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Kopimism教会获政府承认 文件分享如宗教神圣

2012年07月28日02:38腾讯科技[微博]马乔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瑞典政府经常屈从于大型媒体公司的压力而阻止国民的文件共享行为,但倡导文件共享的组织Kopimism教会却已获政府承认,正式成为宗教。Kopimism教会的教义是:文件分享行为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

Kopimism教会获政府承认 文件分享如宗教神圣

Kopimism教会提倡复制-粘贴文化(腾讯科技配图)

Kopimism教会获政府承认 文件分享如宗教神圣

Kopimism教会的两位创始人伊萨克·格尔森(左)和古斯塔夫·奈普(右)

Kopimism教会获政府承认 文件分享如宗教神圣

瑞典盗版党领袖安娜·特罗贝里(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讯(马乔)北京时间7月2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时下,人们的文件分享行为几乎无处不在。人们使用电脑下载音乐、电影、电子书或其他资料,经常顾不上版权问题。然而,在瑞典这个典型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文件分享行为却像宗教般神圣,因而受到保护。确实是这样。

上升至宗教层面

尽管像其他欧洲国家一样,瑞典政府经常屈从于大型媒体公司的压力而阻止国民的文件共享行为,但倡导文件共享的组织“Kopimism教会”却已获瑞典政府承认,正式成为宗教。Kopimism教会的教义是:文件分享行为类似一种宗教仪式,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

Kopimism教会成立于2010年,现年20岁的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哲学系学生伊萨克•格尔森(Isak Gerson)是该教会的创始人之一,并担任教会的首席传教士。格尔森表示:“对于我来说,这种信仰远超世俗观念,它深深地植入了你的骨子里。”

Kopimism在瑞典语里是“复制”之意,该教会声称其忠实教众已经超过8,000人,他们都是通过教会网站进行教众身份注册的。Kopimism教会已经向瑞典政府申请获得举行婚礼和接受州政府为宗教组织提供的补助等权利。尽管多数教会活动都在网上组织完成,但Kopimism教会确实提出过要竞购一所教堂,但至今尚未获批。

在瑞典全国940万人口中,由于常规教会活动参与者数量的逐年下降,国内权威宗教组织瑞典大教会(the Church of Sweden)已经开始对外出售废弃的教堂,但至今未回复Kopimism教会提出的教堂购买请求。

格尔森表示:“我们也有类似于常规牧师的职位,我们称之为“执事”(operator),他们的任务就是帮助人们组织集会。我们没有冗繁的宗教仪式。我们是一个非常宽容的群体。”

在被问及“是否相信上帝”这个问题时,格尔森回答称:“不,我只相信我们的价值观,那就是对神圣价值观的坚定信仰。”

欧洲盗版运动兴起

Kopimism教众不断涌现之时恰逢欧洲盗版运动的兴起,该运动恰恰始于约十年前的瑞典。在2009年欧盟议会选举中,瑞典的盗版党(Pirate Party)最终获得了7.1%的选票,然而在接下来2010年的国内选举中,该党的得票数骤降至不足1%。

从瑞典发起的盗版运动速度扩展至至少9个欧洲国家。去年5月,德国的盗版党就在国内人口最为稠密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North Rhine-Westphalia)州的选举中获得了接近8%的选票;而去年在柏林,该党更是在州议会选举中获得了8.9%的选票。

格尔森的父亲是犹太人,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很多Kopimism教众都和格尔森一样,坚持认为教会并没有通过政治手段戏弄他们,尽管他们自己也承认,政治和宗教之间的界线可能非常难以捉摸。

强调分享价值

Kopimism教会的另一位创始人古斯塔夫•奈普(Gustav Nipe)指出:“看看美国和中东国家的基层选举就会发现,宗教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年23岁的奈普学过经济学,他目前身兼Kopimism教会主席和瑞典盗版党的年轻人社团主席两个职位。

奈普的父母都是经常去教堂礼拜的基督徒。他向其教众强调指出,Kopimism教会成立的目的不是直接提倡非法文件分享行为,而是关注分享信息的价值所在。

格尔森指出:“我认为,我们将教会视为是在神学基础上进行再创造的产物。基督教来源于犹太教,只是把它以另一种全新的形式体现出来而已,伊斯兰教也是如此。我们都是传统的一部分。”

