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互联网报道 > 互联网新闻 > 正文

古永锵:视频网站实现“导演梦”

2012年01月06日11:46外滩画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喝杯普洱,安静地聊会天

  有门槛才有潜力

  古:亚东再提点意见吧,可以尖锐一点。比如我们在宣传上是不是可以加大一点力度?

  张:我对优酷已经非常满意了。有的问题可能没办法解决,中国拍电影还有审查呢,更别提优酷上的各种视频了。对我们两个来说,已经非常棒的。

  古:说到这个也挺有意思。你说审批也好,内容题材的尺度也好,网络你觉得够开放吗?或者说我们够开放吗?行业够开放吗?一般的电影需要先审后发,但网络靠的是自律。我们希望是可以同步发展,肯定不会做非法的,也不会考虑低俗的东西,也不可以太限制创意方面的表述。

  张:对创作者来说,什么样的东西可以做,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可能需要更大胆一点。在我看来,大多数的网民还是需要怀怀旧,给他一些温暖的东西,有些人觉得生活已经这么累这么辛苦,每个人对电影的要求是不同的。难度就是你在互联网做的时候,会难以适从,因为太多要求。

  古:对,甚至我听说有时候在不同时代,电影要迎合当时的经济状态。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的会大受欢迎。

  张:是啊,比如说要流行拍怀旧很温暖的,正好一个导演不爱怀旧,他对过去不感兴趣,那他怎么办?我对优酷这么大一个视频网站是有所期待的。我希望它有一些探索性,比如应该完全和点击没关系。只要你够有才华表达出不同的东西,你就可以往上放。

  古: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可以走两个不同的纬度,比如商业片和纯文艺片。

  张:你看我也是优酷的用户,但我从来不留言,我都是潜水去看,但不说话。当你选择一些有趣有意思的东西,国外给你创造力的可能性比较多。那是我有兴趣的部分,在中国就比较少。欣赏评书的人比较少,大家都是说相声,追求搞笑。大家都这样的做,对其他的小众的东西就比较压制。我希望在互联网,可能的话应该给那些真正有想法有创意的人一个平台。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定商业,或者一定纯粹。这样没准可以做一个很不错的东西,有创造力的东西。我一直想,有机会的话能做一个五分钟的系列,每个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没创意别来,我想把大家这些智慧都拿出来。

  古:很好啊。

  张:有的人问我,亚东你为什么不能体会大众的心情。我觉得我为什么要体会啊?我也是大众里的一员,我又不是小众,我体会我自己就可以了。我需要这样的东西,那其他人可能也需要。

  古:一个是大众化的路线,一个是创新型的路线。两个都可以做。拿美国举例吧,中国的视频网站在开始的时候有些不同。我们起家的时候是和电视台合作,为什么这么做呢?2006年我们开始的时候,美国youtube等视频网站,你想找什么题材,里面的创意视频到处都是。但不要忘了,我们的历史环境、教育环境、社会环境都不一样。1985年起我就在美国念书,当时有一档节目叫“美国幽默家庭录像”已经很红了。DV在美国已经是三五十年的事了。我们创办的时候,DV在中国的普及率很低,现在终端越来越多,手机、平板能拍摄的东西越来越多,但是历史太短了。所以我们开战的时候如果只靠用户上传的东西,是不够的。如果没有这种领先的文化和历史,我们有责任去推动这个的发展。比如你刚刚提的意见,我们确实可以走得更远一点,更大胆一点,跳出这个框框。

  古:上周末我们做一个文化产业论坛,坐下来的都是各个领域的老总,大家在聊要做到中国的好莱坞,瓶颈在哪里,各个方面都存在。比如现在在中国要找一个好的编剧,就很难。现在很多很火的电视剧,都是网络小说出来的。互联网可以把很多原创的力量培养和释放出来。音乐略好一点,但做到好的音乐也是有难度的。音乐的制作和发行成本,需要多少钱?

  张:音乐的成本其实很少的,远远不如电影和电视剧。

  古:市场在扩大,自然开始良性循环了,从用户的关注,模式的探索角度,我们都在努力,一些广告主也对我们做的东西感兴趣。“优酷出品”在行业里现在也有很好的口碑,比如我们去看电影,有时候不知道究竟是看电影,还是看植入广告。但拍视频剧,我们有限定,不要太多的商业元素进来。新媒体广告的探索,很多是意识形态上,是思想理念上的互动。广告主的加入,会帮助这个行业的发展。

  我们聊了很多门槛的东西,但我觉得有门槛就代表它有潜力,如果没有门槛,谁都做了,证明这个市场已经成熟了。所以我们的机遇其实是在路上,只有不如美国这么发达的时候,才有更多可能性。

  美好的世界末日

  古:我中学的时候自己写过话剧,演过话剧,兴趣很大,虽然后来发现自己这方面的天分不够,但是还是很感兴趣。我记得我那时看斯蒂文?斯皮尔伯格的电影《ET外星人》,感触特别深,觉得这个电影导演太牛太伟大了,可以有这么大的想象力,还可以极致地表现出来,实在是偶像。

  张:真的,电影真的是很伟大。每个人都可以热爱电影,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导演。就像每个人看书,不可能每个人都是作家。

  古:对,这些人都有他的天分所在。

  张:能拿大奖的片子可能票房不一定好。有些东西就是精英文化,有些东西就是大众化。对于创作者来说,也是应该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如果这两个界限你会混乱,会影响你真正想做什么东西。

  古:想起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2010年的奥斯卡,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与凯瑟琳?毕格罗的《拆弹部队》竞争,他们本来是夫妻嘛,最后《拆弹部队》赢了。其实《拆弹部队》的票房并不好,《阿凡达》的票房好多了。这就是两个不同的纬度,很少有作品可以做到两者兼顾。你印象里有没有这样的作品?

  张:确实好像很少,有很多伟大的作品,很难拿到很好地票房,但它们存在一种感动人心的力量。

  古:美好的2012年要来了,这是一个反差,大家都说2012是世界末日,我们偏偏要觉得美好,要反着干。

  张:我觉得非常棒,人们都在说世界末日,但我觉得你不会看见世界末日的,因为人实在是没资格看到世界末日的,我认为你要看见,你是幸运的。大家都想多了。

  古:哈哈,这个有想法。不是之前还说2000年是世界末日么,也没有到嘛。其实能够参与世界末日,可能是一种美好。顺便要投诉一下北京的天气,实在是太差了,奥运过后就越来越差。我本来已经觉得北京的便利已经慢慢接近上海了,但现在看来不行,但文化环境还是北京好。

  张:一个好的空气太重要了。你往北京外开两个小时,就跟阿富汗一样。我有天出门,一闻那空气就像着完火一样。我前段时间出国,去南非,我太喜欢那个了,空气好,开普敦的风太棒了,那里的人管风叫“开普敦医生”,意思是说它会把你身上的病都吹走。

  古:我特别喜欢南非。我2005年去过,觉得特别棒,那段时间正好是我从搜狐辞职出来,去做优酷之前,我闭关了很长时间。那时,我在3个多月走了9个国家,基本都是南半球,最喜欢南非,当然秘鲁也很棒!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am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