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谷歌临时工人数已达12.1万 比正式员工还多近2万人

[摘要]谷歌承包商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从内容管理到软件测试再到培训AI等,谷歌过度依赖临时工的另类增长模式正遭到质疑。

划重点

  1. 谷歌向来以提供令人艳羡的薪酬和丰厚的福利而闻名,然而其越来越依赖临时工和承包商保持增长,这让许多谷歌正式员工对未来产生疑虑。
  2. 内部文件显示,截至今年3月,谷歌在全球的临时工/承包商人数已经超过其全职员工,分别为12.1万人和10.2万人。
  3. 谷歌临时工和承包商赚的钱更少,享受的福利待遇也与正式员工不同,没有带薪休假时间,甚至不能参加假日聚会和全体员工大会。
  4. 谷歌承包商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从内容管理到软件测试再到培训AI等,谷歌过度依赖临时工的另类增长模式正遭到质疑。

【编者按】长期以来,高科技公司始终在宣扬这样的观念,即它们是平等的、田园诗般的工作场所。而谷歌或许比其他任何公司都更能代表这种形象,因为它以提供令人艳羡的薪酬和丰厚的福利待遇而闻名。然而,谷歌越来越多地依赖临时工和承包商,这让许多谷歌正式员工产生疑虑:管理层是否正在削弱其精心打造的企业文化?

以下为文章正文:

2017年,明迪·克鲁兹(Mindy Cruz)接到了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全职邀约,但她却选择成为谷歌的临时招聘人员。尽管薪水更低,福利待遇也不那么好,但这离她成为谷歌全职员工的梦想又近了一步。克鲁兹成为谷歌众多临时工和独立承包商中的一员,这是一支人数超过公司全职员工的影子劳动力队伍。但克鲁兹的梦想最终破灭了,她很快被解雇,已经骚扰了她几个月的谷歌经理告诉雇用克鲁兹的临时机构,他希望她离开。

长期以来,高科技公司始终在宣扬这样一种观念,即它们是平等的、田园诗般的工作场所。而谷歌或许比其他任何公司都更能代表这种形象,因为它以提供令人艳羡的薪酬和丰厚的福利而闻名。然而,谷歌越来越多地依赖临时工和承包商,这让许多谷歌正式员工产生疑虑:管理层是否正在削弱其精心打造的文化?

《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截至今年3月,谷歌在全球约有12.1万名临时工和承包商,而全职员工仅为10.2万人。尽管谷歌临时工通常与全职员工并肩工作,但他们通常受雇于外部机构。十多名现任和前任谷歌临时工和合同工表示,他们赚的钱更少,享受的福利待遇也与正式员工不同,在美国甚至没有带薪休假的时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要求匿名,因为他们签署了保密协议。

更好地对待这些员工是谷歌员工罢工组织者去年提出的要求之一,目的是抗议该公司对性骚扰投诉的处理。今年3月,罢工组织者在Twitter上写道:“现在是时候结束把某些工人当作可牺牲品的两级制度了。”当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没有回应这些要求时,许多匿名承包商发出公开信,要求获得与全职员工相同的报酬和更好的晋升机会。今年4月,数百名谷歌员工签署了另一封信,抗议解雇该公司人工智能助手团队80%临时员工的行为。

作为回应,谷歌表示,它正在改变一系列政策,以改善其临时工和承包商的工作条件。与其他大型科技公司相比,谷歌内部对临时工和承包商的依赖引发了更多争议,但这种做法在硅谷很常见。据一家帮助人们寻找技术合同职位的网站OnContracting估计,在大多数科技公司中,临时劳动力占到了员工总数的40%至50%。

OnContract估计,一家科技公司通过使用承包商而不是全职员工,平均每年可以为每个美国工作岗位节省10万美元开支。OnContract负责人普拉迪普·乔汉(Pradip Chauhan)说:“这种做法正在公司内部建立一种等级制度。” 谷歌在向《纽约时报》发表的声明中,并没有直接回应人们对其创造“双层劳动力队伍”的担忧,但表示,它并不是为了省钱而雇佣承包商。

谷歌负责人事的副总裁艾琳·诺顿(Eileen Naughton)表示,如果一名临时员工“没有良好的工作经验,我们会提供很多方式来报告投诉或表达担忧。”她补充说,“我们会进行调查,让个人承担责任,我们努力为任何受影响的人做正确的事情。”

“谷歌人就是一切”

当谷歌在2004年成为上市公司时,其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写道,他们认为应该用不同寻常的福利奖励员工,因为“我们的员工(他们自称谷歌人)就是一切。”

但并不是所有为谷歌工作的人都是谷歌人,该公司从最初几年就开始使用临时工和承包商进行在线搜索等项目。据谷歌的一位前雇员说,大约十年前,临时工和承包商占该公司员工总数的三分之一左右,而且这一比例始终在稳步攀升。谷歌的承包商负责一系列工作,从内容管理到软件测试。他们的时薪各不相同,从入门级内容审阅者的每小时16美元到顶级软件开发人员的每小时125美元不等。

