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还原盛大系一年恩怨 外界误读陈天桥

2012年10月17日07:30腾讯科技[微博]雷建平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如果说梁晓东跟我一点分歧都没有,甚至没有误解,那不可能,过去3年多,我们有过分歧。但这三年来,梁晓东成长非常快,”侯小强一再强调,梁晓东是自己最重要的助手。

还原盛大系一年恩怨 外界误读陈天桥

腾讯科技 雷建平 10月17日报道

过去两年,因低调与变化迅疾,盛大一度被质疑,甚至被解读为是一个前景堪忧公司。包括盛大游戏董事长谭群钊、总裁凌海等大批职业经理人离职,边锋、浩方等众多业务被出售,很多人将盛大目前被质疑和误读的症结归结到盛大网络CEO陈天桥头上。不过,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微博)则给外界另一个视角:外界误解陈天桥。

侯小强说,外界对盛大和陈天桥评价并不公平。从营收来看,盛大去年营收70亿,在中国所有互联网公司里排在前面五位,单从文学和游戏业务来说,都在各自行业是第一阵营,盛大即便仅有这两块业务,依然是家很牛的公司。

就算是高层离职,那也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盛大过去走了一些人,原因很复杂。每个人离开都有不同原因,不能给这个事情戴一顶帽子,贴一个标签,一出问题就说这是陈天桥的原因,这与事实不符。”

侯小强还说,很多人认为陈天桥事必躬亲,实际并非如此。陈天桥一般管大的战略和方向,以盛大文学为例:他对盛大文学无条件支持,无条件信任:“陈天桥跟我3个月就见一次面,每见一次面可能就吃一顿饭,开一次会,陈天桥没有说过一句难听的话。”

当前盛大文学上市遇阻,不过,并未放弃上市。侯小强表示,上市遇阻对员工心态没有影响是假话。但盛大文学仍是一家在蓬勃发展的公司,员工这种担忧就不会像想象中那么大。

CFO架空我是对我和梁晓东最大误解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用在盛大文学身上并不为过。盛大及其旗下其他业务持续调整和动荡,也让文学业务有所牵连。就在大家准备欢庆国庆节之际,任榕树下公司总经理“共和国裁缝”公开爆料,抨击盛大文学CFO梁晓东不懂业务却一手遮天,侯小强很难做。外界更传言称梁晓东为陈天桥嫡系人马,侯小强有下课危险。

这并非不可能。就在不久前,盛大最核心的游戏业务出现重大调整,盛大游戏董事长谭群钊因业绩没有达到公司董事会及投资者期望及个人身体原因离职,更早之前,酷6创始人李善友(微博)与韩坤、盛大游戏总裁凌海、华影盛视总裁龙丹妮、边锋总裁许朝军(微博)等多人离职。

特别是盛大私有化前后,盛大旗下业务规模性裁员与离职不断。最新一幕发生在9月底,盛大创新院按照年度项目评审,对排名前20%项目给予大力扶持,对排名靠后项目关停并转

这就使得尽管侯小强快速澄清,依然掩盖不住外界疑虑:侯小强是否真已经被架空,会像谭群钊、李善友、凌海等人一样挂冠而去。最近2年来,侯小强已很少公开出席盛大文学旗下活动,微博中更多谈及的是企业管理的话题更加剧了外界猜测。

人们更愿意相信传言,这使得侯小强不得不站出来再次澄清:外界不仅误解了陈天桥,也误解了自己和CFO梁晓东。侯小强坦言陈天桥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如果真如外界所说,梁晓东是陈天桥嫡系,自己来盛大文学甚至比梁晓东早。“我在盛大4年,算不算老员工,算不算嫡系。”

“如果说梁晓东跟我一点分歧都没有,甚至没有误解,那不可能,过去3年多,我们有过分歧。但这三年来,梁晓东成长非常快,”侯小强一再强调,梁晓东是自己最重要的助手。

“大家说CFO梁晓东不懂业务,这样讲对他来说是非常不公平。梁晓东在主要问题上,跟我保持一致。每天在梁晓东工作日程里,早上第一件事情是来我办公室,跟我沟通,他可能吸一根烟,跟我聊上半个小时,每天他会把这个当作他的第一件工作。”

