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IT报道 > 经理世界年会 > 正文

2011经理世界年会热议:C时代商业机会与投资

2011年11月04日18:20腾讯科技[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主持人何菲:在FaceBook上当时刘总当时做了一个游戏,也是被很多国外社交公司进行模仿,谁在叫骂关键不重要了,大家通过中国式创新,这是我们必然要走的一个阶段。

陈大同:说到山寨必须说两句,当我听到有人发明一个山寨手机的事情我非常高兴。因为,在这之前那个手机被我叫做黑手机,跟黑社会差不多,后来叫做山寨手机,感觉好多了。

主持人何菲:至少占山为王了。

陈大同:对,后来我发现走山寨手机,对中国是创新。其实你看美国没有一样技术,没有一样产品是他原创,但是他能把别人原创的东西变成他的东西,马上就改变这个行业,这种创新能力,这也是一种类似于原创,这种能力是一个非常难学的东西。但是中国的公司,其实山寨非常重要,比如我去做技术公司就感觉到山寨更为重要。因为,技术,你的软件产品,你的服务产品开始出来的时候,并不一定是非常完美,如果没有一些白老鼠,一些山寨厂商,中小厂商来跟你玩,你永远没有机会来使这个产品成熟,没有机会去做大。

所以,你看中国几乎所有成功的公司,几乎走的都是华为的路,这条路使中小厂商在这过程中,我们提高产品这个版本,我可以打中国的品牌。中国完了之后我再走出海外,先走到发达国家,最后再集中力量来进入这个欧美市场,这是非常典型的道理,农村包围城市道路,几乎我们看到99%公司都在走这条路。所以,山寨这个阶段对于初创公司不是可有可无,是你生命所在。

为什么?最近10年欧美没有出现任何一家做手机芯片厂商,手机芯片厂商出了4,5家都是在亚洲,台湾和中国,因为有一个山寨手机市场在蓬勃发展。

主持人何菲:如果说到为山寨,或者被本地化创新做证明,我们有句非常古老的话“师宜长计以自夷”

马迪:我们在做海外市场的时候,有很多把海外的模式,艺术移进来,你说山寨吗?我们一直觉得在平常接触的时候,不管是本地原创,或者是海外引进的,第一在专利上没什么纠纷,或者真的找到市场,政府还是会进行扶持的。并且很多模式,也有很多走出成功之路。但是,我们也接触到很多,国情不符,文化背景不符照搬走到死路的。

刘二海:有很多人已经谈论这个问题,往往这样的人不是真正的创业者。这利民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别,这些人为什么创业,不会每天喊着说没事找事,有简单的不做非要难的做,他的目的不是简单困难,他是为了做成,有的真的做到了创新,这种精神很可嘉。但是这个企业不能所有事情都这样,我参加一个访谈,一个小伙子我给他讲了中国环境还不错,对我非常不满。你应该说说中国人教育多差,填鸭式的都把脑子弄坏了,第二条中国人不会干别的就会抄,基本上是这样的。这个环境很好,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在中国你现在发展至少你还有的抄,还有的参考。美国人想是想啊,但是没办法,谁让你走到第一排,什么时候中国创新大量出现原创新,你没有核心技术,没有核心能力,你企业就无法生存,就没办法创业的时候,你肯定有大量的创新,你现在只能用这种简单的方法。

陈大同:中国这几年发展走的是贸工技,刚开始都是双轨制,倒卖赚钱。到了90年代成了社会工厂,海尔,康佳开始出现,2000年之后开始有了技术,像华为这样的公司。但是这样的公司绝大多数进行的是模仿创新,你要说原创,叫做以技术研发作为公司核心,创新内容。但是,这种公司做到后来创新成分会越来越少,他一定不满足于,我产品不能与别人做的一样,我再往前走没有办法抄的时候,像华为这样不能再抄。

刘二海:跟阿尔卡特朗讯接近已经没有办法了。

陈大同:最后一定会走到创新的路上。

主持人何菲:创新的途径看起来目前有两种,天生他喜欢这个,他要创新。另外不得不创新,被逼出来的创新。实际上我想创业者就是在创业途中不仅仅要做创新的槛,还有一些非常典型的陷井,在这个过程中是哪些比较典型陷井是我们创业者需要特别警惕的,需要应对的?在座投资人可以来介绍一下?

