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两小时的密集提问下,马化腾回答了这些你最关心的问题

二十一、安全在为整个生态保驾护航

提问:从各方面的统计数据报告上来看,腾讯已经是中国第一大的网络安全厂商了。今天百度说他的hao123被植入代码的时候,他对外通报是腾讯360、绿盟什么的,过去网络安全被定义为腾讯的国防军,现在腾讯的网络安全业务的实力这么强、能力这么强,会不会有新的想法和定位。

马化腾:对,网络安全我们是6年前3Q大战开始重视,现在变成歪打正着,发现网络安全真的太重要了。所以已经不是为原来仅仅为QQ保驾护航了,已经是为整个产业(也包括整个生态)保驾护航。

当然经过6年前的风波之后,我们会把这个思维,国防力量我们也加了很大的力度去建立几大安全实验室,业界的这些非常有名的这种安全领域的专家,我们都不惜代价把他们请过来,构建我们这方面的力量。包括在国际上的这种安全攻防战,我们都拿了大奖,这个团队的实力还是很强的。

正是有这个基础之后,我们想到对未来不管是云还是生态,包括我们自身的数据安全,甚至包括我们合作伙伴的这个安全,我们都觉得是一体的了。我刚才讲到别人被攻破了,他的用户密码其实跟我很多是一样的,我也一样受影响。所以说也是很担心的,我们还是希望行业不要把安全当做盈利或者说威慑,或者是成为一个要挟的一种武器,我觉得这个是应该更长远的,应该用健康发展的角度来看。

二十二、分拆业务与否腾讯在灵活处理

提问:您以前就说过微信不会分拆,刚才您也提到金融不会打包到一个公司当中。但是我们看到在内容领域,腾讯是有不同的思路的。比如说在阅读领域我们有阅文集团,音乐领域有音乐娱乐集团,这都是两个超级独角兽了,是准的IPO公司。现在也有一些声音希望腾讯将一些游戏工作室拆出来,因为它无论是收入和前景都要好于A股上的一些游戏上市公司。这是不是意味着腾讯在内容领域的切入方式上会有一些不同的思路。

马化腾:你刚才提到的内容是不是有这种分拆的趋势,看到音乐、文学都是用别的实体的方式来做的。这个有它的历史因素,因为他从文学,比如说我们跟盛大文学合并,他天然原来的股东自然在里面,但是我们也是增持,后来也控股了。包括我们的音乐也是跟酷狗、酷我合并之后,我们也是控股。所以我们也是保持一个比较强的管理方式,但是少数的利益是外部的股东与其他管理团队,原有的管理团队会在里面。

所以说这个方面我们其实是一种比较灵活的角度去看待,我们是希望他有他的这种创业者的能力,但是又在这个整个大的内容生态里面是符合一种我们这样的整体的战略规划去发展的。

至于游戏会不会是有一些这种情况,我们其实在外部投资了很多游戏公司,也会。但是我们内部其实也有很多工作室,其实也在用类似的方式管理,我们叫做激励机制的计划,其实都没有完全分拆独立,但是他的奖励机制其实是已经比较接近这种独立工作室或者是体外的这样的奖惩机制,否则你留不住这些人才的。

其实对这些游戏的基层或者中层的开发者来说,你上面的股权到底是给一个创业公司初期的那两三个人的老板还是在腾讯里面其实区别不大,关键是在他做出成绩,业绩好,他的回报是不是能够对应得上,我觉得这个是一致的。因为你到外面,基层的开发人员也一样会有这个问题。

所以在这方面HR的激励体系的设计是很重要的,我们过去在这个产业摸爬滚打了很多,我们看到很多企业是很激进的,我是五五甚至是二八等等,最后发现也是不行的,就是你没有一个很严谨的管理,只是靠给股份、给钱其实也走不长。我们其实是折中结合,既要坚固激励,又要有一个体系的建设。包括他的干部怎么轮,然后我们怎样做才好,这些我们都做了很多工作。

目前看来我们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也要不断地演变。

二十三、今年会努力拓展香港线下支付场景

提问:您刚才提到要打造粤港澳的科技湾区,那既然您说了和香港的联动比较少,那我希望今天能和您有一个比较深入的联动。

第一个问题,关于腾讯在香港的支付业务。腾讯之前是带着微信的红包进入香港,并且希望开展支付业务。但是进来一年多似乎并没有看到一个大规模的推广,反而看到在过去的一年多里面,包括本土的港铁公司、汇丰银行,都推出了自己的电子支付业务。而且阿里巴巴在今年的春节期间也把天猫开到香港来。

您觉得香港市场对于腾讯来说,是不是一块儿比较难啃的骨头,腾讯未来会如何面对这些挑战,而且包括红包这方面的话,港币和人民币的红包到现在都没有实行打通,境内的跨境资本流动的管制,会不会对腾讯的中港两地的支付业务(尤其是在香港的发展)产生一定的阻碍。

第二个问题,关于刚才提到的二维码。在昨天境内的一家公司叫银河联动,向香港高等法院控告腾讯侵犯了二维码的知识产权的专利技术。而且对方是批评腾讯说,腾讯把他们公司的六项知识产权要求国家知识产权局给取消了,而且批评腾讯说是不太客气,一上来就打架。想请问一下您个人对于对方的指控和这些批评,会是怎样回应。

