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阿里巴巴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在低端市场仍有用户增长的潜力

划重点:

  1. 阿里中国市场7.8亿的年度活跃消费者当中,覆盖了45%来自于低端城市或者农村的人群,还有很多的人群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覆盖。
  2. 阿里不把直播带货看成是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把它看成是整体的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价值的实现。
  3. 阿里全生态实现了一万亿美元的GMV,中国零售市场的GMV是达到了6.5万亿人民币。有信心在新的财年实现中国零售市场交易额再增加一万亿人民币的目标。

腾讯科技讯 阿里巴巴集团(纽交所证券代码:BABA)周五盘前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2020财年第四财季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

财报显示,阿里巴巴集团第四财季营收为人民币1143.14亿元(约合161.44亿美元),同比增长22%,市场预期1070.4亿元;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31.62亿元(约合4.47亿美元),同比下滑88%。

财报发布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CFO武卫等出席了电话会议,解读最新业绩,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分析师:请教一下管理层,在新的一年我们在低端市场的策略?

张勇:今天我们中国的零售平台7亿2千多万的用户,其实覆盖了最广泛的人群,从最高端到最低端都有。去年我们整个中国零售市场的增长的7000多万用户当中,有70%是来自于低端市场。

我们对于这些来自于低端城市的用户,我们其实给他提供多样化的服务,包括我们现在淘宝的主客户端上有我们的很多的value for money的供给,同时我们也有很多直播,很多多样化的一些用户互动的平台来服务这个低端城市的用户,特别是性价比的用户。

同时我们大家也已经看到了,我们也推出了新的淘宝特价版,能够针对这些低端城市的用户能够为他们提供一个更简洁的,完全性价比的平台。所以我们是综合、立体的策略。

同时我们也看到在低端市场上我们还有进一步用户增长的潜力,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达到9.6亿,其中7.8亿消费者来自中国。而这7.8亿的年度活跃消费者当中,覆盖了45%来自于低端城市或者农村的人群,还有很多的人群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覆盖。

所以我们跟支付宝一起把他们数字化,进一步把他们变成消费者,这是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一体化的策略。

分析师:有一个问题是关于直播带货对行业的长期影响,我们看见一些商家都需要给一些费用中间的KOL或者名人,会不会影响电子商务平台的盈利率?

张勇:现在我们看到直播带货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新的销售方式了,现在越来越多的达人,包括一些名人也开始进入到这个领域了。这本质上是一种销售方式,这个无论是达人还是名人最终是扮演一个销售员、推广员的角色,他赚一个销售佣金。

从长期来看,我们认为这样的方式最终还是要看整个的商业价值,是不是能够得到一个有效的实现。一次性的大批量的销售带来的用户,在未来是不是能够被持续的经营,而不只是一次性的销售。

他之所以愿意付这个成本,一方面是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的代替,但是更重要的是说他能够把这样一些用户能够沉淀下来,进行一个长期的,用户生命周期内的运营。

这个恰恰是阿里巴巴做直播,做带货,包括跟这些达人、红人合作的一个优势和基础,因为我们是一个综合性的市场,有多样化的用户互动场景和销售方式。

我们不把直播带货看成是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我们把它看成是整体的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价值的实现。

分析师:我的问题是关于明年的指引,我想知道这样的指引背后你们认为有哪些驱动因素?然后更加重要的是,它背后你们是做了什么样的一些宏观经济方面的一些假设。

武卫:现在我们面临的这些很多的风险,很多的不确定性,确实很难去准确地预测,很难去把控。

比如说疫情会不会出现第二波,比如说疫苗什么时候研制出来,比如说地缘政治的因素会不会带来影响,这些都是不得而知的。

因此的话,我们做指引的时候,我们所使用的假设是我们认为至今合理的假设,刚才张勇在发言当中已经详细介绍了我们各个分部业务迄今恢复的情况,包括我们中国的零售商业,本地生活服务,还有全球商业,跨境零售。

实际上纵观阿里的业务,各个业务的利润率还是非常强劲,而且不光是核心商业的部分,淘宝、天猫,还有我们的考拉、本地生活服务等等所有方面我们都有强劲的收入增长,和较好的利润率,可以说为我们提供了弹药,可以进一步投资于战略性的新兴这个领域,从而进一步推动我们的增长。

分析师:我想问一下关于电商信息流广告变现的进展和想法。还有跟进一个问题,有没有一个可能通过技术的方法,在既保证商户利益有保障甚至更好的前提下,我们也能做到更好的变现?如果可能的话,有没有可能是今年?谢谢。

