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锤子科技将砍掉千元机 还要学小米投资众多智能硬件

锤子科技将砍掉千元机 还要学小米投资众多智能硬件

腾讯科技讯(王潘)1月13日,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在参加极客公园2017年GIF大会时透露,随着手机市场开始趋于饱和,未来人们只会用越来越贵的手机,因此锤子接下来将砍掉千元机系列。据悉,锤子科技此前发布了售价在1000元以内的坚果手机。

罗永浩还透露,锤子科技今年秋天将发布一款空气净化器,“产品比市面上6000-12000元价位的进口品牌都要好的同时,价格还不到他们的一半,我们自己的利润也是相当不错的”。

此外,锤子科技未来还将布局一系列智能硬件项目。与小米生态链的做法类似,这些智能硬件项目多数都是投资或者参与一个创业团队,而不是由锤子科技自己做。

“净化器和另外某一个项目前期我们要做一个样板工程,后面合作的都按这个基准来做。头两个自己做,后面都是我们找一个团队给他投资,在品牌、产品设计上、智能化的部分,我们会做一些参考,后续主要还是交给他们做。我们自己还是专注在手机上。”罗永浩说。

以下是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和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对话部分实录(经腾讯科技整理):

张鹏:在我印象里,你过去几年咱们聊过好几次,今天是第四次。我问问题之前,想带你一起回顾回顾咱俩聊过的那些事。

我们行走江湖靠的是用户体验,不是靠口才,这句话给我印象很深。锤子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用户体验上的变化,全新的视角。他们让我问一个很损的问题,为什么那些用户体验做的不如你的,他们卖的也挺好?

罗永浩:一个手机要卖好是很复杂的系统工程,你也可以看到做的不好的手机也卖的很好,也看到很多好的手机卖的不好。所以我是觉得做成一个企业是要把所有的短板补齐。

我们到今天也做了大概4款手机了,商业上没有取得特别大的成功也是不冤枉的。买回去以后发现下午四五点钟没电了,对我们核心目标人群不是事。我们做了几代的产品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硬伤,没有获得成功也是不冤的。我们所有短板补齐的时候,长板才会发挥优势,否则一年就领几个奖。

张鹏:我们看看第二次和罗老师聊的时候聊了什么。

一个好消息中国的智能机市场不增长了,这对我是特别大的好消息。廉价的产品走量的厂商是一个恶梦,对我们打造精品的有追求的厂商这是非常好的消息。

这是去年GIF大会,你当时讲的,我看面带着欣喜,市场终于不增长了,机会来了。我感觉到一点,性价比这事,大家别扯了,未来不是靠性价比。你说的东西挺准的。

罗永浩:当然。我有两个数据,第一是2016年中国的手机平均售价涨了230多块钱,消费升级大家想买更好的东西,而不是更便宜的东西。另外当时整个产业估错了,我拿着别人错误的估计说的。2016年整个手机涨了还是涨了18%还是多少,当时很多人判断说不涨,还是涨了不少。

张鹏:2017年还会涨价吗?

罗永浩:我们可能会在原有不变的情况下做一个更贵的系列,这是规划中的,但是还没有启动。

张鹏:还是要有机会越做越贵。

罗永浩:是,千元以下的产品线要砍掉了。成本上克制的太厉害,导致或多或少还是要妥协品质。

张鹏:你这几年修炼下来,沉稳很多。我很久没见你出手了,什么情况下你是忍无可忍一定要出手?

罗永浩:应该没有,什么都能忍。除非受到诱导,你一再坚持让我露一手,你上海活动的背景墙有问题,我上台前想跟你们说,但是来不及了。今天我看到那作为一个产品经理,我又蠢蠢欲说,本来想忍,你非要逼我说。

张鹏:你忍了半年就为了在这给我打一下。今年有很大的变化,刚才咱们谈的心态有很多变化。我们下一个问题,我们知道罗老师对锤子过去几年给我们创造了很多优秀的体验是特别骄傲的。我们列出了一些,今天也有很多锤子的粉丝支持者。

大家看看是不是能够代表一些,为什么列了这些?我相信罗老师我没列全。

罗永浩:当然。这里面好的漏了一大半。张老师你们这边的工作人员选的很多好的没选上没什么,我们差的也比别人好的好。我上台之前你们同事跟我说,让我上去挑几个,我觉得可能没有必要,过去的都过去了,最好的都是即将做的,正在做的这些。

