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科普中国 > 科学聚焦 > 正文

与专家面对面现场实录:聚焦中国高铁

科普中国2015年12月28日16:12

[摘要]为什么要修建中国高铁? 高铁修建有何紧迫性?高铁建设有什么技术特点? 开展高铁外交的意义在哪里? 我国铁路技术的未来发展趋势是什么?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承办:腾讯

时间:2015年12月5日上午(周六)10:00至11:30

地点: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沙河校区实验楼4 205

主持人:

赵 榕 中国科技馆

讲座专家:

王梦恕:中国工程院院士

与专家面对面现场实录:聚焦中国高铁

“与专家面对面”活动现场

赵榕:欢迎大家来到由中国科协主办、腾讯承办的科普中国科学为你解疑释惑——与专家面对面系列讲座,今天主题是“聚焦中国高铁”,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中国工程院的王梦恕院士,大家欢迎。王梦恕院士是著名的隧道工程专家,现任北京交通大学博导、教授,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在隧道及地下工程的理论研究与科学试验、开发新技术、新方法、新工艺,指导设计、施工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推动了中国隧道建设技术的发展。今天讲的是中国高铁,首先我请王院士我们定义一下高铁概念,很多人对高铁大家都知道是高速铁路,到底什么算是高速铁路、什么不算,稍微给我们简单科普一下?

王梦恕:很高兴今天利用周末跟大家交流,其实跟北航接触很多,上次在北航开会研究北航跟企业合作问题。当时北航副校长就发言,我们北航有三种毛病,第一个心脏病,就是发动机是别人的。第二是皮肤病,机身材料也是国外运输过来的。第三个神经病,控制系统也是国外的。大家笑了。铁路我们可以这么讲,现在我们高铁上面跑的都是中国的机身。高铁的建设到现在,国外记者问我:你们现在给国外专利费给多少?我说我们高铁是零,整个铁路的发展都是零,现在高速公路跑的是什么,很多是国外的汽车。现在国外来了将近上百企业在中国占了多少资源、占了多少能源把这个汽车做出来,但核心技术没有掌握住。所以每年我们向国外支付的汽车专利费将近一万亿元。

我现在是人大代表,在做中国青藏铁路建设时我们上了14万人,那是气温很低,氧气比现在低了一半,缺氧很厉害,如果一个年轻人上去以后,气温变化很厉害,如果感冒不及时处理,用不到一个礼拜就脑浮水死亡。我们西南交大一个刚毕业的学生,礼拜一上去的,礼拜天运下来就死了。那时候我们想很多办法,我们必须每50公里建一个高压氧舱,这样我们14万人没有因为高原缺氧死亡一个人,相反汽车爆胎死了100多人。汽车四个胎要控制住,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后来大众研究,大众是大型企业,一汽没有解决,二汽也没有解决,最后是一个私人企业,我们叫民营企业解决了。

赵榕:咱们国大型汽车企业比不上民营企业?

王梦恕:对,民营企业,很能干,也灵活,做汽车相关设备很多。相比在我们高铁职工,200多万运营职工还有五六十万从设计到施工制造的职工,这些人把我们铁路从每小时30、40公里到100公里,现在发展到每小时超过200公里,在世界上定义每小时超过200公里的速度叫做高铁,现在我们国家200公里以上的高铁现在有1.9万公里,1.9万公里超过全世界高铁一半以上,全世界高铁加起来还不到我国的一半,我们速度平均两个速度,一个220公里每小时,叫做城际铁路,这是经济速度,空气阻力系数只有30%左右,因为机头阻力很大。我们第二位速度是按350公里/小时机车来制造的,运行速度定的是320,我们现在按300公里/小时运行,做一些实验,阻力系数达到80%,这个速度是咱们定的,世界上定的最高速度是300公里/小时,我们想逐渐提到320公里/小时做实验。

赵榕:您说咱们铁路跑得越来越快,实际上咱们修高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几年前大家说高铁很稀罕转眼遍地都是,各地都在上高铁,突破了世界技术。咱们讲完高铁的定义,能不能讲讲修高铁的意义在哪里?我们为什么修这种高速的铁路?

