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Facebook过度依赖症:应用程序商们尝试逃离

2011年12月29日09:40第一财经周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寄生在这个全球最大社交网络上的应用程序商们患上了“Facebook过度依赖症”,Zynga们正开始尝试逃离。

“如果未来我们不能与Facebook维持良好的关系,我们的业务会遭受重创。”这是Zynga招股书中有关商业风险的第一句话,它揭示了这家社交游戏公司与Facebook之间复杂而危险的关系。

市场确实没有过度追捧所谓的“Facebook效应”。2011年12月16日,Zynga IPO几分钟之后就跌破了发行价。

一些人认为它们之间是不可持续的。几天前,在旧金山举行的Zynga上市投资路演午餐会上,关于这家依靠Facebook取得成功的社交游戏公司如何摆脱对Facebook的依赖成了所有人拷问的焦点。“无论任何情形,你对某一家公司存在如此的依赖,外界都会很担心。”投资公司AlphaOne Capital Partners首席投资官丹·尼尔斯(Dan Niles)说。

Zynga95%以上的收入都来自玩家通过Facebook购买付费道具,它对Facebook确实产生了过度依赖症。

现在,每个月都使用Facebook的用户在这个地球上超过8亿,每天登录的人超过5亿。2011年Facebook预计将创造40亿美元的广告收入—不包括更多来自社交游戏玩家的现金。尽管这不到苹果和Google一个季度的收入,但Facebook只雇佣了3000名员工,相当于Google的十分之一。Facebook准备在2012年第二季度公开上市。届时它有望募集到100亿美元资金,市值将超过1000亿美元。

这就是人们热衷于讨论的“Facebook效应”—它也包含了Facebook与Zynga们的“危险关系”。

对8亿用户、200多万广告主、数十万的开发者与合作伙伴而言,Facebook效应将无孔不入。Facebook越来越接近人们使用互联网的公共设施了:至少在北美,几乎所有企业都把自己在Facebook上的页面印在名片和广告上,你可以用自己的Facebook帐号订票、订餐、发起和参加活动以及登录购买礼物的第三方网站。在其它的网站上,通常在你完成了一项购买或活动之后,它们都提示你通过插件分享到Facebook上,让朋友们知道你干了些什么。

在美国,这让人们的Facebook ID变成了仅次于驾照号码和社会安全号的身份识别信息。而它的运营者并非政府和公共机构,而是一家估值接近1000亿美元的“蓝筹股”科技公司。

一些用户、社会学家和激进的人权活动家因此表达了对Facebook的不安,对Facebook对个人隐私威胁的忧虑也接踵而至。《Facebook效应》一书的作者大卫·科克帕特里克(David Kikpatrick)认为:Facebook有75%的可能性成为一个数据海盗,盗用用户的信息而并非保护它们。如果想避免这些发生,Facebook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COO雪莉·桑迪伯格(Shirley Sandberg)必须保持人性、开放和透明,以保有影响力和被寄予的信任,但这几乎超出了任何个人的能力范围。

至少,科克帕特里克认为扎克伯格目前做得还不错。“如果Facebook真的成了邪恶的独裁者,它的用户会抗议和离开,它没有什么机会变得邪恶。”科克帕特里克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除了“邪恶的独裁者”这个最坏的选择之外,Facebook可能正在变成另一个令人担忧的样子。

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迪伯格在接受知名主持人查利·罗斯(Charlie Rose)访问的时候描绘Facebook的愿景是:“从群体的智慧到朋友间的智慧”(From wisdom of crowds to wisdom of friends)。

可现在的情形是,“朋友的智慧”更多建构在大型品牌的利益上。

2011年9月23日,在Facebook一年一度的F8开发者大会上,Facebook公布了一系列的合作伙伴。其中包括美国最大的在线电影和流媒体节目点播商Netflix,以及欧洲的在线音乐点播服务商Spotify。10月11日,Facebook宣布与沃尔玛合作。两天后,在eBay和PayPal举行的XCommerce峰会上,Facebook又公布了与电子商务平台eBay和支付工具PayPal的战略合作。

Facebook与这些大型品牌的利益绑在了一起:Facebook用户可以看到朋友在Netflix上点播和观看过的节目,只要点击就可以在Facebook上观看。

而它们共同的收获是对用户的电影观看品味、偏好和行动数据的收集和分析,这有利于Facebook和Netflix共同的广告商。同样地,用户可以直接在Facebook的页面上发现自己的好友正在收听小甜甜布兰妮的新歌,然后直接点击收听它。如果你不想暴露自己的音乐品味给所有人的话,也可以选择只分享给有限的几个朋友—它要求用户使用这项服务的时候用Facebook帐号登录Spotify。

