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腾讯创业 > 正文

2016VC榜单 | 云启资本毛丞宇:投资需要谋定而后动

腾讯科技[微博]2016年12月15日18:16

2016VC榜单 | 云启资本毛丞宇:投资需要谋定而后动

有人说过:真正的力量是温和。毛丞宇就是这样的人。

作为此次「2016 VC 投资人年度影响力榜单」中「年度影响力投资人」的候选人,毛丞宇有超过 17 年的投资经验,在 IDG 从业15 年,2014 年创立云启资本。他领导和参与了天鸽 / 9158、土豆网、携程、如家、好耶广告、360 金融、奇虎、找钢网、维金科技、奥林科技、酷家乐、冰鉴科技等多个项目的投资和退出。

不久前一篇「经纬张颖(微博)——对那些折腾经纬系CEO又不给投的机构,一次提醒。两三次的直接拉黑」在朋友圈里引起不小的反响。张颖在演讲中提到:

「记仇的同时也要记恩。别人在某一些点帮助了我,我会想尽办法十倍回报。

我以前去一些投资人大会,跟人家换名片,大佬在上面,理都不理我。第一个理我的人是毛丞宇,人非常好,他当时是 IDG 少壮派里很重要的一个人,但是愿意跟我交流,有些案子也会想到我。到今天为止,我们仍然是好朋友。

他现在自己创业做云启资本,我跟同事们说:早期投资里没有合作,只有厮杀,不要合投。但是,一些细分行业,只要云启来,我们的额度毫不犹豫分给人家,就是因为毛丞宇跟我的关系。」

相对张颖的爱憎分明、性格强烈,毛丞宇讲述的自己是恰好相反的,稳重、从容、平和的个性:与张颖交流是很自然的,自己一直喜欢结交志同道合的投资人和创业者;鲜少生气,与创业者产生分歧时会选择阐述观点后尊重他的想法;最大的自我驱动力是责任感;十几年来工作超级饱和,不开会时还会有点小失落,烦躁时的排解方式是拉几个项目来交流;投资逻辑是深入研究的「谋定而后动」…

只有谈到对待项目的底线时他一改温和的语气,反复强调如果遇到突破道德底线的欺诈行为,自己会以零容忍的态度,诉诸各种法律手段与害群之马博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最近一年很多人都在说资本寒冬,您最近一年的工作状态有什么变化吗?

毛丞宇:从我个人来说没什么特别的变化。说实话,从业的十几年我的工作状态变化都不大,一直是每天持续着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偶尔有闲下来的时候,我还觉得一天没有开几个会,真的有点失落。

从我们机构的角度来说,我很喜欢资本寒冬这个阶段的大环境,它是对我们整个投资生态圈一个周期性的、健康的调整。

回到 2、3 年前,热潮来临的时候,大家都很浮躁,很多因素推动着投资人做快速决策,那是不正常的。但是在所有人争抢项目的氛围里,你会有压力与焦虑感,不得不去迎合那个节奏,甚至在 24 小时内决定投或不投,这样犯错的几率一定会比较高。而寒冬来临的时候,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交流、考察、深度地研究,从全盘角度做出审慎的决定。

对创业者来说也是如此,很多认为自己学历、背景不错的人都会赶着「时髦」在那个时间点出来创业,认为凭自己的能力拿到融资轻而易举,却并非 believe in 自己的项目。寒冬中融资难了、项目估值的水分也干了,仍然选择创业的人往往是内心坚定、适应能力出众的。

当我们回看历史,熬过寒冬的人才能真正得成长,打下扎实的基础,走得更远,你的竞争对手也已经死在路上了。

Q:您入行以来,有没有经历过低潮期?是如何调整自己的?