只要信仰Kopimism教的行为不违反本国法律,瑞典政府就不会干扰他们的这种传统。

瑞典政府不干涉

批准Kopimism教会成立注册的瑞典政府机构官员马雷塔•格朗达尔(Mareta Grondal)表示:“只要达到某种标准,我们就有权批准宗教团体进行注册。我们并不对宗教团体的实际活动进行审查。”

格朗达尔表示,如果满足了政府规定的某些要求,比如撰写教义并提交给相关的政府部门、选举出一个管理委员会并向政府缴纳一定的年费(现在约为70美元)等,一个宗教团体就可以被批准成立。Kopimism教会的注册申请在获批前曾经由于提交的技术参数不达标而被退回过两次。

格朗达尔指出:“政府无权也不应该干涉人们的信仰自由。这可是政府唯恐避之不及的事情。”但瑞典政府最近却在一直介入人们行为的调查,并传达出不允许人们把宗教自由当成侵犯版权的正当理由。

限制措施频出

瑞典盗版党领袖安娜•特罗贝里(Anna Troberg)指出:“越来越多的文件分享者正在受到政府的限制,尤其是在去年。大型电影公司和唱片公司希望有人因为分享文件而受到法律制裁,这样他们就可以杀鸡儆猴。”但特罗贝里同时表示,预计有200万瑞典人从事过文件分享行为,有人因此而受到审判的几率非常小。她还补充称:“因此受到法律制裁的几率比被雷劈还要低。”

然而,在整个欧洲地区,限制文件分享的趋势却非常明显。去年维基解密(WikiLeaks)曾经披露过一段外交会议记录,内容恰恰是美国驻瑞典大使馆要求瑞典政府禁止国内任何侵犯版权行为的交涉函。今年5月,一个荷兰法院也要求本国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屏蔽全球最大文件共享网站“盗版湾”(The Pirate Bay),这一判决意味着最终切断了用户从荷兰接入这家总部位于瑞典的文件共享网站。而英国最高法院也在今年4月作出了类似的判决决定。

奈普将这种政府干涉行为称之为“某种形式的调查”。

现年38岁的特罗贝里曾经在出版行业担任过高管,并且领导的恰恰是盗版侵权部门。她本人并不是Kopimism教会成员。特罗贝里表示:“我是个不可知论者,但该教会确实非常吸引人。”

特罗贝里指出:“有些人认为,他们是在拿宗教开玩笑。但Kopimism教会确实会经常提出一些发人深思的问题。”

执着热情受肯定

并不是所有的瑞典人都赞成Kopimism教会信息分享自由的教义,但是很多瑞典人还是欣赏该教会探索信息分享新途径的执着热情。

现年32岁的詹妮弗•哈尔伯格(Jennifer Hallberg)刚刚完成了MBA学业,而且正在找工作。哈尔伯格表示:“人们应该为下载的内容付费,这一点非常重要。”

她还指出,如果Kopimism教会成员能够证明,无论下载者是否付费,艺术家和作家都能够从他们的工作中获得同样的收益,那么“这些教会成员就可以被授予诺贝尔奖了。”

现在45岁的厄尼•拉格斯特兰德(Ernie Lagerstrand)主修市场营销。他曾回忆起,在瑞典政府于2006年暂时关闭了“盗版湾”网站后,大批瑞典民众聚集在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King Carl XVI Gustaf)的皇家宫殿外进行的抗议活动。拉格斯特兰德称:“当时的人们已经做好了进监狱的准备。”

拉格斯特兰德对Kopimism教会成员愿意成为文件窃贼代名词的说法提出过质疑。他指出:“这不仅事关如何阅读文件,而且还事关分享的有效途径。政治家不会领悟到这一层面,他们只关注法律问题。”

格尔森表示,Kopimism教会不会“在复制和创造力之间划出一条明显的界线。”

他最后指出:“我们的初衷绝不是要拿宗教开玩笑。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基督教和福音书就是复制的典型代表。”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onic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