反欺诈是有相当大的影响的。谢谢。

杨鹏:谢谢邹总。今天银联的郝总,您觉得行业存在哪些行业性的风险?

郝建明:刚才说的叫信用风险,欺诈风险,这都是很重要的。C时代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风险就是银行的操作风险,它包括很多种,其中有一种就是IT系统的运营风险。

随着在C时代系统越来越庞大,一方面系统更集中了,另外一方面大家以前是有一些带现金的习惯,去银行网点的习惯。通过这些创新,大家越来越依赖于像手机,像(英语),像终端,这些电子设备去办理业务了,这样就带来了一个系统性的风险,就是对社会公共事业的依赖越来越多了,比如说银行的系统集中以后,他对供电要求就非常高了,对通信网络的可靠性要求越来越高了,如果这些方面出了问题,就会带来非常大的信誉风险,不管是通讯中断还是供电中断,系统都不能运行了,所有的这些产品都不能用了。

所以在C时代风险管理方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服务的提供商,他还要准备业余的持续,一旦出现业务风险,怎么保证业务持续的进行,为客户提供服务。

杨鹏:谢谢。说到C时代的金融服务,大家脑海里往往有这样一种印象,银行越来越像网站,越来越虚拟化,大的金融机构纷纷关闭他的终端,越来越往后退。在这种背景下,金融机构能否向C时代用户提供随时随地的服务,它在内部的运营管理方面,应该做哪些准备工作?先请闵总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做了那么多创新的工作,这一切后面的运营有哪些有力的支持?

李涓:实际上在C时代的驱使下,银行在做很多的变化。但是这些事实上并不是说后台运营就越来越往后了,事实说它对运营提出了更多的挑战。对于同一个产品我在不同的渠道,我特点是不一样的,不同的渠道风险特征也是不一样的,这要求我在后台运营上来有一些控制风险的方式。

在整个服务提供的业务流程上也会有非常大的变化,以发卡为例,现在我们能够提供发卡的渠道已经非常多样了,有网络的发卡,有实体只消队员去发卡,还有电销的发卡,甚至可能在机场商户配合我们营销活动,我们也会进行发卡。

针对不同的介入渠道,后面无论是审批的流程,还是风险控制流程,还是卡,都会发生很多相应的变化。这只是一个方面,我的业务流程,我的风险控制手段要能够随需而变,它对IT也有非常大的一个挑战,可能一个简单的产品,根据不同的渠道,还有不同的产品提交付的模式,对IT都会提出非常多的要求,而且这个要求不会给你非常多的准备时间,你一定要能够做到非常快速的变化。

我们有一次要推出一个两级的发卡(音),这是我们非常特色的服务,我们办一个发卡,客户到我们这边来当场审核,到发卡,它背后对IT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因为监管还是密切关注这块的。到我们分控的流程,也做了汇报,确实我们都是符合的。事实上依赖了我们技术的力量。因此在我们技术实施上,各个流程需要快速应变,我们也做了一个SOA的项目,我会形成一个个业务组建,无论业务怎么变化,业务都可以快速构建,快速响应。

杨鹏:谢谢。请张总多说两句。

张和平:讲到怎么才能做到随时准备好,对前台来说是一个非常愿意得到响应的,但是它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其实它里面可能有几个比较关键的需求,就是我们一定要有一个很好的随时伸缩的一个IT架构在里面,这个架构既可以应付,比如说在一些金融行业,在网站里面秒杀,在高峰期需要大量的电脑资源,过了这段时间资源就不要了,这里就有一个成本问题。大家很熟的,现在虚拟化的基础架构出现,来帮助我们在业务,客户需求方面解决这个问题。

特别是可以谈到,在开发测试中心里面,以前可能都有一个同样的困惑,往往一个业务部门过来,又要很快,可能要一个月出来。因为虚拟化技术就可以很快的,我们的客户以前是两个星级才能做到这个需求,现在两个小时就可以了,他可以把东西交给我们业务部门,帮他们去做。是和C时代的来临,IT技术的创新是有很大关联的。总是后台在帮助做这些事情,包括流程的改造。现在银行都谈流程银行,一个东西进来,前台的人员是不用去应付,去填单子,都交给后台,后来就是我们推销他的业务和产品,我们戴尔在这方面有特殊的经验,也可以和大家去研究的。谢谢。

杨鹏:郝总。

郝建明:我同意张总和闵总的观点。我补充一点,C时代银行的产品的创新推出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可是C时代更多的产品推出,都是架构在IT系统上面,这样就要求大家不断的推出新产品,这样就对后面的IT系统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就是能够随需而变,快速应变。除了一个很好的架构,来支撑以外,在管理流程上也要和以前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可以在开发的过程中,引入并行工程的概念,这并行工程以前是在制造业,在IT行业里面,用得很少,但是C时代就要求在产品开发的时候,应用这些很成熟的方法,把它应用起来,加快产品开发速度,缩短产品开发的周期。这样才能做到随需而变,能够及时的推出一些个性化的产品。

杨鹏:刚才几位都是从运营的角度,IT架构,IT服务的角度来看如何在后台支持C时代的运行。我想听听邹总您从决策,优化工具的角度来看,如何能够帮助金融机构提高工作效率?

邹台虹: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刚才张总提到后台的支柱。我们基本上也是从后台转入来看这个问题,但是我们看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我是从数据的角度。因为C时代数据的累计的程度,是超乎所有人的想像。

我们在交易的时候,他每一天每一个信用卡来讲,对每一个客户来讲,可能就有3到5笔,一家银行,比如说中国银行有5000万张信用卡,你可以想像到每一笔交易有很多细节性的数据,这些数据本身的处理需要花很多的时间,但是是不是能够用其他的统计方法,来把这个数据做一些压缩的工作,能够使数据的(英语),但是它的处理速度会加快。

我刚才提到所谓的(英语),就是一个数据压缩的工具,能够把几千万张信用卡,有这么多的交易量,能够压缩在一个很小的平台上面做一个快速处理,能够做一个对比,看看这个是不是一些欺诈行为。所以我们从数据压缩的角度,也是从加快运用的方面一个考虑。

杨鹏:谢谢。通过分享,我自己所在的企业,和银行合作的体会,以及我们下一个话题,就是金融机构在C时代开放合作与联合创新。我前一段时间看过国外一个报告,他给出一个图表,他列出了金融行业非常多的参与者,在图表上金融机构所占的分量一点点被蚕食,其他的供应商进入这个领域,这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共赢的局面。我们是专门为中国的金融机构提供服务的。

对一个银行来讲,今天能发出一万张信用卡,星期五可能会发出五万张信用卡,他要随需应变,可能他可以提前部署IT系统,硬件,但是从人员处理能力上来讲,他要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涨5倍,星期一有50人,星期五要涨250人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他的后面有很多的机构在帮助他,我的公司就是在金融产业的价值链上一个很好的互补,我们跟许多银行,保险公司一起,联合推出了很多相关的服务和产品,我们通常用一个词叫联合创新。实际上我们都不是金融机构的人,从郝总开始,我们每一个人在联合创新和构建一个开放合作的新时代金融生态链上有什么想法和展望,和大家分享一下。

相关专题:

2011年经理世界年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ames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