周炜:我觉得有些企业是具有成为世界企业的潜力,并且具有领导地位。很多人关注风险是什么,这个领导者,换句话说什么都干。第二,创业者从早期到后期专注是非常关键,如果他看到什么热闹就做什么,很容易让他陷入一种持续竞争的道路上。我去年在看几个企业,到今年我也在看,我现在有点担心,似乎做的还行,但是都排在6,7名,我不知道核心业务领先优势已经衰退了,曾经是非常领先的,我觉得有点担心。

主持人何菲:从市场领先变成重在参与。

周炜:不要头脑发热,创业者头脑发热是最不好信号。

万浩基:今天在资本层面上还是挺热的,很多人,很多钱追着创业者做A的,做B的,创业者怎么去专心一志不要被外来诱惑给把这个方向做错了。我觉得尤其是这两年,我觉得很多创业者因为看到,不管是海外也好,国内也好,很多人投钱进去了,不管是团购也好,APP也好他们也冲了进去,可他不清楚这件事情不是他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你要去做成功这件事情,你还要去做一些你懂得东西,做一些外面最认可的事情。

主持人何菲:我还想问一下,您的投资比较典型,在某一些领域可能就会投资多家公司,实际上他们也会面临在竞争非常同质化的细分领域,怎么去规避同质化?

万浩基:最主要还是了解最终用户群他们的需求是什么,今天为什么有人在讲新的名词,这都是我们后来定的。每一天我们工作环境,生活场景里面都会发生,在某一个场景里面我们需要一些互动。今天我们在这个论坛里面也树立这样一个环境,大家在做这样一个互动,启动这么一个概念性东西,这些名字都是后来给的。可是你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讲,其实你要去想,不是怎么去避开同质化,要去解决用户群最终需要的东西,在这里面有没有用户需求,如果有的话应该有人买单,如果不行随便你怎么包装,怎么去做都没有用。

熊伟铭:对于创业者来说,我觉得有两方面的矛盾。如果你是从技术出身的你成为创业者,第一个容易犯的错误不是以市场导向,而是技术导向。我举个展讯的教训,山寨手机兴起是由MP3手机开始,展讯理解MP3一定是高质量音乐,一定是双声道,这是音乐,当时我们那颗芯片是单声道,可以支持64KB。所以,我说赶紧去设计另外一个芯片,我们刚设计到一半,发现研发科的手机到处都是,而且我们看到100%都是全通道,而且最高速率是32K,低的还有16K速率。客户所追求并不是一个上完美的东西,才能是客户所需要的,那是你自己想要的。其实,市场需要的东西太是真正需要的。

我们举一个苹果,他真正不是做技术,他哪些技术都没人买的起。他真正本事我每样新产品设计出来都能打动人心,这就是整个研究市场,这是一个公司最重要的地方。

第二点关于这个公司容易犯的错误,是一个人文环境问题。当你第一次办公司的时候,原来没有搞过这么大的团队,第一是你不能放权,总觉得自己什么事都能做,总觉得别人做这个事总是不放心,总不如自己做的好,这是一个普遍心态。如果你这样的话,这个CEO永远不会称赞你,因为只能把十几个人看在眼底下才行,将来公司要做到100,200人你就看不过来,怎么以一种本事信任别人,有心怀信任别人,让别人做的事甚至比我自己做的事更棒,这才是一种创业者,CEO的一种本事。