王梦恕:我们在铁路发展过程中进行了六次提速,从80公里速度提到120公里速度,若再往上提到200公里的速度是很难实现的,相线半径太小,速度提不出来。高铁提到200公里速度时要求我们线路半径不能小于四千米。

赵榕:铁路不能太弯。

王梦恕:弯不能太弯了,不能超过4千米。300公里速度区间半径不能小于7千米。另外坡度,现在上坡下坡速度问题太多了,有时候这个坡度一定要长坡,而不是经常换长坡、短坡的,长坡我们定千分之十八到二十以下,基本上是千分之六到千分之十左右。这样才能进行快速运行。

赵榕:要求这么高,是不是很难修。

王梦恕:由于我们国家面积很大,南北方向将近5200公里,东西方向将近5400公里,而且山区很多,城市很分散,城市间距离和差距很大,由于交通不便出现很多问题,造成我们整个国家发展不平衡。在这个情况下必须加快铁路建设、必须要建设高速铁路,我们以高速、快速铁路为主,一般铁路为辅,快速铁路定的是160到180公里/小时,低于120公里/小时的我们叫做一般铁路,现在我们老线基本上逐渐提到120、140到160公里/小时。

赵榕:原来建的铁路基本上属于一般铁路,最高也就是每小时120公里左右。我还听到一个概念高速铁路,有一个重载铁路,这是什么概念?

王梦恕:重载铁路是货物运输,运煤运矿石。去年开始一年烧40亿吨煤,铁路运输将近一半20亿吨,一半由公路运输,这是不合理的,用优质的油拉优质的煤,严重浪费资源,用高速铁路运煤一吨一公里6分钱,汽车运输一吨公里为6毛钱,差了10倍,把整个公路路面破坏了,安全很危险。今后为节约能源,保护环境,必须要用铁路运煤,重大的集装箱运输也要改为重载铁路运输。铁路为什么要发展,这是一个原因。另外高铁建成以后,现在把整个城市拉近了,拉近有很多好处,这样我们整个物流、客流、资金量、信息流这些都很简单了。一些大城市可以分散成中小城市。像北京房子很贵,一拉近,北京到张家口到石家庄也就是一个小时,到时候很多人可以到那买房子,大城市不要集中在一起,各个省之间均衡差距缩小,这样整个改变我们的国家的合理发展。现在大家出行,休闲应该是靠铁路,距离很远超过1000公里可以用飞机。

赵榕:我直接坐地铁到北京南站然后再坐高铁就走了,非常便捷。王老师,咱们说了高铁好处,立项的时候遇到什么困难,都是怎么克服的?

王梦恕:高铁经过大家实践证明,人民很满意。像春节堵车解决了,我们高铁单线路运行一年是八千万人次,密度定为6分钟一趟车,实际上三分钟一趟车,也可以加密。大家觉得非常方便,像公共汽车一样,目前我们高铁的大网订为以北京为中心,所有省会除了乌鲁木齐、拉萨以外,应按8小时可以到北京,现在有28个省会已经和北京联系起来了。还有西南、西北正在施工,我们全国30多个省市会全部跟北京联系起来。

赵榕:到海口呢?琼州海峡什么时间修?

王梦恕:琼州海峡仅宽28公里,是一个小海峡,等高铁环形铁路建成运行后,就可以从中线修海底快速铁路隧道,拉近海口至北京的距离。现在所有省会到北京都在修,如成都到西安原来十几个小时,现在将铁路下穿大山拉直后,由原来八小时降为三个小时,再加上西安到北京开通了,仅需7小时就可到北京。

赵榕:我一直听您说一个词拉直,为什么我们现在选线必须拉直,是不是技术含量非常高?

王梦恕:因为以前我们整个隧道的发展很慢,如1950年的时候我们6年才能打通2公里长隧道,非常慢,所以宝成线这条线路标准很低,线路很慢,就是因为隧道原因。后来由于技术提高,到60年70年代6年可以打通6公里长隧道,这样线路标准提高了一点,速度和运量还不高。80年代隧道技术进行了很大创新,改变了整个隧道施工理念和方法,在衡广复线上修建14.3公里特长双线大瑶山隧道,用了6.5年建成。现在从大理到瑞丽开工了,这有条34公里的隧道,用TBM法和侧壁法施工,定的时间是六年半。可以说没有快速隧道技术的建设,就没有高铁。

赵榕:这个地方大家熟悉,是咱们的抗战之路,那时候叫做滇缅公路,那时候和日本打仗牺牲特别大,是中国跟外界唯一交流的羊肠小道,现在用快速铁路取代公路,计划6年半建好,对吗?