毛丞宇:我是 99 年入行的,一直到 05 年的这段时间,国内的早期投资环境还尚未成熟,竞争也相对不激烈,我在 IDG 看到了很多优秀的项目,大多数也最终以合理的估值投到了。

但当 05、06 年,更多的海外 VC 涌入中国市场的时候,环境就产生了一些变化,比如我们当时在接触点评,可能还在因为估值原因正在犹豫,红杉就投资了,整个市场的竞争一直在变得越来越激烈。

这就要求我们去调整自己曾经习惯的思维框架,去自我突破,每个投资人的从业生涯中都一定会不断经历这样的关键节点,要去适应环境,

Q:您现在还会有这种怕错过下一个伟大项目的焦虑吗?

毛丞宇:还是会。我觉得对于一个投资人来说,错过永远比投错要让你心痛得多。在我错过一个非常不错的项目之后的好几年,听到那个名字,心里还是会抽一下。

投资人也应该是这样的,为自己投中了而兴奋自豪,为错过了而遗憾心痛。这也是促使我们拼搏的内在动因。当然你也不可能把所有好项目都投中,但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在一波里总要抓住一两个的。

Q:作为一个 VC 投资人,您觉得这份工作意义与价值何在?

毛丞宇:这个我体会还是很深的,我入行的时候也是国内的互联网产业正在兴起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是见证、伴随也经历了国内很多伟大的互联网企业与整个 VC 行业从无到有的过程。

我是有很强的自豪感的,因为我们真的投资出了很多具有开创性、标志性的项目。比如携程、如家。你可以看到一个行业的诞生和发展,引领了人们生活、工作方式的变革,而我们是真正参与其中的人。

VC 跟 PE 相比,管理的资金量小很多,也更辛苦,但我一直坚守 VC 行业的原因也是这种自豪感吧,我相信做 VC 的人都是有理想和情怀的,这也是激励我的动力之一。

Q:您是否总是愿意以开放和接纳的心态去与年轻的投资人交流、分享经验?

(张颖近期参加活动演讲的文章您有看么,他在当中提到了与您初次见面,以及你们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毛丞宇:最近真的不少人来截图发微信给我看,我还跟张颖开玩笑说,他这也是帮我植入,我被动网红了一下啊。说实话,真的也没想到张颖能够走到今天的高度,但是对于我来说,当时跟他交流是很自然的。

其实十几年前的投资圈也不大,我很愿意去结识一些有抱负的同行。张颖的个性跟我是刚好相反,他是那种比较直接、鲜明的,我是比较温和、稳重的,我们可以从彼此身上看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也很投缘,周末会时常聚一聚、参加活动。其实这跟今天那些年轻的投资经理周末聚在一起打德州扑克没什么区别,投资人应该有自己的圈子。

我也一直是愿意和坚持在有时间的时候多跟年轻的投资人、创业者交流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思维观点、角度,值得我们借鉴;再者能以我的个人经验帮助到他们也让我很高兴。回想刚入行的时候,章苏阳这样有经验的前辈跟我的交流也让我受益很多。

到今天还会有一些多年前在 IDG 做过实习生的人跟我说感谢我之前的帮助,他们今天在各个领域也很成功,我特别欣慰,我也有很多忘年交的朋友。

Q:您怎么看待投资人之间的合作关系?您觉得早期投资独立去做跟与其他机构合投的区别是什么?

毛丞宇:我们跟很多投资机构都有很好的合作关系,跟经纬也非常不错。其实合投这件事也是由早这些早期基金的规模决定的。

比如我之前投资过的项目成长得非常好,上市之后我们获得了三十、四十倍的回报,在一亿美金左右,这对于我们云启这样现阶段规模相对较小的基金是比较可观的,但对于规模大的机构可能就没那么显著,大基金一定会期望在每个案子中占到比较高额的股份比例,这样企业成功时,才能拉动整个基金的业绩。

所以大基金很少会一起合投项目,而是希望可以一次性占到 20% 甚至 30% 的持股比例,我们中小基金就比较灵活,愿意以这种合作的形式多参与到我们看好的项目投资中。

Q:您认为投资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云启会如何考量人才?

