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宣战大企业病,京东变革能“药到病除”?

从2018年年底开始,京东就陷入了一波又一波的舆论当中,架构大调整、淘汰10%高管、职能部门优化……每一次京东内部的动向泄露,都激起了大家对这家中国零售巨头的无穷想象力。

京东到底面对着什么?在新年贺信中,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称:“2018年对我本人、我的家人以及公司都是异常艰难的一年。”京东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于外,阿里巴巴、苏宁、拼多多等强敌环伺;于内,在年度表彰大会上,京东零售集团轮值CEO徐雷称:“我们的组织能力和行为方式也出现了问题。”刘强东称,京东正在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将全力践行“有能者上,有力者为”的人才任用机制。京东正在尝试通过内部变革来抵御环境变迁和外部竞争,重塑增长新动能。

A

“裁员”不属实

战略调整期需要大换血

●今年3月初,京东物流宣布将在2019年新增1万名员工。

●整个集团今年的新增岗位需求预计将超过1.5万人。

●近日1300多名应届大学毕业生将陆续入职京东。

4月4日,原京东集团执行副总裁兼CPO (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宣布辞职。这是两个月内,京东第三个“CXO”离开原来岗位了。

2月1日,刘强东在新年贺信中说,京东正在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将全力践行“有能者上,有力者为”的人才任用机制。2月19日,有消息传出,在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京东宣布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当时京东方面回复南都记者称:确有此事。随后,3月15日,原CTO (首席技术官)张晨卸任,宣布自6月30日起担任集团顾问;3月19日,转任CLO (首席法务官)的原CHO (首席人力资源官)隆雨辞职。再到蓝烨的离开,在离职公告中京东方面强调,三位“CXO”离职的原因都是“个人和家庭原因”。

如果仔细打量,可以看到上述离任的“CXO”均是在2012年左右才加入京东的。2012年正是京东第一次准备上市的时间。这一年,隆雨、王亚卿、蓝烨、沈皓瑜等职业经理人相继入职京东担任高管(COO沈皓瑜、CMO蓝烨、CTO王亚卿、CHO隆雨等),京东正式搭建了“CXO”体系。

不可否认,引入职业经理人对于当初帮助京东上市及仿效外企管理上颇有成效。但是,在2015年后,他们陆续离开京东……不光是京东,中国互联网圈子很多知名离职者被诟病的问题大都是“没有狼性”,这很容易在竞争激烈的中国互联网市场中落下风。

与之相对应的是,像徐雷这样谙熟京东文化的高管们正在集团内部愈发有声音。徐雷对京东集团各种业务烂熟于心。从2007年任职京东商城市场营销顾问开始,到2009年1月正式加入京东,中间曾经短暂地离开过一段时间。2013年徐雷重返京东商城任职高级副总裁,继而到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集团CMO,首任京东商城轮值CEO。

除徐雷外,京东物流CEO王振辉是2010年4月加入京东;CCO(首席合规官)李娅云2007年12月加入京东……可以看到,目前除了CSO (首席战略官)廖建文和CFO (首席财务官)黄宣德外,像徐雷这样吃透京东逻辑的高管和管培生已成为京东高管团队的中坚力量。

对于眼下这支多达17.8万人的队伍,京东的挑战在于如何激发每一个人的斗志和活力,主动拥抱这种变化。

这不光是京东一家面临的挑战。

从去年底开始,阿里、腾讯都曝出裁员消息。事实上,将这一类行为称为“换血”更恰当。3月以来,腾讯正进行公司成立以来第三次组织构架调整,涉及200多名中层去留。腾讯总裁刘炽凭在腾讯20周年庆时表示,要把20%的晋升机会留给年轻人。任正非去年10月在内部邮件称,平庸的员工将被放弃。百度方面也称,将选拔更多80后、90后进入管理层。

B

巨头的挑战:

向大企业病宣战

曾经的管培生余睿上任CHO,意味着“原生京东文化”对京东内部从战略到价值观的一次重新修订。

年初时在京东零售集团年度表彰大会上,徐雷称:“我们的组织能力和行为方式也出现了问题:客户为先的价值观被稀释、唯KPI论和‘交数’文化盛行、部门墙越来越高、自说自话、没有统一的经营逻辑、对外界变化反应越来越慢,对客户傲慢了。”