我们会在2017年的春天,今年保证不重新定义“春天”,我们会在今年的春天,

系统有一些重量级的升级。实际上坦率讲不牵扯到什么猖狂或者谦卑,实事求是讲,我们的软件交互和产品设计能力一直都是过胜的,过去几年犯的一个错误是什么?我们的产品经理包括我自己,大家知道一个操作系统一个软件,一个人机交互,构成它的是实用性和非实用性两个同样重要。实用性的功能这是基本需求,大部分的团队基本功能和需求没有做好,但是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我们在人机交互、软件、系统设计上会在貌似没用的地方投入的精力比重过多。

我们过去犯的比较大的错是在非实用和实用上各投入50%的精力,带来的问题是在一些核心人群当中因为我们非实用的东西感动,特别喜欢。去年的年底我们发布M系列在大版本的升级里,做了两个比较大的功能,因为我们M系列的工艺设计内部并不满意,配套的就把后面软件上做到4.0、3.5的东西提前放到3.0,实用性的东西在3.0版本里特别多,结果得到的市场认可是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我们团队做了一个调整,未来我们的软件和操作系统的升级会把80%的精力用在实用性地方,把20%的精力放在改善感性认知和体验上。相信对我们后面的发展有很大的提升和调整。

今年的春天,我们这两个除了有大的升级,还会在软件层面上给大家带来更多更好的东西,相信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惊喜,我们是创意过剩的团队。

张鹏:我其实特别想追问一句,实用性里面有没有可以透露的?

罗永浩:我们很可能在春天的那款手机上在很多领域实现接近甚至超越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效率方面的提升,实质性的提升。如果我们春天的发布会那些科技记者来的时候,如果他认真听完了我演讲的内容,并且领到一部测试用的机器,回到他的编辑部把稿子改完,理论上只要不是太笨,在车里就能拿我们给他测试用的手机,把他要写的稿子写完,并且编辑完,回到编辑部楼下的时候,发现可以直接发送了。他会在楼下怅然若失坐那想一会为什么回编辑部,可能不上楼直接就回家了。

张鹏:再问一个问题,罗老师你挖人的能力特别强,强到什么程度,我第一次见他采访,带了我们一个记者,采访完文章写好不错,一个月之后被他挖走了。

罗永浩:这件事我觉得伦理方面有一些亏欠,这是为什么极客公园每一次活动我都来捧场,就是因为当初张老师采访我,带了一个非常天才的少年,那个孩子是给极客公园写稿的小伙子,特别好。他跟我年轻的时候一样有非常严重的攻击性人格,技术分泌很旺盛,攻击性很强。张老师找我聊天谈的很温和,那个小伙子咄咄逼人,拿了一个小本子记了二三十个问题基本都是找茬的,很多都是针针见血。好在那里面90%的问题我们正在做的,手里用的测试版的版本里都解决了,并且很多解决方案比他建议的还要好。他说一条,我给一条,见招拆招,两个人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我就想这样一个小伙子不做产品经理做记者太可惜了,我就要了那个孩子的联系方式。在家里挣扎了很久,我想张老师这么对我,我能不能挖他手下的人。

张鹏:这事有30秒吗?

罗永浩:想了好几天?我又到孩子的微博上和他眉来眼去,我尽量让他约我出来,在伦理上有亏欠的事情通过一种自欺欺人的方式,对我这件事做得不好,相对容易接受。见了面我们吃了饭,喝了点酒,我们就赤裸裸拉他,他就从了。我因为这件事对张鹏老师特别愧疚,所以极客公园的事情我基本都会来。

张鹏:我其实不是为了追究这个,今天这个问题变成你坦白大会,也挺好。今年又有很优秀的人被你挖了,当年你吹着牛讲着故事大家过来了,现在公司发展的艰难也不少,你再挖人靠什么?

罗永浩:现在比以前容易了,你掌握了资源比过去好一些,你做同样的努力可以得到更好的效果。我在2012年去科技圈挖人,对方的反映是再说吧,我没什么打算。我得到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发短信过去经常约不到见面。

我现在得知一个人的信息给他发一个微信,他很激动,没想到你亲自找我,我以为是你们人力资源找我。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跟2012年没有什么变化,得到的回馈是人家觉得我直接找他是很礼贤下士的事情。你只要埋头苦干,情况就自然好转。我们挖重要的人才还是我亲自去跟人家谈,我也没觉得这个事情额外做什么努力。我们人力资源比以前专业人士多了,我要做这种事情比以前的数量少,但是效果更好。

张鹏:其实我觉得刚才请你上台的目的也是请你谈你给科技圈带来很多的影响,这个影响和原来不一样。我们想把你带来的东西如果我们不只是手机,有可能是什么?

