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硬件复兴浪潮来临:三驾马车推动 回归现实世界

2012年09月09日07:30腾讯科技[微博]王鑫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硅谷的网络狂热逐渐被一次低过一次的股价所浇退。与此同时,沉寂已久的硬件创业公司却在不断带来新的惊喜。

腾讯科技 王鑫 9月9日报道

白天,他们做软件;夜晚,他们做硬件。他们说,要寻找一个空间,离软件越远越好。

这样的一批人,可以称他们maker,中文翻译成“创客”,也有人给他们起名为“造物者”。

李大维就是这样一个代表。2010年创立“新车间”时,他是为了在家庭之外拥有一个独立的创造空间,以满足自己“造物”的兴趣。后来,新车间成为了一个社区,一群拥有相同爱好的创客们在工作之余来到这个空间研究各自感兴趣的项目,他们可以共用里面的电子工具、机械设备和网络。

和全球的创客一样,新车间的大部分创客都拥有一份维持生活的日常工作。李大维的另一个身份即Facebook应用开发者。但在新车间,他正在制作的却是一个“鱼菜共生和家庭水培系统”,这类布满电子设备的“都市农耕”项目在李大维看来意味着更智能的养殖方式。

这样的一群人无论在中国亦或是全球,都被标以“小众”标签。但在2012年,他们的事迹开始逐渐走向大众视野。

硬件复兴的三驾马车

2012年上半年的科技行业,谁最让人期待?谁又最让人失望?标准答案:Facebook。从预估市值1000亿美元,到上市时几近跌破发行价,再到如今市值蒸发掉500亿美元。硅谷的网络狂热逐渐被一次低过一次的股价所浇退。

与此同时,沉寂已久的硬件创业公司却在不断带来新的惊喜。

智能腕表Pebble,在募资平台Kickstarter融资超千万美元,预售85000块;开源3D打印机Makerbot,去年融资1000万美元,目前打印机售卖总数已超过13000台;家庭自动化产品Electric Imp融资800万美元;DIY机器人组装套件Cubelets融资300万美元;纽约开源硬件DIY玩具创业公司LittleBits融资365万美元……

是什么加速了这一切的变化?李大维的答案包含三个关键词:传感器、开源硬件、众募平台。

传感器是信息检测和传输的重要装置,iPhone之所以拥有更强的计算能力和多元化功能,其内部传感器包括陀螺仪、重力加速度传感器、环境光传感器等发挥了重要作用。和过去笨重的传感器相比,现代传感器呈现小型化和低价格趋势,这鼓励了更多创客利用逐渐大众化的传感器创造出更多智能化电子设备。

开源硬件的普及意味着创客学习成本的降低。和10年前的开源软件的兴起相同,开源硬件让更多没有硬件背景的开发者通过公开的代码和设计原理图迅速了解硬件制造,简单化的电子设备学习让创客快速上手原型生产。在全球的1000多个创客空间中,创客集中在一起,资源共享,互相合作。而在Sparkfun、SeeedStudio等开源硬件的售卖平台,创客获取开源模块和零件,同时借助平台实现产品销售。

硬件生产和软件制造相比,初期想要获得投资人的资金支持一直是硬件创业者最头疼的问题。国外科技博主David Shen在自己的文章中写道,1994年之后或许就再无VC愿意踏入硬件创业公司投资领域,因为互联网的盛行,让所有的人都不愿意丧失大捞一笔的机会。就连目前备受瞩目的Pebble在拿到了YCombinator 37.5万美元投资外,就没有投资人看好这个项目。但众募网站Kickstarter解决了这个问题。

国内硬件创业者、Makeblock创始人王建军(微博)评价Kickstarter为“目前最大最好的硬件创业孵化器”,当然,这是从更广义的孵化器概念出发。一方面,创业者通过该平台预售产品,获取后期制造所需的资金;另一方面,Kickstarter也帮助创业者检验其产品是否能吸引众多用户。当越来越多的产品通过这个平台获得众人瞩目,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创业者因此而受到激励,越来越多风投机构因此而相信硬件项目的潜力。

除了众募网站,围绕硬件创业的孵化器也开始增多,比如HAXLR8R、Lemnos和Bolt。其中HAXLR8R结合了美国硅谷和中国深圳的地域优势。除了给参与该孵化器的各国创业团队每人6000美元的资金支持外,HAXLR8R还带领他们到深圳参加为期3个月的培训,给他们介绍产品生产和供应链的各个环节,帮助创业团队完成从原型到产品的转换。

Makeblock就是参加该孵化器的唯一一个中国公司,产品主要提供一系列机器人套件和模块,包括各类部件、传感器、电路板等。创始人王建军介绍:“硬件创业项目投入大,牵涉环节多,包括设计、生产、供应链、销售、包装等等。个人或者小团队很难将这些环节都做的比较好。所以,硬件创业尤其需要孵化器和投资的支持。一方面是资金,一方面是帮创业者理清陌生的环节如生产、供应链等。”

回归现实世界

虽然风向在变,但这个浪潮才刚刚开始。据VentureSource数据显示,风投资本在2009年对电子消费行业的投资额为1.88亿美元,2010年投入约1.304亿美元,而在2011年的投资总额为2.626亿美元。虽然增速很快,但和风投资金在互联网行业2011年投下的52亿美元相比,仍是微乎其微。

但一切已经到了该回归现实世界的时刻了!