徐雷的这番话,和2014年张瑞敏对海尔的诊断几乎一模一样,张瑞敏说,“一个8万人的大企业,架构非常复杂,很多人不知道市场在哪里,绝热层越来越厚,不但绝热,还绝缘。”不管是互联网出身的腾讯和京东,传统企业出身的海尔,还是GE、微软这些全球知名企业,在“大企业病”症候上没什么两样。

企业管理层的调整绝不在于谁是“空降兵”谁是“老兵”,而是谁不适应或不适配当下企业战略,谁就要被换下来。

C

加速转型“再创业”出发

在内部组织结构调整后,京东准备怎么做呢?在近日的京东财报电话会议上,刘强东透露:2019年,我们主要关注三件事,首先是三四线城市,去年的好消息是,三四线城市的市场表现首次超过了一线市场,今年会在三四线城市投入更多产品吸引客户。第二是数字化,我们将会用大数据和数字化来帮助管理团队更高效工作,更好地与伙伴合作,使平台更好地成长。第三,会推出更多的 线 下 商 业 模 式 ,像7FRESH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零售新业态层出不穷,新模式新赛道不断涌现,对于京东来说突破现有业务天花板寻找新增长动能成为必然选择。

日前,京东已宣布将京东商城升级为零售集团,未来京东集团将出现京东零售、京东物流、京东数字科技三驾马车齐头并进的态势。这么多新的领域、新的业务,对京东而言无异是“再次创业”。这也契合了刘强东所说,在“零售即服务”的战略方向下,京东集团正全力推进从“科技零售”向“零售+零售科技”转型升级。

在明确新方向之后,京东正在寻求大批“对口”人才。按照徐雷对前中台人才的具体要求:前台人员要具备更强的客户意识、行业敏感度和创新意识及能力。大中台人员,则要求具备更强的服务意识、专业能力和开放心态。今年3月初,京东物流宣布将在2019年新增1万名员工,招聘对象将以一线员工及基层管理者为主,同时,京东也透露整个集团今年的新增岗位需求预计将超过1.5万人,绝大部分招聘需求面向技术、市场、产品等业务层面。南都记者获悉,近日1300多名应届大学毕业生将陆续入职京东。采写:南都记者孔学劭

观察

架构变革、输入新血液

与未来成长休戚相关

猛药去疴,重典治乱。2018年12月21日,京东商城宣布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按照业务模式和业务场景进行调整,新的组织架构下京东商城将划分为前中后台。

刘强东称,京东正在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将全力践行“有能者上,有力者为”的人才任用机制,主动地推动一些职能部门简政放权。其中“小集团”是内部组织的高效率、用战略规划和规则治理来替代事无巨细的管理。“大业务”则是去中心化管理,从统一分散到各个节点,放手业务一把手们去打理。而要实现这个战略构想,必须先肃清内部积弊,把京东的上上下下理顺。

京东正在尝试通过内部变革来抵御环境变迁和外部竞争,重塑增长新动能。

京东的这一系列动作,正是目前处于战略调整期的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必选动作。提升管理效率,也是这些高速成长的巨头在吃尽人口红利,迈入存量市场后要补的“管理课”。不光是京东,包括腾讯、阿里、百度在内,相继对自己动刀,进行了内部大换血。

此次京东的调整力度,看得出刘强东带着京东向“大企业病”宣战的决心。

架构变革、人员换血与未来成长休戚相关:小集团大业务,让面对业务和客户的部门可以更自主决策、调度资源、创新,提升运营效率并降低成本;大中台,让研发、数据和供应链的共用资源产品化、模块化、生态化,更灵活地支持内部新业务创新成长。

组织架构的主动变革,根据集团最新战略做的人员调整,和传统意义上因为行业转入衰退期而被迫裁员,有着天壤之别。

京东再创业之路已然开启。

南方都市报(nddaily)报道

南都记者 孔学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