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创业人物 > 正文

猛犸创始人季逸超:互联网新人类

2012年03月01日08:49福布斯中文网胡媛我要评论(0)
字号:T|T

猛犸创始人季逸超:互联网新人类

猛犸创始人季逸超(腾讯科技配图)

为《福布斯》中文版拍摄照片是季逸超人生中第三次穿正装。在他记忆中,第一次穿别扭的西装、皮鞋是在成人礼上,第二次就是去年的“Macworld数字世界亚洲博览会”,那晚的颁奖礼上,这个不满20岁的年轻人体验了一回“穿正装走红毯”的感觉。

季逸超无疑是当晚的明星,凭借由他个人独立开发的适用于苹果iPhone手机的浏览器“猛犸4”,季逸超荣获了当晚最大奖——MacworldAsia2011Award特等奖。“竟然有这么公平的事儿!”季逸超说话方式带有90后特有的调侃与幽默。

在苹果应用商店(AppStore)中,“猛犸浏览器”系列是iPhone上个人开发的浏览器中下载量最大的产品,目前在全球有超过30万用户。最新的猛犸4代是季逸超历时4个月,从画图到编写代码独立完成的作品,看到首日销售数据时,季逸超说当时“太激动了,想到不用坐班,每天睡觉它都在那里卖”。此时,他还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少年。

以“程序员”自称的季逸超是个典型的技术宅男。他喜欢看动漫、玩游戏,逛技术论坛,订阅科技博客,他对IT界的前尘往事可以信手拈来,而对技术领域的新鲜事物和潮流,更是充满了好奇。因此,当还在读初中的季逸超幸运地在百事可乐的促销活动中得到一张“巨星演唱会”门票时,他毫不犹豫地卖掉它,转而买了一部苹果iPodTouch。

在季逸超看来,苹果将所有玩设备的人水平拉到了一个起跑线。他之前用过诺基亚手机,出于“程序员”的兴趣,也会逛逛塞班(Symbian,诺基亚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论坛,但那里已经自成体系,新人完全插不上话,只能“纯路过”;但苹果的论坛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因为是新鲜事物,大家都在一个起点,论坛讨论气氛热烈,“技术宅们”仿佛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蠢蠢欲动。季逸超很快加入了威锋网技术组,在那里他发现自己并不是年龄最小的,和他同龄的孩子有好几个。

在威锋网技术组,季逸超参与了一些基于苹果iPhone的应用开发工作,比如中文输入法等。季逸超感觉,苹果手机引爆的是一个技术潮流,而这重新激起了他作为程序员的一些梦想。

说起来,季逸超之所以会对计算机产生兴趣,有点误打误撞。那还是在小学二年级,由于季逸超英语口语好,被老师招进了北大附小机器人队。在小学期间,这支队伍在国内、国际的机器人大赛上“杀得对手片甲不留”,也就是从这里开始,季逸超对编程有了兴趣。但季逸超最狂妄的时候是在初二,他和两个同学组成一个小组,想要开发出比微软Windows更好的操作系统,“每个程序员的梦想都是做自己的操作系统嘛。”回想少年时,季逸超说日本漫画里有个说法叫“中二病”,果真如此。

但是,不要以为这三个小孩子只是空想,他们真的组成了一个小组,开始集体啃汇编语言,利用各种休息时间讨论,目前的操作系统有什么缺陷?Windows这种窗口式的图形界面形式就是最适合电脑的吗?这种讨论是严肃、认真的。直到现在,季逸超都觉得,正是那时的这些讨论,训练了他思考问题的方式。但是,也正是在这些讨论中,季逸超逐渐明白,自己的知识严重不足,他必须系统学习计算机以及软件知识。为了兴趣去学习,这是季逸超与目前大多数IT从业者的不同。

现在,季逸超已经没有了初二时的狂妄,他的理想更加现实。“我想做能让人更舒服、更方便地使用手机和电脑的产品。”而他的这个理想已经得到了天使投资的支持。徐小平领衔的真格基金联合红杉中国已经向季逸超提供了天使投资,这笔投资将用来创立一个以季逸超为主的实验室“PeakLabs”,以贝尔实验室和施乐为目标。徐小平认为,季逸超在技术上和产品上,绝对不比同龄时的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逊色。

徐小平对季逸超说:“做你能想到的最野的事。”现在,季逸超的“PeakLabs”正在组建中,他希望找到5-6名志同道合的伙伴,做一些理想中的互联网产品。徐小平也表示会投入其所有的经验和智慧,支持、保护、协助他走向未来。具体方式之一,就是定期送他去硅谷考察,确保他能与硅谷创新大潮同步冲浪。

