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上市不足两年 Snap已流失20位高管

[摘要]在过去两年里,至少有20名高管离开了Snap,只有少数被认为是CEO埃文·斯皮格尔副手的人留在了公司。

Snap CEO埃文·斯皮格尔

BI中文站 1月17日消息

在过去两年里,至少有20名高管离开了Snap,只有少数被认为是首席执行官埃文·斯皮格尔副手的人留在了公司。

最新一位离职的高管是首席财务官蒂姆·斯通(Tim Stone),他在2018年5月接替安德鲁·沃尔莱罗(Andrew Vollero),但在上任仅8个月后就辞职了。

斯通的离职,再加上投资者关系副总裁克里斯汀·索西(Kristin Souhe)去年11月悄悄离开的消息,引发了华尔街的不安。

投行杰富瑞(Jefferies)分析师在一份致投资者的报告中写道:“当斯通最初被聘用时,我们希望Snap能在财务上更加谨慎,并与华尔街进行更好的沟通。在上任的前两个季度,斯通制定了财务指引,专注于谨慎投资,重点是可持续的增长。然而,随着斯通的突然离职,我们对管理层的经营方向提出了质疑。”

以下是自Snap于2017年3月上市以来,所有离开该公司的高管:

首席财务官蒂姆·斯通(Tim Stone)于2019年1月宣布离职。

2018年5月,Snap聘请斯通接替该公司首任首席财务官安德鲁·沃尔莱罗(Andrew Vollero)。斯通之前曾在亚马逊(Amazon)工作过,该公司以工作环境严苛著称,但在宣布离职之前,他只在Snap工作了8个月。斯通辞职的消息导致Snap的股票暴跌。

Snap证实,其人力资源主管杰森·霍尔伯特(Jason Halbert)将于2019年1月离职。

霍尔伯特在Snap工作了近四年,负责管理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在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的报道中,霍尔伯特“声名狼藉”,与工作人员分享他在军队期间如何自慰,在墨西哥与有组织犯罪发生冲突等各种故事。

全球战略伙伴关系负责人伊丽莎白·赫布斯特·布雷迪(Elizabeth Herbst-Brady)于2019年1月辞职。

2019年1月,Business Insider披露了布雷迪将离开Snap的消息。她负责Snap的广告代理关系和大客户管理,并曾担任该公司纽约广告销售主管。

传播副总裁玛丽·里蒂(Mary Ritti)于2018年底离开。

里蒂长期担任Snap传播主管,是媒体和公司之间的主要看门人。她在美国和海外建立了公司的小型传播团队。

萨希尔·夏尔马(Sahil Sharma)执掌Snap智能眼镜部门长达6个月,于2018年12月离职。

到目前为止,Snap进军硬件领域的努力并不顺利。该公司的智能眼镜项目十分失败,以至于在2017年不得不减记近4000万美元。夏尔马在2018年7月担任Snap硬件部门代理负责人,但在2018年12月就宣布离职。

首席战略官伊姆兰·汗(Imran Khan)于2018年11月辞职。

伊姆兰·汗于2015年加入Snap,这是他在投资银行职业生涯结束后的第一份科技工作。由于Snap创始人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和鲍比·墨菲(Bobby Murphy)还年轻,他带领这家社交媒体公司成功上市,并被广泛视为会议室里的成年人。他于2018年11月离开,创办了一家网上购物初创公司。

内容副总裁尼克·贝尔于2018年11月宣布离职。

在花费五年时间帮助公司与VICE等出版商建立内容合作伙伴关系后,英国高管贝尔离开了Snap。贝尔领导了Snapchat应用程序的原创内容,并被视为公司最重要的高管之一。贝尔还没有宣布他的未来计划,但他当时表示,将逐渐让渡他的职责,然后休息一段时间。

Snap投资者关系主管克里斯汀·索西(Kristin Souhe)于2018年11月离开。

Snap负责投资者关系的副总裁索西在任职不到两年后,于去年11月底离开了公司。随着首席财务官蒂姆·斯通(Tim Stone)也将离职的消息曝光,这些举动引发了华尔街的不安。