王梦恕:很对,我们现在整个隧道技术是很高的,我们在跟印尼投标,印尼高速铁路是150公里长,也没有多少桥梁和隧道,日本要投标,我们也投标,当时内部计划是150公里一年半可以建成,我们放宽到三年建成给印尼,而日本计划搞六到八年,我国造价一公里定0.3亿美元,他们定的是0.5亿美金,价格比我们高,并且速度比我们慢,能给他吗,日本也没有做过热带高速铁路的修建,我们在海南省做了250公里速度高铁修完了,而且很好。我们投标成功,因为印尼华人很多,我们要进去是通过高铁带动华人投资,是为了支持印尼,这时候我们不要你的钱,我们跟印尼公司合作,这样建成以后我们合作经营,把钱还给我们,也培养了他们的人才,提供了很大的就业条件。类似这样的情况在高铁出去很多,任何人也比不过中国,用我们的标准,用我们的技术,用我们的设备,达到这三条就干,不达到这三条就不干,许多国家都同意我们的条件。

赵榕:都说一流公司做标准,咱们现在属于制定高铁标准的国家,前提是咱们高铁技术领先了。讲一讲我国高铁的技术,现在处于什么位置?

王梦恕:高铁现在标准都是中国制定的。现在轨距标准是1435,我们按照这个进行设计,进行机身加工,施工。俄罗斯他们轨距是1520,他们做得比较宽,大一点,现在莫斯科到喀山用我们的标准,700多公里,现在已经准备开工,是由我们设计,高铁的所有规划设计、初步设计由中国完成,我们通过设计把我们标准、技术、装备用上去,“一带一路”的轨距统一到1435,其它国家不用规距,自成自己的独立网络,我们这个路网从莫斯科到喀山到阿拉山口进入新疆,新疆阿拉山口到乌鲁木齐也就是700多公里,这个打通以后,那就是30个小时可以到莫斯科了,以前线路到满洲里换轨,从1435换到1520,单向需7天才能到达莫斯科。

赵榕:我记得我父亲留学从莫斯科经过俄罗斯回来七天,中间拜访乌兰巴托,快到乌兰巴托走了三天多了,食堂小卖店什么吃的都没有了,咱们这30个小时就没有这个问题。

王梦恕:我们技术很高,现在像美国想把地铁所有车辆让中国制造,中国车辆我们就提意见,我做好以后你要用轮船运输,我们建议我们工厂建在美国,减少运输消耗和损坏,美国从来不想把工厂建在自己的国家,因为怕污染、用它的能源,但是现在他们答应我们中车花七千亿美元在美国建厂了,我们建厂以后制造车辆直接提供给美国。大家知道美国是27.2万公里铁路运输里程的国家,我们国家现在才10万公里,到年末我们可以到12万公里,2040年计划达到17万公里,我们有13.7亿人口,铁路才10万公里,与人口只有3亿的美国相比,我们的铁路建设还需要大发展。

赵榕:还有很大空间。

王梦恕:美国为什么这么多,美国搞铁路主要是以客运为辅以货运为主,他们大量修铁路,因为铁路运输最核算,所以现在我们铁路在2040年准备达到17万公里,一百年前孙中山执政时说中国要想富必须要有10英里铁路,相当于17万公里,现在要加紧修,我们要在世纪末超过美国达到28万公里。因为铁路建设可以带动整个国家的发展,可以带动就业,咱们铁路今后主要是面向西部转移,把西部发展起来,用铁路带动。原铁道部是很好的一个平台,铁道部是国家很重要的经济动脉,现在改为铁路总公司,把铁道部欠2.66万亿的债款也全部转过来了,既然变成企业了,我们就抓紧还钱,我们把10万公里铁路赚钱还债,2011年有铁路债务利息1800亿要还,所以2013年铁总一年不开新线铁路,不修铁路造成什么问题?钢铁行业就是四个大钢厂钢铁卖不出去了,四个大钢厂给国家提意见,钢轨不轧了,建工机械厂的设备卖不出去了,1000多品种材料也没人买了,水泥行业,煤炭行业也大滑坡。所以看出铁路建设可带动上万家行业的发展,高效率GDP的发展和国强民富的真正提高。

