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孙正义豪赌共享经济 却让软银深陷疫情阴霾

[摘要]孙正义是共享经济最狂热的信徒之一,他向初创公司投资数十亿美元,帮助人们共享汽车、房间和办公室的使用。但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减少了不必要的人际互动,共享业务正在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也撼动了孙正义所掌管软银集团的根基。

腾讯科技讯 3月2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软银豪赌共享经济,公司及千亿愿景基金先后投资了叫车服务、共享办公空间、旅游以及酒店业务的不少初创企业。但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断蔓延的情况下,共享经济遭到打击,投资者担心软银及其投资公司何以为继。

软银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是共享经济最狂热的信徒之一,他向初创公司投资数十亿美元,帮助人们共享汽车、房间和办公室的使用。但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减少了不必要的人际互动,共享业务正在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也撼动了孙正义所掌管软银集团的根基。

在纽约,软银所支持的WeWork共享办公空间实际上是空的,因为租户担心感染病毒而呆在家中。在旧金山,软银投资的另一家叫车服务公司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直言,“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坐Uber。”

投资者越来越担心孙正义的软银帝国及其管理的千亿美元愿景基金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期间的稳定性。本周之前,软银股价一个月内就下跌了约50%,其中一个交易日创下了自孙正义1994年将公司上市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作为回应,孙正义有意发起职业生涯中最大胆的交易之一:出售阿里巴巴集团的部分股权和其他资产,筹集410亿美元回购股票并减少债务。

虽然这一预想中的交易为公司股价提供了支撑作用,但并没有改变软银这座建立在共享经济基础上大厦的根本性缺陷。孙正义披露蓝图后,软银的股价上涨了40%以上。据说这份蓝图包括出售价值14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但目前软银股价仍比2月份的峰值低了约30%。事实上,穆迪质疑软银在市场低迷之际出售优质资产的做法是否明智,并将软银债务评级进一步下调至垃圾级。软银对此予以反击,指责穆迪评级存在偏见。

分析师佩勒姆?史密瑟斯(Pelham Smithers)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目前,你不应对共享和相关经济概念敏感的领域进行投资,因为疫情助长了人们待在家里的心态。”史密瑟斯的公司专门研究亚洲科技公司,总部位于伦敦。诸如WeWork、Uber和连锁酒店业务Oyo等公司“在形势(相对)好的时候都没有盈利,这就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它们在2020年的经济状况将会如何?”

尽管股价反弹,但软银的信用违约互换(CDS)——针对债务违约的风险转换合约——仍接近10年来的最高水平。人们担心的倒不是这软银无力偿还自家债务,因为公司现金足以支付至少未来两年到期的债务。相反,投资者担心的是孙正义的80多家投资组合公司将在当前环境下举步维艰,从而引发负面新闻和大规模投资价值减记。

最让投资者担心的是,在互联网泡沫破灭时身家曾蒸发700亿美元的孙正义可能会觉得有必要出手支持自己所投资的一些初创企业,而不是眼睁睁看着它们倒闭。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初创企业存在一连串问题,可能会损害孙正义作为著名科技投资者的声誉。孙正义最著名的投资行为莫过于对阿里巴巴进行了早期投资,而现在其一直难以复制阿里巴巴的成功。

去年,在WeWork的上市努力失败后,软银介入并组织了95亿美元的救助。而在避险情绪导致全球科技投资日益紧张之际,孙正义不得不在经济援助和所投资公司破产之间做出选择。

东京Myojo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菊池诚(Makoto Kikuchi)表示:“软银去年救助WeWork已经让投资者感到失望。”“软银的投资中有许多科技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受到打击。”

软银和愿景基金的代表拒绝就此事置评。

孙正义曾发誓,他不会在WeWork之后再插手拯救任何投资组合公司,并呼吁加强财务纪律。今年2月,软银旗下的初创公司“美版拼多多”Brandless表示将关闭,而卫星运营商OneWeb正在考虑申请破产保护。

“软银的投资组合公司不太可能看到这笔钱,因为出售资产的目的非常明确,”新加坡市场咨询服务提供商United First Partners亚洲研究主管Justin Tang表示。“事实上,这将是软银摆脱其投资组合中实力较弱的公司、继续与领军企业合作的合适时机。”

本周三穆迪表示,将密切关注软银以及股价暴跌将会对其以科技行业为主的投资组合造成多大程度的损害。孙正义迄今最大的赌注押在叫车服务上,先后入股了美国Uber和中国、印度以及东南亚市场的头部企业。最近出现麻烦迹象的是欧洲汽车租赁公司Getaround,据说Getaround目前资金严重短缺,正在积极寻找买家。

但世界各地的叫车服务公司都受到疫情影响。由于大部分人选择待在家中,出行的用户也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司机们普遍抱怨收入下降。

WeWork也让人打问号:据说软银正在考虑缩减救助规模。尽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但WeWork的办公室依然保持开放状态。这可能是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公司收入就会消失,而软银正试图扭转局面。

一位经常使用WeWork纽约公园大道(Park Avenue)办公室的高管表示,现在几乎没人来上班了。他的WeWork代表已经不再来现场,而是远程工作。他认为,客户可能会取消租约,或者干脆不付租金,这将让WeWork直面房东铁狮门(Tishman Speyer)的租金。“我们谁也不去办公室,”他说。“但我们在未来6个月内不会做任何决定。”

还有Oyo也是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如果酒店签约成为Oyo的特许经营商,公司将确保酒店获得一定的收入,Oyo一直通过此举迅速扩张。由于世界各地的旅行者都很少,很多酒店的大部分房间都处于空置状态,但Oyo依然要支付签约酒店的保底费用。

在日本的川崎公园酒店(Kawasaki Hotel Park), 单单2月至4月就有400多个酒店预订被取消。据酒店老板宫本三雄(Sanho Miyamoto)说,结果造成酒店收入减少了约22.6万美元。

“海外客户消失了,日本商人也不再出差。我不得不要求我们的员工休假一段时间,” 宫本三雄说。“虽然Oyo保证会员酒店收入不会下降,但我担心Oyo的承诺能否奏效。”

他不愿透露自家酒店与Oyo的协议。但如果Oyo支付了全部营收差额,单单一家酒店就让其损失约24万美元。

所幸经济低迷时期也有市场机遇。软银支持的Slack是一款广受居家工作者欢迎的生产力工具,在纽约和加州等地遭到封锁后,该公司的股票大幅上涨。但对于Oyo而言,在日本度过了艰难的第一年之后,由于预订量大幅下降,公司转而承诺为加入其平台的酒店提供现金支持。虽然该公司没有说它准备花多少钱,但这种举措只会缩短公司现金流的可用时间。

杰富瑞集团(Jefferies Group)高级分析师阿图尔?戈亚尔(Atul Goyal)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投资者担心,对于软银来说,像Oyo这样的公司已经大到不能倒了。他写道,WeWork的救援行动表明,对于软银的任何投资而言,“零不是底线”,而孙正义愿意投入更多的钱。

软银可能很快就会证明戈亚尔是对的。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正寻求再融资100亿美元,以便其掌管的愿景基金能够支持投资组合公司。软银自己投资的公司可能很快也会需要帮助,其中包括健身公司Gympass、Getaround以及旅游初创公司Klook和GetYourRide。

戈亚尔说:“这些初创公司的目标就是高增长和大量烧钱。“随着收入下降,它们将需要更多的注资来维持运营。”(腾讯科技审校/皎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yshanshanma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