在Snap撤销首席商务官的任命后,克莉丝汀·奥哈拉(Kristen O‘Hara)于2018年10月辞职。

奥哈拉在加盟仅仅两个月后就离开了Snap,这要归咎于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所说的一次重大失误。

奥哈拉刚开始受聘担任一个高级销售职位,但据报道称,她随后被任命为公司首席商务官。然而仅仅两天后,Snap就改变了主意,将这份工作交给了亚马逊高管杰瑞米·戈尔曼(Jeremi Gorman)。

不出所料,奥哈拉辞职了。

市场营销副总裁史蒂夫·拉贝拉(Steve LaBella)于2018年末离职。

拉贝拉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Snap工作,他的离职正值Snap努力推动Snapchat应用重新增长之际。据科技媒体Cheddar称,斯皮格尔希望重新考虑Snap的营销和传播,部分是为了让广告商更好地理解这款应用的工作原理。

Snap智能眼镜部门负责人马克·兰德尔(Mark Randall)于2018年7月离开。

兰德尔是Snap神秘的硬件部门SnapLab的首任负责人。SnapLab生产了带摄像头的眼镜,并在探索无人机等其他设备。该部门在2017年被裁员,兰德尔在2018年表示他将离开,以创办自己的公司。他被杰里·亨特(Jerry Hunter)取代,同时萨希尔·夏尔马(Sahil Sharma)短暂接任硬件部门主管。

Snap首任首席财务官安德鲁·沃尔莱罗(Andrew Vollero)于2018年5月辞职。

沃尔莱罗于2015年加入Snap,同年,前首席战略官伊姆兰·汗(Imran Khan)加入Snap,并同样领导了公司的IPO。他离开时,Snap公布了灾难性的财务业绩,但该公司表示,他的离开与公司业绩或与该公司的任何分歧无关。

销售副总裁杰夫·卢卡斯(Jeff Lucas)在上任不到两年后于2018年2月离职。

卢卡斯2016年从维亚康姆(Viacom)加入Snap,一直待到公司IPO上市。2018年,他加入Verizon,担任北美销售和客户解决方案主管。

首席安全官贾德·布特罗斯(Jad Boutros)于2018年1月离开。

Snap从谷歌挖来了布特罗斯,他负责Snapchat应用程序的隐私、垃圾邮件和滥用等问题。他还负责Snap内部的安全。在离职后,他被另一名谷歌员工马修·摩尔(Matthew Moore)取代。

产品负责人汤姆·康拉德(Tom Conrad)于2018年初离开。

康拉德被视为Snap首席执行官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的关键助手,在Snapchat应用程序的开发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康拉德宣布离职时,他说他将完全离开科技行业,专注于更具创造性的追求。

2017年底,凯西·曼达托(Kathy Mandato)在就职仅5个月后就辞去了人力资源部门的工作。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曼达托在就职仅仅五个月后就辞去了人力资源部副总裁的工作。她在NBC环球公司(NBC Universal)工作了大约十年,也是一系列离开Snap的女性高管中的最新一位。

2017年11月,工程高级副总裁蒂莫西·塞恩(Timothy Sehn)辞职。

塞恩是Snap上市后不久第四位离开的高管,自2013年以来一直领导该公司的工程工作。他是Snap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他的名字出现在Snap一些重要的专利上。2018年10月,塞恩表示,他将与另外两名前员工创办一家新的数据公司,名为liidata。

总法律顾问克里斯·汉德曼(Chris Handman)于2017年夏天离开。

汉德曼帮助领导了Snap的首次公开发行(IPO),但在上市后不到6个月就离开了。Business Insider称他是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的另一名关键副手,帮助Snap组建了一支紧密团结的律师队伍。

人力资源和法律部门负责人罗宾·托马斯(Robyn Thomas)于2017年7月离开。

Snap一直在努力留住女性高管,尤其是在人力资源部门。托马斯在Snap首次公开募股(IPO)几个月后就离开了。

安全和设施副总裁马丁·列夫(Martin Lev)于2017年7月离开。

离开Snap后,列夫成为了亚马逊(Amazon)实体安全主管。他现在是投资公司DST Global的董事。(腾讯科技审校/弘艺)

美国Business Insider作品的中文相关权益归腾讯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等。微信公众号:BI中文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