钢铁行业不行了,煤炭行业也不行了,机械加工行业也卖不出去了,很快做吊车、做压路机等这种设备都卖不出去了,所以机械加工行业也算是很大行业了,第四个材料行业需要一千多供应材料也不买了,所以一千多个产业几千家工厂都经济不好了,几大行业闹得很厉害,企业主没有办法。要求铁总报新修结路,铁总报了44条铁路。我没有权利没有资格没有必要做,国家必须投资才能修,到了2014年国家拿出八千亿,2015年又拿出八千亿修铁路,每年保证三千公里的铁路建设,要把350公里高铁修起来。第二个把所有省会要用高铁连起来,八小时到达,目前两个大网基本上快建成了,建成以后我们整个国家就业就会成倍提高,就业问题可以彻底解决。一条铁路带动的就业很大,我们现在采取以前铁路建设向城市靠拢,现在根据我们需要修完以后城市向铁路靠拢,所以引领城市发展,另外增设我们新城市,这样解决我国就业问题和合理城市的布局。

赵榕:现在通过互联网把我们脑子连在一起了,不分地域了,现在我们需要铁路把我们真正实体连接起来。你说铁路建设这么重要,咱们有没有一些基本的方针,铁路怎么保证安全问题?

王梦恕:铁路在建设前,高速铁路一直在研究,最主要建设过程当中我们遇到两大阻力,第一个建设高铁以修改为主,旧线改造来实现新建,六次提速实验发现不行,建议必须新建,老线留下来以货运为主,这一条现在定下来了,花了五六年的时间才得出这条结论。

第二条结论我们本来准备要开工,制造成功250公里轮轨式的机车情况下,又铺设高速250公里/小时的隧道技术,这个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尤其轮轨技术研究一直在搞,德国提出要求,当时在上海浦东到龙洋,32公里花了一百亿,要进行高速磁悬浮试验,运行过程当中发现许多问题,效率很低,浪费很多能源,用电量是轮轨的2到3倍,不具备调节能力等各种缺点大量暴露,造价不行、加大行车密度不行,达不到安全、可靠、适用、经济的目的,不能方便旅客。现在北京东直门到机场是直线电机牵引,这种也是限制客流,票价高于地铁轮轨票价5倍左右。我们当时要求在北京到天津做一个轮轨的试验段,准备从250公里速度向300公里试验获取各种参数,为北京和上海高铁做准备,但没有批准,拖了近10年才开始建成。北京到上海用了将近19年研究才建成的。

我们国家现在高铁在发展,同时我们国家最大问题能源紧张,咱们换能源,怎么换能源?现在我们有高铁可以换,最近在中亚一带五个国家在修铁路,不是高铁是一般铁路。要求每个国家每年给我们供200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俄罗斯准备开工,可给我们解决4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天然气我们现在已有一千多万亿立方米可以从中亚西亚过来了。我们国家前期一年要烧1500万亿,如果不这样换资源,我们天然气最多60多年就没了,煤100多年,现在我们也要把国外的煤引过来。

为什么大秦线先修了,大同到秦皇岛,干什么呢?就是当时把煤运到港口给日本还债,宝钢是用日本的货款建设的,类似货款建设很多,他不要钱要你的资源,当年日本在侵略中国时想要大同的煤,到秦皇岛装船运到日本,在抗日战争期间他们们用武力没有把煤运出来,现在靠科学进步让我们给他们送了过去。现在我国在建设重载铁路,想从内蒙运到江西,高速铁路一列车拉四万吨,重载轴重很大的,重载高速是我们的发展方向。