侯小强强调说,就算梁晓东有些事情不经过CEO,直接和文学旗下公司沟通,这也很正常,盛大文学子公司是董事会管理制,梁晓东作为子公司董事并且受盛大文学委派,有权利,有资格去榕树下等网站直接谈。更何况梁晓东在做任何沟通都是在非常清晰分工前提下去做的。“如果他事事都请示我,我认为这是我管理最大的失败。充分的授权和运用被授予的权力是上下级良性互动的前提之一。”

这番表态也是对此前传言的澄清。一位离职高管曾表示,盛大文学为了某些合理要求,侵犯了高管个人利益。两位子公司高管离职并非偶然事件,而是双方积累多年矛盾总爆发。上述高管指出,梁晓东经常绕过侯小强直接与旗下高管沟通,自己这两年已很少见到侯小强。

侯小强也坦言,自己确实在2011年有特别重要改变,从业务转向管理、从品牌转向绩效。虽然每天“吃斋念佛”,但这跟管理无关。侯小强说自己不但没有淡出公司管理,恰恰更加深入了,现在更关注投入产出,也更关注为各部门、各子公司业务的发展搭台铺路。“我经常跟我团队说,管理就是要做好服务。上次哈佛商业评论的一位负责人来访,问我当CEO以后最大的转变是什么,我说我从原来自己做,转变为发挥我团队的力量,我设定目标,引导他们,我自己不做,而是给团队授权,把团队推到前台让他们去做。我希望我藏起来,当员工把我当成隐形人,需要我帮助时我去,不需要我时候,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大褒奖。”

据称,今年3月盛大给旗下团队颁发了唯一一个奖,是最佳CEO奖,陈天桥将这个奖项发给了侯小强,这在盛大往年并不多见。

盛大文学仍处上市静默期

文学一向是陈天桥非常看重的一块业务,盛大文学就是与盛大游戏、盛大在线并列的一块业务。陈天桥当时就表示,盛大文学成立标志着盛大朝着互动娱乐媒体的既定目标又迈出一大步。未来如果公司条件成熟,期望盛大文学能够独立上市。

陈天桥本人也对盛大文学有着非常高的估值。早在去年盛大文学就筹备上市,有接近交易的投行人士分析,盛大文学管理层希望估值至少在10亿美元以上,不过,受海外中国概念股破发、中概股信誉丑闻等影响,文学估值上不去,也直接导致上市暂缓。今年初,盛大文学曾向SEC提交F-1修订文件,重启IPO计划,但资本市场状况没有改善,依然上市未果。

不过,盛大文学并未放弃上市,甚至一直处于上市静默期。侯小强坦言,盛大文学并未像迅雷一样放弃上市,只是不可能脱离开大环境独立生存。从目前看,盛大文学原来设定上市时间表和现实存在偏差,对员工心态没有影响是假话。但盛大文学仍是一家在蓬勃发展的公司,是一家看得见未来的公司,大家的这种担忧就不会像想象那么大。

实际上,尽管盛大集团动荡不堪,文学却相对稳定。盛大文学一举收购起点中文网、晋江原创网、红袖添香网、榕树下、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和潇湘书院,占据网络文学八成以上份额,旗下子公司总经理到文学副总裁共有20多个人,一直没有一人离开。

这一现象最近可能被打破,盛大文学旗下子公司两名总经理可能会离职,有传言可能还会有其他高管出走。对此,侯小强不以为然,文学成立4年团队一直很稳定,人员流失率很低。

“你去看看,很多公司收购一家公司后,很可能管理层过了三个月或五个月锁定期后马上就走了。文学之所以出现这些情况,是因为进行了绩效考核,这对任何公司来说,都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你看百度阿里巴巴就没有高管离职吗?”