我们列了几个有可能的东西,我们知道你原来拍过小电影,我们列了一个大电影,还放了空气净化器,还有冰箱,转到哪个算哪个,你觉得锤子牌的东西是什么?如果你做锤子牌冰箱怎么做?

罗永浩:我们是有一系列的智能硬件的规划。

张鹏:不会真的有冰箱的规划吧?

罗永浩:冰箱也有,是靠后的。一系列的方案确实有冰箱的考虑,只是很晚。

张鹏:空气净化器你再说两句?

罗永浩:净化器非常好,2017年秋天会发布。这里面有一个可能的尴尬,我秋天产品一定是做好的,量产也启动了,发布的那个日子可能会刻意找雾霾非常严重的时期去发布。给我们带来了一点点心理不安的感觉,从企业经营的角度,又是帮助人们群众解决健康问题,但是从商业经营的策略上,必须挑一个雾霾格外严重的日子开发布会。这个导致从秋天开始,我们任何一天都可能启动发布会,如果那一段时期刚好空气一直非常好,我们会很清醒地把自己隔离成两个角色,一个是运营企业的人,因为工作需求盼着那天早点来,作为一个人我们又觉得期待这个事是很缺德的事情。内部也在给一些参与该项目的人做一些心理健康事情,这是一个对我们来讲是新课题,不管怎么样秋天我们会发布净化器。

如果有所耽搁,可能因为恶劣的天气没有到我们认为恶劣的时期。我们很希望今年做了净化器,秋冬季节准备发布了,结果从此中国没有雾霾了,我们有10万台库存烂在那,赔了血本,但是我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不现实。

张鹏:来个实际问题,这个空气净化器是你特别期待的产品吗?

罗永浩:当然,现在在中国第一空气净化器整个市场没有形成垄断性的王牌产品,国外的大名鼎鼎的品牌都是中国深圳的厂商付费给海外的品牌商,拿到品牌授权自己做的。因为贴了海外品牌又非常贵,我们会在今年秋季推的产品比市面上6000-12000价位的进口品牌都要做好的同时,价格还不到他们的一半,我们这样的利润也是相当不错的。我们进入一个没有充分竞争并且没有产生一个核心的王牌企业的时候,做的同样好的事情会得到更好的回报。

借这个机会我再独白一下,我想跟大家说的是,在北京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上海、广州、深圳,包括省会城市都是一样的,全国各地的雾霾数据会发现北京只是冬天格外严重。所有的发达国家,发展经济的过程中不可避免都经历了这个过程,洛杉矶的雾霾、台北的雾霾、伦敦的雾霾都是几十年解决掉的。没有意外的话,无论我们的政府多英明,你也要做好未来几十年中国所有的大城市在工业化进程中不可避免的雾霾的这个问题,做好准备。

与其整天在网上写讽刺的段子,不如想一想,要么从事这个行业,要么研究一下买一款好的产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健康。

张鹏:时间的关系到了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还是关于对手机的事。我们无限畅想从冰箱到空气净化器,试准了一个。

罗永浩:还有一些不能说的。

张鹏:会不会不专注了?

罗永浩:我们未来投入一系列智能硬件,多数都是投资或者参与一个创业团队,而不是自己做。净化器和另外某一个项目前期我们要做一个样板工程,后面合作的那些都按这个基准来做。头两个自己做,后面都是我们找一个团队给他投资,在品牌、产品设计上、智能化的部分,在这些方面我们会做一些参考设计,后续主要还是交给他们做。我们自己的专注还是在手机上。

张鹏:回到手机上你也谈谈手机的未来,2017年甚至2018年,未来一两年你觉得手机的未来,在技术上、产品的形态上,硬件上还有大空间吗,软件应用上有大空间吗?

罗永浩:今天的手机是人类最主要的计算平台,已经超过PC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下一代计算平台会在未来十年左右的时候来到,手机行业还有十年的好日子。无论软件还是硬件想象空间还是很大,一个行业成熟了以后没有多少想象空间,这是错误的想法。那个行业有可能运气不好,很多年没有出现优秀的人物,导致那个行业貌似是因为这个行业过度成熟以至于没什么事可做,真相是那个行业里由于不幸,全人类不幸,导致行业里没有出现特别优秀的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