赵榕:高铁大概分几块,请您给我们讲一下。

王梦恕:我们高铁建设口号就是安全、可靠、实用、经济,八个字,安全排第一,可靠不能随便出事,安全、可靠、实用为宗旨,怎么保证安全不出事,现在第一个是轮轨技术,现在我们钢铁要求做到轨距1435,宽度增幅不能超过缩进两毫米,高差不能超过两毫米,不能往上动,往下不能低于两毫米,北京到上海1318公里,全年运营要保持这个数字。我们做到一米一米给卡死,这样搞,可以确保轮轨的技术满足要求,轮轨技术稳定在世界上这么长的距离,这么快速度,是世界领先水平,轮轨技术是每天必须进行检测和修正,不能出任何问题。

赵榕:而且可以调整。轮轨技术相当于首先保证安全第一位。

王梦恕:尤其是下沉量,中国很复杂,南方下沉量很大,以什么方法保证不低于15毫米,当时研究很难,最后怎么办?我们以桥代路,用桥桩基来抗下沉量,这个不够可以调支座。国外说我们高速都是建成两三年五年左右才能高速,国下沉量他们控制不住。以桥代路有两大好处,第一个可以控制下沉量,第二个我们以桥路可占地少,不影响老百姓通行,不像高速公路一样,成本高,占了许多土地,也影响百姓行走交通。

搞航空的一个飞机场那么大,我们一个大车站,长度700多米,宽度500多米,上下几层接待20万人/天,这样不占大量土地,大家下了地铁可以换乘,上面是铁路公路,中间连接起来,再上面是乘车大厅,尽量少占、不占土地,这个原则跟高速公路相比,高速公路浪费比较大,它的运量也很小,和民航机场相比,他们设计的人性化要差许多。建议不再修更多高速公路,建议应修二三级公路,方便群人和军队设施通行,高速公路不准搞八车道、十车道,应搞双向四车道。上坡局部为六车道,然后下坡再搞四车道,而不是全线搞六车道。铁路设计并非全线都是350公里,我们在好的地方按时速350公里设计,不好的地方可降为时速250公里。高速公路全线都一样,这个思路就不行。所以我们铁路建设轮轨技术是最好的技术,是确保安全的最重要的技术。

赵榕:从北京到上海咱们再修另外一条高铁,解决快速和买票难,可以吗?

王梦恕:上海北京想修第二条,第一条经费2500多亿的线路,运营十年就可以收回,加利息一年可回收300亿左右,十年可将钱还国家,等于说搞铁路是赚钱的,是不会亏本的,这样铁路建设有利于国家发展。等形势发展,当客流和货流增多后,修第二条客货混合的铁路是可行的。

赵榕:大家也需要城际之间的联系,有这样一个需求,我们铁路作为最高效的工具肯定是需要的。其他城市的高铁大概什么时候开始修?

王梦恕:现在我们国家有钱先修中西部铁路,赶快抓紧连接各省会,所有省会之间的城际要要快修,均按350公里/小时进行联结,连完以后的网络,以省会为中心、以一小时为半径的省内城际铁路也应开始修建。西部到阿拉山口,阿拉山口走出去,“一带一路”到伊朗到德国,伊朗的油很多、很便宜,十年前我们给他们修了地铁,关系很好,修完高铁再修高速公路,都很高兴,现在中国人到伊朗坐地铁不要钱,我们想把大部分石油进口,把油从陆路上进到我们国家。现在有一条海运经马六甲海峡,这样可以有水路和陆路两个通过,更方便。

赵榕:这样石油资源的进口就方便多了,泛亚铁路又是干什么的?

王梦恕:我们每天有很多30万吨的油船要通过马六甲海峡,为防止海盗,需要护航到我国的琼州海峡穿过,这条路必须保护。泛亚铁路在建设,是从大理到缅甸,缅甸到泰国,泰国到马来西亚,到新加坡,新加坡紧挨着马六甲海峡,一旦马六甲海峡出事,我们油、我们的设备及其他的物资必须通过泛亚铁路北上到大理,也可通过泰国经老挝到昆明,资源就可以这样走过来,泛亚铁路是和东南亚各国“一带一路”的重要通道。

赵榕:铁路像我们人体的血管一样,我们为了防止堵塞得多修几条,像心脏搭桥似的。咱们现在限制高铁高速建设吗?