侯小强说,上市受阻可能会影响部分员工心情,但所有人加盟盛大文学时,都不是说得到一个许诺,甚至大多数时候大家加盟一个公司和这个公司是否上市并没有太多关系。大家加盟文学是有共同愿景,大家都是文学的爱好者,这就是凝聚力。

盛大文学是家去年年收入7个多亿,靠一千字两分钱赚钱的公司,是个发展中的公司,文学员工应该有比较清晰认识,肯定与百度、腾讯没办法比。”

侯小强称,每个有正常理性的盛大文学员工都会理解,并且对未来有合理预期。当然,盛大文学也在尽最大努力通过绩效方式激励员工.

以下是专访侯小强实录:

腾讯科技:盛大文学从去年开始就向美国证交会递交保密文件,寻求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到现在有一年多时间,外界很关心的是,这期间盛大文学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

侯小强:大家都看到,盛大文学业绩还在快速成长,但资本市场不好,这是大环境,盛大文学不可能脱离开大环境去独立生存。其他关于上市我可能不能回答,因为现在我还在静默期。

腾讯科技:就是说只要时机允许的话,可能还是会继续上市?

侯小强:暂时不回答这个问题。

腾讯科技:现在很关心你们提出上市到现在,还没有正式上市成功,这会使得员工心态有部分波动。这会对员工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如何去安抚员工情绪?

侯小强:盛大文学原来设定上市时间表和现实发生了一些偏差,对员工心态没有影响是假话。但盛大文学的远景是文学产业链,希望把内容通过多个管道输送到更多终端。

我们在远景上是一直比较清楚的一家公司。所有加入盛大文学的人应该说他们还是能够看到这个远景的。而且大家对盛大文学基本面没有质疑,盛大文学仍然是一家蓬勃成长的公司。所以你要知道,如果它是一个可以看得见未来,而且现实过程中也确实在不断地成长,大家的这种担忧就不会像想象那么大。

腾讯科技:从整个来看,盛大文学在整个盛大集团团队非常稳定,但我看到最近有部分人可能会离开,而且反应出一种声音:这是一个长期矛盾的结果,不是某个事情触发?比如最近盛大文学有两名高层员工离开?

侯小强:可以从几个角度来理解。第一盛大文学四年来有那么多子公司总经理四年零三个月没有一个人离开。如果最近有一两个人离开,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很多人说你们怎么一下子有两个人离开,但回过头想,四年三个月只有两个人离开。

所以我想讲的是,像我们这种一年收入七、八个亿的公司这个比例非常低。假定我们有25个管理层,25个里面四年三个月只有两个人离开。我认为这是非常稳健的一个公司。你去想一想,很多公司收购一家公司后,很有可能管理层过了三个月或五个月锁定期后马上就走了。所以我认为第一个我们已经非常稳健,事实也证明这一点。

腾讯科技:就在大家准备欢庆国庆节之际任榕树下公司总经理“共和国裁缝”公开爆料,抨击CFO梁晓东不懂业务却一手遮天,让您本人很为难,这是怎么回事呢?

侯小强:大家说CFO梁晓东不懂业务,架空我,我认为这样讲对他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梁晓东要是说跟我一点分歧都没有,一点争执都没有,甚至没有误解,那不可能,过去3年多,我们有过分歧。

但这三年来,我越来越清晰意识到,梁晓东与盛大文学管理层这个年轻的团队一道成长,已经成为我最重要的助手。在重要问题上,他能够跟我保持一致。每天在梁晓东工作日程里,他早上第一件事情是来我办公室,跟我沟通,他可能吸一根烟,跟我聊上半个小时,每天他会把这个当作他的第一件工作。

作为一个忠于自己工作,而且在业绩上我对他很满意的副手来讲,我发自内心的,也没有人要求我去为他澄清,但我认为外界对他的评价有失公允,我认为第一我对他的工作很满意,第二我对他付出的努力和他在过去学习以及之后成长很满意,我对他和我的沟通很满意。

回头再看,大家说他经常绕过我干预子公司事务,事实上,如果梁晓东什么事都要先跟我沟通,先给我汇报一下,然后再跟底下子公司沟通,我觉得这是最大失败。而且事实上,梁晓东在做任何沟通时,基本上都有我的授权。我认为他非常职业.

