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陈天桥的理想国:盛大绝对权威 被公司绑架

[导读]盛大自2009年发起扩张运动,在2012年进入收缩调整阶段。一个天才创业者,他的正确与错误对公司影响有多巨大。

  新计划

  陈天桥开始做减法,砍掉庞杂业务,组建新的职业经理人团队,这次变革能否重新激活盛大?

  陈天桥开始承认过去两年的扩张是场错误。

  他如此说,“我们不够聚焦”,“战略是对的,执行出了问题”。

  有些尴尬。盛大游戏上市之后,他就在筹划盛大网络的退市。按照他的理想,最终盛大将是一个非上市公司控股一批上市公司。游戏上市之后,文学上市,边锋上市。资本运作是陈天桥最毋庸置疑的能力,当盛大文学没有如期顺利上市时,他深受打击,之后私有化也变得更困难,最终边锋作价29.08亿出售给浙报传媒。

  一些新迹象现在看起来也出现了。2012年6月,陈天桥公开阐释盛大业务布局:在所谓的“艺术”层面,砍掉庞杂,只留下盛大游戏、盛大文学和酷6;在下半身“技术”层面,盛大在线一分为三,分别是支付公司盛付通、云计算公司盛大云和负责精准广告的盛大在线。

  随着谭群钊等人作用弱化,陈天桥的高管格局也第一次加入新鲜血液(这在那些诟病陈天桥只用老乡、同学和家人的人看来也算是件好事)。Tuoc Vinh Luong现任盛大高级副总裁、盛大在线首席执行官。此人原为雅虎全球高级副总裁,曾分管雅虎全球搜索,典型技术派出身。

  “Tuoc是个非常职业化的老外,他也是一段时期为数不多和陈天桥相互进行观念输入的一个人。”盛大内部人士表示,“盛大在线开放失败后,技术背景的Tuoc正好出现与他相互讨论如何调整团队,招募人才,选择技术路径。”

  Tuoc Luong有过一次公开讲话,或许这也能看做陈天桥对盛大在线的新思路:首先,转变理念、定位为技术驱动型公司;其次,挖掘数据潜力、利用搜索经验获得最大商业价值;最终变成一家全球化公司。

  陈天桥目前已经有了几位跨国公司的技术人才,除了Tuoc Luong之外,还有盛大在线的技术官朱敬同样来自雅虎,而盛大云的CEO刘文博来自于Google,另外据传原盛付通CEO王静颖近日也已被调动职务,新任CEO背景尚未可知。总之,这几位来自跨国公司的技术人才对于陈天桥将平台进一步技术化产生了深刻影响。“内容最终只是垂直业务,行业一变化,业务就可能被淘汰、死掉,一转型剩下的东西就不多了,没有沉淀,又要辛苦重新来。但是如果有技术支撑,失败了技术能沉淀,用户沉淀下,也还是有很大价值。”盛大云CEO刘文博说。

  目前,盛大云正在和酷6紧密合作。“视频数据量大,存储、转码、分发,这些大规模数据都需要云。”“我们最终目的就是把最好的内容交给用户,一旦和视频磨合成功,盛大云将进入游戏、文学。最终在盛大多媒体互动娱乐平台上服务中小企业用户。”

  这些想法最终与陈天桥殊途同归。在陈天桥公开介绍中,除了云计算,表现最突出的是精准广告业务,现在一个季度收入中,已有一个亿来自盛大之外的客户。盛付通,陈天桥更是认为这是盛大已有的积淀,只不过当年网游太高且太容易的收入让盛大无暇他顾,错失了一次重要机会。现在既然要决心干,凭着多年积累有什么理由不成?据说陈天桥在盛付通内部定下的目标是“一年做到第三,三年做到第一”。

  2002年做游戏代理时和韩国公司的三年官司,可能之后一直影响着陈天桥对于掌控力的认识,但平台路径的清晰让陈天桥对内容绝对控制少了执念。

  “陈大年创立掌门科技,第一次自己控股一家公司,盛大只是参股,这在以前不可想象。从这个角度看对盛大是个好的转变。”盛大内部人士表示。据知情人表示,现在盛大包括一些游戏项目都是可以讨论外部融资。

  除了技术团队之外,近日43岁的邱文友也加入盛大出任盛大网络集团总裁。邱文友是美银美林前董事总经理,与陈天桥认识将近十年。在这十年里,邱文友参与了盛大网络IPO、盛大游戏IPO以及盛大网络私有化,据说与陈天桥相知甚深,多年来一直在充当陈的幕僚角色。外界猜测,选择一位投行背景的人作为集团总裁,似乎意味着盛大真正开始实行陈预期的“小集团,大公司”的理念,集团只负责旗下各公司的投融资事宜。

  “邱文友到来,肯定会加快帮助盛大文学上市。其实,旗下三纵三横各个子公司没有上市的,可能都按照新思路,寻找投资。和以前事业部管理方式相比,现在寻找资本进入的确是更放开了一些。”上述盛大内部人士表示,“在2013年,盛大旗下公司都会有些大大小小的动作,游戏也会有大作上市,到时将是盛大走出低谷的时刻。”