与中国互联网领域那些60后、70后的创业者不同,90后的季逸超身上有很明显的代际特征。这些互联网新人类往往出身在较为富裕的家庭,他们不是为了写代码而写代码,而是因为兴趣所在,希望解决问题。他们追逐技术或者开发产品更多是因为理想,而不是简单的利益驱动。

徐小平正是看中了季逸超对技术的酷爱,及其开明父母的支持,父母宁可牺牲高考,也要保护他的技术和产品热情,这在中国家庭中,若不是绝无仅有,也是凤毛麟角。

季逸超的父亲是北大物理系的博士生导师,而他的妈妈是中关村一家IT公司高管。做研究的父亲和从商的母亲在各自的领域为季逸超言传身教。季逸超虽然年轻,但对商业世界,却有自己的理解,这得益于从商的母亲。比如如何挑选天使投资,季逸超并没有选择那些承诺金额最多的投资人,而是从是否认同他的理念、是否能够提供资源来考量。在与徐小平老师见面前,季逸超就知道,投资方肯定希望投资那些用户规模大而且可以批量售卖的项目,季逸超这样对徐小平说:“为何不干点别人没干过的事呢?”

对于互联网,季逸超有自己的思考。他认为好的产品是那种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的,而能满足每个人都有的需求就能形成平台。他开发的产品都是为了满足某种需求,而不是为了“炫技术”,不像有些产品,“虽然很有技术含量,但根本卖不动。”“猛犸”的设计思路就是简单、易操作,怎么样能够用一个手指操作手机,任何一个操作,一个手势都可以直达。“我其实就是将大家都需要的功能按照自己的思想做深做精。”

从需求出发,为解决问题寻找相应的技术方案,这或许与季逸超并不是IT科班出身有关。虽然他现在大学主修计算机,但他承认,选择这所大学的原因是因为“离家近,网速快”。所有关于计算机以及编程的知识,季逸超全部通过自学而来。

他良好的英文功底,让他可以同步浏览到最新的技术文档。“现在翻译的教材很多都是滞后的,已经远远赶不上技术发展的脚步。”这优势使得季逸超可以不被既有理论所束缚,“小时候根本不懂什么技术,就是从表面出发,从需求出发”,正是这种“自由意志”,让季逸超可以跳出固有的藩篱,天马行空,发现用户需要的那个点。

在开发猛犸浏览器前,季逸超已经开发过六七个苹果的APP。季逸超坚持做收费软件,在他看来,免费软件在页面上放置广告条的模式会影响到用户体验,因为页面上要增加一个广告条,就会影响设计软件之初的设想。而且,面向公开市场的产品不应该太原始,因为第一印象很重要,用户体验差不利于口碑传播。

而且,从季逸超设计第一款APP起,他就将产品定位在全球市场。“苹果搭建了那么好的一个全球平台,为何要把自己限定在中国这个市场呢?”在季逸超看来,把软件卖到全世界是一个“应当的事”,这很理所当然。

也正是在与用户的互动中,季逸超有了更多更酷的想法。但对于目前正在开发中的产品,季逸超还处于保密阶段,因为中国互联网领域的竞争实在激烈,几乎任何一种新模式、新应用出现,就会有山寨版紧随其后。“肯定是往纯粹的互联网走,肯定有社交元素。”谨慎的季逸超只愿意透露这些信息。

至于商业模式,季逸超说他还没有考虑,因为“只要有了用户自然就有商业模式”。这样的看法,让这个年轻人显示了他经验老到的一面,“我现在没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梦想,我所有的理想都是脚踏实地的。”在商业上,季逸超显示出超越实际年龄的成熟。

这也许与季逸超的家庭教育有关,季逸超个性独立,他觉得父母只是提供一个防坠网,让孩子可以不用考虑温饱问题,但是“能靠自己尽量靠自己”。季逸超的电脑、手机都是自己赚钱买来的。在开发了猛犸这个赚钱的软件后,季逸超才去想做理想的事。“饿不死了就理想点呗,”季逸超说话的语气中还带着少年的稚气,“我不是为了赚钱而去创业。”

季逸超最崇拜的人是约翰·卡马克,那个开发出3D游戏引擎,并将其免费开放,促进了一个产业的“大神级”人物。季逸超喜欢低调的人、低调的公司,他最欣赏的公司既不是微软也不是如今光芒四射的苹果,而是施乐和英特尔。前者创造了电脑的图形界面、鼠标,而后者却是电脑世界的引擎。

季逸超也想做这样一家拥有创新能力、谁都离不开的公司,它们也许并不在聚光灯下,但它们“解决了人们遇到的一些难题,或者让现有的问题有了更好的解决方案”。这就是他的理想。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ois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