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起点动荡背后:资本、创业者和对手三方博弈

[导读]文学网站为了活下来,必须争取资本的支持,这就是资本与文学结合的核心原因,而文学是慢生意,资本追求增值速度,这又是资本与文学的根本矛盾所在。

起点中文网作为盛大文学旗下重要资产,其近期出现人事动荡,令后者的上市之路变数陡增,而起点创始人吴文辉意图另起炉灶的消息,更将对整个网络文学市场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作者,以及跟作者关系密切的编辑,是起点作为原创文学网站的核心。为此,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微博)正忙于四处“救火”,一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起点人员离职并非出于对公司不满,另一方面则向起点作者承诺:不会削减福利,福利制度会越来越好。

事实上,盛大之前也出现过类似事件。曾在我国视频网站中排名靠前的酷6网,在被盛大收购后,创始人李善友(微博)被指与盛大之间产生矛盾,最终的结局是李善友离开、酷6网退出市场主流阵营——这一次,起点创始人与盛大之间的矛盾,又将以何种结局收场?

盛大网络旗下的盛大文学在重启IPO之际变生肘腋。

有消息称,大约有超过20名起点员工集体出走,而起点创始人吴文辉则正四处奔走,并拟与百度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合作打造一个“新起点”。起点的全称是起点中文网,是盛大文学运营的原创文学网站,亦是意图上市的盛大文学旗下一项重要资产。

3月6日,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在致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表示,起点部分员工提出辞职,董事会已批准他们的请求,他自己将直接负责起点工作。

3月12日,侯小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承认确实有起点员工离职,但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总经理吴文辉仍然在职。

他表示,盛大文学已经建立了完整、闭环的生态体系,“就算其他公司进入这个领域,对我们也不会造成影响”。在他看来,起点已经建立起成熟的平台,盛大文学产业链闭环的建设,作者离开的可能性很小,但不排除个别作者离开。

他向记者直言:“你要是说完全没影响,那也不可能,但不是说走了几个人就会把这个平台毁坏了,这简直不太可能。”

事件的另一名核心当事人吴文辉对此事保持了沉默,并未接受记者的采访。

盛大文学曾在去年5月启动IPO,后因市场因素推迟上市,今年2月5日,该公司再次启动IPO。据媒体报道,盛大集团内部人士透露,盛大文学今年4月重启IPO的计划未变。

盛大文学“伤筋动骨”?

起点高层团队的变动并非偶然。

一名起点资深读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早在两个月前便知道起点会有动荡,“一些作者已经提前跟我们说,不会在起点更新文章了,而且还要跳槽”。

在业界看来,这次风波对盛大文学的影响 “不亚于一场7级地震”,根本原因在于盛大与创始人运营思路不同和利益分配不均。此前网络文学亏损时,创业阶段的各方尚能和平共处,而随着产业链的完善以及无线阅读带来的盈利,盛大文学和旗下子公司管理层间的矛盾日益加剧。

据盛大文学最新递交的F-1文件(部分美国以外上市公司向SEC提交的注册上市文件)显示,该公司估值8亿美元,2011年全年营收7.01亿元人民币,2012年第一财季,盛大文学主营业务收入为1.9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306万元人民币,公司首次扭亏为盈。

起点员工离职一事得到了侯小强的证实,但他强调,离职原因并非如外界所说的“出于对公司的不满”:“离职员工中的大多数人是因为家庭或其他原因而离职。能不能继续共事都是看缘分,我不会有任何强求和挽留。”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除去云中书城是盛大文学团队运作之外,其他部分均为投资并购获取,因此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内容的竞争矛盾一直存在,“尤其是起点和盛大合作较早,且是完全控股,吴文辉的资历可谓比侯小强还要深,不愿意屈居人下也是自然的,加上整个团队在公司内部地位非常高,发生此次集体出走事件也并不意外。”

该人士分析,起点人事变动,对盛大文学的影响将是 “伤筋动骨”的,“起点在业界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一套完整体系,并非其他子公司轻而易举可以替代。一旦其影响力被削弱,甚至是吴文辉再次创业,整个盛大文学的营收包括IPO进程都将受到影响。”

