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蔚来IPO意在挑落特斯拉 能否玩转国际舞台依旧存疑

【腾讯科技编者按】 据国外媒体报道称,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公司、有着“中国版特斯拉”之称的蔚来汽车(NIO)近日正式向美国SEC递交了IPO申请招股书。据招股书披露,蔚来将融资不超过18亿美元,低于此前20亿美元的传闻,并计划以代码“NIO”于纽交所挂牌交易。

根据蔚来汽车IPO文件介绍,蔚来汽车此次IPO的承销商包括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美银美林、德意志银行、花旗银行、瑞士信贷、瑞士联合银行和沃尔夫资本市场与咨询等。

应该说,蔚来是过去几年成立所有豪华电动车创企中走得最远的一家。但国外媒体在仔细分析了该招股书后指出,该公司在旗下首款车型的需求和生产方面都面临潜在障碍,而且该招股书还暴露出蔚来在准备IPO前数月发现的一个关键财务问题。

发展迅速

蔚来汽车成立于2014年,之后很快设计并生产出全电动超跑EP9,这款车型打破了一系列电动车和非电动车记录。2016年底,EP9在美国得克萨斯美洲赛道(Circuitof the Americas)的无人驾驶测试中创造了每小时 257 公里的速度纪录,成为全球最快无人驾驶汽车,这也进一步树立了该公司开发自动驾驶技术的决心。

该公司的首款量产车型是7座SUV“ES8”,该车于2017年12月首次亮相,今年春天早些时候在中国量产,价格大约是特斯拉ModelX在中国售价的一半。今年6月份,ES8已经开始向中国消费者交付。该公司在招股书中指出,一款名为“ES6”的小型五座SUV正处于研发阶段,预计将于2019年交付。在此期间,蔚来全球员工人数已增至6000多人。

目前,蔚来已经得到了许多公司支持,包括腾讯、百度和红杉资本都持有该公司股份。有消息称,日本软银集团甚至有兴趣从公众手中购买部分公开发行的股票。考虑到蔚来在改变汽车拥有体验(比如“NIO会所”NIO houses)、电池交换技术,以及仪表盘上人工智能助手等方面野心,该公司恐怕非常需要这些外部力量的支持。

“特斯拉是一家创立于互联网时代的公司,蔚来则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在这样一个新时代,智能手机和应用程序在人们日常生活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也给我们这样的公司提供了一个变革传统汽车业的契机。”蔚来创始人李斌去年12月说道。

许多蔚来的同行都认为,实现旗下电动汽车的量产和让公司在美国上市是自己的最终目标,但该公司即将成为继特斯拉后首家同时实现这两大目标的电动车创企。目前,无论是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Lucid Motors、SFMotors、Byton还是Rivian等电动汽车创企都还没有实现量产,许多公司甚至仍在四处寻求融资。

挑战重重

根据蔚来提交给SEC的招股书内容,该公司目前仍面临许多挑战。

自今年6月28日首台ES8电动车下线以来,蔚来总计只向客户交付了481辆ES8,公司的总收入也仅为700万美元左右。

市场研究公司JD Power全球汽车部门主管道格-贝茨(Doug Betts)认为:“较慢的起步或许会对公司长远发展有帮助。我认为如果他们聪明的话,他们会十分谨慎地尝试大规模量产并交付汽车,因为公司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发生产品质量问题。他们需要用户对自己所购买的产品感到兴奋,并基于此建立起大众的购买欲望”

但即便如此,目前市场对ES8的需求也并不算高。蔚来表示,自去年12月份发布以来,该公司ES8的预订量只有1.7万辆。考虑到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年销量已经达到了100万辆的事实,这个数字实在显得有些微不足道。蔚来当下的预定政策是,预订ES8的用户需要支付5000人民币的可退款定金,其中有4989名客户支付了4.5万人民币的不可退款定金。

蔚来在招股书中表示,如果许多早期客户被ES8所吸引,那么事情可能会变得有些复杂。因为该公司的目标是能够在3-4周内完成客户订单的交付,但如果现有1.7万张订单全部转换成销售订单,那么公司需要6-9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交付。