毛丞宇:首先有两个基本的素质是我看重的:聪明和自我驱动力。

投资行业的变化非常迅速,这要求投资人保持「聪明」,我说的聪明是一种学习能力,你要不断汲取经验,培养自己对市场的判断、对人的判断能力。

另外一点是自我驱动力。早期项目相对需要一个较长的周期看到最终结果,做投资人其实没有明确的目标,我们不会用短期的工作量、KPI 去考核你,合伙人也不会盯着每一个投资经理每天在做什么。所以唯有自我驱动才能让投资人保持高效的工作状态,这个驱动力可能来自于很多方向,比如对好奇心的满足,对欲望的追求。

这么多年过去,我看到行业里像章苏阳、周全这些时代的开拓者、平台的打造者,都是具备极高的综合素质的,业务能力是一方面,还有很高的人文素养、开阔的视野。当然这是更高一层的要求,对于刚加入行业的人,前面说的两条是我会要求的。

Q:您最大的自我驱动力是什么?

毛丞宇:我刚才说每个人的自我驱动力不同,像张颖,他可能有很强的好胜心和挑战欲,希望通过实现自己的目标,让那些不看好他的人看看。我的驱动力不一样,有相当的部分是来自于责任感。

拿了LP的钱,招了员工进来跟我一起做,就有责任把这个事情做好。到今天出去,别人介绍我还是会说:这是IDG的前合伙人毛丞宇,在IDG做了15年。

这说明了市场对 IDG 的认可。我希望以后我的员工走出云启,别人也会用云启的名字来介绍他们。

Q:在早期投资很多人比较激进、追求快速决策的大环境下,您觉得您这种比较温和的个性,给您的投资风格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毛丞宇:我的风格我会形容是「谋定而后动」。我不会「天女散花」式地投资;也不会因为被一个创业者打动就冲动地重注压在一个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的企业上。我的方式是深度地研究、学习一个领域,形成一套这个领域内的投资逻辑和体系,投资一系列的项目。

比如有一些人拿到一亿美金,可能会比较激进地重仓投在 2、3 个项目上,有些人可能会分散成几十个,只占很少的股份。我的打法则是在大量研究后,沿着领域内的逻辑线,投资 5、6 个我看好的相关企业。

其实这个也很难说对错。如果你是激进风格的,但也有一套严密的逻辑在背后支撑,那也可能成功。但是又没经过深入研究,又特别激进的打法,我真的觉得风险太高了,不会看好。

Q:您认为投后从哪些维度帮助初创业企业成长是最行之有效的?您个人会亲力亲为地做哪些事?

毛丞宇:其实整个行业包括我都是在逐渐认识到投后的重要性。早期我们在投资像携程这样的项目的时候,是不太需要进行投后服务的,携程的创始人团队很完整,「四君子」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也非常互补,不需要我们进行业务上的出谋划策,那个时期我也会认为需要你去做很多事的项目可能说明了他们能力的欠缺,不值得去投资。

但随着机构的增多,市场竞争压力的增大,创业企业杀出重围需要资源也更复杂了,大家都开始重视投后,机构也都搭建了自己的投后团队,我也非常认可这一点,云启也有自己的投后团队,希望能给予被投企业更多维度的帮助。

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投后肯定不是从运营的细节上去帮助项目,如果需要那样做,说明这个项目也不合格。我会一个月见一次我被投企业的创始人,从我的角度给他们接入更多资源、引荐相关的人给他们战略上的帮助。

比如不久前有一个创业者正打算异地扩张,来向我请教,我跟他讲了一些我自己的经验之后,为他引荐了张涛(大众点评网创始人),因为他对这个的了解会比我更全面、深入。从行业角度来说,现在很多企业都有「跨界」的需求,做社区运营的人可能需要做电商、做互联网广告了,电商企业可能需要引入供应链金融了,当这些企业进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的时候,我会在自己分析的基础上帮他们介绍行业内经验丰富的人。

