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亲历 | 武汉网约车复工半个月:收到了十几个红包 乘客都很感谢我

《亲历》栏目以口述的形式,聚焦社会、产业最新动向,由腾讯科技和优质内容创作者共同发起。

整理 | 腾讯科技 孙实

划重点

  1. 现在的订单量远远没有恢复到疫情之前,我的感觉就是三成多一些,每天300多块钱的样子,刚刚够份子钱和油钱。
  2. 从订单类型看,现在长距离的单子比较多。我的感觉就是,短距离可能大家都想能不坐就不坐,毕竟还是担心增加传染的几率。
  3. 端午节前后大概能恢复正常,或者说起码恢复到80%。因为大学开学了,学生们都回来了,他们是网约车的主力乘客。

4月30日,武汉各大网约车公司开始陆续复工,“暂停”了三个多月的网约车,重新出现在武汉的大街小巷上。

半个月过去了,三位武汉的网约车司机口述,讲述他们在这半个月期间的故事。

三位司机师傅都在疫情期间都参与了保障救援车队,为这个城市的运转,贡献自己的力量。在接到可以复工的通知后,他们又都是在第一时间上路,继续接送来来往往的乘客。

三位司机师傅都提到,现在的业务远没有达到疫情前的水准,每天的收入在200-400元左右,即使算上平台的补贴,也没有疫情前的收入高。但是他们都很有信心,预计夏天业务就会恢复正常。

以下为三位网约车司机的口述,腾讯科技整理:

口述人:李师傅

平台:滴滴出行

关键信息:收到了十几个红包,很感动

虽然疫情之后不能开网约车了,但是我的车一直就没停过,因为我参加了社区保障车辆,我一直在开保障车,从1月25号就开始了,基本就是收到“暂停开网约车”的通知之后,我就开始为市民服务了。

李师傅在疫情期间参加了保障车队

说实在话,刚收到通知的时候,当时真的懵了。因为谁也不知道突然封城,本来就打算过年的时候好好跑一下车的,结果一下子全停掉了。

开保障车很辛苦,因为保障车辆不是去自己的社区,要到指定的社区去,随机安排的。有的人住的很远,他就不可能每天来回跑。后来武汉封了城以后,封了小区,所有的人不能进出小区了,根本就不能回家。

李师傅说,参加保障车队的这一个多月,自己感到非常骄傲

我还好,因为我跟我们小区比较熟,而且是武汉本地人,所以我的车辆还能够回小区,每天还能回家,但是也差不多吃了一个多月的方便面,因为所有的餐厅、餐馆全部关门了,超市全部都关门了,只有方便面。

4月26号我们收到通知,月底要恢复网约车业务。听到这个消息后,家里人觉得很兴奋,终于可以挣钱了。我这边也没有太多的担忧,因为我参加过保障车辆,我心里有数,我们的保护措施比较严,车内原来都装了隔膜,所以会放心。

李师傅说,复工之后现在依旧要求戴口罩

公司要求我们和乘客每天必须戴口罩,而且要照相,要上传,车辆要消毒,开车的时候要把玻璃打开通风。然后没结束一个订单,都要对车内进行消毒,要喷消毒液。总的来说,保护措施还是比较好的。

客人方面,除了要戴口罩,我们是看他们的绿码。首先现在在武汉市要出小区,必须是刷绿码才能出小区,这是第一条;其次就是公司也有相应的规定,乘客必须有绿码才能够叫车,他没有绿码,根本就没有给他叫车的权限,这是对我们双方的互相保护。

乘客自己也会有这个安全意识。一般来说乘客是不坐副驾驶的,但是我昨天就送了一个火车站的,总共三个客人,这就没办法了,就得有一个客人要坐副驾驶。但是坐副驾驶之前,我们上车之前都要互相看绿码。

副驾驶这块公司也没有严格规定,因为乘客数量公司没有办法定,一个订单也许两个客人,也许一个客人,也许三个客人,你只要不超载就行了。

业务恢复之后,我们的压力还是挺大的。因为出租车先开放的,我们认识出租车的朋友,我们就问他们情况,他们各个都摇头,说生意不好。我们当时就觉得,开了也难受,特别是已经跑了这么七八天以后,我们觉得压力挺大的。

因为现在的订单量远远没有恢复到疫情之前,我的感觉就是三成多一些,每天300多块钱的样子,刚刚份子钱和油钱。

现在武汉的交通情况是已经恢复了早晚高峰,开始堵车了。因为现在武汉市的公交运力只有40%,公交车少,更多的人现在都是自己开车出门了。

因为疫情的缘故,大家的收入有影响了,像我老婆就已经下岗了,直接公司电话就通知你:裁员了,行政人员减一半,你不用来了。

收入减少了,所以大家对打车这事就会比较慎重一些。前几天我还送了一个乘客,他是搞教育培训的。他说以前坐车像好玩一样,现在坐车就要慎重一下。距离远了就要打,距离近了就不打。因为很多机构都没有开门,特别是教育机构,学校都没有开课,全部学生都出不了门,他这块受到的影响就很大。

