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市场观察》:惠特曼留下支离破碎的惠普 继任者任重道远

【腾讯科技编者按】“市场观察(MarketWatch)”周三刊登了专栏作家特蕾斯-普莱蒂(Therese Poletti)的文章。普莱蒂在文章中称,随着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即将在明年2月辞去惠普首席执行官一职,这位硅谷的风去人物也将留下一个支离破碎的惠普。至于惠特曼的继任者能否带领惠普走出困境,这也是一个无法确定的事情。以下就是普莱蒂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在惠特曼执掌惠普大权之前,其前任曾许诺要在五年内带领惠普走出困境,然而,事与愿违,这位前任的表现可谓一团糟,在经历了悲惨的任期之后,又把执掌惠普的大权交给了惠特曼。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惠特曼成为硅谷最负盛名科技公司之一的惠普的掌门人。

在掌舵惠普6年多的时间之后,如今,惠特曼也宣布将在明年2月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目前来看,惠特曼担任惠普首席执行官期间,乏善可陈,她已经将惠普撕得支离破碎,还清了投资者的帐目,也裁减了一些员工。她的继任者——安东尼奥-内瑞(Antonio Ner)将要肩负使命,让投资者相信扭转惠普困境的举措仍要进行。

惠普企业今天发布了该公司再度令人失望的财季业绩报告,这一次,主要是该公司未来的业绩预期着实令投资者不满。随着这份报告,惠特曼宣布了她即将离职的消息。惠普企业今天发布的这两大消息,也让该公司的股票在周二美国股市盘后交易中下跌了7%以上,几乎跌到了最近52周的12.97美元这一低水平。

当然,自2011年以来,惠特曼就一直努力扭转老惠普的困境,其时她接管的也是一个满目疮痍惠普。惠特曼的前任李艾科(Leo Apotheker)在短暂担任惠普首席执行官期间,进一步搞垮了惠普,尽管他一度承诺要带领惠普摆脱困境。

市场分析机构Enderle Group的首席分析师卢布-恩德勒(Rob Enderle)表示,“与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在雅虎期间一样,她没有资格经营这家公司。我们经历了类似的诸多重大失误,让诸多不匹配的人担任首席执行官。”恩德勒还表示,李艾科到以硬件为主要业务的惠普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本身也是一个错误的安排。

2014年,惠特曼作出一个大胆的举措,就是将惠普分拆为两家公司,此举旨在创建两个快速发展的公司,即新惠普公司和惠普企业公司。在此分拆之后,惠特曼继续担任惠普企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主要向大公司客户销售服务器、软件和服务等,当时这些业务似乎要比以消费者PC和打印机业务为重点的新惠普公司强得多。

然而,新惠普公司的财富已经有所增加,甚至打印业务在最近两个季度都呈现增长势头。而惠普企业则进行了裁员、剥离部分资产、业务并购等措施,当然一切都是为了让这艘破碎的船驶向正确的航向。

在2012年警告投资者称需要5年才能扭转困境之后,惠普企业一直到2017年才显露出一些逐步改善的迹象,而其增长的业务主要都是来自于非有机增长的业务。最新的财报显示,2017财年第四财季,惠普企业来自持续运营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4.6%,其中网络业务增长了21%,包括2015年并购的Aruba网络业务在内,这个业务对惠普企业的营收贡献较大。另外,在今年初收购了闪存公司Nimble Storage之后,惠普第四财季的存储业务也增长了5%,然而,惠普企业的服务器业务营收却整体下滑了5%。

市场研究机构Bernstein的分析师托尼-萨科纳奇(Toni Sacconaghi)在惠普企业周二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谈及惠特曼的辞职时机时表示,“仍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因此,对一个外部人员工而言,惠普还没有做好变革的准备。”这位分析师表示,惠普企业的服务器业务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仍需要进行大幅完善。

惠特曼在回应这个问题时表示,“现在绝对是适合安东尼奥和新一代领导层来引领惠普企业的好时刻,我们已经选定了非常好的领导层。”

目前有一些传闻称,内瑞一直在领导惠普企业。恩德勒表示,他认为,自从惠特曼在去年夏季再度对大选产生兴趣之后,内瑞就一直在处理惠普企业的日常事务。

另外,惠特曼在担任惠普企业首席执行官期间,也一度被认为已被至少一家以上的公司相中,要求她到这些公司出任高管。尽管惠特曼多次公开否认她对Uber首席执行官感兴趣,但事实上,据一些消息称,她还是一度出现在Uber董事会会议之上。

无论如何,惠特曼目前并没有给惠普企业留下什么实质性的遗产,尽管周二她曾高调宣称自从老惠普分拆以来她已经给所有股东返还了资本。然而,惠特曼的这番高调言论却忽略了惠普企业股价在作为独立公司之后已经下跌近17%的事实,而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却大涨了28%之多。惠普曼向股东返还资本主要是通过派发股息和回购股票等方式进行,但却是以裁减至少10万员工为代价的。

当初,惠特曼在出任惠普首席执行官职务时,公司拥有34.9万名员工。截至2016财年底,惠普企业拥有19.5名员工,而新惠普则拥有4.9万名员工,两家公司的员工总数为24.4万人,或许,在几天之后的新一财季末期,这一数量还会进一步减少。

在这段时间内,返还给投资者的资金总共约为180亿美元。

当然,未来更重要的问题是:在今年初被确定为惠特曼的二号人物的内瑞能够在其前任失败的领域东山再起?业界许多人士认为,要想让惠普企业真正地开始创新,该公司还需要一位深入了解工程的高管,事实上,惠特曼本人此前也承认公司的确需要一个更具工程背景的高管。内瑞是一位计算机工程师,他已经在该公司的多个部门工作过,总时间已经超过22年。

惠特曼对分析师表示,“安东尼奥是一个资深的技术专家,我认为,就创造股东价值、财务结构、激发创新等而言,我已经增加了大量的价值。但是,该公司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需要是一名更有经验的技术专家。”

内瑞在出任惠普企业首席执行官之后,可能会继续保持现有的战略。惠特曼说过,内瑞也是这些战略的联合制定者之一,然而这一战略似乎要裁减更多的员工,并专注于混合云业务。内瑞还需要找到一些增长途径,以此拓展惠普企业内部的更多创新,但无论如何,惠特曼留给内瑞的只是一个更小更需管理的公司。

恩德勒表示,“我认为,惠普企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脱离了险境,毕竟在最近两个季度呈现出一定的增长迹象。”而在此期间,内瑞主要负责运营相关的岗位。

当然,惠特曼在这些成绩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应当非常有限,因为该公司并没有找到一位披荆斩棘的掌舵人,反而在惠特曼的带领之下,惠普企业消耗了更多资源。内瑞未来的任务会很重,首先就是要尽快从中汲取经验,找到惠普企业留下的可用资源,尽快让惠普企业走上增长的轨道。(编译/金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yungzh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