我也会从一些大方向上做出把控。比如新三板特热度很高的时候,会有很创业者想上,我可能会劝他们冷静一下,多做一些综合层面上的考量。包括当有一些三板的基金想投资的时候,我也会劝创业者三思,不要拿这个钱,因为这些基金的存续期大概是2、3年,它的性质决定了投资后短期内的变现压力大,而这种压力很可能就会转嫁到被投企业身上,之后可能就会导致董事会利益不一致的情况。我会劝他们如果碰到好的、经验丰富的投资机构,即使估值偏低一点,这个钱也是值得拿的。

我的性格是相对温和的,我不喜欢跟创业者激烈对抗,我相信他们也都有自己的个性和主见。一般情况下,我讲过两遍我的分析和见解之后,如果仍然存在分歧,创业者不接受我的意见,我也不会去强迫他,会选择维持我们的关系,除非是一些触及我底线的地方,我会坚持。

Q:哪些行为是触及您的「底线」的?

毛丞宇:我是一个不太会发怒的人,但是「诚信、道德」是我的底线。

首先我跟我的同事也是这么去说的,人性都是有弱点的,如果一个人适当地加工美化他的东西,我可以理解,但是严重偏离事实是零容忍的。

从投后来说,如果一个创业者遇到问题了,没达到期望,我会比较温和地指出来,提醒他,如果真是能力问题,那我也会告诉投资人别去救了,救不回来了,这都不会让我生气。但是涉及突破道德底线、存在欺诈行为,我不仅不能容忍,还会花很大的时间精力去与他博弈,使用各种可以诉诸的法律手段。倒不是说我有多么在乎追回损失,而是我觉得这样的害群之马的存在是对市场生态环境的伤害。

Q:您认为国内产业升级领域未来投资的机遇在哪,又会有哪些细分的创业机会?

毛丞宇:美国的产业互联网可能会找到整体比重的 50%,中国市场以往一直比较专注的是我们所说的 Consumer Internet,也就是我们投资的携程、如家这类的企业,互联网还没有完全渗透到各个产业环节中。但是近 2、3 年,中国的商业边际正在不断扩大,技术的基础设施也在日趋完善,产业互联网正在快速地发展,里面肯定是有巨大的机会的。

比如昨晚,有人介绍我见了一位创业者,他做的领域特别细分,是广告器材的 B2B,这个在全国也有几千亿的市场体量,有一大批小企业,但做到 2、3 亿的都很少。我举这个例子倒不是针对这个具体的模式好坏,这里面的机会还要再去慎重分析,但是确实类似这样的每个环节效率仍然比较低下、毛利相对较高,运作手段偏传统,还没有被互联网渗透改造的产业升级的细分领域还是有很多的。

从大环境来说,随着人力成本的增高,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也建立起了这样的意识,在尝试拥抱技术手段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寻找更高效的管理工具。这个 Timing 是很好的。

过去我们关注 C 端的互联网+ 项目,去改善人和人连接的方式,提高生活、娱乐品质;现在在流通行业、我们所说的工业 4.0 也是存在巨大机会的,寻找这里面可以提高生产效率的领域,也是特别有意义的一件事。这个领域内可能不会有下一个 BAT,很难形成几百亿、几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但在中国的市场中跑出一批几十亿美金市值的独角兽是没有问题的。

其实现在大部分的主流基金也都在关注这个领域,发掘这里面的优质项目。我觉得这很好,大家一起促进产业效率的提高,从中获得受益,是基金健康、良性发展的方向。

Q:云启现阶段和接下来关注的领域,以及未来的战略布局是怎样的?