造成这种延误的原因是蔚来没有自己生产ES8的能力,该公司目前是将其电动车的生产外包给江淮汽车集团负责。蔚来表示,公司的最终计划是在自己的上海工厂中生产汽车,但该工厂至少要到2020年才能投产。因此蔚来与江淮汽车签订了合同,由后者代工生产ES8和即将上市的ES6。蔚来承认,自己开发、制造一款质量出色、按时交付并吸引更多客户汽车的能力尚未得到证实,且情况仍在不断变化之中。

贝茨指出,在法拉第未来和Lucid Motors等竞争对手还在苦苦为自己的工厂争取资金时,蔚来已经通过外包模式实现旗下电动车的投产。

但这样的模式并非完美无缺,根据F-1文件显示,除了需要向江淮汽车支付每生产一辆车的相应费用外,蔚来还必须赔偿江淮在代工生产电动汽车前三年(自2018年4月ES8投产时起算)所面临的任何运营损失。迄今为止,蔚来已向江淮汽车支付了1亿元人民币,其中三分之二的款项是“对2018年第二季度发生损失的补偿”,其余则是“制造和加工费用的预付款以及2018年第三季度潜在损失预付款”。

财务危机

过去三年,因为研发EP9和ES8车型,蔚蓝已经迎来了16亿美元的亏损。未来三年,该公司预计还将继续亏损18亿美元,该公司目前的现金流则为6.685亿美元。

市场研究公司Navigant Research高级研究员萨姆-阿布埃尔萨米德(Sam Abuelsamid)表示,在纽交所上市的一大好处显然是为了获得更多资金,因为这里的投资者更有机会满足该公司18亿美元的筹资目标。

“从他们对特斯拉的热情来看,美国投资者显然对拥有全球抱负的电动汽车创企更感兴趣。人们对一家非传统汽车公司的兴趣不仅仅在于这家公司着眼于汽车制造和销售,而是着眼于汽车周边的整个生态系统,因此更多的会将其视为一间科技公司。” 阿布埃尔萨米德说道。

蔚来在提交的文件中承认,公司还没有完全确定所有资金的用途,其中大部分将被用于支付研发、销售和营销开支,另一部分则会被用于汽车制造和供应链的打造。但蔚来表示,自己仍未确定部分融资金额的用途,这最终将取决于管理层的决定。

不过整体来说,蔚来IPO不会给公司带来有话语权的潜在股东。因为公开市场上发行的每一股都有一票投票权,腾讯所持的每股股票有四票投票权,创始人李斌所持的每股股票拥有8票投票权。

蔚来指出,“在公司的三级股权结构中,李斌和腾讯在重要企业事务上拥有更大的影响力,而这一结构也将限制投资者影响企业事务的能力”。

蔚来承认,公司现有的财务报告控制与业务扩张脚步并不吻合,并在与普华永道北京分公司准备上市事宜时发现了一个重大缺陷。那就是,蔚来没有足够熟悉美国公认会计准则的财务报告和会计人员。这意味着,其并没有为SEC要求的财务报告要求做好妥善准备。

对此,沃顿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Minyuan Zhao表示:“如果你在申请上市前都没有时间了解清楚公认会计准则,这显然有些仓促。”

对此 ,蔚来方面称自己已经做出了“大量调整”,计划采取措施弥补这一问题。但该公司同时指出,无法保证自己做出的补救措施能够妥善实施,或者足以完全解决这一问题。

孤注一掷

可以肯定的是,进军美国能帮助蔚来从中国市场近期涌现的大量电动车创企中脱颖而出。中国目前已经有近500家电动汽车初创企业,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长。但从本地创企转型成跨国公司也可能让公司陷入困境,因为公司的协调成本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Minyuan Zhao指出:“目前我们尚不清楚,在这样一个分散的全球网络下,你能多么迅速的完成工作。蔚来要从中国大量电动车创企中脱颖而出会面临压力,但该公司同时也想抓住这一投资浪潮的余波,因为正是这股浪潮的推动使众多初创企业在美国的市值超过了10亿美元。”(综合/汤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aya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