而且盛大文学子公司是董事会管理制,梁晓东作为一些公司执行董事,比如说榕树下董事会他是执行董事,他有权利,有资格去榕树下直接谈。

我在盛大文学经常跟我团队中所有人最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你去做决定,出了问题我担着。这是所有盛大文学管理层,最经常听到一句话。我说出了问题我来承担责任,因为你必须要自己会负责,如果什么事儿都交到我这里来做决定,第一我没有这个能力,第二我没有这个精力,第三我没有这个兴趣。

腾讯科技:盛大网络这两年职业经理人出走,像盛大游戏短短1年间,总裁、CEO双双下课,酷6更是高管团队大洗牌,而您这两年好像出来参加活动频率明显减少,甚至有传闻说,现在您每天是吃斋念佛?

侯小强:我确实在2011年有一个特别重要改变。我意识到我要从对外转向对内,从个人成就转向团队成就,从业务转向管理,从品牌转向绩效,实际上这是我一个巨大成长。这不是说明我淡出,恰恰说明是我深入。如果我每天只吃斋念佛,都不问公司的事儿,盛大今年怎么可能给唯一一个奖给我?

我本身作为一个从业务出身的人,我认为现在管理就是我最大的业务。

我经常跟我团队说的一句话,管理就是服务。我希望我藏起来,让我的团队去发挥,而我为他们服务,召之即来,呼之即去。别人对员工召之即来,呼之即去。我说我不是,我设定目标,给团队授权,让他们发挥,当我们的员工把我当成一个隐形人,找我的时候,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去,不需要我的时候,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我觉得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

咱们再换句话讲,我性格比较温和,不像别人在微博做个什么事我要去骂他,我跟他讲道理就行。我只要有了一个目标,我采用一切手段我都要达到。比如说有的互联网公司侵权,我绝对不是说今天吵一吵,明天吵一吵,后天吵一吵,不是的,我的目的就是要解决问题。所以你可以看到过去几年,对目标的坚持上,我比任何人都不会少。

腾讯科技:有时候在微博上经常会发现您的感悟及谈企业管理,是因为您在文学的管理风格发生变化?

侯小强:我认为管理就是最大的业务。对于一个CEO来讲,管理就是最大的业务。第一管理是我最大的业务,第二我其实每天忙得当然还是业务。因为管理不是抽象的,你每天坐在那里想一套理念。绝对是在业务过程中你自己的心得。没有脱离业务的管理,那叫空中楼阁。

早上财务要来找我,公关要来找我,起点的负责人,云中书城的负责人要来找我,我们要不断地去沟通。整体来讲,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本身来讲,我就是做业务起家的,业务的事儿绝对不会放过的。但是我也不能什么事儿都抓,我要让底下的团队发挥自己的力量。

腾讯科技:盛大文学业务众多,你有众多网站,也有线下出版业务,现在可能还进军影视。当这么多高管和您沟通比以前要少,中间也会产生分歧,像盛大文学上市还不是很顺畅,这个时候怎么平衡大家的利益。实际上,有离职高管就表示,高管离职并非偶然事件,而是双方积累的多年矛盾总爆发。

侯小强:我想是这样的,首先来讲所有人加入盛大文学时,都不是说得到一个许诺,上市之后你可以得到什么。大多数时候,大家加盟一个公司跟上市与否没有关系。所以我认为,大家来这并不是得到一个许诺,来了以后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我们有共同愿景,有一个共同爱好,我们都是做文学的,有这样一个凝聚力。

第二个盛大文学确实是在尽最大努力激励员工。

而且像盛大文学这样靠一年收入只有7个多亿的公司,我们像腾讯、百度那样激励,也不现实。盛大文学就是个小公司,是靠一千字两分钱赚钱的公司,是一个发展中的公司。我觉得我们所有人对此都应该有一个比较清晰认识。

如果说有人认为,你应该现在没有上市,你应该按照上市的情况,按照腾讯的一个标准去给我们,我对所有人的回答都是不可能。如果你不满意那你就走。我觉得这是毫无疑问的,你腾讯赚200个亿,我们赚7个亿,这不是开玩笑嘛。

我觉得所有的人,我深信一个有正常理性的人,都是可以理解。而且他也应该会对未来抱有期望。因为我们确实在快速成长。从愿景上来看,确实与个人的愿景能够契合。所以我深信我们的公司管理团队的人,应该对此都是深信不疑。

腾讯科技:从整个盛大集团来看,盛大过去一两年非常动荡,走了很多职业经理人,外界可能觉得有一天您也会离开文学,不知道您对这个事情怎样看?