一位自称起点内部人士的网友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称,作为盛大文学旗下公司中的一家,起点贡献了盛大文学将近四成营收和数千万元的利润。并指出,在此背景下,起点的业务权限却被不断缩减,且待遇不公,这些正是起点核心编辑团队离职的主要原因,“当有着集团之名,且主力就是起点时,文学集团的全版权就成了对起点的束缚……算算起点先后被收走的版权有手机运营权、移动基地运营权、第三方合作版权运营权、影视衍生版权运营权等”。

该人士的说法尚未得到盛大文学方面的证实,但其所指被“收走”的版权正是盛大文学的“现金牛”。记者了解到,盛大文学的盈利主要来自在线收费、无线服务、在线广告和版权出售等。其中无线业务增长迅猛。该业务2009年的营收只有576.3万元,2010年达到6041.5万元,2011年该业务营收同比大增188.2%,达1.74亿元,这项收入主要来自电信运营商的付费内容分成。

对于上述网帖的观点,侯小强并不认同,他反问记者:“就像一份报纸,不可能每个版面都去配备单独的销售和发行人员,就算我给你起点手机运营的权限又怎么样呢?是你一家去跟运营商谈有底气,还是盛大文学带着全部的资源去谈有底气?”

他强调,起点是盛大文学的全资子公司,如果一味突出起点的贡献,对其他子公司不公平。盛大文学从一开始就遵循起点专注内容生产,盛大文学负责营销体系、版权衍生及品牌建设的制度,“我肯定不会因为起点的这次风波而改变这个制度安排,未来还是会坚持致力于做大做强产业链”。

作为盛大集团看好的 “潜力股”,盛大文学的“起点风波”显然已经被集团高层所重视。

3月11日,盛大集团CEO陈天桥开口“力挺”侯小强,称最近几年来,盛大文学发展跃上了新台阶,这表明侯小强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作为CEO是称职的,“在他的带领下,无论是盛大文学,还是起点中文网都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我们会全力支持他继续做大做强。”

侯小强紧急安抚作者

作者资源对起点乃至盛大文学有多重要?

起点资深用户张勇 (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读者看重的不是网站,而是自己喜欢的作者,“如果我喜欢的作者去了另外的网站,我肯定不会再来了。其他任何因素都无所谓。”他们这些重度用户也在关注着起点的一举一动,并围绕着“大神”作者(通常指分成收入达百万元以上的作者)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子。

然而 “大神”作者毕竟是少数,盛大文学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在其拥有的160万作者中,“大神”作者数量已破百。更多的作者仍在底层挣扎,并未获得令人艳羡的收入。

曾在起点中文网上发布过两本数十万字小说的周丽 (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签约的条件比较苛刻。比如5年内必须保证在起点首发,而且不得与其他出版社合作等,让我觉得难以接受。同时,由于起点编辑掌握了作品能否上首页、能否放在排行榜里的权力,让不少作者在写作之余,还不得不费劲心思‘讨好’编辑。”由于认为在起点写作并不能维持其基本生活,周丽慢慢也就放弃了这一兴趣。

此番起点部分员工离职将带走多少作者资源,成为摆在侯小强面前的一个巨大难题。从风波伊始,侯小强便开始频发微博希望与作者们建立“互相关注”,然后又紧急发布公告安稳军心。

记者了解到,起点已设立了创作扶持机制,希望以此改变作者单一依赖稿费的模式。具体操作中,签约作品开始销售并满足一定条件后,无论市场反响如何,网站方面均会出资为作家提供1200元/月的补贴。

此外,起点12日在“作者专区”发布的公告称,保证起点中文网、起点女生网现有的作者福利不会削减,同时,也正在紧急讨论更多的新增福利政策。“起点的福利只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全面”,“对于大家最关心的全勤奖、半年奖以及无线福利,我们承诺不会有任何削减”。

侯小强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承认,自己过去对起点“管得太少”,导致并未能直接了解到读者和作者的需求,“未来我会花更多的精力在这里,我希望作者在盛大文学这里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而对于外界“吴文辉获得百度数亿元投资并将自立门户”的传言,侯小强表示并不清楚,他认为,如果起点部分离职员工另起炉灶,盛大文学将不排除使用 “竞业禁止”条款,“盛大文学已经初步完成了价值闭环的建设,对于竞争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北京惠诚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竞业禁止’条款对起点离职员工重新创业是否具备约束力,由当初签订的劳动合同决定。如果有此规定,要看盛大文学对离职员工是否支付了补偿金。法律规定的适用期限一般是在离职后的两年。”

