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IT报道 > IT新闻 > 正文

爱国者冯军与曲敬东: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2年02月17日15:46中国企业家马钺我要评论(0)
字号:T|T

职业经理人与民企老板之间的交恶被微博放大,是玩笑,是操守还是以错止错?

爱国者冯军与曲敬东: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 | 本刊记者 马钺 编辑 | 吴金勇

【《中国企业家》】进入冯军(微博)的办公室,就像进入了冯军的身体内部。

这个房间里有三样东西格外引人注目。一是,主人和领袖名流们的合影—当摄影记者让冯军摆Pose时,他特意把原本放在远处的与总理的两张合影挪到了自己身边,以便镜头能够拍到。

二是,茶几上的一副国际象棋。在位于中关村的爱国者电子科技公司的总部里,西洋棋子们似乎集体穿越到了中国秦代:卒子被做成了姿态各异的兵马俑,王的原型显然是秦始皇,后霓裳挽髻,车变成了箭楼,最搞笑的是,棋盘上多了四个来自于中国象棋的炮—“国际象棋加炮”,这是冯军“发明”的一种新的棋类运动,不过流传范围不广,会下的基本就是爱国者内部人士。据一位爱国者员工透露,和冯军关系不错的棋后谢军曾经下过几次,战绩不佳;冯军根据这种新游戏总结出了一套管理理论,将其奉为治理公司的圭臬。“爱国者进军国际,不用西方的管理理论,这套‘国际象棋加炮’就够了。”

另一样醒目的东西,是冯军的电脑。和大多数老板不同,冯军的大班椅摆在桌子前面,电脑显示屏面对着来访者,打开的界面是冯军的微博,微博上显示的粉丝数字为2780460,微博数为3641—这两组数字还在持续上升中。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过程中,冯军好几次转身刷微博。据爱国者员工说,冯军特别重视微博,在一次公司内部会议上,他曾经因为员工不关注他的微博而大发脾气。

但冯军从微博中收获的并非只是不断上升的粉丝数,还有形象危机。1月6日,爱国者电子前总裁曲敬东连发两条微博,指名道姓地斥责自己的前老板:

“冯军,如果你真的懂得感恩,你的企业就不会个个亏损了,趁着你今天还有钱去骗老外,赶紧反省一下。”

“冯军,一个人如果没有道德底线和契约精神,在中国或许可以混水摸鱼,但在欧美,只有死路一条,你想清楚了吗?”

前下属的炮轰,让一向在微博中强调“感恩”的冯军陷入了空前尴尬的境地。

并非偶然。当传播手段一再被颠覆,当“冯军们”还在以行之有效数年的传统方式进行管理、作秀或者塑造形象时,他们今天的遭遇就已埋下伏笔。类似事件,事主当然可以从职业道德、企业形象乃至危机应对等角度反思,但是,局外人看到的只有口水,以及没有赢家的结局。

“玩笑”治理

不过,冯精心塑造的“爱国者”形象一向毁誉参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认为,冯军把“爱国”挂在嘴边,其实是一种迎合与煽动国人民族情绪的营销手段,而他宣称的“裸捐”则与陈光标一样,有“作秀”之嫌。此类行为让冯军博得眼球,也为他招致了愈加强烈的批评和质疑。2011年底,在一次论坛上,冯军提出中国企业走向国际“抱团论”,结果当即遭到了经济学家张维迎不留情面的教训,而曲敬东对前雇主道德底线和契约精神的质疑,则令冯军的公众形象面临崩塌的危险。

冯军向《中国企业家》解释,曲敬东的炮轰其实是一个“玩笑”。“老曲是我的好朋友,他说你发了这么多条微博都没人理你,中国媒体不宣传好东西只宣传负面的东西,他说这样吧,我骂你一次(你就出名了)。就这样,我俩打了一个赌。”冯军继而大发牢骚:“现在有点问题,中国流行骂文化,方舟子骂韩寒,大家全关注,方舟子要是夸韩寒,保准没人关心。我发了500多条感恩的微博没人理我,老曲说骂我一句,所有人都会关注我,果然。”

冯军的这种说法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事件的另一方曲敬东一直保持沉默,对本刊的采访要求屡屡谢绝。按照冯军的说法,曲敬东虽然离开了爱国者,但和爱国者仍然有业务往来,“曲总的兴趣是在金融、融资方面,他目前就职鑫根资本,还是我介绍他过去的,现在帮我们做资本运营。爱国者的并购业务呀什么的,还是老曲在负责。”同样,曲敬东没有对这一说法作出回应。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首都经贸大学教授蒋泽中指出,这种职业经理人与老板公开撕破脸的情况比较少见。曲敬东微博言辞激烈的程度,近来只有陈晓与国美(微博)之间的控制权之争可堪比拟。也许是巧合,国美诉陈晓案也在春节前开庭。这两场经理人和老板之间的“战争”,让职业经理人和老板之间的关系这个老话题一时间重新流行起来,成为商界的新谈资。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副院长吕本富(微博)指出,如果冯军应当从这场风波中吸取什么教训的话,那就是停止树立自己道德英雄的公共形象。微博时代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祛魅时代,企业家把自己置于道德的制高点上,看上去风光无限,其实高处不胜寒。别说冯军,一向标榜自己“扶助弱势群体就业”的马云(微博),去年遭到淘宝小卖家群起而攻之,根本原因就是之前姿态摆得太高。

