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两小时的密集提问下,马化腾回答了这些你最关心的问题

二十六、微信公众号付费是为内容生产者提供基础设施

提问:请问腾讯是否计划加快推出微信公众号的付费阅读?在互联网免费模式仍然占主流的今天,微信的付费阅读是否能够真的走得通,知识付费的春天是否真的到了。

马化腾:其实我当初在朋友圈回复朋友回答,后来被截了图传出去的。有一些误读,有些人骂说公众号怎么还收费了?这个就跟当年讲微信收费一样是谣传。

其实我们是提供一个基础设施,让内容生产者自己决定你哪一些是要免费,或者哪一些部分放在付费包里,还是说免费,是由你自己决定的。因为这也是一个内容制造者的刚需,过去他可能是靠尾部广告或者加入我们的广告联盟,但是我觉得应该还有另外一只腿,就是他愿意把高质量的内容做成付费,或者是做成俱乐部、粉丝经济。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公众号,其实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经营他的会员,但是我觉得还可以直接在系统上支持,这样更到位一点。

就好像,公众号原来有打赏功能,其实也是一种付费方式,但是那种是属于丰俭由人了。为公众号运营者丰富这些管理手段,对整个产业是更加多元、更加好处,而不是一刀切的。因为我们不会代替他做决定,都是由这个内容生产者自己决定的。

二十七、个性化视频流、资讯流产生的广告形态是一个新机会

提问:问题一您个人现在最关注的互联网技术是怎样的。第二有人置疑说在线广告的效果评估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您怎么看腾讯在线广告业务的发展。

马化腾:刚才提到了很多未来前瞻性的互联网技术,我都挺有兴趣。但是有的会远、有的会近,有的是不一定自己做得出来,可能是要投资别人或者是跟人家合作,有的是应该自己研发的。我们有时候也不太了解,需要多看、多学、多结合内部的场景来去找到一些思路。

正因为互联网产业的魅力所在,你永远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一刻也不能松懈,不然就可能错失很多东西所以我可能没法回答“最”关注的是什么。

关于在线广告效果评估,腾讯从品牌广告、到现在的社交广告,从QQ空间到微信公众号尾部的广点通、还是在朋友圈里的社交广告,都是不同的形态的,那现在这些还是在摸索期,永远谈不上最满意的产品形态。

我们又看到,那些新的从门户、资讯演变出来的个性化视频流、资讯流产生的广告形态,其实也是一个新的机会,目前境内还没有太多类似案例,今年应该说各家都把它列为重点。这方面的广告效果,可能目前第三方机构还没有太多评测,关键是看实际效果。但我相信很多广告评测公司也科技很快跟进这种新型的模式,应该怎么评测,对广告主应该怎么分析。

二十八、企业发展壮大过程中我们也走过弯路

提问:问题一您提出的互联网+现在已经是国家战略了,但是过去可能我们谈互联网+更多的是互联网和第三产业的结合。您刚才也谈到了对互联网和工业、制造业未来的结合非常地期待,而现在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也确实是非常热门的话题,您如何看待互联网+下半场的机会,腾讯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思考和布局。

问题二:前一段时间腾讯刚刚渡过了18岁成人礼,您说对腾讯18周年来发展最大的感悟和未来的期望的核心词是责任。我们想知道腾讯18年来发展当中的哪些事情让您有了这样的思考,因为每个企业家都在谈责任的重要性,可是当责任与公司的业绩或者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有矛盾的时候,不同的人还是会有不同的选择的。如果您面对这样的难题,会如何去取舍。

马化腾:第一个问题,跟工业、制造业我们前面已经讲了很多了,包括讲物联网等等,这些我们都关注了。有些领域,我们暂时没有办法做得很深,可能是会从底层方面会提供一些工具,然后还是让产业去多合作,包括第三方的合作者。

关于责任,腾讯是有很大的感悟的。其实企业发展壮大过程当中,我们也走过弯路,很多吃亏的地方,包括我本人当时就讲说,这个为什么他能做我就不能做呢?我为什么说要让着他呢?我大了又不是我的错,为什么我不能做?可能在之前会有这种比较狭隘的产品思想,然后觉得你总不能剥夺我一点尝试的机会嘛。

到最后你发现真的一个企业大到一定的程度,特别是产品已经是蛮平台化的时候,有些事情真的是别人能做你真的不能做,有些钱或者有些业务别人能赚你还不能赚,这个越来越真切感受到的。

从内部来看,比如说腾讯以前的一些订阅服务,我们后来发现很多用户是很久不用了,但是我们每个月还扣钱,你说你要不要把它清掉呢?这是一个很难决定的问题。后来我们还是决定说要清,慢慢一点点把它清掉,你才能轻装上阵。否则的话你背得越久,迟早是要还的,还的那一瞬间更麻烦。