侯小强:第一句我想说的,大家对盛大有误解。我就说盛大从收入规模来讲,依然在中国所有互联网公司里排在前面五位,去年有70个亿的收入。所以这个可能和大家一般感受会不一样。我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对更专注,更聚焦,更想得清楚的盛大这么有信心。

第二个对陈天桥有误解,大家认为陈天骄是个事必躬亲的人。我不知道他和别的公司是怎样沟通,我起码知道他和盛大文学是怎样沟通。

陈天桥对盛大文学的支持就两句话来形容,第一个词就是无条件信任,第二个词就是无条件支持。

不像外面说的,陈天桥是不是事必躬亲。陈天桥跟我三个月就见一次面,每见一次面我们可能吃一顿饭,开一次会。陈天桥一句难听的话没有对我说过。所以我觉得大家对他有误解。

我跟陈天桥聊天范围很广,时事、政事、社会都去聊,甚至有时我私人事都会去聊。在业务上,根本方向和大事陈天桥也会关心,但在具体事情上从来没有见他对我们指手划脚。

第三个我想表达,盛大过去这么多年来,人来来往往,走了一些人,原因很复杂。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说不定离开又回来了。况且每个人离开都有不同原因,不能给他戴一顶帽子,贴一个标签,一出问题就说这是谁谁谁的原因。这不公平。

至于我,我当然也想一辈子待在这个公司退休,但也未必现实。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和这个公司共同成长。这是陈天桥交给我的使命,我要不辱使命。

腾讯科技:最近一段时间盛大私有化,游戏业务给盛大供血不少,甚至影响到自身业务发展,边锋、浩方出售给浙报传媒,文学这块利润本来就很少,盛大如果私有化,会不会对你们业务开展造成一定程度影响?

侯小强:我只能说我目前没有感到这种困扰。还是我刚才说的,陈天桥对盛大文学的支持就是无条件地支持,无条件地信任。

比如说我们旗下一个公司发展很好,他就要求不断增资用于发展,有的时候口子比较大的时候,我会直接告诉陈天桥,陈天桥一定会支持文学管理层的决定。

腾讯科技:最近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文学是非常振奋的事情,您怎样看待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网络文学发展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侯小强:莫言说过一句话,网络文学势不可当,传统写作成明日黄花。我自己在我的微博上为了表达对莫言敬意,我认为他得这个奖当之无愧。第二个这不是莫言作品,和村上或者是谁的作品PK,而是他们的作品翻译出去后,如何保持汉语的美,汉语的韵律,汉语的习俗,汉语的文化,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与其说是莫言的胜利,不如说是莫言加翻译者的胜利。

第二个表达,诺贝尔奖毫无疑问是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奖项,但同样也是一个圈子化的奖项。所以我当时建议,如果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或没有得奖,理应有一个国际化团队。有一个国际化团队把他的书找到最好的翻译,找到最好的发行,找到最好的评论者。所以我认为他应该有一个比较好的经纪人。

第三个,莫言毫无疑问是中国写作水平最高作家之一。一个作家写得好与坏,与他在不在体制内没有关系。文学与政治没有必然联系。我也表达了对莫言最真诚祝福。

我认为莫言对中国文学影响真的特别大。如果要去评估他的意义,大家觉得比较抽象,就想想刘翔之于中国110米栏或对田径运动。李娜之于中国网球道理差不多。李娜之后中国打网球的就会多很多。莫言之后中国写作的人也会多很多,这是必然的事情。

