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空中飞人"受辐射危害有多大?或增患癌几率

"空中飞人"受辐射危害有多大?或增患癌几率

参考消息网 外媒称,坐飞机频繁的“空中飞人”在飞行中会吸收辐射,不同的辐射剂量造成的主要健康威胁,是晚年罹患某种癌症的几率增加

据美国《科学美国人》月刊网站6月8日报道,坐飞机的主要辐射来自飞行本身。高空空气稀薄,离地球表面越远,单位体积内的气体分子越少。因此,对来自外层空间的辐射,大气层的防御越薄弱,人受到的辐射越强烈。

在刚刚过去的4月,商务人士汤姆·施蒂克成为世界上坐飞机最频繁的“空中飞人”,他在过去14年里乘坐联合航空公司的航班飞行了1800万英里。

这是非常长的飞行时间。如果施蒂克的出行习惯与其他商务“空中飞人”的习惯差不多,他可能吃了6500份飞机餐,喝了5250次含酒精饮料,观看了数以千计的机上电影,在飞机上进了约1万次洗手间。

除此以外,他累计吸收的辐射量相当于拍了约1000次胸部X光片。然而,这样的辐射量究竟对健康构成什么样的风险呢?

您也许以为“空中飞人”受到的辐射来自机场安检,即人体扫描仪和行李X光检查机,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安检流程让乘客吸收的辐射量不足挂齿。

施蒂克累计受到多少辐射,对健康造成什么风险?

这完全取决于他在空中呆了多长时间。假设飞机按照平均飞行速度飞行(每小时550英里),施蒂克飞行了1800万英里,折合飞行时间32727小时(约合3.7年)。按照普通商业航空的飞行高度(3.5万英尺)计算,辐射量约为每小时0.003毫西韦特。将这一辐射量与飞行时间相乘,可以看到施蒂克除了给自己赚取了大量里程积分外,还赚到大约100毫西韦特的辐射量。这对他的健康意味着什么呢?

这样的辐射剂量造成的主要健康威胁,是晚年罹患某种癌症的几率增加。科研人员根据对原子弹受害者、核工作人员以及接受医疗放射治疗的患者的研究,可以估算出不同辐射剂量造成的患癌风险。

假设其他因素完全一样,假设低辐射量造成的患癌几率与高辐射量造成的患癌几率成正比,那么每一毫西韦特辐射带来0.005%的整体患癌几率,这是一个合理且被普遍用来估算患癌风险的数值。施蒂克吸收了100毫西韦特的辐射,他罹患致命癌症的几率因此增加了大约0.5%。这样一来,问题就变成了这个几率是否属于高几率。对此,大家的看法恐怕取决于各自如何看待自己患癌的背景风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aya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