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网络垄断新势力:自由与规范交锋 垄断难长久

腾讯科技[微博]苏格、罗松2013年01月12日07:17

[导读]微软曾借着强大市场影响力挤压对手,但却错过了几乎每一个数字时代良机,堪称互联网“四大天王”的谷歌、亚马逊、Facebook和苹果,都在致力于网络和科技创新,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会扼杀市场。

网络垄断新势力:自由与规范交锋 垄断难长久

腾讯科技 苏格、罗松 1月12日综合报道

2013年刚刚拉开帷幕,搜索界一哥谷歌(微博)就联手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世人面前上演了一幕温情戏。 经历了长达20个月的拉锯式反垄断诉讼后,双方握手和解,结束了这场让人倦怠又不肯移目的马拉松,也让“垄断”一词再次触动了业界的敏感神经。

如果你询问Twitter兼Square创始人杰克•多西:“这两个公司有什么共同之处?”他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它们都是公器”。扎克伯格可能也会同意这种说法,因为他花费了多年时间向用户强调:Facebook不是一个社交网络,而是一个“社会化的公器”。

企业家在谈到自己的产品时,总是用词讲究。“公器”看似是一种枯燥的概念,可是一旦擦亮双眼看破真相,就会发现它不过是“垄断”的面具而已——既没有被政府严格监管,也不完全受制于自身。

对于公器,扎克伯格也有自己的理解。2010年,当有人问道Facebook是不是一种需要管制的公器时,他狡黠地绕过问题回道,“有趣的事物可能会消亡,但有用的事物不会,这就是我理解的公器。”这些“有用的事物”对自己的定位往往是,让自己成为用户不可或缺的必需品。一旦大获成功,它们便开始以可怕的垄断者姿态出现在用户、对手和监管者面前。

创新和市场从来都不是呈现绝对的同向维系关系。堪称互联网“四大天王”的谷歌、亚马逊、Facebook和苹果,都在致力于网络和科技创新,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会扼杀市场。

顺应市场轨迹固然为佳,但是,是时候对它们做点什么了。

“垄断”揭底

推出有吸引力的产品往往可以使一个公司在市场中处于垄断地位,这早也不是什么新鲜事。1942年,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写到,“短期”垄断是企业的追求所在。为实现这个目的,它们会努力推动创新和收入增长。1970年代,这种市场策略成为商学院的一门学科,与法学院里面历史悠久的反垄断课程形成了对立。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夏皮罗等少数学者留意到新兴产业有着显著的特点,并提出现代意义上的垄断概念。斯坦福大学学者布赖恩•阿瑟(Brian Arthur)观察到,许多信息技术公司生产的东西越多,单位成本就越低。特别是软件产品——生产得越多,成本就会迅速趋向于零。这种利润递增被认为是自然垄断的标志。

随之,许多学者有观察到了科技企业的另一个特征:技术锁定和高昂的转移成本。一家企业一旦从IBM购入大量计算机,随后如果想改用其他供应商的电脑,将会付出巨额的转移成本。

然而,最为有趣的还莫过于网络效应所释放的巨大能量。1908年,AT&T董事长西奥多•韦尔曾指出,电话的价值在于与其他电话相互连通,连接在一起的电话数量越多价值就愈大。发明家鲍勃·梅特卡夫(Bob Metcalfe)在1980年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即网络的价值随着规模的增大而成倍增长,这也就是著名的“梅特卡夫定律”。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这种定律犹如一把双刃剑。科技在发展的同时,往往会产生先入为主的效应,使得经济的力量过早地推动行业的标准化和发展方向的锁定,即使有更好的产品也无法替代。如今无所不在的QWERTY键盘,布局设计的初衷是为了防止原始的打字机因为打字过快而卡死,然而随着大规模普及,即便打字机早已不断进化,高昂的转换成本还是使得QWERTY键盘成为了坚不可摧的行业标准。

微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行为,就明显将科技发展拉入了错误的方向。借助强大的市场影响力,微软挤压走了创新竞争对手,最为轰动的莫过于IE网景大战。以网景浏览器为模型,微软山寨了一款类似的软件——IE。凭借在操作系统上的主导地位,IE成功搭上顺风车,挤走了网景的市场份额。一开始,微软在法庭上输得一泻千里,被迫将操作系统和IE拆分。然而,2001年法院撤回了之前的判决,他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现实:在高科技行业,一旦一个产品或标准被广泛接受,它将在市场上或多或少地会变得根深蒂固。

尽管这种先入为主的原则会将产品推促成为根深蒂固的公器,但在以技术为导向的高科技行业,这样的根深蒂固只是暂时的,技术创新甚至会将这个领域完全推翻,这就是著名的“熊彼得理论”。

