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Ping > 正文

谷歌眼镜在中国:初见未来 但灵魂不在

腾讯数码[微博]吴彬2013年12月12日10:58

[导读]谷歌眼镜所配备的摄像头对于周围的人来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存在,它设计的太过于明显。

谷歌眼镜在中国:初见未来 但灵魂不在

吴彬/文

花费1800美元,历时1个月,辗转4人之手,谷歌(微博)眼镜来到中国。美国硅谷工程师手中的“至宝”到了我这最大的用途变成了摆拍的道具、朋友圈的新宠。

科技前进的脚步总会让你大吃一惊,从2012年Google glass诞生至今,可穿戴式设备络绎不绝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我总在说这样的一句话:苹果正在改变现在的世界,而谷歌正在改变未来的世界。谷歌眼镜的出现似乎预示着未来的大门正在慢慢打开……

谷歌眼镜在中国有多火?我不敢量化,毕竟我的生活圈相比14亿人口的泱泱大国来说微不足道。但在腾讯,它家喻户晓。当我试戴谷歌眼镜在公司走上一圈的时候,耳边传来的都是惊叹,“那个是谷歌眼镜吧?”、“看,Google glass”、“喔,谷歌眼镜”……而这些时候,我内心的虚荣感油然而生,未来科技带给我的第一印象竟然是如此的微妙。

如何证明你是科技宅?最好的办法是戴着谷歌眼镜自拍,发到你的朋友圈或者微博上,然后心满意足的等待着回复数量如连珠炮式的增长。别嘲笑这种“屌丝”心态,如果换做你,你八成也会这么做,因为我身边所有的人看到谷歌眼镜都是如此,“未来科技”在中国,第一站的体验是“到此一游”。

谷歌眼镜在中国:初见未来 但灵魂不在

谷歌眼镜对于人脸的宽度有限制,胖人带上去会很不舒服

谷歌眼镜是那种看到就会让人兴奋的产品,毕竟如此张扬的可穿戴式设备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尚属首次。工程师的头脑你永远想不明白,但那种“谢耳朵”的思维模式被谷歌眼镜体现的淋漓尽致:

你的脸型需要符合要求

钛合金打造的眼镜框架很轻且可随意弯曲,佩戴久了也不会觉得很累。但是谷歌眼镜对于脸比较宽的人是噩梦,比如图上的身高196的壮汉,带上去很不舒服。

请确定你的眼睛符合眼镜设定的焦距

谷歌眼镜依靠棱镜投射显示图像,但棱镜和眼球之间的距离固定,因此想要正常使用谷歌眼镜的人,要么是视力正常的人,要么必须佩戴隐形眼镜。经常戴着眼镜去电影院看3D电影的用户明白其中的感受。

镜片是装饰,可有可无

尽管被称之为眼镜,但实际上镜片在谷歌眼镜的结构体系中没有起到任何实际的作用,没有镜片谷歌眼镜也可以正常投影到你的眼睛上。这也让谷歌眼镜更换近视镜片成为了可能,而且由于所有的内部结构都在右侧,左侧只起到平衡性的作用,因此我相信把谷歌眼镜改造成七龙珠里面的战斗力探测仪也并非难事。

类似的问题在谷歌眼镜上还有很多,尽管已经是2.0产品,但眼镜的实际佩戴感受还是会让你把它和普通眼镜区分开来看待,归根结底谷歌眼镜数码的属性要远大于生活用品的属性,因为佩戴等设计问题,它暂时还替代不了眼镜,就像一部配了手写笔的平板不可能在现阶段替代纸质笔记本一样。

蜜月期总是短暂的,在初见过后,谷歌这个在中国听起来并不那么受欢迎的品牌给我留下的痛苦记忆远大于之前的美好。首先我不得不承认,谷歌眼镜确实是工程师产品,对于一个普通用户来说,尽管我用过很多新奇的数码装备,但谷歌眼镜还是费了我30分钟的时间才上手。

