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领导收购Ins的FB主管回忆并购细节 与扎克伯格周末敲定协议

[摘要]阿明·祖方农(Amin Zoufonoun)在贴文中称:“我需要承认,从某些方面来看,我们绝对认为Instagram是个竞争对手。由于在这一点上有相当多的讨论,我认为对此进行更多的解释至关重要。”

2019年9月19日,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参加听证会

划重点

  1. Facebook负责企业发展的副总裁阿明·祖方农(Amin Zoufonoun)在Facebook上发帖,回顾了该公司收购Instagram的诸多细节。
  2. Facebook 2012年斥资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时,祖方农在此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在周末与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共同敲定了收购协议。
  3. 祖方农在帖子中声称,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在2012年曾彻底审查这笔交易,当时其研究了竞争格局,审查了所有相关文件,并决定不对收购提出质疑。
  4. 祖方农的帖子发布之时,正值美国政府监管机构调查Facebook可能存在的反垄断问题,多位总统候选人呼吁将该公司拆分。

腾讯科技讯 11月15日消息,据外媒报道,Facebook的并购主管日前在Facebook上发帖,讲述了2012年该公司收购照片分享初创公司Instagram的情况,因为要求分拆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呼声仍在不断高涨。

Facebook负责企业发展的副总裁阿明·祖方农(Amin Zoufonoun)在贴文中称:“我需要承认,从某些方面来看,我们绝对认为Instagram是个竞争对手。由于在这一点上有相当多的讨论,我认为对此进行更多的解释至关重要。”

Facebook 2012年斥资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时,祖方农在此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在周末与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共同敲定了交易细节。这笔交易是在竞争对手Twitter出价5亿美元收购Instagram之后达成的。

祖方农在他的帖子中写道,Instagram并不是唯一一个在移动照片共享空间参与竞争的公司。他强调了当时的其他竞争对手,包括Foursquare、Path、VSCO Cam、Viddy以及SnapSeed。祖方农写道:“这是个高度不稳定的领域,谁会留下来,谁会消失,根本不清楚。”

他还写道,许多分析师和批评家怀疑Facebook在移动市场的竞争能力,即使在交易完成后也是如此。他说:“我们的希望是把社交网络和移动照片分享结合起来。但毫无疑问,这在当时是一个未经证实的大赌注。”

祖方农补充说,Instagram当时正在应对许多挑战,包括垃圾邮件侵扰和尚未找到盈利模式,这些都是Facebook帮助解决的。由于许多初创企业在基本问题上的执行乏力,Facebook帮助Instagram克服了这些障碍,使其更有可能获得成功。

祖方农发表上述言论之际,恰值Facebook正面临四项独立的反垄断调查,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都在呼吁拆分该公司。

在Facebook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同样为其收购Instagram进行了辩护。祖方农表示:“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在2012年曾彻底审查这笔交易,当时其研究了竞争格局,审查了所有相关文件,并决定不对收购提出质疑。”

以下为祖方农的帖子全文:

我通常不会写关于自己工作的帖子,但在看了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谈及2012年Facebook收购Instagram的演讲后,我想也想谈谈自己的想法,并分享些我的记忆。凯文是我的朋友,一位令人钦佩的领导者,也是一位更高层次的产品思想家。这些年来,我对他的尊重与日俱增,我为他以及其制造的产品感到骄傲。当然,在收购过程中我也在那里。

正如扎克伯格在上次财报电话会议中提到的那样,我们认为Instagram既是竞争对手,又是有益的补充。我需要承认,从某些方面来看,我们绝对认为Instagram是个竞争对手。由于在这一点上有相当多的讨论,我认为对此进行更多的解释至关重要。

2012年,我们中的许多人都认识到,我们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平台转变的开端,即从桌面网络计算转向移动平台。Instagram是在此期间开发的许多令人兴奋的新移动应用程序之一,它是主要聚焦于照片分享的应用程序。

Instagram为人们提供了用手机拍照、应用创意滤镜以及在不同网络上分享照片的新方法。他们也在基于兴趣而不是社会关系建立自己的网络。

与此同时,Facebook是在桌面网络时代建立起来的流行服务,专注于社交联系,并支持各种内容的共享,包括文本更新、新闻和其他链接以及照片。但是随着向移动平台的转变,我们知道人们想要分享的方式更多,我们相信分享移动照片将是一个重要的领域。为此,我们建立了独立的移动应用程序——Facebook Camera,专注于编辑和分享照片。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努力将我们的核心桌面Facebook体验转向移动端,并为新平台找出正确的商业模式和社交功能。

正如任何新的、令人兴奋的平台方兴未艾时的情况一样,这个时代充满了希望和无限可能,更有不确定性和赌注。在这段时间里,我经常对朋友和同事说,这让我想起了90年代中期的互联网热潮:一个令人兴奋的新平台(在这种情况下指移动平台)出现了,它的潜力不仅令人感到兴奋不已,而且每个人对其将如何发展也存在着广泛的不确定因素。这催生了大量的初创企业,大量的风险投资,以及大量的并购。