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武汉市现在没有学生。武汉市的大学生数量达到了百万级,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但是现在因为一个大学生都没有,而这个群体是网约车乘客中的主力人群。

他们流动性很强,火车站到学校、从一个学校到另一个学校,但是现在因为都不能回到学校、回到城市来,所以这部分人没有了。

五一期间的订单量也不多。武汉比较特殊,因为大家憋的时间太长了,都不愿意在市内跑了,都出去了。所以现在市内的单子并不多,虽然每天好的话,可以有四五百块钱的收入,但是跟以前比,那还是差了一半左右。

现在飞机、铁路还没有投入大量运行,以前进飞机场,一个小时起码可以有一单机场的活。现在一天过去,大概六个小时才能有一个飞机的单子给你,飞机上都没有人。有的车队师傅说每天跑一两百块钱,都快累死了,但我们私下也说了,办法总比困难要多,慢慢熬呗。熬过那么长时间了,还在乎这几天吗?

但出车之后,有些事情开始挺让我感动的。我就收到过乘客给的红包,第一个乘客是给了10块钱的红包。当时她要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比较偏。去偏的地方,我回来的时候都是空的,所以说路上她就跟我一直聊天,她挺不好意思,说“这么晚把你弄到这么远。”我说“没关系,您这个单子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要把你送到位。要不然的话,我们的收入还有影响。”当时她一直跟我在路上聊天,下车之后她直接跟我说,“我给你送一个红包,你收了就完了。”当时我很感动,我说“谢谢,谢谢!”这是在疫情当中收到的第一个红包。现在总共收了十几个红包,最多的一次是99块钱,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能互相理解,心里是非常感动的。

我觉得,端午节前后,六月份吧,大概能给恢复正常,或者说起码恢复到80%。因为大学开学,我估计就是6月前后,学生们都回来了,学校 可能需要把假期往后退,比如原来7月放假,可能延迟到8月,然后9月份再开学,所以夏天生意会好一些,总之我们是很有信心的。

口述人:李师傅

平台:首汽约车

关键信息:长距离单子为主,短距离大家想的是能不坐就不坐吧

我是1月20多号收到的通知,网约车业务要求暂停。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呢?虽然也知道疫情来了,做了一些心理准备,但还是有种天塌了的感觉,因为春节是武汉这边网约车业务的高峰期,停掉之后,就相当于完全没有收入了。

不能开网约车之后,我开了一个多月的救援保障车。当时平台发布了招募消息之后,我主动去报了名,但是家里人的态度坚决,不让我去,因为那时候武汉的情况,应该说是挺吓人的。

李师傅说,在疫情期间开保障车,是一种责任

后来我就跟家里面说平台这边做好了所有的安全防护,而且非常到位,问题也不大,我可以去尝试一下,家里人也就答应了。

后面大概就是4月10多号,我们听说了30日要复工的消息,心里的感觉就是高兴。因为我的本职工作就是开网约车,突然接到这种消息肯定是挺激动的。

虽然业务恢复了,但是该有的防控措施,平台还是有规定的,每天我们都还会做车内、车外全部的消毒,然后戴上口罩,所有的防护措施,包括给窗户、把手消毒,以及车内坐垫、靠枕、脚垫都做全方位的消毒。有的乘客上车之前也会问,你做了消毒没有?我们都是会说是做消毒的,公司每天都有检查的。

除了我们司机侧,平台也有要求让我们问问乘客,是否有做过温度检测。如果说他们没有测量体温的话,也不允许乘客乘坐车辆。我们也会在乘客上车前,查看乘客的健康码,是绿码才能放心让他们乘坐。

现在出行时,我们师傅和乘客都会戴口罩,因为车内部的硬件系统增加了口罩佩戴识别功能,可以通过面部识别来监测我们司机是否佩戴了口罩,进一步保障司乘安全。当然了,佩戴好口罩出行能够起到有效预防作用,保护好自己和他人,司机都会严格遵守。

另外,我们除了按照要求,每天接单前、出车间隙中、收车后用装有消毒液的喷壶自行对车辆内外进行消毒,我们还要定期到平台指定的消毒点做雾化消毒,这样能无死角对车辆进行消毒杀菌,乘客在乘坐我们的平台约车的车辆时,都能够通过扫描车上的消毒二维码查询到每一辆车的消毒记录的,乘客们查完就会很放心。

现在的乘客自觉性都很高,没人会主动要求坐副驾驶,尤其是一个人的情况下,都直接坐到后排。人多的话,他们也不会坐副驾驶,那就打两辆车了,从这一点看,乘客们的所自我防护意识也蛮高的。