大家都说中国文学在衰落,我觉得起码莫言打了一针强心剂,这是特别利好的消息。我那天晚上正好和版权管理司司长吃饭,我不停地在刷屏。我说莫言得奖了,我们俩还专门喝了一杯,庆祝了一下,我们特别真心地祝愿他。我想了想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可能会让中国人离文学更近一点。因为中国本来就是一个文学的国度。

过去我们从《山海经》恢宏的想象力,到《诗经》的一咏三叹,再到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再到八十年代中国文化意识流,当时几乎中国所有的作家都会用的那个开头,很多年过去了。我觉得西方刚打开的那扇大门,对中国文学冲击,包括九十年代末到现在崛起的网络文学,回归到《山海经》有充沛想象力的叙事传统,到今天莫言的写作,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实际上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学。莫言的得奖对每天被移动互联网冲击自己的眼睛,每天不断地被打破思考,时间被分隔的人们来讲,也许能够稍微静下心来,关注一下文学

腾讯科技:网络文学现在基本是一千字才几分钱,好多网络作家生活很艰难,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能否对这一现象有所改善?

侯小强:我们网络作家收入70万以上一年的大概有70个人,要比别人想象的要多。事实上,微博上两亿人写作也没一个人赚到钱啊。写作本身不一定只是为了钱,写作能够表达出一个思想,写作本身是内在的情感的抒发,甚至有社交。所以他是一个综合的东西,不要用钱一个维度去考察这个文学。

事实上,也确实不可能莫言得奖之后,就会让中国所有作家的生存境地,收入发生变化。但我相信这种变化,就像一颗小草,迟早有一天慢慢长大。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腾讯科技:您说网络作家短时间生存艰难现象无法改变。这涉及文学线上业务问题,付费这一块可能长期存在瓶颈,怎么才能打破这个瓶颈?比如说你们今年业务要继续增加几个亿?

侯小强:我们有一套机制产生高质量的内容,比如说连载,试读,月票,打赏,催更等社区应用,有编辑培训,有排行榜等作品崛起机制,还有微支付等商业元素。我们要不断优化我们的机制,确保产生多元化的高质量内容。这是我们的核心,牢牢不放。

此外要抓住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在传统互联网上我们一个月有6800万用户,只有几百万付费用户。但在手机上,光在中国移动(微博)一家渠道上,可能一个月也有七千万用户,但付费用户就有2100万。所以在移动互联网这种闭合的环境下,我认为对于网络文学来讲可能是一个机会。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发力云中书城的原因。

腾讯科技:云中书城用户量是1200万,数量已非常大,但相对于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比如像微信这种2亿的,还有不小差距,用户规模有何更快上涨办法?

侯小强:这是不一样的东西,微信是一个说话的地方,但写作不是我们的日常行为。腾讯的平台确实很大,我们云中书城从去年8月份才开始做,是一个无中生有的东西,像微信是在腾讯一个广阔的大地上茁壮成长起来的。

所以我们也很羡慕腾讯,但我们认为还是要保持自己节奏,而且最重要的我认为1200万也好,一亿也好,两亿用户也好,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我更关注用户体验问题。

腾讯科技:云中书城这块业务您更关注什么?

侯小强:我们专注的还是几个要素,第一个产品体验要好。第二个内容要足够强。在这个基础上,不断探索商业模式。

关于侯小强个人人性部分:

腾讯科技:您本人是一个佛教徒,每天吃斋念佛,那平时思考最多问题是什么?

侯小强:我不思考什么问题,我每天在念经,我个人有一点研究藏密。我认为藏密本身就是建立在直觉、占卜,原经文上充满想象力的一个宫殿。我不去思考终极问题,我到底去哪儿。因为很简单,从我决定信佛教时,我就没有把它当作一个人生哲学,说我要行善,我要调整自己情绪。当我决定佛教开始时,就打算毫无保留地相信佛教里面所说的一切。

比如说不堕入轮回,可能会有一个极乐世界,我就不会再考虑真假,我需要做的就是去念经持咒,经常有人说佛教不但要坐而论,还要起而行。我说起而行是毫无疑问的,但很多人说起而行的时候,不讨论坐而论。我觉得他就是没有理解到,他还是把它当成一个人生哲学。

我需要做的就是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起床之后就念经,我很烦琐地念经,甚至每天坐在车上的时候,我有自己的念珠,我108遍念百字明,觉得自得其乐。

腾讯科技:那您目前的心境怎么样?

