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趣店总部迁至厦门?北京电话暂停服务、劳动争议升级

一年前,趣店集团(以下简称“趣店”)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剑指千亿美元目标。一年后,公司发展受阻将总部由北京搬至厦门,引来诸多争议。

近日,趣店多位员工透露,趣店在9月底搬离了原本位于清控人居大厦的北京总部,承诺员工出差两个月后可返回北京,但出差不足两月,却被告知北京不再设办公地点,之后只能留在厦门工作或离职,目前已有40多人因此事离职。

针对上述事宜,记者向趣店方面发去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没有得到回复。记者多次拨打其今年4月发布的2017年报上留下的区号为010的联系电话,则一直处于暂停服务状态。

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张特律师表示:“趣店这人事策略,令人佩服不已,保持了团队稳定性,不愿意南迁的员工也站好了最后一班岗,暗度陈仓就将公司平稳移到了厦门。不过,是不是有些欺骗的味道,也严重侵犯了员工的选择权?”

劳动争议升级

今年7月,趣店正式启用厦门总部,但当时仍有大部分员工留在原北京总部工作。

9月中上旬,趣店北京员工接到要去厦门出差两个月的消息,但未曾料到,过了1个多月后,接到公司人事通知称撤销北京办公点,不能再回北京,要求员工留在厦门办公,并修改劳动合同中关于办公地点的信息。除此之外,相关员工还发现,此前提交的出差审批单也被删除。

有消息称,这批员工去厦门之前,公司已经对部分不愿意出差的员工进行了劝离。如果员工愿意留下,公司承诺未来一年内补助10万元,每三个月发放2.5万元、落户、有一定租房补贴,但如果辞职,员工将得到n+1的薪资补偿或按时间比例折算年终奖,方案二选一。

据了解,目前已有40多人因此事离职。但是对于有些已在趣店工作三四年以上的老员工来说,认为离职补偿不合理,并希望走仲裁途径。

实际上,这已不是趣店首次发生劳动争议。据天眼查显示,目前趣店主体公司—北京快乐时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及到的12起法律诉讼均为劳动争议。

对此,记者就有关问题向趣店发去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备案意图明显

2017年2月4日,厦门市金融工作办公室印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成为全国首个网贷备案登记监管办法。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暂行办法》也是银监会等部门印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后,地方政府贯彻落地的第一份网贷机构备案管理办法。随后,厦门再领先于各地,推进了一系列互金备案的实质性进展,形成了利于互金备案的政策优势。对互金公司来说,厦门显然是一个政策洼地。

记者注意到,2017年4月,趣店选择在厦门设立科技公司,办公地址落到了厦门同安区。6个月后,趣店又在工商信息里变更地址,从同安区搬到了一水之隔的厦门岛上——湖里区的国际航运中心,福建自贸区厦门片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与此同时,趣店在厦门大量招聘人员,给了的8.4万至36万不等的年薪。

一系列动作都在暗示,趣店在为搬迁总部做准备。据厦门土地矿产资源交易市场网信息显示,2018年1月4日,趣店以1.06亿元价格在厦门同安区购买了一块面积达5.3万平方米的土地,产权为40年,为软件及研发用地性质。

有网贷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互金行业在经历了2016、2017的风起云涌之后,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都希望能在备案之前上岸并占好位置。而厦门在政策方面的举动,正好给了互金企业第一根救命稻草。

不过,对于备案延期带来的影响,趣店有些预期不足,投资者也似乎对其失去信心。

截至2018年11月13日,趣店股价收于4.27美元,总市值已不足14亿美元,较上市时的高光时刻下跌愈八成。而距趣店CEO罗敏设想的千亿美元目标,则相差的甚多。

新业务发展受阻

2018年8月24日,趣店交出了一份漂亮的二季度财报:22.44亿元营收,同比增长124.7%;7.38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42%,创历史新高。

但细心的人可以发现,趣店上市后主推的大白汽车却面临大规模关闭门店,将其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即使趣店随后回应称,是公司正常业务优化,但仍难以消除投资者疑虑。

据了解,大白汽车是趣店砍掉校园贷后的一次重要业务转型,要将其作为未来的主营业务。此前,这一产品在线上通过支付宝“来分期”和大白汽车分期APP获客和销售,线下则是通过开直营店或加盟店。在关闭门店消息传出之前,趣店分布在河北、山西、江苏、贵州等地的179家大白汽车门店供养着700名员工。

日前,记者上网搜索发现,趣店在北京地区已无大白汽车销售信息。而记者试图拨通京外的几家大白汽车销售电话,也只有个别的地方表示还做着这项业务。

一大白汽车门店负责人则表示,为了将优惠给到客户,大白汽车目前正在优化门店,只保留省会城市门店,提供几乎所有15万元以下车型的融资租赁方案,并开通了在家就可以操作的远程线上审核,但提车还是要到省会城市门店。

事实上,大白汽车也增加了趣店的经营成本。趣店2018年二季报显示,大白汽车实现汽车销售收入达到7.85亿元,但公司经营成本比2017年同期增长387.8%。同时,大白汽车零售增长缓慢,累计销量仅为1.5万辆,全年汽车销量目标也随之从10万辆下调到2.5万——3万辆。

某汽车销售对记者分析,互联网金融企业做汽车租赁,与传统打法不同,几乎都是走线上引流、线下签约的模式。大白汽车最后的业务形态是从整车厂批发车辆出租给消费者,租期满再将车出售给消费者,这种融资租赁中的直租业务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对企业的线下运营能力要求极高,而这正是互联网企业出身的趣店集团所不擅长的。

值得一提的是,转型业务受阻的同时,趣店也失去了曾经赖以生存的靠山。

今年8月,蚂蚁金服宣布与趣店的合约不再续签,而支付宝的九宫格入口已经不见来分期身影,只保留为搜索“来分期”显示的生活号。再看大白汽车的数据,已经签约的用户当中,来分期和支付宝导流的用户占比高达90%。此举也意味着,收入通道变窄之后,趣店将再花巨资做下沉,而这对于其来说,经营成本将大大增加。

责任编辑:吴丽华 主编:冉学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xiaomengf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