目前,吴文辉尚未从盛大文学离职。一名业内人士判断,“双方或许还在博弈中,到底多少人走,又能带走多少资源和作者,这都需要一个过程。”或许,这也正如侯小强所说,这次事件成为一个改善内部和完善细节的契机,“一面墙倒了,不如把它做成一扇窗户”。

市场竞争白热化

即便侯小强说来很轻松,但吴文辉的去向未定让此事远未终结。

业内则分析,起点的人事动荡与外界抛来橄榄枝不无关系。

百度曾饱受“侵权”指责,其与盛大文学之间的版权纠纷一直未停歇,直到去年9月,沸沸扬扬的作家维权联盟告百度文库案在北京市海淀法院一审宣判,百度被判向韩寒、何马、慕容雪村赔偿共计14.5万元。

但是百度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并不清楚此事。不过,该人士认为可能性不是很大:“众所周知,文学网站的核心在于作者,盛大文学目前已经掌握了大量原创作者版权,这并不是仅凭起点的核心员工能突破的壁垒。如果仅凭吴文辉的个人资源,估计也很难说服投资者。”

易观国际分析师孙培麟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百度也在有意加强版权保护,完善电子阅读盈利模式,百度文库的转型出路在于,采取 “获得授权+免费浏览+收费阅读”模式,即通过获得授权保障文库合法性,借此增强内容服务,对版权作品进行收费阅读,“这样一来,必然会与盛大文学直接竞争。因此,投资吴文辉的起点团队也完全有可能,意在借网络文学打造一个终端用户入口”。

而一位不愿具名的原起点共同创始人也对百度投资吴文辉一事未置可否,“还是应该让文辉自己来说吧,当然他现在还没有离职,不方便对外来讲。”

该人士认为,百度进入到网络文学行业是好事,行业参与企业越多,行业才会变得越繁荣,“但是也并非只有百度,应该很多家都想进来,因为数字文学是一个有巨大潜力和光明未来的产业。另一面来看,无论百度是否进来,都应该积极打击盗版保护版权”。

除了人事变动,盛大文学在市场竞争中也并非高枕无忧。

在盛大文学向美国SEC递交的最新F1/A文件中,根据艾瑞统计数据显示,按照营收计算,2011年盛大文学旗下五大原创文学网站,占据整个市场72.1%的份额,起点中文网、小说阅读网、红袖添香、潇湘书院、言情小说吧这5家网站的份额,分别为43.8%,9.0%,7.7%,7.0%,4.6%。

此外,盛大文学占股50%的晋江文学城,2011年占据8.1%的市场份额。完美世界旗下纵横中文网份额为4.5%,中文在线旗下17k网站份额4.3%。

可见在线网络文学领域,盛大文学保持了领先的位置,但在移动阅读市场却面临诸多挑战。除了电信运营商自建的无线阅读平台之外,iReader掌阅、91熊猫看书、QQ阅读、塔读文学等基于移动终端的阅读软件都在移动互联网上对盛大文学形成挤压。

在此环境中,原起点联合创始人对起点的前景表示悲观,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天发生的事情都有迹可循,我们看看盛大游戏,看看酷6,看看边锋,很容易就想到这是盛大文学的未来。”

2009年11月,盛大收购视频网站酷6网;2011年,酷6创始人李善友离职,酷6裁员20%。

孙培麟认为,此次起点人事动荡使盛大文学如履薄冰,侯小强一再对外发言也正是说明了他的紧张和在意,“不过文学是需要培育的产业,不能太过急功近利。这一点,需要盛大集团的支持,而不是快速推动上市获取回报”。

起点的竞争对手,17K创始人、总经理刘英以“血酬17K”的网名公开分析称,文学网站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在逐渐加大的成本压力下,为了活下来,必须争取资本的支持,这就是资本与文学结合的核心原因,而文学是慢生意,资本追求增值速度,这又是资本与文学的根本矛盾所在。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