“人生活在物理世界中,人需要与物理硬件打交道,而不是信息世界中的二进制数。是时候回归现实世界了,依托于硬件,让技术更直接更好地为人们服务。”这是王建军的信心来源。

而在美国的一位中国创业者黄宽同样认为,一切是产品发展的规律。“从需求看,人总是喜欢可以真真切切摸得着的东西。之前有computing能力的机器就是电脑,但现在有了手机,将来各种各样的东西都会带有computing能力。”

与此同时,这个行业的另一个规律:一个创新事物的爆发总是会基于过去很多年里创客、艺术家、工程师自己平时一点一滴的积累。黄宽以LBS行业为例:“中国的LBS是从美国抄来的,美国是从欧洲抄来的。我最早看到用GPS定位服务来玩捉迷藏游戏的是北欧的一群hacker在2002年玩的游戏。2005年,美国地理位置服务Dodgeball开创了check in模式。到2009年,Foursquare彻底席卷全球。然后国内有了街旁。风投才开始大把砸钱,期望短期之内通过复制然后赚钱。这个规律一直在重复。硬件市场也一样。”

此外,新一轮的硬件创业模式又带来了新制造趋势:告别规模化生产,迎来小量和高单价模式。

和以往大品牌硬件制造商惯用的长期调研、大规模生产和推销手段相反,如今的小创业团队快速生产原型、试验,小批量产和销售。李大维介绍,一个新产品从初期规划到最终售卖,有团队曾采用三个月为一周期的方式进行试验,最终发现效果很好。虽然生产数量少,但采用高单价的方式同样利润率不低。

对于一些采用开源模式的产品而言,虽然可能面临被抄袭压力,但开源模式的价值在于带来更多的合作者和用户。给于用户更多使用自由,更利于形成社区化氛围,从而实现更快的产品完善和推广。

中国制造的优势和短板

面对这一轮硬件制作潮流,中国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作为世界工厂,无论是零件提供、原型制作还是产品加工,中国都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尤其是针对创业阶段的小企业,中国众多小工厂可以提供其它国家很难提供的小批量产品定制服务。

在全球都较知名的开源硬件平台商SeeedStudio就是一家位于深圳的中国公司。SeeedStudio为国内外的创客提供开源的模块和零件搭建原型,帮创客将原型产品化,此外还为创客完成销售和初步市场拓展以获取收入分成。其创始人潘昊介绍,坚持做开源硬件业务四年,业务规模在全球仅次于Sparkfun,这一方面得益于开源硬件的兴起和团队的坚持,但首先还是和中国接近制造业的优势相关。

国外众多硬件创业团队,在选择产品量产环节,均看重中国成本低、生产快的优势。

但在这个市场先机之外,一个让人心凉的现实:国内原创能力后劲不足。面对长期应试教育和工作后房贷在内的生活压力,开发者的想象空间得不到释放。王建军则形容,仅靠纯粹压价格的手段,国人基本做一行就把一行做烂。此外,形同虚设的知识产权保护和强大的山寨能力,使国内的硬件创业者也存有颇多担心。

对于王建军而言,他目前瞄准的市场依旧是国外。“我们在国外通过一些面向DIY和机器人爱好者的B2C网站销售,而在国内这个市场群体太小。由于产品批量不高,我们的产品定价不便宜,在国外定价200美元就有人买,可在国内定价200元人民币,很多人都会嫌贵。而且,我们也怕在国内做了之后会被大量抄袭。”

除了市场环境,中国针对硬件产品的投资环境也依旧不成熟。“虽然国内也有投资人向我们了解产品,但他们之前都主要是投互联网项目,对于硬件,他们更多是觉得新鲜,但并不了解。更多的观点也还是认为我们做的是一个小众产品,发展不大。”在王建军看来,持有这种观点就是不了解市场的一个表现。

在国外创业的黄宽倒更能理解目前投资人的慎重:“毕竟投资和创新是两回事情。风险投资那块讲的是时机。只有当一个行业快到引爆点的时候, VC才会大举进攻。”

硬件创业的爆发点会在何时诞生?亚伯拉罕·林肯的名言:“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是创造未来(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create it)。”

本文版权归腾讯公司所有,未经腾讯公司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ncelk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