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创业人物 > 正文

航班管家王江:连长和他的兄弟连

2012年02月20日14:11南方都市报[微博]丁家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01年,他正式拉着几个兄弟创立岩浆数码,进入手机游戏领域。五年后,岩浆数码被华友世纪收购,王江进入华友世纪担任职业经理人,并于2008年萌生移民澳洲、退隐山林的念头。此后的故事,就像文章开头所描述的那样,正在继续进行着。

  如果说从手机游戏大踏步地跳跃到航班管家、酒店管家,在王江的身上还有什么过往的延续性,那么曾经身为岩浆数码天使投资人的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微博),和原本在与岩浆数码洽淡过并购事宜的经纬创投合伙人万浩基(曾在掌上灵通供职),相继成为航班管家A轮和B轮投资人,或许算得上是其中之一。

  知乎上关于“连长王江是谁?”的问题之下,有人称王江是“最独特的中国创业者之一”,不仅因为他特别大气,甚至愿意提携可能成为竞争对手的晚辈创业者,更因为其本身就是一名出色的产品经理,能将复杂的事情变成极简的产品草图(见后附酒店管家产品草图)。也有人为他冠以“O2O先行者”的称呼,继携程、去哪儿等基于PC互联网的酒店机票预订模式之后正在移动互联网上探索全新的O2O服务模式。

  而王江自己给出的答案是:曾看到一本书里说,每个男人身体里都有一个奔跑的小男孩,强烈同感之余,我身体里那个小男孩也充满了好奇心和探知欲。我妈从小就教育我,要学会与众不同!

  创业“兄弟连”

  尽管王江自称从未给自己正式贴过“天使投资人”的标签,至多算是个业余爱好者,但历数其天使投资过的案例,即便是在职业天使投资人中也算是成绩可圈可点。

  早年间,王江的第一个天使投资案例是UCWeb。此后,他又陆陆续续投资了由原来岩浆数码的另三位创始人新建的百玩公司、好友介绍完成投资的深白天地、他的亲弟弟王涛的创业项目围脖圈以及王兴(微博)在2010年创立的美团。

  在身边的这群被他天使投资过或和他一起创业的“兄弟连”眼中,与众不同也正是王江留给他们最深刻的印象。

  作为王江早年天使投资的案例之一,深白天地的CEO张光明告诉南都记者,这个“天使”除了钱之外,给予他最大的支持就是教他学会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

  “别人解决问题,总是试图让持有不同意见的几方各退一步,从而得出一个折中的解决方法,而王江喜欢多赢,他似乎总有办法让几方都不改变自己原来的想法,而通过引入一个新角色或是换一种新的思维方式来达到大家都满意的结果”。张光明如是说。

  另一个让张光明记忆深刻的细节,是继第一轮个人天使投资之后,王江还为深白天地带来了第二轮千万级天使投资,并出于对公司股权结构分配的考虑,放弃了跟投。“他并不是一个特别在乎股权,或是数字、金钱的人”,王江也曾向南都记者表示,因为对产品和看人更有感觉,在做天使投资时,自己还会再带上一个有财务经验的人给予参考意见。

  现在,将更多精力转移至航班管家和酒店管家的王江,尽管减少了其天使投资的频率,但生性风趣又好交朋友的他同时又发展了一批共同创业的“龟密”。

  他和“龟密”之一的易到用车网创始人周航会在大冬天的深夜跑到北京机场去了解11点后飞机落地的旅客等待出租车的情况,认为如果遇到的问题很大,则将是航班管家和易到用车很好的一次合作机会,即航班管家在获知了用户将于晚上11点后降落北京机场遇到等待出租车的问题,则会在用户登机前提示其是否需要易到用车的服务,并通过最快捷的流程完成预订。

  王江和周航一致认为,这正是在向着O2O的终极目标(即不是人找服务,而是服务找人)迈进的创新之一,同时在特定的使用场景下,原本被认为缺乏价格优势的产品也会因为其他对用户而言更迫切的需求而被接受,并由此向着更广泛的受众市场普及。

  或许正如周航所说,他和王江都是二次创业,在摆脱了“财务自由”的创业驱动之后,他们更渴望去探索创新的东西和能够改变行业及用户生活的东西。以此来概括连长王江和他身边的创业“兄弟连”,或许正是最恰当不过的。

  龟密说之1:他是我的“换位CEO”

  讲述者:周航

  易到用车网

  创始人、董事长

  第一次认识连长,大概是在去年的四五月。起初听红杉的朋友说起,他们投资了航班管家,而我本身也是航班管家的用户,当时模模糊糊地觉得两家公司似乎有一些可以合作的地方,于是就在微博上跟他们那儿的人联系了,去他们公司做了第一次交流。

  后来,两个人越聊越投机,我就发现,我们在工作上除了有很多可以合作的机会之外,也有很多可以互补的东西。比如,他在产品和细节上有非常好的感觉,能经常给我们提些很好的建议,而我在宏观上和账面上有一定的经验,也能帮他们的整个团队提升一些这方面的认识。后来,我们甚至有了一个“换位CEO”的合作,也就是说,他每周来我们公司做半天CEO,具体解决一些我们这边的问题,下一周我去他们公司做半天CEO,提高两家公司之间的交流和互动。