  邱文友这样解释盛大的私有化:“现在互联网行业变化太迅速。从集团层面要有机制保证快速反应。而且上市后在资本压力下只能偏重短期利益。下市能成为‘冷净第三方’。”盛大目标最终是通过业务扩展打通产业链成为互动娱乐内容平台。

  这当然是一种美好预期。细数下来,盛大主要业务管理层都已经换成了职业经理人。对于陈天桥而言,这个调整结果当践行了他对前一阶段错误反思“错在执行”。不过,这个新管理团队,在多长时间内才能相互磨合与适应?对于强调执行的职业经理人来说,又如何驾驭陈天桥信马由缰的战略,并在此基础上完成陈为其定下的目标?他们不会赴那些先行者的后尘吗?

  陈天桥在高层管理者会议上进行反思。这不是他第一次此类举动,据说,2011年3月的高层年会上,陈天桥曾鞠躬道歉,说他意识到公司一言堂的主要原因在他。“道歉又怎样?也不代表这个东西后来就发生了改变。”一位离职人士不以为然,盛大虽然大起大落,但是却一直没有到窘迫的境地,没有大的困境,何来足够的改变动力?

  再度引爆盛大辉煌的火线在哪里?这不能仅再依靠陈天桥的天资。

  “亚马逊要向我们学习”

  专访盛大总裁兼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

  文_本刊记者 秦姗

  盛大文学是外界预期盛大爆发的下一个热点,具体说它有什么意义呢?

  邱文友:我们认为盛大文学是一个平台了。它集合了内容创造、生产、聚合跟分发,是一个内容的平台。现在的问题是,大家对平台的定义太混乱模糊了,如果大家对平台这个词都没有共识的话去谈平台是没有意义的。

  盛大从创业开始就抓定了是做娱乐内容的企业。我们和其它的一些公司没有那么强的可比性。我们大量地使用了互联网的手段和渠道去支撑分发我们的娱乐内容。

  如何看待盛大文学未来的空间?

  邱文友:未来空间会是无限大的。因为盛大文学不是一个单一行业,它至少代表了五个不同的行业。线上阅读代表PC互联网行业;移动阅读代表移动互联网行业;上面可以投放广告,这是网络广告行业;版权销售又涉及影视娱乐行业;线下出版是出版行业等等。以后可能还会有其它新的业务线被发展出来。所以当一个公司它代表的至少是五个行业,它的发展空间是无限大。

  文学上市对盛大最大的意义是什么?财务方面的意义有多大?

  邱文友:最大意义是这个行业是盛大所发明的,不是抄袭的,它是属于中国人的业务模型。现在这个市场和业务已经成型到了可以去上市的阶段。与其说这是对盛大的意义不如说对行业的意义。因为这个行业是我们发明出来的。

  它的定位是我们的战略核心资产,不是变现的工具,所以财务方面,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

  现在bambook回归到盛大文学将在商业模式做怎样调整,要彻底学习亚马逊吗?

  邱文友:不是学习亚马逊,而是亚马逊要向我们学习。文学跟电子书要灵肉合一。我们跟其它任何电子阅读器的厂商不同之处是,我永远不会把我们的电子阅读器当做单一的硬件产品去看。它必须要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躯壳。

  如果你把电子书定位成无线终端硬件的一种,那你就是直接跟手机、平板甚至手提电脑竞争,而这类竞争是铺天盖地、无处不在的;如果把电子书的定位区隔在所有无线终端的品类之外的话,那么它就只会增长不会下滑。

  大家都好奇为何陈天桥在这个时期引入一个投行背景的人?您的任务是什么?

  邱文友:陈总找我来是因为他要找一个投行背景的人。更重要的是我认识他十年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看到盛大从第一家公司做起做到今天变成一个集团。在这十年里,我们有无数的机会对市场、对公司战略、对竞争对手等方方面面有很多很多的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对公司未来的走向我们有相当高的一个共识。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陈总是认为在集团这个阶段能够找一个“冷静的第三方”。将来集团要扮演一个“冷静第三方”的角色,总揽全局,不管是在资本市场还是业务上让子公司独立去做。从我个人角色来讲,陈总想找个“冷静第三方”,对集团够了解,但他本身的背景是“冷静第三方”,做总协调和总执行管理的工作。

  我到盛大主要任务是对整个集团资源分配的科学化,使用效率最大化。从执行管理来讲,就是业务指标的精细化,管理跟踪的系统化。我们的新任务就是开放与国际化。对于开放的理解,首先是我们自己得有优秀的产品,如果想跟上互联网快速变迁的步伐,我们还要借力使力。如果有很好的战略伙伴的话,我们会很开放地跟他们合作。所有企业发展都是一个演进的过程,开放或者不开放从来不是说因为一个理念,而是企业发展阶段的问题和商业分析之间权衡的结果。

[责任编辑:skylei]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