侯小强:有人说念了经这个人就心如止水。我觉得我不是,在念经的过程中,你会发现有不同情绪,不同念头起来,甚至贪嗔痴的那些东西会不断起来,我觉得佛教说得很好,你在念经的过程就是在降服这些东西的过程。你在不断降服你的情绪,降服你的念头,降服你的贪嗔痴慢疑,降服这些的过程。

我念经的时候会对着镜子念,我就会看镜子中的那个人,我觉得那个人是个很陌生的人,我对着他念时,我就在想我是念给它的,要让他的贪嗔痴停掉。所以我会寻找一些有趣的东西,然后来加强自己的认知。

腾讯科技:您一般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是通过念经方式疏解工作中的压力吗?

侯小强:如果只是念经我觉得大家会觉得过上了八九十岁人的生活。我每天也有排的很满的社交,大多数合作伙伴都成为我无话不谈的朋友。比如说我每天走路,我每天必须要走一个小时的路。我是一个绝对的素食主义者,我也会放生,我会收养流浪的动物,我们家已经有5只狗、3只猫,我还养着14只流浪猫。我会不断地去做这些事儿,实际上就是说我有自己的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可以让我减压。

腾讯科技:您度过的时光中,您觉得最艰难的是哪一段,在这一段历程里面学了什么东西?

侯小强:我觉得最艰难并不是说某一段,而是说时时刻刻都有可能艰难。我是一个特别恐高的人,但有一次我被家里面人拉着坐上过山车,你知道吗,对于一个有恐高的人坐过山车是世界上最可怕的酷刑。我坐过山车有三个体验,第一个体验是当我登上顶时,觉得特别恐惧,我想我要完蛋了,然后突然放下来,我心里面平静下来。

紧接着第二个体验是又有一个更大风,这个时候我会发现这个困难、挫折是一波接一波。但是我第三个体验是,等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最终你还是会安全的。所以对于我来讲挑战时时有,我只不过是尽可能去让安全的时候早点到来。

如果说真的有一个特别艰难的事儿,人最艰难的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信任。盛大文学子公司林立,大多都是文人,创业者,大家都情绪化,怎么信任你。我觉得你要让别人信任你必须要有更强烈的服务精神,更真诚,同时能够反思检讨自己。很庆幸,尽管现在还会有分歧,但是大家能够互相信任,朝着一个目标使劲,一起努力,这成为我的成就感之一。

腾讯科技:对您影响最大的年时间来,您在盛大获得的最多的是什么,您给盛大带来最多的是什么?您最骄傲的是什么事情?

侯小强:获得最多的是机遇。盛大文学就是中国数字出版行业的缩影,这个国家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实验和资源都赋予给了我。我很兴奋。

我给盛大带来什么呢?我没有怎么考虑过,这要其他人评价。

我最骄傲的事情就是我们的管理团队风风雨雨,有挫折,有分歧,但能够坐下来,一起朝一个方向努力。

腾讯科技:您怎么评价您自己?我们经常形容创业者是这样形容的,是拓荒者,还有一种是优秀的执行者,您刚才说了陈天桥请您的时候已经规划了好多愿景,您是在执行,您怎么评价您自己的呢?我是一个很好的优秀的执行人员管理者还是一个开拓者?

侯小强:我觉得你很难把一个人分成两种人,规定了两种,然后说你是哪一种。我觉得我从加入盛大文学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没有把我当成一个职业经理人,我从来就是把我当成一个创业者,直到今天我依然可以这样讲。

了解盛大落寞原因,请点击落寞盛大:陈天桥只是战略家 创新项目多夭折

本文版权归腾讯公司所有,未经腾讯公司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immonz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