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家称特朗普政府无法制裁亚马逊 现行反垄断法不适用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接连在Twitter上炮轰亚马逊,再次引发投资人对美国政府可能对电商巨头亚马逊展开反垄断制裁的担忧。但法律专家认为,在实际操作中要以垄断为由制裁亚马逊相当的困难,需要推翻数十年来指导美国反垄断执法的基本原则。

特朗普在上周四和周六连续炮轰亚马逊,抨击该公司的商业行为和对美国实体经济的影响。特朗普认为,亚马逊应当向缴纳更多的税款,而且该公司“让数以千计的零售商破产”。在特朗普炮轰亚马逊之前,美国新锐新闻网站Axios在上周三报道称,特朗普“痴迷于”亚马逊,考虑通过反垄断制裁、监管和潜在的税收调整等一系列手段对付这家电商巨头。整个华尔街都担心特朗普与亚马逊的战争将变为现实,导致亚马逊股价在当日下跌4%以上。

过去20多年的快速成长,已让亚马逊从一家在线图书零售商转型成为拥有核心电商业务、云计算、好莱坞电影工作室、硬件业务、实体连锁店等诸多业务,年营收达到1780亿美元的巨无霸企业。这也导致特朗普和一些政策专家对亚马逊的庞大规模产生了质疑。

不过依据美国现行的法律规定,如果一家公司在市场中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或是有损于消费者权益时,反垄断监管部门才会对其展开调查。但在法律专家看来,这两条目前均不适用于亚马逊。市场调研公司eMarketer的统计数据显示,虽然亚马逊已占到美国电商市场43%的份额,但仍只是美国商品零售总额的不到4%。

美国商界一些熟悉特朗普的消息人士称,美国现行的反垄断法过于注重定价,未重视综合性业务同样可以形成反市场竞争,因此并不适用于亚马逊。《耶鲁法律杂志》(Yale Law Journal)在2017年1月曾刊发莉娜-坎(Lina M. Khan)的论文《亚马逊的反垄断悖论》。作者在这篇文章中指出,亚马逊创造了一个“平台市场”,能够凭借其体量和规模通过掠夺性定价进入新的业务。“在投资者的奖励下,平台市场的经济情况会刺激公司追求增长而非利益。这种情况下,制定掠夺性定价就显得极为合理,哪怕现有的原则认为它并不合理、也不现实,”作者称。

作者认为亚马逊作为许多竞争者的分销商和云服务提供商,享有不公平的优势。这一双重身份也让平台得以利用从其服务使用者那里收集的信息,从而削弱对方的竞争力。她指出:“迄今为止,亚马逊尚未被监管机构找上麻烦,因为它帮助降低了绝大多数的商品价格,并不属于自然垄断。”

斯坦福大学法律学教授道格拉斯-梅拉默德表示,莉娜-坎和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最近在政策和学术界引发了关于反托拉斯管制的辩论。但许多理论过于笼统,在实际操作中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梅拉默德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曾在美国司法部担任反垄断部门的代理检察长助理。

梅拉默德称,如果特朗普确实决定执行新规,他要么需要让共和党控制的议会批准不可能被接受的新反垄断法,要么就需要让司法部和其他监管部门把亚马逊告至法院。“这是一项工作量繁重的工作,且不一定会产生什么效果,”他说。

特朗普在上周四早晨发布的推文中称:“早在大选之前,我就已经申明了我对亚马逊的担忧。与其他公司有所不同的是,他们仅向各州和地方政府交纳很少的税款,甚至是根本不交税,还利用我们的邮政系统作为他们的‘送货员’(这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并导致成千上万的零售商破产!”

随后,他又在周六发推文称:“我们正在讨论这个问题,据说美国邮政每次为亚马逊投递一个包裹平均要亏损1.50美元。总量大概是数十亿美元。《纽约时报》报道称,该公司游说人员的数量激增,而且这还没有包括Fake Washington Post,它其实就是一家游说机构,应该注册成游说公司。如果美国邮政提高包裹运费费率,亚马逊的运输成本将增加26亿美元。这种欺诈美国邮政的行为必须停止。亚马逊现在必须支付真实的成本和税款!”

特朗普过去曾多次在社交媒体中抨击亚马逊,称这家电商公司正在损害零售产业,导致美国就业岗位的减少。他在2017年8月曾发布推文称:“亚马逊对纳税的零售商造成巨大损害。美国各地的城镇、城市和州都受到了伤害--许多工作岗位正在流失!”此外,特朗普还多次在Twitter上多次把《华盛顿邮报》抨击为“亚马逊华盛顿邮报”,原因是这家报纸归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所有。特朗普曾在大选时指出,贝索斯正利用媒体的力量去影响华盛顿特区的政治家,从而给亚马逊带来税务方面的利益,存在“严重的反垄断问题”。

不过美国白宫的新闻发言人周四表示,特朗普目前没有制定任何会影响亚马逊的新政策。他还表示,特朗普周四发布的推文,只是针对本周的新闻报道做出反应。他说:“总统表达了他对亚马逊的顾虑。我们目前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消息人士透露,美国司法部还没有对亚马逊展开反垄断调查。截至目前,亚马逊方面对此未予置评。该公司表示,其已对美国45个州的直销产品征收销售税。亚马逊零售业务主管杰夫-维克(Jeff Wilke)去年在接受采访时曾指出,亚马逊是一家“多元化和横向型大型企业,”在面对的所有产业都面临着难以置信的竞争。

许多法律专家认为,仅仅是因为特朗普提到的这些问题,不会让亚马逊面临监管压力。而且也不是所有的亚马逊股东都对此感到担忧。“我认为特朗普总统有点哗众取宠,他只是不太喜欢亚马逊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罢了。如今的亚马逊与1984年AT&T遇到的问题完全不同,要知道当年AT&T控制了美国整个电信产业,”持有亚马逊股票的投资公司 Gullane Capital创始人特里普-米勒(Trip Miller)说。(编译/明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lo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