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还会有P50、Mate 50吗?芯片还够不够用?一文读懂华为业绩会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

划重点

  1. 从今年来看,我们现在整个供应的形势依然不太明朗,所以我们现在很难去预测下一步手机业务本身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2. 我们在计划中的每年要推出的旗舰机型,目前还会依然按照原来的计划会推出。
  3. 华为现在确实在过去两年为了应对不公平的制裁,投入了非常多现金的资源,形成了器件的储备。所以对于满足客户的需要,尤其是to B客户的需要,我们觉得是没有问题的。

作者 | 腾讯科技 孙实

3月31日,华为今日发布了2020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业绩增长速度放缓,但基本实现了经营预期,其中销售收入8,9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净利润64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

在发布业绩的同时,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强调了华为的战略方向:华为的方向还是聚焦ICT基础设施,希望通过聚焦ICT基础设施,能够扮演好社会数字化转型的使能者的角色;另一个聚焦消费者、聚焦消费者的体验,打造全场景智慧化的体验,这是我们两个业务聚焦的方向,没有做任何的改变。

胡厚崑还特别介绍了鸿蒙操作系统:鸿蒙是一个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目前这个操作系统已经在智慧大屏、可穿戴设备和车机上已经开始使用了。下一步,鸿蒙操作系统有计划在手机上推出来。目前已经有20多家硬件厂商以及280多家应用的厂商共同参与了基于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生态的建设。

业绩发布会,胡厚崑等华为高管回答了媒体提问。

提问:在这么难的情况下,华为仍然取得了现在这样的成绩,这背后是什么?

胡厚崑:现在美国对我们的打压是带来直接影响的,尤其对消费者的业务。我们手机的产品,在打压之下影响还是非常大的。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去年取得了小幅度增长。

我们自己的努力是一个方面,比如说积极地采取措施,让整个供应能够实现多元化,另外一方面,我们依然坚持技术创新的投入。我们去年的研发投入占收入的比例,依然达到了15%以上,这在我们历年的研发投入强度里面,也属于是比较高的水平。

此外,华为还是抓住了几个关键性的机会。

第一个就是从产业维度来看,运营商业务基本上是保持了稳定的。疫情非常严重,大家都回家去了,在线上工作、学习、生活,所以对网络流量大幅度增加,对网络需求也大幅增加,不管是网络容量、覆盖的增加,还是服务的要求都在增加。

另一方面是企业业务、政企业务,过去几年一直在保持两位数增长,去年也不例外。虽然手机下滑,但是在手机之外的业务去年实现两位数的增长。这几个从业务的角度,都能抵销掉受到的负面影响,所以使我们有小幅增长。

还有一个维度,我觉得是从区域的维度看。大家都看到去年中国市场占到了65%的比重。而在中国市场不管是运营商,还是政企,还是消费者,市场在全球来看都是表现非常亮眼的。

提问:如何应对手机业务遇到的危机?

胡厚崑:从去年来看,确实我们手机这一块是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受限于供应的限制受到了一些影响。从今年来看,我们现在整个供应的形势依然不太明朗,所以我们现在很难去预测下一步手机业务本身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但是我们在计划中的每年要推出的旗舰机型,目前还会依然按照原来的计划会推出。比如说在最近刚刚发布的第二代折叠屏手机,现在在市场上依然是保持了一机难求的市场江湖地位。我们也相信,在未来几年里,华为手机在市场上依然是可以保持市场领先者的地位。

华为未来面向消费者整体的战略,我们是希望以用户为中心,聚焦几个关键的高频应用场景,去打造无缝的智慧化的用户体验。

要实现这样的战略,我们从技术上是需要在华为鸿蒙操作系统、HMS和AI几层关键技术上持续不断地去做深度创新投入。

我们会基于技术去打通服务和硬件两类生态。最终我们会看到作为一个消费者,当你用一个唯一的华为用户ID,你会在不同的终端上体验到不同的服务,而且这种体验是无缝的,是高度智慧化的。

我们的战略已经实施了其实有几年的时间了,在去年手机销售下滑的情况下,我们看到了其他的硬件销售和相关服务的销售,反而是呈现了很快的增长态势,所以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心,我们认为这样的趋势是符合消费者市场的需要。

提问:华为还需要多长的时间才可以自行生产高端设备使用的高端芯片?

