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新文娱 > 正文

“票补”成兴奋剂 在线售票平台暗斗院线

南都莫柳2016年07月26日08:59

“票补”成兴奋剂 在线售票平台暗斗院线

由于淘票票的市场推广支出,阿里影业近期发布了业绩预警公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净亏损将较去年同期增加,达人民币4亿至4.5亿元之间。

阿里为一个票务平台烧这么多钱,到底值不值?

在线售票平台的“野心”

事实上,如今的在线票务平台早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出票窗口。在线售票平台成为连接影院和消费者的重要消费场景,在整个电影生态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放在2015年超过400亿的中国票房市场来看,花4个亿来卡位也许并不过分。

艺恩今年3月发布的《2016中国电影在线票务市场研究报告》指出,美国在线购票市场份额远低于中国,美国每年有20%左右的电影票在线上完成购买,在中国2015年这一数据是57.5%。

笼络了大批用户之后,在线票务平台开始通过联合出品、联合发行向电影产业的上游渗透。据悉,2015年,电影在线票务平台参与发行52部电影,占总影片数量的11.2%。

猫眼电影CEO郑志昊近期表示,完成猫眼战略重组后,猫眼将进一步加快在上游业务的布局,特别是重点发力发行业务。据艺恩7月11日公布的研报显示,猫眼电影2016年上半年参与出品或发行影片7部,影片总票房51亿。

去年年底,北京微影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日前拿到《电影发行经营许可证》,获得电影发行资格,并明确定位做“基于移动社交的电影、演出、体育等文化娱乐营销与发行公司”。在拿到发行资格之前,微影时代已经作为联合出品方参与了18部影片,包括《大圣归来》、《九层妖塔》等。

业内人士认为,在线售票市场可能会迎来整合大潮,在这波浪潮中有资源、有资金的平台将成为整合方,并从中受益。去年底,微票时代合并格瓦拉,今年光线传媒控股猫眼电影,这都是在线售票市场开始整合的信号。淘票票被阿里影业视为未来参与市场整合的重要抓手。接下来,阿里影业有可能通过淘票票去整合其他在线售票平台,让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

平台与院线之间暗斗

“票务平台愿意花钱跑马圈地肯定是有目的,”乐正传媒研发咨询总监彭侃分析指出,补贴用户可以迅速获得市场份额,有了市场份额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参股优质电影、倒逼院线排片等,这些都是话语权。

但对影院而言,以前排片的主要依据是市场对影片的反映或者经验感觉,而如今排片的主要依据却是依靠电商平台的预售结果来“指导排片”。用院线和影院的话语体系来说这叫“倒逼排片”———票已经在电商平台上卖出,影院不排片不行。

微影时代CEO林宁曾向媒体表示,微影的价值是基于大量的消费数据做个性化的服务,比如之前一直很受好评的电影《心迷宫》,他们就给片方选了200家对于这些影片有更好反响的影院做长线放映。

资本的流向最能说明权利格局的变化。网票平台的身后,已不乏电影公司、发行公司“拿钱站队”。今年5月,淘票票成功完成A轮融资17亿元,投后估值137亿,投资方里包括了和和影业、博纳影业,华策影视、南派泛娱、联瑞影业等多家影视公司和发行公司的身影。

阿里影业向南都记者表示,得益于淘票票的持续增长,阿里影业的互联网宣发体系为业界所重视,有机会与更多的内容制作公司、影片发行公司以及线下院线进行合作,在电影行业的影响力不断增强。

但票务平台跟院线之间,本身也有矛盾。

“票补”是在线票务平台壮大的“兴奋剂”,而且屡试不爽。在阿里影业资金的支持下,淘票票在今年上半年迅速跃居为在线票务市场的第二大份额。据其今年5月份披露的多项运营数据,2015年1月单日最高出票量为30000张,2016年的单日出票量最高已经达到300万张,一年多时间里增长了百倍。

但长此以往,“票补”却是院线和影院的“毒药”。去年,猫眼长期低价吸引观众的模式遭到了星美院线的抵制,星美院线终止与猫眼合作。

与此同时,院线也没有放弃对自主运营平台的重视。与猫眼“决裂”之后,星美院线引入百度入股,并联合多家影院推出联名会员卡。另外,万达院线也自建会员体系,影院会员增长速度非常快。截至2015年底,万达影院的会员数已突破5000万。

院线和平台博弈之下,内容方应该如何选择?“这是一个动态博弈的过程,没有谁有绝对的主导话语权”,彭侃分析指出,“其实内容方也不是非得看谁脸色,如果有好的内容,反过来是别人求着他们的;如果影片不好,就算跟院线搞好关系获得好的排片,上映后影片口碑不行,(排片率)很快就会降下去。”

[责任编辑:mavisguan]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