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段永朝:纠结与反思的学者

腾讯科技[微博]王鑫2013年12月27日01:34

[导读]他的思考总是不太接地气。当2013年当互联网思维滥大街时,他却让人们多思考科技的毒性,提倡人们反思。

段永朝:纠结与反思的学者

学者段永朝(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 王鑫 12月27日报道

被称为跨界思想家的段永朝终于在2013年年底完成了他的第五本著作,书名暂定为《互联网前沿思想十讲》。

他心里明白,这本书又将成为书架上的一本小众书籍。

这个时代,尤其是互联网的圈子里,大家翘首以盼的是“干货”,尤其是那种学上几招就能出奇制胜的“武林秘籍”。至于“思想”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谁也无暇顾及。

段永朝目前的职位是财讯传媒首席战略官。早在他加入这家传媒集团时,他就立下了一个条件:不管事、不管人。“我不想成为事务性机器上的齿轮,陷入到这个过程中,对我而言非常无趣。”

反思背后的双重声音

一如科技行业里的人们是在创造技术和利用技术,段永朝乐在其中的,则是反思这个行业里的技术和人。

现实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他观察世界的角度。就在今年的一场大会上,一位听会者这样评价段永朝的演讲,“段先生认为工业时代杀死灵魂、驱逐灵性,他进而为神学与炼丹术招魂,否定当代科技问题,把信仰的缺失归结于科技对人类的奴役。这种无用的伤感与自我焦虑,并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

但另一方面,也有人感谢段永朝能跳出科技,真正来关心人。

一位投资人倾诉,每年投资几十亿、上百亿进入新兴科技产品,当这些项目都不得不服从于商业计划书和资本的力量时,迷茫感也越来越重,因为人在科技面前已经被排挤。

对于他人的评价,段永朝并没有特别在意。“对我的观点盲目叫好和盲目说不,都不是好现象。我的个性不是轻易告诉大家怎么办,更多的是反思。反思的不够,才会让大家在怎么办的过程中陷入争议。”

纠结中的坚持

段永朝希望大家有这样一个意识:每个人都是带“毒”的。

这种毒带有工业时代的特征,即我们期待确定性。比如计划主义、强调监测和控制。科技为这种“毒”插上了翅膀,它让人类被控制变得更加容易。当愉悦、快感和尖叫早已被程序所编好,人类只能是为一切设定的规则去疲于奔命。

这样的反思在很多人看来并不实用。当大家都期待着一位前沿思想研究者给予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时,段永朝也不免陷入一种纠结。

“我现在已经在演讲中注意去提供一些干货,上次在农行的演讲中,我还给大家讲了网上的一篇热门文章,叫互联网思维的独孤九剑,里面有小米手机、雕爷牛腩这些热门的案例。”

但他还是要坚持给大家提供思想。“如果思想不够、急功近利,过于重视解决问题,那么大家很快也会遇到天花板。”因此,在他的演讲中,始终有20%到30%的内容可能会让人听不懂。他坚信,先把这些种在对方的心里,总有一天大家会意识到它的价值。

“我不愿意在接地气方面陷得太深。我需要一个比较虚无和天马星空的自留地。”这种天马行空表现在段永朝的读书喜好上显露无疑。前一段时间,他发现自己对中世纪感兴趣,于是他买了一批中世纪的世界史、生活史、邪教和异教徒的书籍。

在段永朝的生活中,他有一个维持了三十年的习惯,每天睡觉前精读半个小时的书。摆放在他家里的十个书架的书还只是他藏书的三分之一。

人类世界的特点是,它总是具有重复性。在大量的阅读中发现历史的重复性,往往就会预见到我们即将面临的下一个问题。也许,这些就是段永朝反思的根基。

下一本书写什么?段永朝想了一个吸引眼球的话题——精神分裂。其实,这种话题也早有法国学者写过,书名是《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如今,在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的过渡中,人类或许又将陷入“技术主义与精神分裂”的漩涡中。

“我要帮大家释放出一种撕裂感,但别问我怎么办。”段永朝想留下那种不确定性,让世人能拥有超越控制之外的自由。

[责任编辑:alonliu]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段永朝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