而Netflix试图保证自己用户数据的完整性:“我们不用Facebook帐号登录Netflix服务。”该公司公共事务总监里斯·埃夫斯(Joris Evers)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但它创造了一种方式,让你通过电视和在线电影与朋友们交往,这变得有趣多了。”他拒绝透露是否会与其它社交网站(比如Twitter)启动同样的合作。

沃尔玛在Facebook推出My Local Walmart网页,允许约900万Facebook用户客户基于地理位置了解他们所在街区分店的商业信息,并把它们分享给Facebook好友。电子商务平台eBay将用户选择与购买商品的过程与Facebook的社交图谱(Social Graph)整合,让用户不但能分享产品,而且能直接在Facebook促生一笔新的交易。PayPal让Facebook变成了一个好友之间的支付工具,它还推出了类似Facebook Connect的PayPal Access应用,让人们通过PayPal账户在不同平台上完成支付。

“你们不需要‘喜欢’一部电影,但能够‘观看’这部电影。农民可以‘吃’一顿饭,‘徒步’一段小路,‘听’一首歌曲,用社交连接任何事物,用你们想要的方式,”扎克伯格如此阐释Facebook的变化,“我们将为Facebook加上动词。”

当然,这些“动作”还包括买一件商品,付一笔钱。它对Facebook的意义不言而喻:对广告主而言,了解用户正在做些什么比捕捉用户口味更加重要—用户的阅读习惯、音乐品味、电视收视偏好、假期购买礼物计划已成为Facebook的广告工具。

更重要的是,它让人们与网络相关的任何动作和行为都离不开Facebook。Facebook将不再是一种虚拟的生活,而直接延伸到现实生活的每个细节。它是公共设施,掌握着你的一切信息和数据。

这决定了它必然要拥抱那些掌控着人们生活的品牌—它们是最重要的利益同谋。目前Netflix CEO哈斯廷斯是Facebook的董事会成员,而Facebook负责移动平台营销的高管凯蒂·米蒂克(Katie Mitic)也在宣布与eBay和PayPal合作的两周前进入了eBay的董事会。

某种程度上,“朋友之间的智慧”只是大品牌之间利益共谋的附属品。而另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当Facebook成为“大公司同盟”的时候,那些中小应用程序开发者和依赖于Facebook的社交游戏公司就成了牺牲品。

“很显然Facebook希望别人把它当作主流平台,而不是一个游戏工具。”社交游戏开发商Rockyou技术总监艾伦(Alan Shang)对《第一财经周刊》说。这导致社交游戏开发商在Facebook平台上的重要性被大大降低了。

“在Facebook上运营一款游戏,成本的增长难以想象,”社交游戏公司Funzio的联合创始人兼CEO肯尼斯·邱(Kenneth Chiu)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它不是因为用户多了需要添加服务器,而是在Facebook上的游戏营销和推广的成本越来越高。”

Kenneth曾在Zynga担任高层管理职位,Funzio 公司2010年曾在Facebook平台上推出一款社交游戏《犯罪城市》(Crime City),但这款游戏真正大获成功是在2011年登陆苹果App Store之后。Kenneth认为,苹果App Store可以作为“下一代社交游戏”的首选平台。

社交游戏公司Zynga通过巨额的宣传费用来推广自己的产品,仅《Farm Ville》一款游戏的营销成本就高达百万美元,这对大多数社交游戏开发者来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Facebook对推广游戏的限制也越来越复杂,比如在对方没有开始玩一款游戏的情况下,不能主动向好友推送和介绍这款游戏。Facebook认为这会干扰用户的体验,但这对社交游戏开发者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而Facebook Credits的“强制性”应用也让社交游戏公司变成了Facebook的提款机。2011年7月起,Facebook开始要求在Facebook平台上运营的所有社交游戏公司使用Facebook Credits—这是一种虚拟货币,用户用现金购买虚拟货币,再拿虚拟货币置换社交游戏中的道具和付费环节。过去的虚拟货币供应商最多收取10%的收入,而采用了Facebook Credits之后,Facebook会抽走其中30%的游戏收入。

“我认为这个东西就是社交游戏税(Game Tax)。”社交游戏开发商Kabam的创始人兼CEO 凯文·周(Kevin Chou)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他带领的Kabam启动了另一个“逃离Facebook”的方式—Kabam已经有4款社交游戏在Google新推出的社交平台—Google+上运营,其中一款《The Godfather》独家授予了Google+平台。凯文称这款游戏在Google+上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但并未透露具体的玩家数量。此前,Kabam获得了来自Google旗下风险投资机构Google Ventures领投的数千万美元投资。

与大多数简单易上手型社交游戏不同,Kabam游戏具备相对复杂的剧情、画面效果和游戏技巧。“我们不希望我们的游戏是那种不需要一点技巧就可以玩的游戏,同样我们之前在Facebook的成功也不是因为它的社交网络,而是游戏本身,”凯文说。他认为Google+的“Circle”(圈子)功能很适合Kabam游戏里的团队任务,也便于游戏本身的推广。