毛丞宇:我对云启的定位是做「精品型」的投资机构。我们不会再同一个时间段全赛道地覆盖地做投资,追逐很多方向,而是会重点关注 2、3 个领域,深入地研究,再慢慢增加方向。我认为这样会让我们在关注的赛道上面对大的基金时更有竞争力;也能在与创业者对话的时候,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真正地懂他们,能够在投后给予他们专业、靠谱的帮助。

云启创立的第一年,我的合伙人黄榆镔专注物联网和智能硬件;我比较关注互联网金融。到去年年中,我们觉得形成了比较完善的投资体系,在继续关注这两个领域的基础上,他又开始研究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我们统称为真正的技术驱动领域;我会更偏向刚才所讲的产业互联网、企业服务。

我们在这个四个领域都布局了 5、6个 项目,2 年一共投资了三十几个项目。云启也会继续这种节奏,在研究透彻一个领域的基础上,每年增加 1、2 个方向。

Q:您提到了您十几年的工作都是高强度的,听说您很喜欢打篮球,这是您主要的减压方式吗?

毛丞宇:如果让我现在列一个单子,每周最重要的事,我可能会把打篮球列在第一名。每星期一定要去打两小时。

其实打篮球这件事很有意思,我会拉上其他机构的投资同行、包括我们投资的创业者一起,最近就新叫上了我刚刚投资的企业的 CEO。我会觉得通过打球,可以观察到一个人的性格特点,和他在对抗状态下的天然反应,让你对他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当然对我来说,篮球更是一个减压的出口,我是这个固定活动的组织者。以前我把打篮球安排在周六,周日还要加班,总觉得周末好短暂,周六打完球一下子就过完了。现在我把它移到周日去了,一想到第二天可以打一场球,连周六加班的时候也不觉得那么辛苦了。

Q: 从投资人到基金的管理者,您是不是更忙了?

毛丞宇:前不久周全还问了我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因为原来在 IDG 就已经用上全部的时间了。但是确实时间和精力的分配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前几天出去开会,碰到一群以前的老朋友,大家都是从合伙人变成了新基金的管理者,以前会聚在一起在讨论这个领域、这个项目要不要追;现在则是讨论怎么招人,怎么带团队,怎么建设公司文化,怎么去不断完善机构的程序和机制,培养年轻的团队,让基金越来越成熟。忙还是一直忙,就是角色变化了。

Q:您现在每天还有时间看 BP 吗?

毛丞宇:肯定看。张颖这文章一出来,又多了好多人加我微信,一加 BP 就过来了。我都会在晚上花时间去看,碰到有兴趣的马上会叫上我的同事一起研究。

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仍然要保持每周见近 10 个项目,我觉得投资人一定要保持对市场的敏感。如果一个早期基金做决策的合伙人不在一线看项目,只通过看报告或者听同事分析做决策,我觉得不靠谱。

另外我觉得看 BP 也是我减压的方式,有时候内心比较烦躁了,我就去拉两个项目见见,听他们讲一些新的东西,反而觉得心情开阔了,不烦躁了,还挺高兴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投资行业不断升级迭代的大环境下,华兴资本结合旗下早期 FA 团队华兴 Alpha 打造的融资服务平台长期记录的精准数据,期望通过「 VC 投资人年度影响力榜单」及 12 月 21 日即将举行的颁奖盛典,汇聚行业顶尖资本伯乐,为前沿交流提供窗口,辅助行业未来发展。本次榜单入围均以近三年投资项目的市场成长情况作为评定基准,力求以真实数据彰显影响力。腾讯科技将作为首席战略媒体,将对此次活动进行全程报道。

毛丞宇正在参与「年度影响力投资人」榜单评选,入围标准如下:

合伙人年限 5 年以上;

近 3 年投资出不低于 2 个为当前市场估值超过 5 亿美金的项目,且投资轮次在 B 轮以前(含 B 轮)。

2016VC榜单 | 云启资本毛丞宇:投资需要谋定而后动

参与颁奖盛典报名点击链接:http://t.cn/RILhV5Q

[责任编辑:mmzhe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