王梦恕:现在没有说限制,现在主要是钱的问题,还是钱不够,到位也不及时,严重影响铁路的快速发展。

主持人:有钱就都不是问题了。

王梦恕:国内修一条高铁,国外修一条高铁,像俄罗斯做了调查,他说一公里平远2.4亿人民币,比我们高,我们从贵阳到广州站这条高速铁路,其中隧桥占线路长度的85%,这样一公里才1亿2,现在在国外像印尼没有隧道的高铁都将近1.8亿,俄罗斯是2亿4。我们一公里地铁钱跟日本比,日本比我们多近十倍左右,我们要合理工期、合理造价,合理方案、合理合同,合理施工,像我们铁路局负责安全运营,人均年收入5万,5万收入在国内是中低档,而且他们现在不分白天黑夜,200万左右的职工很辛苦、责任很大,应关心他们,保证他这一辈子只要不愿意离开铁路,你没有能力工作也照样给你钱,对他们不准下岗,不准失业,所以这一点他们很放心,有房子住,有病也帮你解决,孩子上学有困难也给你解决,孩子要工作我们也安排。这是以前的做法,目前还在延续,一个企业要在各方面配套,关心是稳定,企业稳定国家的重要条件。

赵榕:说到底我们建设高铁还是这些人,把我们这个团队要经营好,保持好这个传统。

王梦恕:以前我们有自己的医院,有自己学校,铁路新建开始运营,当地必须新建学校和医院,铁路有中小学、技校、中专、大学都有,现在应陆续办,在这样情况下,房子,我们不是卖房子,就是分配你住,房费也很便宜,来这工作不用发愁没有房子,住房也不能离工作太远,要随时呼叫上班,这样年均五万基本上没有负担。不像现在一毕业马上就是住房问题,我们希望以后不买房子,就是来单位工作,单位解决。企业也有责任,而不是企业冷冰冰什么都不管,这是不允许的,是办不好企业的,所以我们把铁路很快建起来的同时把200多万职工的吃住管起来,形成一个严密而温暖的大集体,这样的体制大家很团结,也感到没有什么压力,等于说全给你解决了,你不要怕有问题,能安心、认真、吃苦的为人民工作,把运营安全搞好。一到春节大家都踊跃投入工作。确保供电、通讯信号和整个线路 、桥梁、车站、隧道等很多设施正常运行,相当于人体要整体健康,通讯系统相当于神经一样,信号系统相当于人的眼睛,保证前面运行后头也能看见,不能发生追尾。供电系统像血液确保四肢灵活,调度系统像大脑在指挥全身,一天要开数千客货列车,要有200多万人在协调严密、严格地工作,不能在10万公里铁路上出一点事故,这就是铁路人的责任和伟大。

赵榕:咱们这套系统应该有几个不同的通道,万一出了什么故障我还要保证它的安全,具有多通道?

王梦恕:多通道,有通讯的,有信号,形成一个自动闭塞系统。轨道技术确保安全运行,另外还有供电系统,还有牵引供电系统,组合在一起进行操控,这样保证我们和谐号机车在轮轨上可以安全运行,不会追尾,我们这个技术在地铁运用,可以实现2分钟开一趟车,现在高铁定的是3分钟间距开一趟车,可以绝对安全可靠。

赵榕:刚才我们王院士给我们讲了什么是高铁技术,还讲了我们怎么建设高铁,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团队,高铁建成以后的意义,不光对我们个人意义大,还有普通大众意义,还有国家层面意义都非常重要。我们现场有没有同学想问我们王院士的。

提问:刚才说要连接北京和各个省份的城市,郑州也在建设一个高铁网,请问一下王院士未来在我们高铁网中郑州承担什么角色?

王梦恕:现在东西南北是十字型,从上海可以直接到乌鲁木齐,这条线路现在正在修,隧道修通以后,这个是十字型的,再往合肥也拉近,合肥到郑州华南这一片都可以很快连接起来,这个现在正在修。另外一个重庆到西南,重庆到郑州在修,这个也很难修,这个山区很多,这个已经开工了,重庆到郑州三小时到达。现在规划济南到郑州拉通,解决华北和整个上海、广州这一带连接,现在还没有修,准备明年开工。郑州到太原这个现在已经到焦作了,焦作往前就是太原了,开成“米”字形路网,准备高铁跟郑州机场接通,在机场建一个高铁站,将西南货运客运在这里形成中原枢纽。