刘二海:我接着说,其实说到这块,我觉得经常看到的情况是说,无法突破。当然也有另外的情况,就是突破了以后难以扩大,突破这个事过去打仗的时候,当时讲究一点两面,总得找到一点能突破。所以,有的时候很多项目,方向上做出很多不同的东西,但是做出以后不独,因为有太多的量,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企业长期这样下去以后,团队也就会比较纠结,销售团队在这个地方,你东西永远出不来,出来以后也没有意思。

所以,我说早期你哪怕你总得寻求一个突破口,能突围进去。这点我看到很多企业基本上在这里已经死的差不多。第二突破之后真正能扩大起来,咱们就随便说说两家都不错的企业,开心,51,那都是突破做的非常好。当年应该讲风靡一时,实际上就没有进一步的把这个成果做的更大,你是停在这个地方,停止发展。所以,这两步走下来,我说第一条会死调一大批,第二条使得你上不来。

陈大同:这就类似于你做一个ipad,连续突破,再突破,通过iPhone,这就不得了,这是一种模式。

主持人何菲:所以我们投资人和园区代表,一说到跟创业者问诊建言的时候都很积极。咱们台下的观众也可能会有问题,如果有问题可以进行提问。

提问:我也是一个创业者,原来有一些东西我觉得我实现不了,就去找投资人,找了半天最后也没有找到。我感觉那样走肯定就不行了,我们就赶紧转行,我们做了猎头业务,我们猎头今年总收入应该在150万左右。所以,我认为我们第一点可能突破了。下一步我们想做一个平台,想做的更大一点,因为只做猎头我觉得是有限的,但是我又不想去做别的行业,也许你做别的行业可能会面临更多的竞争对手。

主持人何菲:那请问您最终想向我们投资人问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

提问:我们现在想做一个整合各个人才网站的网站,大家觉得我这样做是不是有意义?

主持人何菲:你想问谁?

提问:问刘二海先生。

刘二海:你问我倒也行,因为我们也确实投了智联招聘。你刚才说这个事有很多人想做,但是也试图去做过,包括智联自己也从外边引进一个搜索引擎,当年我记得不错的话,有一个搜索引擎就专门针对搜索这一块。可是,这种我是觉得价值好象不是特别大,如果要是这事能做百度早就做了,也非常之容易,就人才排排序。百度前一段时间做了一件事情,在地铁里打广告,又追加一个亿投资,有几个人都是从智联招聘出去的。我是觉得简单的搜索不是很难,因为人找工作还是很严肃的一件事情,不是简单,就目前集中度很高,就是这三大网站,从51job,到智联招聘,基本上到里面看看就行可能需要一两遍,不能简单说做一个搜索。

提问:我们猎头在工作的过程中小一点的网站,专业网站,能源人才网,光伏人员网,我们觉得就很麻烦,要注册,要登记,我们能不能把这些东西整合到一起让更多顾问更方便的找人才,这样一个意思?

刘二海:这个事简单搜索比较难,你想把不同网站聚合起来,或者有更新的一些增值,我顺便多说一句,你这个企业要想干的事一定是创造价值。无外乎是两种,本身行业比较轻松,在行业里拥有地位,你排名属一属二,那就一定有价值。第二在产业当中因为你的存在,能挤出空间,你有存在很强烈的价值,让别人愿意付钱给你。这种时候如果只是简单做一点事一般比较难,一定说做了一些给客户有新的,更多,比较大增值的东西,要创造价值,否则你很难简单搜索一下,就做的很好赚了很多钱,不太现实。

主持人何菲:我刚才理解刘总的意思,不仅是结合大家的意见,创业不仅要知道用户想要什么,同时也要知道用户不想要什么,比如搜索这个事情也还是重视私密性,还有哪位朋友想提问?

提问:我想问一下台上嘉宾对无线视频领域和微电影,您认为有没有一些新的发展空间和机会?

