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争议徐茂栋:竞争手段被抨击 坚称仍将上市

2012年11月23日07:20腾讯科技[微博]雷建平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团购网站2年发展中,窝窝及其CEO徐茂栋无疑都是备受争议的角色:持续不断陷入抽奖门、挖角门、裁员门及大量消费者投诉漩涡,被指放“融资2亿美金”和“数月IPO”卫星。

争议徐茂栋:竞争手段被抨击 坚称仍将上市

腾讯科技 雷建平 11月23日报道

在团购网站2年多发展历程中,窝窝及其CEO徐茂栋无疑都是备受争议的角色:持续不断陷入“抽奖门”、“挖角门”、“裁员门”及大量消费者投诉漩涡,被指放“融资2亿美金”和“数月IPO”卫星。不过,进入到今年以来,一向高调的窝窝和徐茂栋突然变了,变得沉寂。直到近日,徐茂栋才站出来接受腾讯科技专访。

在资本趋冷的今天,团购各种乱象频发,行业大败局正加速上演,麦顿资本合伙人邱立平说,已没有几家有价值团购网站,就剩下三五家能存在下去。美团网副总裁王慧文表示,团购行业已进入分水岭中段,从群雄逐鹿向最后只剩下两三家过渡。

在剩下的团购网站中谁会最先倒下?在腾讯科技的走访中,来自投资人和团购CEO的看法是,窝窝资金最薄弱,在这个寒冬最有可能率先倒下。一位窝窝的对手说,徐茂栋自食恶果,当初急于挖苦拉手,导致如今人力成本居高不下,处境艰难,另一位对手说,窝窝资金早已紧张,只要一遭挤兑就会灭亡。徐茂栋一直在寻求并购。

窝窝的对手们看起来都对窝窝前景不看好,不过,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不愿以真名点评窝窝是非。在他们眼中,窝窝是一个让大家胆寒的对手。腾讯科技曾与一位投资人聊到窝窝和徐茂栋,就在文章完成,准备发布前夕,投资人打电话过来说,涉及窝窝的千万不能提及,徐茂栋是个狠角色,不好惹。

不过,徐茂栋直斥对手造谣,称窝窝资金在团购网站中数一数二,而且公司很快盈利。“窝窝真正发力比对手要晚一年,那群人以前经常一起开会,窝窝不参加。只是后来竞争激烈了,他们才没有聚会。”徐茂栋认为,窝窝不合群以及动了别人的奶酪是遭遇对手攻击的原因之一。

窝窝让对手胆寒还有其他原因,用徐茂栋的话说,窝窝敢说敢做,说白了,窝窝绝对不是软柿子,这让对手不敢轻易招惹,只能在背地说“坏话”。这点或许王慧文和拉手创始人吴波最有体会。在拉手和美团人员被挖严重的时候,王慧文曾扯着嗓子向媒体宣泄:“挖角不可怕,造谣不可怕,但将造谣加挖角做到无耻的程度就可怕了。”

在与腾讯科技的交流中,谈及这些问题徐茂栋始终有一套特别在理的逻辑,甚至相当有蛊惑性。徐茂栋认为,这一切都是对手的问题,包括挖人事件,主要是对手内部矛盾,而窝窝提供了优良的体制吸引了优秀人才的加盟。

窝窝现状到底怎么样?腾讯科技走访了窝窝北京总部,在上地一个几层的小楼中,窝窝各层都依旧的忙碌。偶尔在电梯中看到一个递交离职报告的员工,窝窝解释说,人来人往,这很正常。窝窝副总裁韦京汉说,徐茂栋投资了很多公司,有数十亿的身家、在北京有超过2000平方的豪宅,一句话窝窝不差钱。窝窝的对手则说,徐茂栋有钱不能说明窝窝没有问题。

复制分众模式引发争议:坚称自己遭误解

徐茂栋是山东日照人士,生得高大粗壮,说话时直视对方,语速快而不含糊,掷地有声,就像是一位坐镇后方的将军在指挥千军万马,很有气场。谈及如今窝窝和自己的低调,徐茂栋认为,这一切是回归自然,当初在一定程度上是“被出名”,是遭遇同行攻击。“我们用了很短时间就迅速做到行业前列,让原来第一成第二、第二成第三,那些人受到董事会和投资人压力,所以将压力往窝窝上转。窝窝不是想让自己出名的公司,我做窝窝之前一直非常低调。”

