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FF新任全球CEO:贾跃亭想重塑信誉和形象,FF必须先成功

[摘要]谈及贾跃亭,FF新任全球CEO毕福康表示,“从个人角度来说,我认识贾跃亭很久了,我觉得他不仅是一个有远见的人,也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人,这次他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便是为了彻底解决他个人债务问题,同时也降低这些债务对公司产生的影响。”

一个月前,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正式宣布贾跃亭将辞去CEO职务并由毕福康接任,而贾跃亭将转任公司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

10月14日下午,21Tech记者在FF位于北京的办公室内见到了其新任全球CEO毕福康。当天上午,毕福康在办公室和北京的全体员工进行了沟通,一位参加了会议的员工告诉记者,“他主要是对员工进行了一些鼓舞。”

毕福康是汽车圈老将,加入FF之前,毕福康曾担任中国电动汽车创业公司拜腾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再往前,毕福康则在宝马公司工作了近20年,并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兼i8项目负责人,其一手打造了宝马i8豪华插电式电动车型。

毕福康告诉21Tech,他和贾跃亭结识于几年前,随后两人的友谊便不断加深。他本身非常了解电动汽车行业,所以对这个产业的未来也有清晰的判断,之所以选择加入FF,是觉得FF在出行和生态系统方面有业界领先的能力,这和他对未来的判断是一致的。

谈及贾跃亭,毕福康表示,“从个人角度来说,我认识贾跃亭很久了,我觉得他不仅是一个有远见的人,也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人,这次他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便是为了彻底解决他个人债务问题,同时也降低这些债务对公司产生的影响。”

去年,FF与恒大闹掰的争议焦点便是关于贾跃亭对FF的控制权。当时,虽然贾跃亭已经愿意把自己持有的FF股权交给第三方,但他依然是FF的实际控制人。

但他作为FF的实控人,也确实给FF的融资带来了诸多阻碍,尤其是在中国市场,贾跃亭的个人信用早已破产。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寻找到一个权衡之策,即在不丧失对FF的控制权的情况下,能够兼顾自己的债务和FF的融资问。

目前来看,贾跃亭已经找到了办法。14日当天,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声明表示,贾跃亭已于美国当地时间10月13日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第11章(chapter 11)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在英属维尔京法院的禁令解除后,贾跃亭将把美国法院认可的全部个人资产,即个人持有的全部FF股权及相关收益权正式转入债权人信托,该信托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

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个人所持有的全部FF股权和相关收益权都转让给了债权人,他将不再持有任何FF的股权。这样一来,FF的发展将不再只是贾跃亭的个人梦想,而是成为所有债权人的梦想,因为只有FF发展好了,他们的债务才有可能被偿还。

实际上,贾跃亭从去年底便开始规划FF的合伙人制度。2018年11月,贾跃亭曾在FF一次内部战略会议上表示,FF要推行全球合伙人计划,他自己将在此前拿出的40%个人股权基础上,再拿出40%股权转为期权与合伙人分享。

毕福康告诉21Tech记者,目前FF的合伙人制度处于第一阶段,主要是由FF高管构成,下一阶段,将有更多FF员工以及一些满足条件的外部人士被吸纳进来。“合伙人在公司有很大权力,他们可以指派董事会成员,可以决定公司发展方向等等”。

当被问及这是否意味着FF的实际控制权不再掌握在贾跃亭个人手上,而是转为整个合伙人委员会时,毕福康的回答是,“yes”。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则表示,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实施,将使贾跃亭个人担保义务和债务得以解除,从而可以回国推动和落实FF中美双主场战略,这对FF成功融资和未来IPO都是重大利好,尤其对FF中国业务的快速发展意义重大。

毕福康也表示,对于贾跃亭个人而言,未来想回到中国重塑信誉和形象,FF的成功也将是先决条件。

贾跃亭的债

今年5月10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乐视网因触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因此决定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其股票上市。

据乐视网10月8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截止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最终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 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截至9月30日,贾跃亭仍持有乐视网 92047.073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07%,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这其中,有85735.0114万股处于质押状态,占公司总股本的 21.49%。同时,贾跃亭所持有的乐视网全部股份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

自2016年以来,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

截至2019年6月30日,贾跃亭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乐视网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到约19.85亿元,这里不包括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乐融致新以及其他债务主体的欠款。

此外,乐视网还违规对外承担了一些回购责任。比如目前,已有乐视体育18方投资人对乐视网提起仲裁,其中8起仲裁案已经出具结果,均为乐视网败诉。对于剩下未决仲裁结果,乐视网已经计提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负债约98亿元。

据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披露,“直至乐视崩塌以来,截至目前贾跃亭已替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金,待偿还债务总额约为36亿美金,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金。”

而这些债务不仅是压在贾跃亭身上的一个重担,同时也也影响到了FF的发展。一方面,是对FF的金融和市场信用产生影响,另一方面,是贾跃亭的个人债务已经关联到其持有的FF股权。