万浩基:我先回答一下,我们是在无线互联网投资不少。我觉得首先先讲一下不要把它是否微电影或者什么,无线里面我们先问自己视频有没有的做。这个东西其实我们心目中也一直在研究,我们也看过很多的基于微博上面信频,或者各种各样的无线视频公司。今天我自己判断还是非常难,其中个原因,在手机里面还是一个碎片时间为主的工具,在加上今天在里面还有很多事情,我们今天还没能够解决,其中一个是电能的问题,其中一个是流量的问题,在这两个东西没有大规模解决的时候之前,你要在手机里面去做各种各样跟视频有关的东西,不是不能,你的玩法变成一个非常非常小规模的东西。

在我们去选择去找投资的时候,我们当然是希望未来这件事情是能够做的非常普及化,大众的人都能够去用,这种事情是不是存在,我相信未来是有可能的。可是,在一个投资的时间点里面来去判断,我觉得今天可能有点太早。

主持人何菲:还有上游内容资源,最好是短视频,陈总谈一谈。

陈大同:我非常赞成刚才这个观点,从视频和微电影,我觉得在手机上一定会流行的,现在在美国3G网络上非常流行。美国iPhone每个月平均人的流量大概是几个G,跟当初相比多了一千倍。确实在目前中国现实情况之下,最大的实际上是网络,无线网络整个带宽跟各方面成本是有线网络的几百倍,不可能从各方面运营商从这方面提供那么大的流量,让你免费,你看部电影钱是交不起的。但是这些问题有许多做硬件,做活动的人正在考虑这件事,在几年之前一定会解决,对iPhone或者其他方案去解决这个事情。

但是,几年之后我们怎么解决,很难说。所以,现在要马上做,不把时间点看准了,很可能会成为先烈。

刘二海:我想提供你一个思维角度。当我们现在一般谈我是做无线的,我是做无线互联网的,我们会看到有这么一个看法。那是一个类似于云服务的东西,现在很多东西变成服务的时候会成为个云服务,既然是云服务,就可以用PC,可以用pad,也可以用手机,都可以。如果是这样一件事情,马上一个问题,这是手机所独有的吗?如果不是独有的,是不是北方一样很容易去做呢,马上两个例子,我觉得这个判断还是非常清楚的。一个是搜索,你现在稍微回忆一下就可以看到,当年手机搜索是有EP公司出来的,今天你再回顾一下有哪个手机搜索做的不错,国内你看看搜索有没有,手机发展越快做手机的人越糟糕,做手机搜索越糟糕,因为他进来太容易了,你就很难受。

第二个即时通讯,手机上P卡发展也非常红火,又遇到腾讯大哥,马上杀过来之后,基本上只能给MSN做代工了,这是最典型的两个例子。如果不是手机独有的东西,手机功能越发展,别人进来越容易,你这个事还真得想一想。比如刚才你说视频和电影,假如视频和电影也是一个普通的东西,优酷,土豆一堆都拿这么多钱进来,你也做这玩意基本上比较难。你做了一个手机拍照的东西,可能利用手机某一特点,又能很好的过滤到大家不希望看到的东西,政府还比较喜欢,有可能也能有生存,我给你提供一个思维方式,这个确实还是挺重要的,对于早期判断。

周炜:我觉得不光手机,pad不是手机确实也非常好,我觉得未来移动应用不光在手机,抓住他的特点随时随地。刚才刘总讲了碎片化时间,随时都可以利用,而且是碎片化的,位置代表可以做很多PC的事。所以,这点上来说,抓住这两个特点在无线领域创业会更好一些。如果你完全用物联网的思维在手机上复制互联网的东西,他没有太大的特性让你在里面脱颖而出。

提问:我们公司是做信息,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创意,想把这块做成一个社交的,做成更便捷的平台。但是在做的过程中我们就发现一个问题,在做网站客户体验这一块如何去平衡,可能我们前期过多的考虑客户体验是如何如何,后续又会面临怎么盈利,尤其是年轻人一开始创业的时候,既要照顾好比较好的创意,又要照顾到公司的现状。

