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媒体精读 > 正文

云笔记工具Evernote:虚拟大脑的商业逻辑

2012年03月16日16:21第一财经周刊骆轶航我要评论(0)
字号:T|T

Evernote希望成为你大脑的记忆体,无论是文字、图片、还是数据,它都能存储。今年它将开始自己的中文记忆。

当一个念头或名字从大脑里闪现的时候,关于它的全部记忆都被打捞起来—色彩、腔调、触觉、数据、形状、注释、声音和灵感。比如,当“纽约”从脑子里蹦出来,你会自动想起你和这座城市有关的一切:在中央公园的留影、收藏的卡内基音乐厅入场券、华尔道夫饭店的沙拉和牛排、莱辛顿大道上的波多黎各小贩,来自纽约同事的电子邮件,你读过的任何一篇关于纽约的报道和书摘,甚至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经典台词……这些散落在人生经历不同时间和场景的碎片,被一个念头召唤,悉数呈现在面前。

它让记忆变得具象、流动和生机勃勃。现在,一款应用程序Evernote可以用来实现它—就像它的名字那样,这是一款记录一切的“云笔记”工具。但它的发明者菲尔·利宾(Phil Libin)更愿意相信:Evernote最终将成为人们的外部大脑。你的“大脑”变成了一款被托管在云端、可通过电脑、平板设备和任何一款智能手机获得的应用程序—更重要的是,现在全球已有2500万人有了这样一个被寄托在互联网云端的虚拟大脑。

“Evernote会变成人们的记忆中枢,让每个大脑,还有这个世界变得更聪明”在从硅谷山景城(Moutain View)通向旧金山的火车站对面一座容纳100多人办公的孤零零的平房里,Evernote创始人兼CEO菲尔·利宾对《第一财经周刊》如是阐述Evernote的愿景。

对大多数硅谷创业公司来说,愿景是奢侈品—如果它不能最终独立存在的话。YouTube没有独立的愿景,但收购了它的Google有;Flickr的愿景已早就被雅虎销蚀殆尽了。而一群最聪明的家伙创建的支付工具PayPal,它的使命是帮助人们更灵活自由地实现支付—但在eBay的战略框架下,它现在不再是一家被创始人的灵感驱动的公司了,“PayPal帮”的早期成员麦克斯·拉弗琴(Max Levchin)、彼得·席尔(Peter Thiel)、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和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陆续变身天使投资人、风险投资基金管理者和持续创业者。他们不断出售所创公司,投身新事业,这些神话是硅谷永远的谈资,但和PayPal无关。

菲尔·利宾不想成为其中的一员。他之前创办过两家企业—电子商务公司Engine 5和安全系统公司CoreStreet—这两家公司的一些核心人员都成了Evernote的合伙人。2011年7月,Evernote获得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主导的第二轮5000万美元融资之后,利宾公开了他关于Evernote的梦想—成为全世界10亿人储存记忆的外部大脑。为此,他永远不会出售这家公司,他希望Evernote至少存在100年。

利宾有点讨厌硅谷过于流行的“创业—融资—收购—退出—再创业”的循环游戏。“我们到明年就可以实现一家合格上市公司的规模,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一定会上市,我们也许有一天会走到这一步,即便上市,也并不意味着退出。”他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当托管10亿人的“大脑”变成一项事业,这可能真比创造一家1000亿美元的公司要有趣多了—当然,这到最后可能会变成一回事。过去半年多,Evernote的用户数达到2500万,增长一倍以上;它第二轮融资的5000多万美元的很大一部分进了早期投资者的腰包—利宾希望用这种方式实现投资者回报:随着公司估值的增长和再融资,收购前期投资者的股权;在二级市场的股权转卖让早期投资者实现获益,这样可避免戴上IPO紧箍咒。“从Facebook的经验开始,投资变现和收购上市的退出,在技术上已经可以被拆解了。”利宾说。

也有投资者更着迷Evernote的投资模式和它的增长曲线。硅谷风险投资机构摩根泰勒合伙人盖里·里托尔(Gary Little)在2009年底就投资了Evernote,后来还追加了投资。里托尔在Evernote董事会有席位,作为早期投资者,他可一点都不想离开Evernote。

盖里·里托尔是在另一家摩根泰勒的被投公司Big Switch的创始人圭多·埃潘塞勒(Guido Appenzeller)的推荐下接触Evernote和菲尔·利宾的。Big Switch是一家在开放网络基础上开发企业级私有云服务的创业公司,是Evernote这类云服务的基础供应商。