数字时代和互联网的突猛发展下,微软凭借Windows和Office依然大发其财,但却错过了几乎每一个数字时代的机遇。与此同时,苹果凭借出色的产品和销售方式,摆脱了濒临破产的命运,完美逆袭迅速崛起成为新一代大鳄。

网络时代新垄断

互联网时代似乎成了暴发户的温床,只要你能创造出好产品。谷歌就是其一,其他公司紧随其后,它们的共同点就在于,专注于创造网络效应。Facebook的业务建立在用户与用户的关系链上,一旦你建立起自己的社交网络,转移其他平台的成本就会增大。谷歌陆续推出了Gmail、Chrome、Youtube和Android等产品,建立起了用户难以割舍的网络。包括Yelp、Evernote和Airbnb等在内的后起新秀也在试图建立自己独特的生态系统。

与此同时,寻找和攻击垄断企业的软肋也越来越容易。在增长最快的新兴领域,获取垄断地位似乎是一个合理的目标。标准石油公司在行业内呼风唤雨36年后,司法部门才对其发送反垄断诉讼,微软诞生23周年时,联邦监管机构才正式起诉,而谷歌创立仅仅14年就接受到了FTC的“临幸”。

另一家行业大鳄Facebook的垄断地位也开始进入人们目光。这家今年2月将来9周年纪念日的公司已经渗透到用户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社会角度来看,它已经成为垄断性质的公器,每每涉及到隐私设置的改动都会掀起轩然大波,甚至有人呼吁政府将其国有化,地位可见一斑。

既然如此,我们应该怎样应对这些初露头角的垄断者呢?

回顾过往十年,监管机构的普遍态度是:少管闲事。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利用网络效应建立起垄断地位的巨头,尚未知道如何利用自己苦心经营的网络效应去盈利。微软直截了当的收费方式并不适合互联网时代的新垄断巨头。

以苹果为例,尽管它已经利用音乐、电影和应用建立起了庞大的网络帝国,但其绝大部分收入依然是来自于苹果硬件设备。谷歌和Facebook虽然通过广告植入带来了营利,在移动端上的业务却乏善可陈。市场是流动的,反复无常,以至于我们主动让市场牵着鼻子,不必担心陷得太深。

历史正在反复上演,互联网成功颠覆了报纸、广播、电视甚至电话的通讯垄断,新的寡头也在跃跃欲试欲将进行下一次颠覆。互联网公器时代的到来,并不是要求监管介入的理由。监管往往会让占据支配地位的公司保持现状,为搜索引擎制定规则只会让谷歌巩固自己的地位。

但是,认为自由市场主义能让一切问题迎刃而解是一种天真的幻想。通过规定网络世界发展的方式可以应对这种僵局。其中最为出名的为“网络中立”理论,不允许宽带运营商偏袒任何一家互联网企业。开源倡导者多克·塞尔斯则提倡,用户的信息应当属于用户个人,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应妥善保管用户信息,只有在用户同意的前提下方可使用。这种规则可以颠覆谷歌和Facebook等公司通过囤积利用用户数据来盈利的商业模式。欧盟立法机构近日宣布,将给予用户对个人数据更大的控制权,互联网公司今后要使用用户数据,可能需要获得更多的许可,正是顺应了这一法则。

另一方面,监管机构同样可以诉诸于反垄断法。尽管反垄断法似乎已毫无意义,但反垄断律师会不断挺身而出组织垄断,促进创新。历史已给与证明。美国司法部曾与IBM整整纠缠了13年之久,使得IBM不再将软件捆绑在硬件上打包销售,独立软件业迎来了蓬勃的发展时期;20世纪80年代,AT&T被拆分,为互联网的发展创造了广阔的空间。今昔的谷歌和Facebook能迅速崛起,苹果能走向复兴,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微软手脚已被捆住,不能再像十年前扼杀网景一样对待竞争对手。

虚拟世界的疆土正在不断被开拓,新的工具和手段不断涌现,在满足了用户需求的同时,也让企业能大赚一笔。然而,一旦一不留神让垄断者霸占了虚拟世界的疆土,那么机遇、创新和未来的经济增长都可能被压制。它们崛起的时候,我们击掌欢呼;它们骄傲的时候,我们指手画脚,这是应该做的。

未来之路充满不确定性,今天的垄断者,明天就可能成为历史前进车轮的牺牲品。那些看似可怕的公器一旦被自己的庞大规模冲昏头脑,自高自大,树敌众多,反垄断人士甚至都不用为它们操心了。

本文版权归腾讯公司所有,未经腾讯公司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责任编辑:samyao]

    阅读更多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