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pbox和Uber:价值数十亿美元仍不堪一击

[摘要]现在的用户缺少长性。只要出现一个小小的问题,你苦心经营的一切就可能轰然倒塌。

Dropbox联合创始人德鲁·休斯顿(腾讯科技配图)

Dropbox联合创始人德鲁·休斯顿(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Kathy 1月16日编译

科技界著名撰稿人马库斯·乌尔森(Marcus Wohlsen)近日在《连线》网站发表文章,谈到知名初创公司Dropbox、Uber和Snapchat的脆弱性。这三家公司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业务单一。它们专注于某一项业务,力求做到最好,但这反而会是它们的命门,令它们不堪一击吗?以下就是全文摘要:

云存储服务商Dropbox上周五出现大规模宕机。该公司表示,这是因为它在更新其数百台服务器时出现了bug。但这不是一个小事情:Dropbox不仅要应付怨声载道的用户,还要澄清“宕机是因为遭到黑客攻击”的谣言。

在创业界,这样的谣言并不少见。问题出现了,让人心烦意乱;问题解决后,大家汲取教训即可。但如果你的公司是Dropbox,或者其他任何跻身10亿美元俱乐部的高科技初创公司,这种事情就会具有更大的风险。

跟业务本质有关的风险

Dropbox的宕机,以及Uber和Snapchat最近遇到的问题,展示了这种公司可能毁于一旦的风险。这倒不是因为它们具体做错了什么事情,而是跟它们业务的本质有关。

这些新兴的服务获得了大量投资。投资者把赌注押在它们的未来发展上,但这个未来是飘渺不定的。现在的用户,轻轻松松就会弃用一个服务,转投另一个服务。只要出现一个小小的问题,你苦心经营的一切就可能轰然倒塌。

最成功的高科技巨头,比如谷歌(微博)Facebook,有能力避免自己陷入巨大混乱,方法就是在足够长的时间里提供稳定可靠的服务。我们不可避免地对它们产生了依赖性。对于很多用户来说,除非Gmail整个帐户被删除,否则是不会考虑更换邮箱的。

但对于一些10亿美元级的创业公司来说,并不总是有这样缓冲垫来接着它们。如果它们跌到了地上,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

做一件事,做到最好

去年秋天,在接受《连线》采访时, Dropbox联合创始人德鲁·休斯顿(Drew Houston)承认,他的公司几乎没有出错的余地。如果Dropbox出现意外,即便只有一个用户的文件受损,就可能会破坏所有用户的信任。“就跟飞机操作程序似的,就算只是一个小错误,也会酿成大祸。”

Dropbox的风险在于它基本上只做一件事:在你的所有设备上同步文件。一方面,这种业务单一性让Dropbox获得了巨大成功,但不够多元化也是它最大的弱点。其他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现在也在提供大致类似的服务。如果Dropbox在这件事上失去了用户的信任,用户可以轻而易举地改用另一个服务。

上周末Dropbox只是不能访问,文件并没有丢失或遭到损坏。

休斯顿没有进行多元化,而是聘请了一流的技术人才(包括Python编程语言的发明者)来预防和解决可能发生的问题。到目前为止,这种做法的效果还不错。

上周末的宕机不会导致人们纷纷弃用Dropbox。因为该服务一直表现良好,很多人已经严重依赖它来整理和分享文件。Dropbox已经在用户中培养了一种信任。如果它当初把精力分散到其他服务上,削弱了对其核心服务的支持,那就不会有这种信任。

Uber的两种麻烦

叫车应用Uber正处在一个危机时刻。过去几个月里,很多人对该公司的“峰时定价”(surge pricing)策略抱怨纷纷:闹雪灾的时候,或者节假日期间,会出现人多车少的情况,这时的租车费用就会飙升。

此外,Uber还引发了另外一种愤怒:巴黎媒体Rude Baguette说,法国示威者们正在用扔鸡蛋、戳轮胎、打破窗户的方式攻击Uber汽车。Uber也证实确有此事。

因为Uber这样的app服务,正在颠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美国一些城市的出租车协会也开始向法院和市议会寻求保护。

“峰时定价”和跟出租车行业之间的冲突似乎是两回事,但它们都反映了Uber的选择带来的后果。

Uber 的选择

像Dropbox一样,Uber也执着于做好一件事,也没有进行多样化。其实它只要放弃“峰时定价”,人们对此的抱怨就可以快速消散。在有些城市,出租车协会已经出面反对Uber,那么它只需改变一下服务政策,就可以解决这种问题。但Uber没有选择这么做,因为在其直言不讳的首席执行官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眼中,这么做会损害Uber事业的基础:提供出色的叫车服务。

Uber表示:“峰时定价”是为了激发供给和抑制需求,以确保两者相匹配。否则想叫车的人就叫不到车。上个月,纽约出现暴风雪期间,Uber车费涨到了平时的7倍,卡兰尼克告诉《连线》杂志:跟Uber根本不能提供车辆相比,“峰时定价”对Uber的负面宣传算不上什么。

“如果你的服务不可靠的,你就会失去用户。”他说。“无论是在哪里,都没有人说过Uber不可靠。”

如果叫不到车,或者车姗姗来迟,那么Uber还有什么理由存在呢? 卡兰尼克很崇拜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索斯。亚马逊现在的业务非常多元化,但如果它不能准确迅速地配送网站上的订单,那它就会倒台。

Uber认为自己的租车服务跟亚马逊的服务是类似的:如果车没有出现,就相当于你在亚马逊下了订单,货却没有送到你的家门口。这就是为什么Uber认为自己不能妥协的原因。

是固执还是傲慢?

所以Uber把精力花在跟监管机构合作,以便让它们容纳Uber现有的服务上,而不是花在改变自己的工作方式上。作为一家公司,Uber既是算法设计师,也是出租车服务提供商。

在街道上,Uber引导出租车在某些时候开向某些地方。在其位于旧金山的总部,一个由数学家和数据科学家组成的团队正在思考如何引导它们,这个任务并不容易。

法国推出了新法律,要求司机在等待采取预约,乘客之间15分钟。但该公司已经呈现出挑衅不愿意把约束自身。

这样的固执常常被视为傲慢:高手云集的初创公司认为自己凌驾于规则之上。Uber的选择在Twitter上遭到了非议,在市政厅受到了抨击。但是,跟用户打开Uber应用,却看不到地图上有出租车相比,这样的结果也不是很糟。前一种威胁是可以控制的,第二种则生死攸关:用户只会打开另一个应用,看看Uber的竞争对手是否有车。

Snapchat的消失

跟Dropbox和Uber相比,“阅后即焚”图片分享应用Snapchat的脆弱性近日暴露得更加明显一些,而该公司的应对方式也非常糟糕:不久前,一个黑客团队利用Snapchat的一个已知安全漏洞,泄露了数百万用户的电话号码。 Snapchat联合创始人兼CEO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面临着大量令人难堪的批评,但却没有迅速道歉。

如果一家公司,其全部业务都是围绕着“隐私”建立起来的,泄密事情肯定会严重威胁到它的生存——尤其是在这么多公司都在尽力提供类似服务的情况下。

Friendster就是一个前车之鉴。在Facebook称霸之前,Friendster就是当时的Facebook。 但当它的服务令用户失望的时候,Facebook就逐渐取代了它。

对于Snapchat来说,做出有诚意的道歉不是为了礼貌,而是要表示它认识到了辜负用户信任的严重性,为了确保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跟Dropbox和Uber一样,Snapchat赢得用户的喜爱也是因为它在某个业务上做得非常出色。如果它在这个业务上搞砸了,用户对它的爱也会消失无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lon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