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通信 > 正文

你接到的电信诈骗 大部分都来自这七个地方

腾讯科技[微博]苗钟毓2016年08月29日19:45

你接到的电信诈骗 大部分都来自这七个地方

文 / 腾讯科技 苗钟毓

8月28日,山东临沂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的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郑贤聪投案自首。至此,徐玉玉一案的6名嫌犯均已到案。

公安部通报的嫌犯消息显示,6名嫌犯有5人为福建人,1人为重庆人,平均年龄只有26岁,其中3人为“90后”。

福建安溪县被媒体称为“电信诈骗之乡”。在徐玉玉事件中,六人团伙中的三人,包括头号嫌疑人陈文辉,就是安溪县人。

安溪的诈骗不仅手段繁复,花样翻新,更是将这门特殊的“生意”带出了国门,在菲律宾、柬埔寨等国“开张营业”。安溪流行的诈骗有“退税诈骗”、“猜猜我是谁诈骗”以及“荐股诈骗”。

除了安溪,下面几个地方也被公安机关列为职业电信诈骗犯罪重点地区,带你看看当地是怎么操作的。

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

你接到的电信诈骗 大部分都来自这七个地方

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被称为“中国诈骗第一县”,当地最为出名的诈骗方式是“我是你领导”。

诈骗者利用其他地区人不熟悉广东口音的弱点,冒充受害者的广东领导。如果受害人表现出惶恐的情绪,他会被要求第二天去“领导”办公室楼下,被以各种理由要求给“领导”提供的账号打款。

对于电白区电信诈骗泛滥,有一个颇为夸张的说法是,“电白一个县的电话网络繁忙超过华尔街。”

江西余干县 “重金求子”诈骗

重金求子通常以“肤白貌美”、“老公不育”、“事成之后,重金酬谢”为诱饵,欺骗心存幻想、意志不坚的人上当。

你接到的电信诈骗 大部分都来自这七个地方

当受害人打来电话,通常会有“富婆”、“律师”、“警察”三个角色共同上阵,实施诈骗。“富婆”诱惑,“律师”勒索,“警察”恫吓,以此迫使受害人就范。

2010年以来,余干县有360人因为“重金求子”诈骗被抓,受害者遍布全国20多个省。余干县的重金求子诈骗最集中的地方是江埠乡石溪村和洪家嘴乡团林李家村两个村庄。去年年底,余干公开悬赏追捕的59人中,这两个村被通缉人数占到76%。当地人戏称这两个村为“富婆村”。

湖南双峰 “PS艳照”敲诈

湖南双峰县以PS诈骗闻名,被媒体称为“假证之乡”。

诈骗分子以PS的艳照作为要挟受害者的手段,利用受害者珍惜名声、不愿多生事端的心理,对受害者进行勒索。

在双峰,诈骗犯最密集的地方是走马街镇。央视曾报道,走马街7万人口至少有2万人从事过制贩假证和短信诈骗。最猖狂的时候,甚至形成了一堆农民围聚农业银行或者邮政储蓄所,一边赌博聊天吃喝,一边用手机骗取各地民众钱财的奇特场景。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双峰的一些诈骗者居然敢发国难财。2008年汶川地震,走马街镇一些人就通过发送“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短信进行捐款诈骗。

河北丰宁 电话冒充黑社会诈骗

河北丰宁是“假冒黑社会”诈骗的大本营。

诈骗分子会冒充“黑社会”给受害人电话,扬言“有人要花钱弄你”,要求受害者破财免灾。通常,“黑社会”会报出受害人家庭的详细情况,甚至连“孩子在哪里上学”、“身份证号多少”都知道。

许多受害者都被吓到了,不得不乖乖转账。但实际上,“黑社会”口中的信息也是从网络上购买的,并非“踩点”所得。

有趣的是,这些河北丰宁的诈骗者,往往操着一口“大碴子味”的东北话,以此来冒充黑社会。

福建省龙岩新罗区 网购诈骗聚集地

网购诈骗的常见手段是以“交易不成功给客户退款”为借口,骗取买家的银行卡或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账号、密码、验证码,并最终达到骗取买家钱财的目的。

诈骗者通常会利用买家的购物信息来骗取买家的信任。许多买家认为自己的购物信息是安全的,不会被除卖家以外的人获取,因而误以为对方是真正的客服。但实际上,买家的个人信息早已被泄露,诈骗分子可随意买卖。有记者调查显示,购买个人信息的整个流程甚至不需要5分钟。

你接到的电信诈骗 大部分都来自这七个地方

这些新罗诈骗者有一个奇怪的习惯。他们喜欢在深山中搭建简单的窝棚作为自己的“办公地点”,以此躲避警察的排查与追捕。

海南儋州 “航班取消”诈骗

诈骗者利用泄露的机票信息,以“你的航班推迟了,需要退签或者改签”为借口,骗取受害者的信用卡信息。然后与机票代理点勾结,重新出票套取现金获利。

值得一提的是,在刚刚结束的、为期一年的“打击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中,儋州市公安局共打掉地域性团伙77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76名,缴获和冻结赃款近千万。

通过这些案例,可以看到国内的电信诈骗的发展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区域化、产业化、从沿海向内地扩散。

这几个特点并不是相互孤立的。

区域化是产业化的前提,依托宗族、同乡关系的早期诈骗团伙,是电信诈骗实现分工的人员基础。

产业化则是电信诈骗向内地扩散的契机。随着电信诈骗的“产业升级”,电信诈骗团伙逐渐选择将危险的工作——比如取钱的“马仔”——“外包”给其他省份的犯罪团伙。而当这些马仔逐渐学会了电信诈骗的操作方式,他们往往会返回家乡,成立自己的电信诈骗团伙。

探究电信诈骗的发展历程,我们仿佛可以看到一个“产业升级、转移”的邪恶标本。尽管不愿承认,但电信诈骗已经成为一个“智力密集”的产业。这不免令人唏嘘。

推广:用VR打游戏有多酷?用VR看片有多爽?关于VR的一切,都在这里,关注VR次元微信公众号(qqtechvr),一起来虚拟的世界探秘吧!

你接到的电信诈骗 大部分都来自这七个地方

[责任编辑:sonicluo]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