马化腾:先讲支付。

因为在香港我们刚拿到了第三方支付的牌照然后才能做,之前等于是试运行了。

其实一个很大的问题,境内我们绑卡都是用借记卡,绑定的信用卡是不能发红包的,现在境内就是这样的。但是在香港是借记卡很少,基本上都是信用卡。所以信用卡里面如果又变成发红包或者其他的这种充话费等等,会有类现金的套现的潜在风险,因此会比较谨慎。

所以香港其实还是额外给了一个额度,就是说哪怕是信用卡也有大概,我记得好像是1000块钱这样的额度,能够让他用起来,所以这是一个不同点。

第二个问题是说,它的这个应用场景不够,如果纯港币的应用场景,我们试了一下,线下好像都没有应用场景可以落地,这是一个比较头痛的问题。不像境内我们有大量的商户可以推广。

所以反而我们现在推,内地游客到香港消费,扫码反而可能还量大一点,就不是港币的了,还是人民币,它只是折算。包括我前不久在香港海洋公园也试了一下,买了两个爆米花我用微信支付,一扫速度很快,体验也非常好。那您看到说他是港币变成人民币扣款了,这个体验还是非常好的。

所以现在还是缺乏场景,所以我们今年开始也会努力拓展线下的很多场景,当然之前有一些竞争了,我们很多商户是被签了独家的,所以可能有些独家或者排他过了期之后我们会努力进场,有的时候不是我们不努力,是晚了以后被签了独家了,我们进不了,所以你也知道我是指什么意思。

所以这个竞争其实是比想象中激烈,我们原来对境外也没有用太多的力量去推,比如说我们的商务拓展人员并不多,我们是很少这类的人员的,我们是希望产品先行或者是借助第三方的力量能够推动。我们还是希望不是用人海战术、地推等等这种方式,我们希望用产品优先的这种打法来去推动。

我觉得我们也希望在未来有一些,包括跟政府也做一些沟通,希望说有一些金融创新,比如说你孩子在国外读书,怎么样能够把一笔钱汇出去,用很方便的方式,又是合法合规,符合现在的这种条件。但是用于这种,当然还是在公民比如说这种个人换汇的额度之内,只是把这个流程做得很简便,能不能做到这一点,这方面还是在探讨,特别是跟传统银行,因为你可能到境外跟银行的连接还是要依赖于中国这些已有的大的传统银行,看能不能展开新的合作,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未来探讨,所以我们跟香港的本地的银行也希望是能够仔细地探讨。

因为香港那边有时候没有见到内地移动支付这么火。所以刚才讲到要多看、多沟通。有的时候我都觉得好落后,我用香港的网银,十几年都没变,我作为产品经理可以随便指出他几十个不好用的地方。但是又无奈,就是你也改不动,也没有办法去驱动。所以我们希望是多一点合作之后,把产品体验打磨得更好。

至于你刚才讲的二维码这块儿,我也是刚刚留意到,但是好像我们的法务、律师团队都在看这个事情,我个人认为像我们做这么大体量的企业,肯定是非常关注知识产权和专利的,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做这么大。我们在全球的互联网的专利的申请量也是领先的,在境内也是排第一的。我们也是非常关注知识产权,所以这方面也请放心,我们一定是非常严谨。

二十四、小程序的初衷不是控制流量

提问:想问一下小程序的问题,外界认为可能小程序的出现是腾讯想要让微信解决一切的问题,解决不用再打开其他的APP,但是小程序现在出现一段时间,你对它的期待是怎么样的,它想打造一个什么样生态系统,现在它的繁荣程度是否达到了您的预期,它的困难和瓶颈又是什么?

马化腾:我觉得外界太误解了。其实小程序在一些应用场景是可以极大地降低用户流失率的。比如说摩拜单车的小程序,很多摩拜用户本来没有装APP,我现在就要骑自行车,要花一块钱下一个APP,他的流失率是很高的。我们试图做测试,如果他转成小程序之后,他的留存率极大地提升。所以现在来自于小程序产生的新注册用户,其实是跟APP差不多,接受程度是很好的。

所以对摩拜来说,我们不是想取代你的APP,而是说对于重度用户,我们反而希望你用小程序用一段过程当中,应该有一个合理的场景途径,引导你去下载APP,因为你更复杂的体验可以在APP上实现,比较轻量的可以在小程序上来实现。

我觉得是我们看问题都是这样看的,就是从用户的角度。用户想怎么用我们就支持他,而不是去控制流量。

二十五、完善法律有利于文化产业竞争

提问:你提出中国的数字文化产品业的竞争力,我想知道您对新的网络安全法的看法。因为这个法律之内有一些限制,比如说网上游戏或者说网上视频的一些内容的规则。您认为这样子的限制会不会导致中国的数字文化产品内容的竞争力下滑。

马化腾:不会啊。这个并没有限制企业发展,反而能够保证这个产业能够更正规地发展,这个法规还是鼓励正规企业做大做强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onestsu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