赵榕:当时集中带来另外一个问题,各地车都要往这边走,这个枢纽能不能给疏通。

王梦恕:现在很多要到北京,北京有好几个车站,北站、南站、西站、丰台站还没有施工,因为拆迁太厉害了,这几个站都要连起来,站之间要联系起来。有些省份直接到北京也要进来,因为太多了也不好处理。香港也要开通了,开通以后都不用签证,因为都是中国的领土,将来铁路和台湾也连起来,将来铁路要连通世界,消除国界是马克思的设想。

赵榕:障碍关卡打掉。

王梦恕:在西北在新疆我们加快铁路建设,以省会为中心,所有本省城市到省会一个小时到达,这样搞所有铁路密度可加大,以后货物运输改为以铁路为主,可以节能,减少污染,保障安全,广东省基本上现在搞完了,还有其他省市都陆续在搞,这个钱国家不管由各个省市解决。教他们搞,运输该收钱就收钱,这样他们积极性也很高了,京津冀这个网,搞完以后可以形成一个交通网,地区交通先行,城市规划必须服从,京津冀还要准备和北京和天津的地铁要连通,这样一连地铁加上城际铁路再加上高速铁路,这样把整个地区的许多问题如就业问题都可以解决。

高铁过来就业可解决80%以上,可以带动整个服务业、工业发展,铁路是能解决100%就业问题的,现在把西部和西南搞起来,唯有搞铁路才能做到民富国强,这是肯定的。

赵榕:国外专利国外技术占一个什么比例?

王梦恕:350公里时速机车当时我们设计原理都有就是做不出来,做不出来就是我们没有高级技师,没有高级技工人才。所以当时723事故,不是高铁运营,是速度少于100公里这样的铁路,一个小时开一趟车还追尾,推到技术问题,当时是反对推到技术问题,是管理问题和责任问题,当时说我没有人情味,说中国高铁不好。明明不是高铁的问题,你非说高铁问题,国外知道中国高铁发展起来对他们不利,现在能不贬低你吗?

高铁技术三种,一个自我创新,这个占60%以上,集成创新可以达到90%左右,其中我们所有的线路,轨道技术,所有的隧道桥梁技术,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其他四电技术、和谐350公里/小时机车技术处于引进消化再创新技术,专利很多,达到中国高铁技术100%是自己的,没有用国外专利。

赵榕:运营管理必须进行大力培养吗?

王梦恕:对!必须培养应用和动手人才,因我们把高铁的所有基础设施、机车等交给管理局,必须要求他们具有养、用、管、修四个字的人才,即会养、会用、会管、会修的人才。我们要求教育部加强技术职业大学的教育,将1200所大学中的600多所大学向职业技术大学转向,以操作为主,将来高校招生应分两条线,可以不同时招生,进行选择,我们国家在教育上要改进。必须加强工程科学的人才培养,才能国强民富。我国要宣传劳动光荣、劳动伟大,要体面的劳动,要尊严的劳动,他们讲话要尊重,他们的工作要尊重。

与专家面对面现场实录:聚焦中国高铁

“与专家面对面”活动现场

赵榕:我们非常感谢王院士给我们带来讲中国高铁的方方面面,我们以热烈掌声谢谢他。

王梦恕:大家有什么问题还可以提。

提问:王院士你好,我前些日子在网上看到说中国高铁未来经过站的时候不停车就能乘客上下车,这是真的吗?

王梦恕:那是不可能的,是幻想。那很危险的,我们安全第一,现在车门设计很快,可30秒钟全部下完,不需要这方面的研发,要注意,不要在研发中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不要把不是问题说成问题,这是科学的思考方法。

赵榕:如果还有问题我们一会儿咱们活动完了大家有兴趣可以接着说,我们以掌声谢谢王院士。本期活动到此结束,谢谢大家,也希望大家下周继续关注我们活动,再见!

【“科学为你解疑释惑”由中国科协、腾讯公司联合主办,旨在及时、准确、便捷为公众解答科学、科技疑问,破解谣言,扩大科普覆盖面,提升科普影响力,最终提高公民科学素养。】

与专家面对面系列讲座之汽车尾气与雾霾

[责任编辑:sorazha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