“我们认为应该保持几个社交平台对游戏开发者的竞争局面。”凯文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而对大多数社交游戏公司来说,Facebook目前仍然是唯一被依赖的平台。当然,这导致大部分社交游戏也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在2011年初旧金山召开的GDC2011游戏开发者会议上,就有开发者抱怨“Facebook好像已经完全控制了社交网络游戏市场,而且它拥有的权力就已经能够控制所有游戏开发者们了,这让大家逐渐失去各自的本色和特点。”硅谷著名的游戏设计师和社交游戏创业公司Loot Drop的CEO 约翰·罗梅罗(John Romero) 也抱怨说:“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人们一上来就说,我们为Facebook开发一个游戏吧!”

即便是Zynga也在寻求Facebook之外的路径。它今年已经把一些资源迁移到了Google+和苹果iOS上;还与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QQ空间合作推出中国版的社交游戏《星佳城市》,甚至发布了代号为Project Z的独立的网页平台,试图创造摆脱Facebook环境的游戏体验,但用户仍只能通过Facebook帐号登录这个网页进行游戏。

这只是漫漫征途的开始,因为Facebook与Zynga的捆绑是双向的:一方面Facebook要求Zynga将一些游戏独家授权给自己的平台,另一方面也与Zynga签订协议,承诺与Zynga分享广告收入,并帮助Zynga达到活跃用户目标。而这些协议的内容都是其它社交游戏开发商无从享受的。

尽管Facebook已经不再愿意把社交游戏当作自己的标签,但显然Zynga是它仍然需要扶持的对象—它从中赚到了太多的钱,而且游戏仍然是Facebook一项主要的收入来源。

社交游戏公司Digital Chocolate的CEO 特里普·霍金斯(Trip Hawkins)在2011年7月于西雅图举行的2011GamesBeat大会上说:平台所有者就像是封建领主。他表示设定增长目标的行为实在丑陋,且有违公平性原则。

其实对这些游戏开发者来说,Zynga的角色就相当于中小应用程序开发者眼中的沃尔玛、eBay和Netflix—公平的游戏总是很难彻底降临到其它的中小开发者头上。

尽管在F8大会上,扎克伯格罗列了数十个涉及音乐、电影、电子商务、信息服务和地理位置应用的合作伙伴,但它们中的大部分都默默无闻。Wishlist是Facebook官方推荐的一款第三方应用程序—它让用户可以提交自己的理想或者愿望,然后得到社交图谱中的好友的反馈与互动,甚至帮助实现愿望—比如寻找到某一问题的答案或赠送一副你想要的球拍。但它的创始人阿梅里特·里士满(Amrit Richmond)也表示Facebook并非唯一适合的合作平台,它并没有提供太多的注意力和资源。Wishlist目前与Twitter也进行着类似的合作。

Facebook对应用程序的界定十分模糊。“我们并没有打算搞个应用商店。”Facebook首席技术官Bret Taylo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表示,“人们在Facebook发现应用的主要途径是通过他们的朋友。”而这也意味着:一款不知名的第三方应用在Facebook上获得重视的成本和代价同样高昂。

这已经引起竞争者的注意。一位硅谷风险投资人对《第一财经周刊》透露:他2009年见到Twitter CEO迪克·科斯特罗(Dick Costolo)的时候,他对那些围绕Twitter提供视频、讯息和内容开发的第三方团队反应冷淡。2010年Twitter收购了一家提供同时向Twitter、Facebook和其它平台发布内容的第三方工具服务商TweetDeck。但到了2011年,他明显感觉到Twitter开始更欢迎第三方开发者,尤其是那些来自Facebook的开发者。目前,来自非Twitter官方客户端的Tweets发布量已接近50%。

更多的平台正在成为独特的社交工具—比如Instagram和Path。前者是一个完全以影像为主题和语言的iPhone社交工具,拥有超过1300万的用户。人们通过Instagram分享照片的社交习惯与把它们贴在Facebook上完全不同(详见本刊2011年43期《简单、灵感:他们很high》);后者颇为类似一个手机版的Facebook,有一些针对移动用户的特殊设计,是个相对私密的用户社交网络—它的创始人戴夫·莫林(Dave Morin)是Facebook最早期的平台工程师之一,当然,Facebook也很快要发布新的手机平台了。

当Facebook逐渐变成一个建立在万维网上的共和国(谢天谢地,它现在还不是一个帝国)的时候,它一定不再是一个开发者和游戏者的乌托邦。如果你不喜欢它的话,可以离开它。幸运的是,你还有这个选择和机会。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ames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