以错止错

“曲敬东很少在微博上作秀,所以公众舆论对他没有反感,很少看到对他的批评。而冯军作秀太多了,引起了公众的反感。”吕本富对本刊记者说,“孔子曾说:‘德不孤,必有邻。’但你的德要是孤了,那就必然没有人愿意相信你了。当你德不足的时候,你就不要把自己形象包装得很高大,把自己搞得像个圣人一样。比尔·盖茨也没有把自己包装成圣人,他就本本分分做个商人,要把企业搞好不需要成为圣人,只要遵守法律就行。”

专访冯军之前,他能引起人们关注的商业智慧仍主要体现在消费“爱祖国、爱人民的情绪”上,不久前,他刚刚开除了一位在微博上发表对某地不满言论的爱国者员工。“在爱国者,不爱国,零容忍!”冯军说。

除了冯军和曲敬东之外,葛斌斌和陈天桥之间的争端也爆发于微博。吕本富认为,这可能并非偶然现象,而是新时代的新潮流。在微博时代,经理人和老板之间的关系更加复杂化,一旦引爆,很难弥合。

“在微博兴起之前,职业经理人和老板的争执一定不会成为公共事件。”吕本富说,曲敬东与冯军这种前外企经理人与民企老板的冲突,是个老话题,说了十几年,但以微博的形式表现出来,却是值得观察的新鲜事。过去有问题大家都在底下说,但微博成为个人信息平台后,矛盾往往就公开了,“不管是个人的私事件,还是企业内部的私事件,变成公共事件的界限在哪里?随着微博时代的到来,这个界限越来越难以界定了。比如王功权的私奔,本来应该是私事,结果发在微博上,就糊里糊涂变成公共空间的事件了。曲冯之争本来是企业内部的吵架,现在也变成公共事件了。”

虽然冯军的公众形象遭遇严重打击,但在一些业内专家看来,曲敬东也并非赢家。“这是一场双输的争吵,”吕本富说,“曲敬东在微博上发炮,不够冷静,他得到了什么呢?只是过了过嘴瘾。而冯军的形象破灭了,至少形象不那么光辉了。一地鸡毛而已,当然观众很高兴,看得很热闹。”

蒋泽中的态度更为犀利,他认为,作为职业经理人,曲敬东和陈晓的行为一样,都是不妥当的。“一个职业经理人,和所服务的企业分手之后,不能无缘无故的披露其负面信息。高管离任,和老板之间一般是有协议的。起码据媒体披露,陈晓是有封口费的。因为高管掌握了企业很多商业机密,公之于众很可能对企业产生负面影响,(陈晓和曲敬东)这样显然有违职业道德。”蒋泽中指出,虽然企业或者说前雇主有可能在某些方面做得有问题,但职业经理人不能以错止错。

“相恶恨晚”

纳兰词曰:“人生若只如初见”,用这句词来形容冯军和曲敬东的关系,虽然未免肉麻,却也说得上恰当。2010年曲敬东离开三星,加盟相对弱小的爱国者,未必不是抱着成就一番事业的志向。当初离开工作了10年的联想跳槽三星,曲敬东考虑了整整一年,而后来转投爱国者,他只用了一个月就下定了决心。刚刚履新爱国者电子总裁兼CEO时,有媒体问曲敬东:“你打算在爱国者做多久?”曲敬东给出的答案意气风发:“10年。我希望把自己未来的黄金十年都放在这个舞台上和爱国者一起发展。”

冯军当时何尝不是求贤若渴。在引入曲敬东后,冯军曾说:“我的历史任务完成了。我完全大撒把了。”爱国者电子刚成立时,一向爱出风头的冯军躲到幕后,将曲敬东推向前台。他把自己比作刘备,“刘备是论长得帅比不过关羽,论勇猛比不过张飞,论智谋不如诸葛亮,但是他负责盖平台,打平台。曲敬东加盟爱国者,对我是非常大的帮助。我们直接向国际公司学习经验、方法,为中国公司所用,这也算是一条创新之路吧。”但这样一对互相眼中君臣相知的典型,只维持了短短一年半时间。2011年5月,曲敬东升任公司副董事长,事实上被架空,7月,就传出了曲和其带来的班底相继离职的消息。

“问题就出在‘闪婚’上,”吕本富说,“经理人和老板合作,在邀请与下海之前,应当两个人谈得差不多了再结合。所有的问题,都是因为结合之前双方了解不足。”吕本富指出,“曲敬东去之前,应该理性思考自己能否适应爱国者冯军个人专制的公司文化;而冯军请曲敬东之前,应当仔细考虑自己能不能驾驭这位在IT业纵横20年的高管。这种高调结合,双方之前一定要先磨合,一定要考虑好。所以我觉得矛盾主要不在于后面,而在于前面。”

吕本富和蒋泽中都认为,从目前公开的情况来看,冯军和曲敬东结束合作,主要是因为曲敬东的业绩没能达到冯军的要求,尽管这要求可能并不合理,过于匆促。

“爱国者当时打算用两年时间上市,但这个目标曲敬东并没有实现。不到一年半时间,爱国者就把他架空了。”蒋泽中说,“咱们的民营企业很简单,经理人的业绩能达到目标我就留下你,不能做到就会被拿下。原来指着把你调来实现这个目标,不能实现怎么办?只能老板自己再上阵。这是一般规律。”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mking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