谷歌通常付钱给雇佣公司,这些公司负责为其雇佣临时工,并作为雇主为他们提供薪酬和福利待遇。但多名现任和前任临时工、承包商以及谷歌四名员工表示,除了名义之外,谷歌其实才是真正的雇主。谷歌决定这些人要做什么工作,决定他们在哪里工作,什么时间工作,并且经常决定是否和什么时候解雇他们。

谷歌的承包商被禁止参加公司的活动,比如假日聚会和全体员工大会。他们不被允许查看内部招聘公告或参加公司招聘会。这些承包商和临时工表示,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发送给全职员工的有关工作场所安全问题的电子邮件谷歌都没有与他们共享,即使他们与全职员工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

在写给皮查伊的信中,临时工们表示,去年YouTube办公室发生枪击案时,该公司只向全职员工发送了安全更新,使承包商“在火线上处于毫无防御能力的状态”。第二天,他们也被禁止参加讨论袭击事件的会议。

YouTube发言人安德里亚·法维尔(Andrea Faville)表示,这种将临时工排除在外是一种疏忽,这些人曾被邀请参加晚些时候的另一次全公司范围的会议。她说,所有的安全更新都发送给了所有员工,包括承包商和临时工,尽管在YouTube工作的两名承包商表示,他们没有收到通知。

临时工负责培训AI

谷歌始终在依赖临时工,即使这样的工作岗位已经成为常设职位。据五位知情人士透露,谷歌在2014年启动了一个代号为Pygmalion的研究项目,以改进其语音识别技术。当时,该公司聘请了临时员工(其中许多人拥有语言学博士学位)帮助对数据进行注释和构造,以便谷歌的计算机能够更好地理解人们在说什么。

这个团队很快发展到大约250人,其中大多数成员是承包商。有些承包商在这个项目上工作了两年,这是谷歌临时工的极限,他们休息了六个月,然后重新回到了类似的岗位。随着项目的扩大,谷歌的管理人员向承包商施压,要求他们做更多的工作。在向人力资源部提出的投诉中,一名全职雇员说,项目负责人向承包商施压,要求他们在没有报告加班的情况下,工作时间超过合同规定的时间。其中两名员工说,项目负责人曾做出含糊其辞的承诺,将他们转为全职员工。

谷歌对此表示,该公司在2月份获悉可能有违规行为,并立即展开了一项调查,目前仍在进行中,调查对象是未支付的加班工资。该公司还称,它已指示员工不要承诺未来的临时工作。诺顿说:“我们的政策很明确,任何加班都必须向所有临时工支付工资。如果我们发现任何人没有得到适当的报酬,我们会确保他们得到适当的补偿,并对任何违反这一政策的谷歌员工采取行动。”

美国各州和联邦政府正在努力更明确地界定承包商和全职员工之间的区别,差别通常取决于公司对工人的控制程度。这是以某些标准为基础的,例如公司是否有权雇用或解雇雇员,或监督和控制工作时间表或雇用条件。因此,公司与临时员工会保持一定的距离。针对其临时员工队伍的问题,谷歌既试图改善他们的待遇,又与他们的管理保持距离。

上个月,谷歌表示,该公司将要求第三方人事机构为合同工和临时工提供全面的医疗保健、带薪育儿假和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其中三名员工说,许多向谷歌员工汇报工作的承包商现在由另一家承包商管理,而另一家承包商是唯一获准与全职员工交谈的人。此外,谷歌正在将承包商集团从美国的某些办公室迁至谷歌所有、但主要由外部承包商管理的独立建筑中。

当临时招聘人员克鲁兹在加州山景城的谷歌办公室工作时,她与该公司正式招聘人员坐在一起,并使用了谷歌的电子邮件地址。她的经理是谷歌全职员工,后者承诺说,只要她达到了招聘配额,他预计克鲁兹一年后就会转为全职员工。这就是为何经理开始约她出去的时候她什么也没说的原因。她说,她一再拒绝后者,但这种挑逗很快变成了骚扰。

克鲁兹说:“我听说过很多次,当你对你的招聘机构抱怨些什么的时候,他们只是把你带出了当前困境,然后把你送到别的地方。我不想失去当前的工作。”当她怀疑经理正在寻找解雇她的方法时,她曾考虑过投诉和索赔。但她在2月份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就被解雇了。《纽约时报》看到的法律文件详细叙述了克鲁兹的情况。克鲁兹的妹妹克里斯蒂·贝克(Kristi Beck)也称,姐姐在骚扰发生时告诉了她。

雇佣克鲁兹的机构——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的Search Wizards告诉她,谷歌对她的工作不满意。她被告知,解雇这种事通常不会发生,但由于她的经理希望她离开,该机构也无能为力。Search Wizards首席执行官米兰达·欣肖(Miranda Hinshaw)表示,该公司没有“与任何第三方讨论现任或前任员工/承包商的问题”。

一个月后,克鲁兹向谷歌提出了申诉。谷歌表示,在调查结束后,该公司已于今年4月解雇了这位经理。经过几个月的诉讼,克鲁兹同意通过调解与谷歌达成和解。但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仍在折磨着她:她不能再为谷歌工作了。她说:“这感觉太不公平了,他们夺走了本应属于我的机遇。”(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quarkqi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