刚复工的前两天,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担心增加被传染的风险。但是我们自我防护做的比较到位,接触多了慢慢就好了。而且我也觉得,我们做这一行的,都有这个想法,如果我们不出去开车,武汉的交通可能就会瘫痪,这也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事情。

复工之后的收入,每天都不太一样,三四百、两三百,这个不一定,有时候多一点,有时候少一点。但是整体来看,还没有完全恢复,即使是五一假期,也没有达到疫情前的水平。因为订单量毕竟在那儿,比以前单量少了很多,单量的恢复需要一个过程,我个人还是对这个行业很有信心的,相信会慢慢变好的。

从订单类型看,现在长距离的单子比较多。我的感觉就是,短距离可能大家都想能不坐就不坐,毕竟还是担心增加传染的几率。

从司机的角度来感觉,我觉得应该两个月到三个月左右能恢复正常吧。开始头两天跑的时候,是没有什么单,但是后来慢慢单就多了,现在已经进入到一种逐步恢复的状态,一点点在变好。

我们也在跟乘客聊天,感觉到他们也没有以前那么紧张了,虽然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顾虑。聊天的时候,我们也会提到在疫情期间开保障车的事情,他们都会说一声“辛苦”,感谢我们在那么危险的时候,还为城市的运转贡献力量,这个时候心里还是很温暖的。

口述人:姚师傅

平台:首汽约车

关键信息:业务大概恢复了六七成,相信再过一个月会好起来的

我是1月24日收到的通知,不能再开网约车了,当时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因为这一下子相当于不能赚钱了,收入就给断了。武汉这么大的城市,每年春节返乡、回武汉的人很多,所以春节期间对于我们网约车司机来说,算是一个黄金期。

在通知网约车业务暂停之后,我就参加了保障车队,从1月27日开始,一直到4月18日结束,干了两个多月吧。

姚师傅的防护措施非常细致

刚开始说心里话,毕竟是在特殊时期,心里还是很紧张,很恐慌的,尤其是看到医生们也都是严阵以待,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还是要感谢公司,通过各种渠道想办法给我们提供防护用品,比如消毒液、防护服、眼罩、口罩之类的。

这两个多月还是很辛苦的,我都一直没有回家,我当时是在一个村委会里面住的,那个时候是非常时期,自己也不敢天天往家里跑。

大概是4月20号左右,当时收到了通知,武汉的网约车将于4月30号恢复上线。听到这个消息后,心情是非常激动的。虽然这期间一直在保障车队,也没闲着,但是意义却不一样,中间停了那么久了,闲着突然说可以放心接单,所以是非常开心的。

而且我也没有觉得很忐忑,担心增加接乘客后会增加传染的风险,因为毕竟我在保障车队干了那么长时间,对自己的防护,对车内的防护,都是做的很到位。

业务恢复之后,我们肯定也是按照公司的要求做好各种防护,出去戴好口罩,喷壶喷洒消毒液,对车内外能和人体接触的地方,比如说门把手、座椅、头枕、安全带、脚垫都进行消毒。

另外,我们也定期去公司在武汉三镇设立的消毒站点做全面的消毒,我们平台升级后的雾化式消毒,消毒杀菌整个过程只需15-20秒钟。一般5到6分钟就能完成整个消毒流程,安全还是非常有保障的。

现在我感觉业务基本上大概恢复了六七成吧,具体订单数量肯定是比武汉没有疫情之前差一些,收入也会有些变化,我现在每天收入大概200多块钱到400多块钱吧,运气好的话能有500多,我觉得不能着急,慢慢来吧,再过一个月应该会更好的。

没有疫情之前的话也不能说每天有六七百,但是每天平均的话有个400-500元左右吧,那时候比较稳定,现在的话还有影响。

从路面的情况看,早高峰还是出现了,早上堵车会严重一点。我也琢磨过这个问题,虽然早晚高峰恢复了,会堵车,但是路上行人少。武汉这边的第三产业,比如酒店,规模大一点的基本上还没开,KTV一类的娱乐场所也都没有开,所以消费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

而且我还观察到一个现象,疫情期间很多企业都倒闭了,很多人也都开始开网约车了,前几天还有个朋友在呼我,让我帮他打听入职需要办哪些证件了。

五一期间订单量也是不行,虽然是假期,但可能跟这个疫情还是有一定的关系吧,现在来武汉的外地人还是太少,而且最关键的是,大学生没开学,很多外地的大学生都没有回来。

按照目前这种状况,我不能具体说哪个月能恢复正常,但我相信肯定是一个月比一个月要好。

我们常和乘客接触,跟他们也会聊天。通过聊天,我感觉从他们没有觉得坐网约车不安全,他们的内心正在走出疫情带来的消极影响。可以说,现在除了大家都戴着口罩,其他的都很正常。

而且现在坐网约车的,基本都会说一声谢谢,感谢我们能出车,这和以前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现在听起来更暖和一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onestsu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