这也是事实,尽管徐茂栋在做窝窝团以前已经很成功,创办了齐鲁超市、凯威点告、分众无线、百分通联等系列企业,但行业中真正熟悉他的人不多,正是团购混战成就了他和窝窝。

徐茂栋快速崛起的手段无疑备受争议,窝窝团的诀窍在于,在团购大局未定之时,在很短的时间,厦门闪团、广西好乐团、吉林美美团、廊坊我的团、晋江一丸团、江苏汤团、江苏精彩团、上海团虾、长沙团客拉、石家庄乐团、0531团购等地方团购,及拉手网华东区的200人团队全被窝窝团拿下。窝窝团快速杀入团购行业前五。

这完全是复制过去分众崛起时的模式,此前,徐茂栋在做分众无线时乐此不疲,此番在团购行业再次使用,甚至被业内人士认为是老套,但的确很有用,不仅迅速改变团购行业格局,还对拉手、美团造成巨大威胁,甚至将拉手拉下了马。

这也难怪竞争对手会很不满,那段时间拉手、美团等团购网站的负面新闻满天飞,吴波、王兴(微博)这些团购大佬们一致认为背后始作俑者是徐茂栋。不过,徐茂栋一口否认,他说窝窝是因为在讲一个商城故事,讲一个发大量期权的故事,给内部核心骨干创业平台这些好的措施才吸引竞争对手的员工加入。

“我说上百人的公司一起加入窝窝,这就不是挖角,那就是拆迁了。”徐茂栋至今觉得很委屈,这句话被媒体错误地解读,而且放大。徐茂栋说,这群人最初准备加入点评,但由于其中一人加盟了窝窝,最后一群人都过来,上述挖角行动并非是窝窝刻意为之。

窝窝团的对手却不这样看,一位团购负责人说,窝窝直接给其公司核心员工发邮件,打电话,加盟窝窝不仅工资翻番,而且还给十万安家费。不然,别人在拉手、美团干得好好的为何要加盟市场排名靠后的窝窝?

徐茂栋曾对媒体表示:“窝窝团很像团购的联合国,原先的老人就80个,现在有5500人,美团、拉手、满座等大团的精英都在窝窝团,美团上海几乎所有骨干都来窝窝团;拉手200多名骨干加入窝窝团,满座的上海骨干、北京骨干、大连整个城市,几乎都在窝窝团,我是很开放的,全民创业,大家来都有期权。”

从拉手加盟窝窝的郑超也曾透露,“窝窝团一进南京疯狂挖我的人。我很好奇窝窝团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疯狂挖人,我所有的销售骨干几乎都接到了他们的电话,然后他们就挖到我头上来了,说自己是全国第一。”那时,郑超在拉手管辖区域的销售额是窝窝团的好几十倍。

创业家杂志曾指出,拉手CEO吴波一直未向销售骨干发放期权,而美团等几家大团对于上海、北京这样的战略要地往往控制较严格,市场和品控直接由总部抓,城市经理只负责销售,热血青年向前拼杀时难免感到有些掣肘。这为徐茂栋挖角创造了机会。

徐茂栋说,自己后来放弃了这一做法,甚至两人以上团队不再要。徐茂栋对腾讯科技解释是:考虑到了同行感受。或许团购行业市场环境突转急下是更现实的考虑。整个团购市场突然遭到资本市场唾弃,团购网站倒闭的序幕开始拉开。

那段时间有人爆料,窝窝团的裁员甚至有些不能顾及门面。在窝窝团北京大区9月份的第一批优化中,前台人员是第一个被优化掉,窝窝团北京大区处于没有前台人员的状态。徐茂栋也确认,窝窝在全国35个五线城市开始进行人员优化,整体裁员幅度在500人。

窝窝的对手们说,急剧的扩张为窝窝埋下隐患,甚至背负比同行更沉重人力成本,导致业务收缩,一位CEO说,销售们经常在一起抢订单,今年以来很少看到窝窝的销售。窝窝总裁助理杨国强对腾讯科技表示:“窝窝经营一直很正常,如果你不相信,去看看窝窝在好123、百度、在360的广告投放是否已经停止了。目前还有实力在这些媒体投放广告的团购网站不超过5家。”