去年底,韬蕴资本就与乐视关于易到的纠纷跑到美国把贾跃亭告了。去年11月,韬蕴资本向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提交了立案请求;同年12月份,韬蕴资本又在美国加州法院提起了对贾跃亭的执行程序和冻结程序。

在上述诉讼请求中,均涉及贾跃亭持有的FF股权。去年12月13日,加州法院便下发临时限制令,冻结贾跃亭持有FF的33%股权,并对贾跃亭加州的四处房产发布临时保护令(TRO)。

如今,贾跃亭让位且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或许是其在万般无奈下的一种妥协,毕竟,只有在他与FF之间划出一条清晰的法律界线,才能够让FF真的摆脱“贾跃亭”阴影。

FF的资金缺口

贾跃亭的债务问题有了解决方案,那接下来就看FF的发展能否重回正轨了。毕福康告诉21Tech,FF目前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财务计划,预计在明年第一季度完成下一轮融资,然后再过12-15个月,FF将进行IPO。而在IPO之前,FF需要8.5亿美元的资金。

去年7月,FF曾向恒大提出,要保证FF91的量产计划,年底前还需要约6.63亿美元的资金。但在与恒大闹掰之后,FF的钱也变得紧张。据FF财务副总裁Michael Agosta在仲裁时透露,截至2018年9月26日,FF银行账户中只剩下1810万美元的现金。

随后,虽然香港仲裁中心批准了FF的紧急救助申请,允许其进行最高5亿美元的融资,但却一直没有资金注入,FF不得不开始勒紧腰带过日子。

去年10月31日,FF发布声明称,在未来两个月左右的过渡期内,当年5月1日之后加盟FF的员工大部分将会在11月和12月停薪留职,对当年5月1日之前加盟的员工,将会继续留在公司推进FF 91量产交付工作,但是工资需要临时下调。

同年12月份,FF再次发布声明称,将采取进一步的成本削减措施来应对当前的财务状况,包括进一步采取停薪留职措施。当时,FF全球员工仅剩1000余名,其中美国员工数百名,而这些留下的人也将减薪。

2018年最后一天,FF和恒大握手言和,但是这并没有改变FF缺钱的局面,因为在恒大之后,FF迟迟没有找到新的资金。

今年3月13日,FF宣布将出售其拥有的美国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900英亩(约5463亩)土地,报价为4000万美元。

这是FF于2015年在拉斯维加斯北部的Apex工业园购置的土地。FF称,该地块经过多次修缮改造,其中的700英亩(约4250亩)已经完全具备了立即进行工业建设的条件。

距离这次出售仅隔一周,3月21日,FF又把其在美国洛杉矶的总部大楼卖了。2014年,FF以1320万美元买下该建筑作为公司美国总部。一位接近FF的知情人士告诉21Tech,FF总部大楼的售价接近4000万美金。据其介绍,FF总部大楼采用的是回租回购式的出售方式,FF保留该物业的回购权。

卖地求生之后,FF终于迎来了一位新的合作伙伴。3月25日,九城宣布和FF签订协议,双方将共建合资公司,在中国营销及运营电动汽车。

基于合作条款,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法拉第未来将向合资公司提供相关产权及资源。

据21Tech,在与九城的签约中,FF首先得到了一笔500万美元的签约金,而其余资本将在相关条件满足后分期注入。为了筹集资金,九城在6月份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上限为5000万美元的再融资计划。

紧接着,4月30日,FF又对外宣布,其已获得一笔高达2.25亿美元的债权及信托融资。这次新的融资合作伙伴是一家名为Birch Lake的商业银行,据FF介绍,这笔2.25亿美元的融资中,包含1.5亿美元的供应商信托。

但这些钱,仍难以满足FF的需求。毕福康表示,现在FF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在明年9月之前实现FF91的交付。他也要求员工在工作中时时刻刻都要问自己,在做的事情是否和最终达成目标有关,如果没有关系,那就不要做。

在毕福康看来,贾跃亭现在做出的一些决策,对公司而言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因为可以把其个人债务和公司区隔开来。他还表示,“我在成为FF全球CEO之后,有很多资本方表示了对FF的兴趣,也有很多在接触,其中也包括一些中国企业。至于在融资完成之前,FF将通过过桥贷款等形式渡过这段时间。”

此外,毕福康也坦露了对中国市场的重视,FF91的车型都会从美国汉福德工厂生产,但未来的FF81及其他车型,FF需要在中国有生产设施。“我这次来中国,也会到不同城市进行洽谈,我们进入中国不会自己建工厂,而是要利用一些现有的产能生产我们的产品。”

目前,FF剩下500多名员工,其中美国有300多人,中国有200多人。他们坚持在这家饱受争议的公司,或许也是期待一个答案,FF到底能不能成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inggangw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