过去的很多风波,也是我们可能决策会有一些草率,没有足够深思熟虑。所以我们之后其实会更谨慎,而且会更关注责任的问题,包括为什么我们主动说未成年人的保护,这真的是很认真想这个问题。

我们内部说,用多个小地震化解一个大地震,这个还是蛮符合这个地理学的,否则的话迟早会出事儿的。所以也是真实的感受吧。

二十九、希望大家要拥抱组织变革

提问:想请教一个问题。因为微信是一款非常成功的社交软件,但是任何一个产品都有生命周期,我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进入后微信时代,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您会等对手超越您,还是您自己会破茧重生,比如说您会设想的布局去迎接这个时代,或者说腾讯内部现在有没有一个杀手锏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微信,希望您告诉我们这个答案。

马化腾:我分析应该都是跟终端变化有关才会有比较大的机会,因为我们自己内部就有QQ跟微信的竞争。我觉得不应该是简单地说谁突然间发明了某个东西。

当然可能会有别的产品形态,比如说你更加偏媒体性质的,可能会有另外一个角度去切入,但是完全纯通信为主的,它通常要等到一个新的终端变化才会有新的机会。可能那时候也是我们的槛,所以我也很关注不同的终端演变,包括微信本身他也要变。

因为当年QQ如果说能够早一点变,因为当时受制于我们内部组织架构,手机、PC是分在不同的BG、不同的老板管的,很难捏合做一件事情,所以也是一个教训,就是说你内部组织架构不及时改变的话,你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你也没法驱动,就是明知看到往这边转你也没办法。所以这个时候也是内外都有影响,如果说遇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要吸取前面的经验教训,该怎么改就怎么改,该做决定就不要拖泥带水,有时候碍于情面,有时候碍于组织架构,谁的位置、谁管的业务,反而是延误战机,最终害了整船人,所以老是拿过去的案例来跟大家讲,有时候希望大家要拥抱组织变革,有时候该改就得改了,否则的话就因小失大。

三十、大数据应该收集必要甚至脱敏信息

提问:关于网络信息安全的问题想问您,您刚才说了移动支付实名制,可能是对个人信息泄漏比较有效的一个保护手段。我想问您在这个互联网(特别是大数据时代),您认为隐私权是否应该进一步开放,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可管控的隐私,风险可以承受,这样的观点您能接受吗?

您刚才说到移动支付实名制,包括长期的信用评价,可能很多信息是掌握在我们腾讯或者其他一些平台手中的。您觉得这个可管控的隐私风险是不是可以承受,这种观念您接受吗?

马化腾:首先讲一下那个实名制,刚才讲了虽然运营商、银行很多实名制,但是发现其实对于有经验的黑产来说,也拦不住他,现在很多网上倒卖直接买你的身份证,甚至我们看到他到乡下给村里说谁用你的身份证借用一下,我就买一个号,实名的,是你来买,我就送你一个礼物,好多人就愿意了,他说无所谓,借用一下嘛,给点儿小恩惠他就愿意出卖自己的资格,帮黑产去做实名了。

你从数据还看不出有问题,以为是真实的,当然你后端可以看到,怎么这批人怎么同一时间注册,怎么都来自于同一个地方,你也可以抓,但是你发现人家是有对策的,不是说你那么简单实名,所以还要继续打,还要再看人家黑产怎么出招,你再怎么出招。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你达到,跟黑产对抗到极限的时候,带来的弊端就是对抗者有可能会拿了很多隐私的数据,然后这个数据万一你自己保管不善被别人滥用或者哪个员工把它偷出去了,反而产生更大的次生灾害。我们会观察到真的还有这个问题,还挺麻烦。

所以说这时候我其实是建议他的这种大数据的个人隐私,不应该收集那么全,应该只收集必要的甚至是脱敏的。你只要能够做到单向验证就不要全量去存或者说双向都能存,纯单向,就只能从那里看过去,它回不来,或者说数据分散一点,一块块切开,让它不要出什么问题一锅端拿走。这样的话才能真正保证安全了。就是你做黑产对抗要拿这些数据去做,也希望能够建立这样的一个基础。

但是现在你看到很多企业就是保存得很乱的,包括密码都是明文保存的,我们QQ微信的密码从来都不是这样保存,从我们创业公司第一天我们QQ密码就是单向的(只有用户自己能知道),就是我都不知道,所有员工你拿这个原始数据都看不到明文,只有你输了验证是对还是不对,这是单向的,但是很多企业都没有这个意识。

所以从这一点你可以看到有一些企业还是缺乏很多的基础性的工作,谢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onestsu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