换句话说,在以前的时代诞生和建立的公司为了构建新的平台,进行了大量的押注和大量的争夺战。在我们的案例中,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即使在宣布收购Instagram、Facebook成为上市公司几个月后,许多分析师和行业评论人士仍对Facebook能否在移动领域取得成功表示怀疑。

毋庸置疑,Instagram和Facebook Camera只是这个移动照片编辑和分享领域的众多竞争对手中的两个,那时感觉几乎每周都有新的照片分享公司成立或新应用推出。其中包括专注于移动编辑的VSCO Cam和SnapSeed,以及专注于视频的Viddy。

Path当时正在构建一款专注于亲密朋友之间的移动照片分享应用,他们当时的发展速度令人难以置信,由戴夫·莫林(Dave Morin)和他才华横溢的团队领导。这款应用的潜力如此之大,以至于他们收到了谷歌提出的高价收购要约。但是他们的增长最终放缓了,今天这款应用已经不复存在。

就连广受欢迎的位置共享应用程序Foursquare最近也增加了照片共享功能。这是个高度不稳定的领域,谁会留下来,谁会消失,根本不清楚。其中有些资金最雄厚、声誉最好的公司最终也没能生存下来,就像我们今天不再听说的某些网络时代前程似锦的公司一样。我们的希望是把社交网络和移动照片分享结合起来。但毫无疑问,这在当时是一个未经证实的大赌注。

记住Instagram当时面临的基本问题也很重要。他们有个人才济济的团队,由创始人凯文和迈克领导。但像大多数初创公司一样,他们的实力非常弱小。与此同时,他们充斥着垃圾邮件,有时甚至不得不直接向他们的社区求助,以帮助阻止垃圾邮件。因为他们缺乏服务器和技术基础设施来跟上增长速度,他们的应用程序有时不稳定,并且很难应对宕机问题。当然,他们也没有产生任何收入。

另一方面,Facebook拥有团队、基础设施和经验,可以帮助Instagram应对这些挑战并快速成长。由于许多初创企业在基本问题上的执行乏力,Facebook帮助Instagram克服了这些障碍,使其更有可能获得成功。例如,我们有对抗垃圾邮件和维护服务完整性的经验,因此在收购后,我们通过提供对Facebook工具的访问来帮助Instagram快速减少垃圾邮件,这些工具就是为此目的而构建的。我们还提供了让Instagram变得稳定可靠的技术基础设施。

我们的广告模式也是这个故事的重要组成部分。自从整合了我们基于拍卖的广告平台以及我们与该品牌现有的合作伙伴关系以来,我们已经能够在Instagram上发展出重要的广告业务。Facebook的广告拍卖模式意味着,我们可以向企业提供最低的价格来接触客户,现在我们也将这一模式扩展到Instagram上。这使得Instagram能够持续增长,同时也帮助数以百万计的小企业更有效地发展。

因此,尽管Instagram的成功远未得到保证,但自被收购以来,团队已经从收购结束时的13名员工增长到今天的1000多人。如今有超过10亿人使用Instagram,而当我们收购Instagram时,这个数字约为3000万。而且,由于整合了Facebook的广告模式,Instagram对每个人都是免费的。如果没有大量的艰苦工作,所有这些都不可能实现。

在回顾收购的过程中,所有这些背景都很重要,需要理解事情本来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在2012年曾彻底审查这笔交易,当时其研究了竞争格局,审查了所有相关文件,并决定不对收购提出质疑。

从统计学上讲,甚至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大多数并购押注,无论是大还是小,最终都以失败高中。有如此多的因素在发挥作用,所有的因素都必须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适当的位置以获得持续的成功。例如,许多人担心我们对Instagram的收购,这款移动照片共享应用可能最终衰落或变成小众用例。或者,考虑到当时这个领域刚刚兴起和充满活力,其他照片分享应用程序可能比Instagram更成功。

最后,整合方面也存在无数挑战。正如我经常说的那样,收购有点类似于婚姻:当两家文化和愿景不同的公司试图合并、携手共进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可能会以不可预见的方式发展,很多事情可能会出错。每个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经常强调成功整合面临的挑战和失调的持续风险,特别是在面对快速变化、不可预见的行业动态时。

我们收购Instagram的结果是许多因素公共作用的结果,无论是在我们控制范围内还是在我们控制之外,都得益于Instagram和Facebook团队多年来的辛勤工作。再一次,我对我们收购Instagram的结果感到非常自豪,特别是当我回想起那时的谈判时有多么紧张,因为它可能会像其他许多科技收购一样以失败告终。

今天,作为团队合作的结果,我们可以更好地共享知识,解决我们服务中的挑战,并为人们提供令人兴奋和有价值的社会体验。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