张勇:我先说一下您问的后面部分的问题,我觉得当然是有的。唯一的答案就是技术的应用,就是人工智能的进一步的应用,能够使得我们一方面能够让用户的体验在商业的推广,商业广告和免费的内容之间能够获得一个好的平衡。

另外一方面也是通过技术的力量能够使得商家的这个投入ROI能够到一个好的水平,我们一直是在这样的努力的。我们也是看到了非常好的一个进展。

同时整个信息流推荐在我们的整个收入占比是非常谨慎的进行推进,我希望能够在你的问题能够更好的解决的基础上,得到商业广告、用户体验,商家价值完美的统一,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过去的一个季度我们也是这样做的。所以这是你现在看到的结果。

武卫:我想补充一个关键词,我们之后会提到我们的多引擎。当你看到我们的收入,如果往前推三年的话,CMR和Commission占到我们总收入的比例是七成以上,最近一期财报就是百分之四十几,我们之前的战略投资其实已经培养出一批收入增长非常快的业务,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在CMR和Commission里面,也是多引擎。如果再往前看三年,搜索和P4P占整个CMR的九成以上,基本上我们都是直通车。现在看占比的话只是七成多。

所以意味着实际上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收入来源正在成长。除了我们看到的直播,闲鱼等,还有很多新兴的收入来源。

第三,我想讲一下推荐信息流。几年前这块的收入占到我们整个CMR收入的个位数,现在是百分之十几的占比已经上来了。也不是那么吃力,我们会掌握好几个方面的利益。

分析师:我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在疫情过后,消费者的消费能力有什么样的变化呢和趋势?你们看到的这样消费的力量是如何的?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ASP,就是笔单价,和消费频次这些方面的趋势你们怎么看?谢谢。

张勇:我们是一个巨大的面对消费者的平台,有很多不同层次的消费者,不同的消费者来到我们的平台来寻找他们需要的不同的品类,和不同价格的商品。我们也看到对于不同品类的消费行为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疫情的期间食品、生鲜这个品类消费是大为上升的。因为大家居家隔离不能外出去餐厅吃饭,必须天天在家里自己烧饭吃,所以食品、生鲜,包括快消品这些品类有强劲增长的趋势。

实际上就快消品来说,从新的财年开始,我们天猫说看到同比增长速度大概达到40%。这说明有很强劲消费的趋势,消费的力量还是在那里的。

但是与此同时,像服装、时尚这一类,包括化妆品这类消费是有所下降的,毕竟大家都是戴口罩,也没有必要化妆了。所以消费的力量还是在,但是品类的侧重点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中国是有名的高储蓄率的国家,所以,消费的力量还是在那里,但是品类可能会有所变化。

我补充一下,说到美容这块对于护肤品的需求还是很旺盛,那么,受到影响的具体来说是化妆品,因为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化妆了。谢谢。

分析师:我想进一步追问同样的话题,因为你们报告说线上实物商品的交易额增加10%,就是受到疫情有利影响的品类,可能是增长25%。但是,另外一些品类,像您刚才说的化妆品的话是大幅度下降,因此抵消了这样一个增长。

我想知道这两个数字当中您认为哪个是更能说明未来方向的,是10%这个数字,还是25%,今天的情况是不是说人们有钱可以消费得起。但是暂时在疫情期间不需要做这样的消费?就像您说的戴口罩就无需购买化妆品。然后请你把这个回答再去联系一下你们对下一季度的展望。

张勇:刚才讲到3月份季度当中我们的天猫交易额是增加10%,其中快消和消费电子品这两类加在一起综合来说在3月份季度当中是增长25%左右。

本财务季度至今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中国的零售市场上增长大概是和12月份季度类似,是大体差不多。

当然大家都知道,疫情后续的发展也是充满不确定性的。所以我们会继续紧密关注情况的变化。但是我想的话,在中国的消费者他们的消费力量依然还是非常的强大,那么作为一个强大的数字平台,我们会发挥数字的优势,进一步推动消费的增长。

另外我可以补充说明一点,我们在刚刚结束的财年当中,阿里巴巴全生态是实现了一万亿美元的GMV,其中我们中国零售市场的GMV是达到了6.5万亿人民币这样的水平。

如果说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我想我们3月份这个季度当中的表现还会更加的好。我们现在还是有信心在新的财年当中,我们可以实现中国零售市场交易额可以再增加一万亿人民币这样一个目标。这个数字相比我们现有的市场的规模来说也是非常可观的。