“他很风趣,也乐观,重要的是你看得出他是在一种澎湃的激情驱动下做这些事的,”里托尔形容他第一次见到利宾的印象。他认为菲尔·利宾与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Groupon创始人安德鲁·梅森(Andrew Mason)和Zynga创始人马克·平克斯(Mark Pincus)是同一类创业者—“他们根本不想出售公司,希望持续一件事,在意他们的影响力,这是相当健康的力量。”

利宾当时向里托尔展示了Evernote当时作为一款刚刚推出的初期产品的大量数据,最后,里托尔被这些数据和分析说服了。大部分人都看不出Evernote的价值所在—它的界面设计倒是很清新和漂亮,人们可以随时把一张图片、一幅数据表格、一篇被剪裁的文章、一段录音或视频、一个网页地址、一封电子邮件等东西剪辑和储存在上面,加上便于自己记忆的标签,Evernote还会自动地为你标注记录这条信息的时间、地理位置和场景—这些都是你日后搜寻记忆的线索和依据。可抱歉,硅谷当时追逐的热点是社交网络、移动游戏和云计算平台,而不是一款记事本—直到现在也是如此。里托尔看到了Evernote的价值。“它是另一个Google。”他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如人们知道的那样,Google帮助人们搜寻未知世界的一切,再通过Google帐号、基于云的编辑存储和跨移动平台整理与聚合它们。而Evernote另一个相反的方向:它撷取关于你自己的一切—可能是你遇到的人、场景和创造的文档、任务表,也可以是你从Google、Facebook和任何网页上摘取下来的文字图片和影音,但它们都属于你自己。它们被储存在Evernote的服务器上,被打上标签。只需要一个单词的输入就可以被调出来。而且,它也是跨平台的—你用iPhone在Evernote输入了一条记录,再用MacBook或Kindle Fire查看。

这就是数字图书馆和数字大脑的区别。而且,在对公司愿景偏执这一点上,Evernote与Google极为相似。

Evernote最早在硅谷流行起来—这里的每个人差不多都是信息过载与焦虑症患者。但他们更倾向于把Evernote变成一款学习与办公的工具。可利宾并不希望Evernote成为一款狭窄的学习型工具,他鼓励人们像使用大脑一样使用Evernote。“一个好的Evernote用户不会只用它来干一种事,比如做笔记或存储文档,就像你的大脑,你显然不可能只用大脑干一件事”。

当Evernote开始变得更流行的时候,这一点得到了实现:越来越多的人把它当成便笺,提醒自己要做的事和要买的东西;他们拍下需要记住的路牌和地理标识;他们懒得打字,于是录下来一段话提醒自己某件事情;他们在车上突然有了一个念头,立即用Evernote生成一个简单的表格,到了办公室就可以直接粘贴在文档上;它还可以用作教育。而提炼出这些记忆只需要一个模糊的念头—无论是时间、颜色、地点还是一个名词。

利宾的产品和市场团队制作了大量视频,引导人们深度使用Evernote。比如旅游—Evernote的官方博客和YouTube视频中详细罗列了在旅行前用Evernote记住一切的秘笈:用Evernote插件在网页上截取地图,储存在客户端上,在地图上编辑行程,将旅游景点开放时间、酒店电话地址、餐厅线路和菜品照片、名胜缩图和来源网址摘取记录下来,加上标签,通过Evernote自带的地理位置功能显示在地图上,出发后,用手机打开Evernote的程序,就能沿着地图上的位置记住要做的一切—它甚至把人们的记忆智能和结构化了。

“当人们在Evernote上存储的信息很少的时候,把这些记忆信息重新结构,数据分析的意义不大,但现在更多人开始用Evernote存储各类信息,我们已经可以做这方面的事。”利宾说。

它让Evernote变成了一系列应用—2011年底开始,人们能下载的Evernote程序不再只有一款,而是一个包含了Evernote Hello、Evernote Food、Evernote Clearly和Evernote Peek等程序的组合。其中,Evernote Hello是一款记住陌生人的工具,你对着某人抓拍照片并录入联系信息,程序会添加结识此人的时间地点;Evernote Food帮你记录美食和餐厅;Evernote Clearly是一款阅读记忆工具;而Evernote Peek主要针对学校应用,它通过iPad下载—把各种需要记忆的知识以音频、动画、图表和文字等形式存储下来,通过考题的形式被调出。

当然这些应用存储的信息都会被同步到Evernote原有的客户端上。它们完全拓展了人们调度记忆的方式。它们变得更数据化、更容易流动和使用。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mking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