谷歌眼镜的核心价值所在全部基于谷歌的服务,比如搜索、比如地图,再比如Google+,可惜的是,迫于一些政策压力,这些服务在国内几乎没有施展空间,说白了,英雄无用武之地。当看着老外们在youtube上展示种种谷歌眼镜的用法,什么Google Now卡片推送,Gmail邮件提示,备忘录提醒的时候,我只能微微一笑,继续研究怎么能偷拍到最好效果的照片。

在美国,谷歌眼镜代表着未来代表着科技的前进方向,而在中国,谷歌眼镜能做的也就是装酷和偷拍,相比其1800美元的身价来说,体验前沿科技的成本确实有点高。

谷歌眼镜的核心理念在于让用户脱离双手去操控,你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佩戴它而不用去担心他会影响到你的正常行动。我尝试了在驾驶时佩戴谷歌眼镜,之前很担心因为要看投影屏幕而忽略了驾驶环境,从而使驾驶的危险性上升,但是实际体验之后的感觉很自然,自然到就像你在开车时会时不时的用眼睛看倒车镜一样。

用语音替代了触摸操作,几句简单的英文“ok,glass”、“take a picture”、“ call to XX”、“send a message”就能完成大多数的功能,这不得不说是科技带来的贡献。尽管手机上这项功能早已具备,但相比眼镜来说,我更乐意用手去操作手机而不是我的嘴。语音这项技术,结合到特定的产品上,才能发挥出它的最大价值。

然而语音也给我带来了不小的烦恼,如果要正常的操控谷歌眼镜,你需要用正常的音量和语速说出英文指令,而在谷歌眼镜的很多操作中,语音成为了人和眼镜唯一的交互方式。这件看似平常的事情,对于天生内敛的中国人来说,还是有点难度的,我甚至可以想象我在公交车上对着空气说英文,周围人投来的那种异样眼光。

当然语音并不是我不敢让谷歌眼镜在公众环境下使用的唯一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安全感”。这里所谓的安全感不是对使用者而言的,而是针对周围人群的。谷歌眼镜所配备的摄像头对于周围的人来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存在,它设计的太过于明显,以至于第三者与佩带人面对面的时候,很容易注意到眼镜上的摄像头,这样第三者就会从心里上产生莫名的恐慌。试想一下,你在公用的卫生间里方便,突然旁边的小便池来了一个带着谷歌眼镜的人,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如果是我,我会生生的把尿憋回膀胱,提上裤子立马走人。

我曾经尝试佩带着谷歌眼镜进入肯德基去点餐,当服务人员看到我进来的时候,马上表露出和其他顾客不一样的表情,我确定她看到了我眼镜上的摄像头。整个的消费过程,我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紧张和欲言又止,尽管我的眼镜什么都没做,但前置摄像头给人的那种无形的压力是可怕的。

谷歌眼镜的安全感问题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关注,由于眼镜拍照无声、录像私密等特性,它已经在美国的很多公共场所被禁止佩戴。而在更为保守的中国,这种安全危机更加凸显。当你在大街上戴着谷歌眼镜看到一位妙龄女郎的时候,我劝你还是摘了眼镜过过眼瘾就好。

很抱歉,在国内,我没办法体验更多关于谷歌眼镜的功能,当政策的壁垒筑起的时候,“未来”说破大天也就是一款数码产品。谷歌眼镜还在开发期,但软件商已经开始将谷歌眼镜当作是新的发展方向,谷歌官方认证的软件已经有几十款,这还仅限于美国本土的软件开发商,当谷歌眼镜有一天可以遍布全球的时候,这个数字将是惊人的。

话题回到最初,谷歌眼镜让一个生活在中国的普通人体验到了真正的“未来科技”,小时候用玻璃绑上树枝做战斗力探测仪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20年后类似的产品真实的来到我的生活中。在欣慰全球有谷歌这样的公司存在的同时,也很遗憾没有体验到其中的精髓所在,未来和现实的差距就在一条地下光缆之间。

[责任编辑:wenqizha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