胡厚崑:华为现在确实在过去两年为了应对不公平的制裁,投入了非常多现金的资源,形成了器件的储备。所以对于满足客户的需要,尤其是to B客户的需要,我们觉得是没有问题的。最终的整个芯片供应的状况改善,我觉得还是要取决于全球化的半导体供应产业链的合作,能够如何得到修复。

现在整个人类社会对芯片的依赖是越来越高了,深入到了各个领域,不仅仅是在华为从事的领域。比如说最近这几个月大家看到全球的汽车芯片供应受损,汽车供应芯片吃紧以后,使得整个全球汽车行业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我想说的是,基于全球化半导体供应链已经成为了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共同的基础,这方面我觉得需要通过重新思考全球化的合作来解决根本问题。

提问:利润率过去几年一直在下降,有什么细节可以透露?

华为副CFO史延丽:第一,华为长期以来不是一个追求高利润率的公司。在去年这样一个艰苦的环境中,一方面要保持业务连续性的同时,还是在坚持来去强度投入面向未来的研究和开发。

第二,因为我们遇到了新冠疫情。为了应对新冠疫情,我们积极地复工复产,我们在物流、交付和行政方面的开支也有所增加,这使得我们的盈利略有调整。

面向未来,我们会持续地去加大面向未来的投入,保持强健的未来发展能力。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会持续地进行内部挖潜,提升运营效率,用数字化工具帮助改善内部的运作,降低内部的运作成本,这两条线都会持续去加强。

提问:中东地区的业务能否介绍一下?

胡厚崑:我们在中东过去二十多年时间里面,在中东的业务的开展是非常满意的。一方面,华为在中东地区现在是非常重要的ICT基础设施和个人消费终端的供应商。

另一个方面,中东在整个华为全球营收中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来源。可以说在过去二十多年时间里面,我们在中东和广大的客户,还有中东各国的政府、监管机构,都建立起了非常好的关系。

迪拜或者是阿联酋其实只是华为在整个中东地区发展的一个缩影,我们在中东地区的各个国家,我们取得的整个市场地位都跟迪拜是非常类似的。可以说过去的二十年,华为是从一个新来者到领导者深度参与了整个中东地区的数字化进程,成为了最重要的供应商,所以我们感到是非常骄傲的。

比如说在近两年的5G建设中,华为帮助很多的中东客户建设了他们的5G网络。现在中东地区的5G用户已经达到了260多万的规模。这个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另外就是中东地区各行各业对于5G的应用,现在也已经开始了。

提问:华为会更加依赖中国市场吗?

胡厚崑:2021年整个区域的收入结构,到底会怎么样来发生变化,现在也很难预测。

我们一方面看到中国市场的表现依然非常强劲,此外我们预计到疫情在全球逐步得到控制之后,全球各个国家的需求会进一步有可能会回到上升的轨道。

我个人认为,2021年我们对于来自于中国以外的收入,我们是可以做乐观地预期。但是具体是多少,说实话我觉得很难找到一个答案。

提问:当前华为智能汽车系统的进展如何?何时会有搭载该系统的新车问世?以及未来华为对汽车领域的相关业务有怎样的预期和部署?

在几年以前,华为就已经开始了在智能汽车领域的投入,而且我们也已经在过去几年逐步公布了我们在智能汽车方面的一些业务战略,我们的定位是作为一个智能汽车部件的供应商。

之所以做这么一个定位,相信我们所掌握的ICT技术,可以在未来智能电动汽车的几个关键基础子领域,都能做出有竞争力的产品。这里面就包括车联网、车云、智能座舱、自动驾驶、电源管理、智能动力系统。今天我们作为智能汽车部件供应商的定位依然是没有改变的,这一点非常明确。

提问:海思的情况能否介绍一下?

胡厚崑:现在我们整个海思的团队,他们的整个状况是非常稳定的,而且员工在积极投入工作,确实他们还有很多的创新工作要做。

如果谈到芯片的问题,其实有一点还是需要进一步强调的,就是华为公司的定位,我们的定位还是ICT系统设备供应商。作为一个系统设备的供应商,我们对于芯片,尤其是全球化芯片的整个产业链依赖仍然是很强的。

过去这些年海思有比较强的设计能力,恰恰是作为华为重要的单位参与到了全球的半导体产业连的合作型模式当中去。而且我们也预料这种基于全球合作模式的产业链的形式,依然应该成为半导体产业链发展的主流。在这种认识之下,我们会坚持基于开放合作的创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onestsu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