徐茂栋对此回应说,窝窝已经开始改变,内部要求杜绝赔钱的单子。徐茂栋认为,行业误解了自己和窝窝。“你说窝窝的钱最少或者投入最少,这是错误的解读,我可以负责任地讲,窝窝拿到的钱肯定在行业数一数二。鼎晖进来前我们已投4000万美元。”徐茂栋说,窝窝现状的亏损幅度已经很小,已接近盈利,不久会宣布。

被质疑为最可能卷款潜逃老板 回应称窝窝坚决不卖

在与腾讯科技交流中,徐茂栋始终强调,不会出售窝窝,甚至要把窝窝做成商业追求和人生追求二合一。不可否认,徐茂栋在窝窝上花费了巨大心血,从百分通联套现后,向窝窝团输血了数千万美元,迄今为止,徐茂栋依然在投入,并持有窝窝超过50%的股份。

据窝窝团员工透露,徐茂栋是当之无愧劳模老板。他自己也说:“我不敢说我是公司绝对工作时间第一长的人,我肯定是第一长的人之一。晚上我很少8点半以前离开办公室,早上我肯定8点半到9点来公司开会。每个周末去一个大区,到员工宿舍里一起吃饭,一起开晨会。”

实际上,通过数次创业和出售公司,徐茂栋已是身价数十亿元的富翁,团购行业投资人都知道:徐茂栋不差钱。窝窝团副总裁韦京汉给腾讯科技看过徐茂栋在北京的豪宅,占地2000多平方,是上下两层的古典式别墅,放在大堂的数米长桌子,在整个大厅看上去像小玩具。徐茂栋的妻儿也早已迁到海外过上幸福生活,徐本人却一张绿卡都没有,还是地道的中国人。

徐茂栋本来也没有必要如此奋斗,早可以做个天使投资人,悠闲的过着半退休生活。不过,徐茂栋“变了”。他对腾讯科技说,窝窝肯定不会卖。“我前面的公司经营得非常成功,跟我干的创业者或投资人都挣了很多钱,但遗憾的是没有打造出一个基业常青的、可以长期存续的百年企业出来。如何打造一个基业常青的百年公司就成了我的一个梦想。”

这一点与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微博)很像,雷军过去投资很多成功企业,比如凡客、多玩、UCweb,也是金山软件董事长,但如今依然跟创业者一样,在小米科技每天工作至少15个小时。

对于这批人来说,钱已经不再重要,而是要通过创业为社会创造一种价值,要感受创业的快感,并通过创业奠定自己在将江湖的地位。如徐茂栋所说,对自己来说,钱已经不再重要,投一个项目回报多少倍,已不是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而是希望能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公司。

不过,颇具讽刺性的是,据说去年微博曾发起投票,中国团购老板谁最有可能卷款潜逃?窝窝团官方微博竟然把票投给老板徐茂栋。就算撇开这诡异的一票,徐茂栋仍然毫无悬念地以高出其他团购网站老板2倍票数胜出。窝窝官方称那一定是竞争对手的打击报复。不过,在团购行业,窝窝和徐茂栋的头顶上始终萦绕着一层负面的阴云,很多人都窝窝有一种排斥感。

通过创业套现,再创业再套现,徐茂栋在财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对于当初这样一个追求财富的人现在说改变,难怪外界会有质疑,认为窝窝会被出售,徐茂栋甚至卷款潜逃。作为一个商人,最求利益最大化天经地义。虽然徐茂栋称自己从来没有给自己贴上一个商人标签,从来没有数过钱,这些财富都是创业过程中自然累积的财富。到现在24券、团宝等曾经排名前十的同行已关张,但被投票最有可能资金链断裂和卷款潜逃的窝窝依然存在。

对于自己遭遇的“不公正”待遇和评价,徐茂栋曾表示:“非议窝窝团的大多是行内人,对手居多;攻击窝窝团的大多是对手,人才大量流失者居多。”当时有评论说,徐这番话的意思是质疑和非议窝窝的,要么不了解情况,要么对窝窝实力羡慕嫉妒,要么居心叵测。仿佛窝窝和徐一点过错都没有,都是对手这个“陪练”的错。

如今再次谈及对手的攻击,徐茂栋显得很淡定:无所谓。徐茂栋说,开始很在乎,也不太习惯,也不太理解,本来以为做互联网的人都是有学识的人,没想到小人不分行业。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腾讯科技惊讶发现,徐茂栋将窝窝在一系列事件中的责任撇得干干净净。徐也没有攻击对手,只是“宽宏大量”的表示理解。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ames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