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通信 > 正文

上海贝尔袁欣:被WhatsApp震动 设备商要快要轻

腾讯科技[微博]李广2014年02月26日14:12

[导读]这些事情其实也逼着我们要变得快。要更加快,我们就要轻资产。

上海贝尔袁欣:被Whatsapp震动 设备商要快要轻

腾讯科技 李广 2月26日发自巴塞罗那

国内虚拟运营商牌照陆续发放,网络虚拟化渐成趋势,Facebook 190亿美金收购WhatsApp……面对纷至沓来的科技热点,通信设备商上海贝尔的董事长袁欣如何看待?

近日,袁欣在MWC期间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系统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 Facebook 190亿美金收购WhatsApp的触动:我们被禁锢了

确实有触动。Facebook它是个社交网,它的商业架构上有什么特点?我觉得很大的一个启发就是在于它是一种轻资产的运作。我们是重资产。它实际上是建立在我们这个架构上再启动这些事情的。所以这个对我们是一种触动。

商业模式的颠覆市场上投资者是能看见的,WhatsApp 50人的公司,轻资产,我感觉这个触动不仅仅是对我们这样的企业,对全球都是这样的。我们实际上已经被禁锢了,在原来的圈子里面一直在思考,在运作。

我感觉更大触动是他们对商业模式的冲击。实际上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讨论最多的,除了WhatsApp的案例以外,还有一个案例就是余额宝、打车软件这种案例。从支付宝到余额宝,它进入到了财经领域,打车软件进入到了传统的出租车领域。但这种冲击对中国整个行业而言也是好事。

这些事情其实也逼着我们要变得快。要更加快,我们就要轻资产。一个传统企业自己的变革要做到脱胎换骨是很难的。这个阻力不光是个人。整个行业,包括我们自身的团队,大家必须要习惯这种变化。

-网络功能虚拟化(NFV):未来采购设备的比例就更小了

电信网络虚拟化是最近两年的热点,一旦虚拟化后,就是通用设备+软件的模式。这意味着未来整个网络运营的方式会发生变化,商业模式也会跟着变化,公司的人才结构和采购方式也一样要变。

比如,以往电信运营商在采购设备的时候是买一个一个的Box,未来虚拟化后采购Box的比例就更小了,未来可能是会购买软件。但设备商怎么去建设新的商业模型,可能是购买软件的服务费用,或者与运营商分享收益等等。

比如现在我们的网络是按照不同区域划分的,将来虚拟化后,我可以跨地域来调动全网的资源。这就会对整个网络的运营机制带来巨大的改变。这可能是两年三年后的情况,但它是整个产业未来的趋势。

比如对人才结构而言,虚拟化后会有更多真正的融合,人才需求的知识结构和技能会不一样,产品软件和技术服务的观念也会不一样,这对我们传统的人力结构冲击会比较大,对整个通信产业链而言,也是一个全新的观点。

-电信运营商的未来?要彻底向流量经营模式转变

我认为电信运营商从传统语音业务模式,要转变成真正的数据经营模式。我们在这一关还没有走过去,无论从技术,这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走过这个坎儿,踏上这个平台。

现在中国移动(微博)的LTE网络建设速度很快,明年要做到70万到80万的基站,这个量就等同于GSM的量。但GSM的80万基站是冲着语音去的,现在的80万基站是为了流量, 80万够不够,我觉得是个问号。

未来基站的流量覆盖能力足够了,但流量计费的商业模式如何做,推广如何做,都是有很多问题的。比如,你怎么监控这个流量,你怎么确保流量的质量,你怎么计价这个流量?从网络运营、从商业模式,从电信运营商的内部经营模式上还是需要进行很多的转变。

我倒是很主张中国运营商快速地向流量经营的商业模式和管理模式转变,包括知识结构和管理方式都要转变。我觉得越快越好。美国的AT&T包括Verizon以及Sprint都是非常快速地在进行转变。这种转变越快速越坚决,将来面向OTT的竞争时就越主动。它的商业模式的转换越快速,它内部的良性循环也会很快。

-上海贝尔的未来?两条腿走路

我的一个基本观点是上海贝尔要两条腿走路。在对外合作的体制下(与阿尔卡特朗讯的合资),我们能不能更进一步地在体制上和机制上进行优化。

比方说你可以看出来50对50的股权架构中,对运营决策还是会需要比较多的时间进行协调和沟通。我觉得这种合作模式要延续,不断地深化的。这当中能不能找出一条路来做,我觉得双方股东应该有这个远见,双方也在进行探讨。

我们的另外一条腿,所谓国企的平台也应该有进一步深化,要有和市场接轨的概念。否则,我们是没有竞争力的。体制、机制对一个业务,对一个技术和商业模式的成熟都是非常重要的。

-如何应对通信设备行业天花板:能不能跳出B2B?

面向未来你要做什么,我们现在也碰到一些瓶颈,这确实是现在我们要进行思考的问题。所以我相信我们同行同样也碰到了这些问题。我们也在做一些尝试。比如我们现在只是做运营商级的,未来能不能做到企业级的?

我觉得未来的突破无非是三种模式。一个是你的客户群不变,我得找新的东西,新的技术来适应它的需求。第二个是我用我现有的技术,再加一些增值的能力,来拓展我的新客户群,从传统所谓的B2B能不能做到B2C。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我两个都不是,完全跳出去,寻求一个新的领域,就是我用新的技术进入到一个新的客户群,新的能力,新的技术进入到一个新的市场,实际上也就是这三种模式。当然第三方式的风险是最大的,因为你既没有这方面的技术积累,也没有这方面的市场经验。

但市场又逼迫我们要突破自己。如果你还是聚焦现有的技术,聚焦现有的产业(指通信设备行业),也是可以的,你只要咬死自己前三甲。最多你不能是老六。如果是老五,你还能分得一杯羹。但这只是保命的概念。

老三还能够比较有作为。所以上海贝尔在传统的领域当中是要进前三甲的,至少要做第三名,我们现在还有一些差距,在中国市场,我们要做到第三名。

[责任编辑:lincelko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WhatsApp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