  之所以能和他成为“龟密”,最重要的一点可能是我们在价值观上一致。我们两个都是二次创业,更希望能做得纯粹一些,做一些创新的东西,而不是一看到某个商业机会就眼亮了。

  但在性格上,他更温和,更风趣一些,而我可能更犀利一些,激进一些。

  另一个共同点是,他在做航班管家和酒店管家之前并没有太多的行业经验,而我在做易到用车之前恰巧也不是干这一行的。所以,比起那些已经了解了很多行业规则的人来说,我们会更喜欢独立地观察、思考和判断,而不是人云亦云,直接从别人嘴里得到答案,或者请别人来帮我们做判断。当然,这并不代表着我们拒绝和行业内外的人交流,相反,恰恰是在广泛地交流之后,我们可以从别人那里听到反馈甚至是挑战,才能在回来之后做更深层的思考。

  印象最深的一次交流是几天前,我们聊起一些营销的思路。他提到,我们做O2O服务的公司,用户通过线上购买服务,然后在线下享用服务,我们营销的主战地不应该是在线下,而应该是在线上。这是因为,去年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包括我们在内,很多做O2O的团购公司或者是电商公司投了大量的线下广告。这种情况其实很奇怪,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吗?此外,去年很多电商公司会采用“满多少送多少”或者“满多少减多少”的促销手法,这也是越做越传统的思路,你到底是在为消费者提供什么样的价值呢?我们常常会为了一些短期的目的而忘记我们做这整件事的初心了,忘了我们从哪里出发,最终要去向哪里。所以,我们最后讨论的结果,还是希望更多地基于移动互联网,基于场景的驱动,基于用户的需求去做一些更有创新意义的营销。

  我很赞成他边创业边做些天使投资的做法,事实上我自己也是这么做的。要我说,我觉得国内应该更鼓励这种“天使投资”的文化,让毕了业的年轻人不会都想着要去考公务员,而是有条件去尝试一些更创新的事业,去实现他们关于创业的梦想。这样,整个社会才能不断地进步。

  龟密说之2

  “‘把两家公司合并成一家’是我最好的愿望”

  讲述者:全曼午

  点行移动生活社区联合创始人、原7天连锁酒店电子商务总监

  最开始就是在微博上认识(连长)的,有过一些交流,后来,终于在北京见面了,在他们公司楼下喝了一次咖啡。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一个高个大汉,特别有活力,但又出奇的温和。那个时候还不能算是龟密,只是在聊天的时候觉得彼此有一些对于互联网的观点、看法比较相近,广东话说就是“对口左口野”了嘛。比方说,我们都会认为,“不能泡妞的社交是在耍流氓”、“LBS最终的落点如果不是交易、服务,那么你‘LB’来干嘛?”等等。

  我们俩在性格和之前的经历上,其实差别蛮大的。他之前的从业经历要比我丰富得多,我虽然之前做过很多行业,但比较杂,而他是真正做成过很多件事情,我会去“玩”很多件事。

  那之所以(两个人)还能比较聊得来,可能跟年龄有关系。到了这个年纪,你不会再像第一次创业的那些年轻人一样遇到点什么事就好像特别着急或者特别抓狂,对于“如何让公司在你认为正确的道路上走下去”的方法,你基本上已经了然于心。因为你毕竟创过一次业或者说参与过一次创业的过程,你对怎样运作一个公司的各个方面的细节会更驾轻就熟。而且,你的人脉资源也不一样了,能够很容易地解决很多第一次创业的公司最头痛的招人问题。同时,在公司运营上,也能保证更小的犯错几率。这样一来,就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业务上面,去想更多创新的东西。犯错的几率越小,意味着你活下去的几率越大,这也是我们之前讨论“VC为什么喜欢连环创业者”的原因。

  或许也是因为这层“龟密”的关系,如果要说到点行社区和航班管家/酒店管家之间可能的合作,我最美好的一个想法(当然,这是指在不考虑实际操作难度的层面上说的)是能把两家公司合并成一家,因为我觉得我和连长就O2O这件事的终极目标是完全一致的。也就是说,不是让人去找服务,而是让服务去找人,彻底跨越搜索引擎的概念,而是你打开你的手机,它就知道你想要什么,这才是O2O的终极目标。所以,无论是他还是我,虽然可能采取的方式不太一样,但现在所做的事情都是先要了解“你”的信息,然后才能将你要的服务推送到你面前。

  至于他做天使投资那部分的事情,我倒是觉得那更像是他前一个阶段,也就是没有担任傲天汇金CEO之前的身份,因为在那之后,他基本上就很少投资项目了,毕竟一个人的精力还是有限的。现在这个阶段做的天使投资,更多地可能说还是身边的兄弟创业,其实人家也不是真的缺那几十万、一两百万,你也不像VC或者那些职业天使投资人一样把这件事看作是一门生意,而是大家作为兄弟出来“撑”你一下而已。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ois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