分析师:我的问题是关于云业务的业绩,我们看到一些国际上的一些云服务的供应商,比如说微软和谷歌,他们在过去几个季度,即使他们之前的收入基数已经非常大了,他们仍然可以做到收入的比较高速的增长,甚至是加速增长。

回头看中国的云市场,我们看到一个大概的趋势,我们和竞争对手整个的趋势是有一点点稍微的减慢的。所以想问一下您觉得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上相比,咱们有哪些区别?或者说我们现在有什么短期的瓶颈,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可以达到一个质的飞跃?我们可以看到云计算的收入,包括盈利的利润可以达到一个高速的增长?谢谢。

答: 阿里云58%的速度在增长,这个还是一个非常快速的一个增长,我们不觉得增长看到瓶颈,或者是减慢。我相信云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其实增长的潜力可以从几个方面看到,第一个是来自于今天所有的行业都要上云,这已经是所有行业的共识。如果我们看中国的IT的花费,这块在未来上云以后,其实整个现在IT上云部分的渗透率才是刚刚开始。

第二个方面,我想还是在产业互联网上面,今天上云不仅是一个基础设施的上云,技术基础设施的上云,更重要的是能够帮助企业上云以后能够充分利用好大数据,运用好云计算的算力和算法,能够为企业的经营带来效益和增量。我想这个围绕着不同行业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这个是以真正帮企业产生价值,而不是只是节省IT成本,我想这是未来的一个重要的潜力。

最后,再讲一下,您刚才问到的就是中国的云市场和海外的区别。我想最大的区别还是SaaS的生态,开发者的生态,我想在美国或者海外,这样的生态已经非常成熟了。而中国这样的开发者生态,包括SaaS的生态的丰富化成长才刚刚开始。而阿里也非常愿意跟所有的开发者,合作伙伴一起来共建云的未来的生态。

分析师:我这个问题是关于你们近期给到商家的扶助,补贴措施,想要知道怎么对商家更有效,是给到他佣金回扣更有效呢?还是免费流量更有效?下一季度会不会继续给到他的这种无偿,或者是优惠的这个佣金的一个安排呢?展望未来CMR和佣金增长的趋势如何?

张勇:当然了,我们是想要帮助商家,尤其是中小企业。但是,同时的话我们要对所有各类商家要公平、透明,因此的话我们是做了这样的决定,就是免收年费。然后在某些业务方面,在佣金上给一些优惠。但是这些措施是适用于所有的商家。

关于你问的给免费流量这个问题,这个其实是很有趣的一个问题。当我们在做研究如何帮助商家的时候,我们其实是考虑到平台上的用户的体验,因为我们是一个平台经济,我们要保证商家的利益和消费者的用户的体验是可以得到平衡的照顾。

如果说给到商家这种免费的流量,那么他的点击转化率会不会够好,够理想,这个是很难说的。因此,我们就决定不要采取这种一面倒的这种做法,还是要平衡、照顾。

武卫:关于补贴和优惠的佣金这其实是两个不同的事情。补贴的话是今年在疫情爆发这个期间当中,我们是为了帮助商家免收了天猫上的年费。

关于优惠的佣金费率,这是一个持续的项目,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那么,无论是补贴也好,还是优惠的费率也好,阿里巴巴并不认同那种烧钱来寻求交易额的增长,这种做法我们是不会去做的。

我们做的任何投资我们希望能够看到有可持续的增长,那么你也可以看看我们今年的这个盈利情况,我们是有大约1400亿元人民币,加上我们还有500亿美元的现金。希望做的任何投资都是可持续、高效的。

分析师:疫情爆发以后,您认为会给你们的业务,或者是给整个数字经济带来哪些最大结构性的变化。比如说您刚才已经讲了,现在消费者习惯用手机买生鲜,除此之外,可以不可以讲在大的方面您认为全球的消费者比较可能长期来讲有哪些结构性的,或者是永久性的一些变化?

张勇:那么除了是一些新的品类,像食品、生鲜的渗透以外,有新的消费者他们之前不太了解互联网,不太上网,也不会到网上购物。疫情爆发以后他就是学会了,尤其是一些老年人在疫情爆发以后我们看到更多的老年人到线上去购物。所以,新的领域的渗透不光是品类方面,还是人群方面,有很多人疫情期间改变了他的生活方式。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人们的工作方式和教育学习的方式。刚才我在发言中也讲了本季度当中我们的钉钉产品有强劲的增长表现。正是因为它可以在疫情期间给很多人新的一种远程办公、协作协同,包括教育学习的一些新的方式方法。那么,这个应该说在深层的方面改变了人类的生活,疫情结束之后,我想这样的方式还会继续延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inggangw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