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沙特王储入侵贝索斯iPhone X始末:始于一场小型晚宴

[摘要]沙特王储发给贝索斯的WhatsApp信息包括了一个4.22 MB的视频。在收到该信息数小时后,“贝索斯手机上大量未经授权的数据开始泄露。”

腾讯科技讯 彭博社周三撰文,详细披露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参与2018年入侵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手机事件的始末。

文章称,2018年春,本-萨勒曼前往美国进行为期三周的访问,高调宣传沙特不依赖石油的经济计划和吸引美国精英的愿景。

根据媒体的报道,在这次访问期间,本-萨勒曼王储走访了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与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莱森(Richard Branson)探讨了太空旅行,并和包括美国知名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在内的明星聊过天。沙特王储还会见了许多的商界领袖,其中就包括了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索斯。

这是一次可能充满紧张气氛的相遇。亚马逊的电子商务网站及其最赚钱的业务--云计算服务AWS--一直努力的在中东地区扩张,包括沙特阿拉伯。

但与此同时,沙特持不同政见者、经常撰写尖锐抨击本-萨勒曼王储文章的贝索斯旗下的《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本-萨勒曼访美期间又撰写了一篇专栏文章,称“用新的镇压方式取代旧的不容忍策略并不是答案。”

2018年4月4日,贝索斯与本-萨勒曼王储在洛杉矶的一次小型晚宴上相遇。不清楚两人在晚宴中谈了些什么,但显然进展得很顺利,他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商业咨询公司FTI Consulting在2019年11月发布报告称,大约4周之后,也就是5月1日这一天,贝索斯收到了通过本-萨勒曼王储的WhatsApp账号发送的信息,它“出乎意料、未经解释,也就是说,在发送之前双方没有讨论过。”

这条WhatsApp信息包括了一个4.22 MB的视频。在收到该信息数小时后,“贝索斯手机上大量未经授权的数据开始泄露。”

英国《卫报》周二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在贝索斯2018年收到本-萨勒曼王储的信息后,他的手机数据被窃取。

《卫报》称,数字司法鉴定分析表明,贝索斯手机数据被盗,始于他在2018年收到一条本-萨勒曼通过其个人WhatsApp账户向贝索斯发送的含有病毒的视频文档。

《卫报》称,不知道沙特方面从贝索斯的电话中提取了什么数据,但是一年之后,贝索斯与结婚25年的前妻麦肯齐·贝索斯(MacKenzie Bezos)突然宣布离婚。

随后,美国八卦报纸《国家问询报》(The National Enquirer)曝光了贝索斯的婚外情,包括他与情妇--前电视女主播劳伦·桑切斯(Lauren Sanchez)的私密聊天内容和照片。

联合国的两位专家周三对此予以证实,在发布的声明中表示:“我们收到的情报表明,沙特王储可能参与了对贝索斯的监控,试图影响《华盛顿邮报》对沙特阿拉伯的报道。

据称贝索斯和其他人的手机遭到黑客攻击,这要求美国和其他相关当局立即展开调查,包括调查王储持续、多年、直接和亲自参与针对被认为的对手的行动。”

联合国声明中的细节给贝索斯去年引人注目的控诉增加了一个显著的转折。

贝索斯2019年2月指责《国家问询报》在发表一篇文章称他有婚外情一个月后,威胁要发表他尴尬的个人照片和短信,试图敲诈他。

贝索斯的安全小组在安全顾问加文·德-贝克尔(Gavin De Becker)的带领下,启动了一项关于短信泄露的调查。德-贝克尔随后支出,沙特政府之所以盯上了贝索斯,原因是他是《华盛顿邮报》的股权持有人。

联合国的专家称,在此几个月之前,曾担任沙特王室顾问的卡舒吉在土耳其驻沙特大使馆被沙特政府特工谋杀,《华盛顿邮报》随后“不断扩大揭露”沙特政府和王储在卡舒吉谋杀案中的角色。紧随起来的是一场反对贝索斯的网络运动:2018年11月,沙特Twitter上最热门的标签是“抵制亚马逊”。

根据FTI Consulting的报告,2018年11月8日,贝索斯收到了本-萨勒曼王储的WhatsApp账号发来的另一条消息。当时,贝索斯正与前妻麦肯齐商讨离婚事宜。这条信息展示了一张像桑切斯的女人的照片,上面写着:“和女人争吵就像读软件许可协议。最后,你必须忽略一切,点击我同意。”

德-贝克尔的调查包括走访《国家问询报》母公司美国传媒公司(American Media Inc)的前任和现任高管,以及与跟踪沙特间谍软件的中东专家和网络安全官员进行讨论。他于2019年3月30日在美国数字媒体The Daily Beast上发表专栏文章称:“高度确信沙特人入侵了贝索斯的手机,并获取了他的私人信息。”

但是德-贝克尔的调查并未结束。2019年2月24日,他雇佣FTI Consulting开始对贝索斯当时使用的iPhone X手机进行分析。这项分析是在“设备完善、安全的实验室环境中进行的,包括这部手机的司法图像分析和在沙盒网络中的手机行为分析。”

FTI Consulting的调查人员发现,收到本-萨勒曼王储账户的视频文件后,贝索斯手机传输的数据量发生了巨大变化。在收到WhatsApp视频之前的6个月里,他的手机平均每天有430千字节的数据输出。在几小时后,数据输出跃升至126MB。

FTI Consulting在去年11月完成了报告,并被转交给在调查卡舒吉谋杀案的联合国专家。参与调查的联合国促进和保护见解和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David Kaye)表示,4名独立专家审查了与他的团队共享的证据,他们向作者提出了一些问题,最终让联合国团队对结果感到满意。

凯伊说,他们给沙特政府发了一封信,警告他们将会发表声明。“这里的指控非常严重,它们是关于一个外国政府泄露一位美国公民的电话通讯帐户。联邦当局显然有足够的证据对此进行调查,”他说。

本-萨勒曼王储尚未处理这些指控。但是在2019年2月16日,也就是贝索斯收到沙特网上反对他的简报的两天后,本-萨勒曼的WhatsApp账户向贝索斯发送了另一条信息,告诉他要对自己听到的内容持怀疑态度。“杰夫,你听到或告知的都不是真的,告诉你真相是迟早的事,”这条信息称。“我和沙特阿拉伯都没有反对你和亚马逊的意思。”(腾讯科技编译/明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