周炜:我觉得很具体的问题,我们很难进行很细的回答。我只能说当前市场上最稀缺的是项目,钱满大街都是。

主持人何菲:您是说你好好创意,钱不缺,不差钱。

周炜:从早期无线互联网,如果你的项目真的很好的话,第一你不用太早考虑这个问题,但是,你现在应该强调你如果真的需要资金来维持你,支持你的成长,你要考虑你怎么获得,作为一个创业者怎么获得需要的资源进行拓展。市场钱真的很多,我们现在打破头,如果你项目真的不错就能融到资,如果你融不到资就需要考虑一下是你表达的问题,还是什么问题。

现在大家都在看社交网络这个电影,我觉得我们非常认同这个观点。尽管今天冬天快来了,钱仍然很多。

陈大同:这是一个典型创业家所关注的问题,对于任何一个小公司,你自己的钱一般是很难让你一项产品就有收入,养活自己的。所以,就类似跟打仗一样需要判断,你不光是一个指挥员,我有多么创意,我这个创意目前手头有的钱是多少,我这个创意要做出来,做到某个水平,需要请多少人,花多少钱,做多长时间,我目前资源够不够。

还有一条非常重要,如果技术创新有的话,他不但要求你用目前钱,目前能找来的钱要做到样品,用样品这么一个东西,你就可以去说服下游的投资者,你要进行判断,我做到什么程度下游投资者就能愿意给我进行投资了。对于互联网这方面,那也很简单,你不能光重视用户体验,用户体验一定要带来一些流量,能说明问题,带来你商业模式的一种数据。流量,或者一些数据,靠这些东西你要进行判断,够不够吸引下轮,像周炜他们来给你进行投资,这是整个排兵布阵的事,是一个指挥官必须要有的能力。

马迪:很多创业家碰到这个问题,政府的资源你要充分利用,全国地方你做每一个产业,产业,政府支持重点不一样,会偏向这个方面,是不是有机会利用政府的资源讲到,达到投资人进来的阶段,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苏州工业园区政府做了很多工作,前期进入之前做了很多铺垫,也进对其他周边很多资源进行配置。当然,还是有很多资源资金进行扶持企业的发展,这很重要,你不能光埋头开发,这部分资源要充分利用。

陈大同:在中国特别是技术创新,这种时候在有些地方政府实际上是起到了一个天使投资人引导作用。我们看过许多公司,最多靠政府给孵化出来,接上后面VC的钱。

主持人何菲:其实关于这个话题,我突然想到之前熊总也提到关健词长期,他也会有自己的看法,对这个创业者有什么样的答案?

熊伟铭:刚才我们的观点都比较一般性,落实到哪个项目上,比如一个企业只头了一半,仍然有一半项目没有拿到投资。我们只能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讲,没有办法寄托给完全找到投资者,没有找到投资者你是具有示范,当你找到投资者的时候,这才轮到我们台上说的长期,耐心,理解等等。所以,创业是非常现实,不是一个阳春白雪,尤其在你真正有20个员工,我照样进来怎么办,我差供应商几万,现在怎么办呢,不着急赢利,如果你跟你员工商量好也可以,取决于你自己愿意承受,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压力,然后在说我的项目,用户,一旦你已经很成熟,你现在资金上已经比较稳定了,你在选择我到底是要立刻赚钱,还是继续扩大我的用户水平,这也是一个选择,在这之前恐怕也不是一个选择。

主持人何菲:非常感谢各位投资人和园区代表非常务实的点评,我们现在先以掌声感谢他们刚才对几位创业者的回答。我发现大家其实还是意犹未尽,只是因为时间关系我们论坛到此就要结束了。非常感谢各位来到我们现场,我相信投资人的嗅觉,决策都将影响到我们未来,一旦资本跟公司邂逅,一切就发生了。

主持人胡明沛:这场论坛说了比较多的真心话,第二,说实话真的比未来学家还关注未来的就是我们的投资人,第三句话投资人和创业者共同让未来尽快的变为现实。再次感谢各位,我们这个会场3场论坛都结束了。

相关专题:

2011年经理世界年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ames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